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回 城隍廟口
第二回 神祗之戰
第三回 紅月教主
第四回 拜別雲夢
第五回 五台妖佛
第六回 錢財露白
第七回 千年埋伏
第八回 長富客棧
第九回 癸亥變著
第十回 萬物化塵
第十一回 空地賭局
第十二回 皇家保鏢
第十三回 皇歸何處
第十四回 萬里尋夫
第十五回 偽神初臨
第十六回 峨嵋之戰
第十七回 大地之拒
第十八回 天神下凡
第十九回 神界傳說
第二十回 金蟬脫殼
第二十一回 百人宣戰
第二十二回 戲天之嬌
第二十三回 醫術大賽
第二十四回 聘僱殺手
第二十五回 神祗借寶
第二十六回 弄假成真
第二十七回 萬獸入谷
第二十八回 返老還童
第二十九回 星河二會
第三十回 三忌目力
第三十一回 名獸易主
第三十二回 釣神之計
第三十三回 酒色財氣
第三十四回 聚仙之策
第三十五回 芸芸眾仙
第三十六回 散仙大會
第三十七回 崖上鬥寶

芻狗錄
作 者
寒香云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20.06.07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999999999999
本月人氣
156
累積人氣
12330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芻狗錄資料大全
               第三十回 三忌目力 更新時間:2020.06.07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十回 三忌目力 加入書籤
冥王滿懷失落,慢慢步入會場,此番試探老駝,攔其去路,看其是否亦如白衣少年般,可瞧見自己,竟驚見老駝目力,亦可看穿天網隱身之術,冥王惶惑之餘,難免失望。

紅神、藍神、何太等,見冥王現身,齊聲歡呼。紅神趨步前迎:「一別七千萬年,冥兄功力精進如廝,隱身在側,教眾神竟也無覺!」

冥王一聲苦笑:「唉!孤家隱身之術,已被望穿,如此神通,實與糞土無異。」

紅神笑道:「呵呵!此位小兄弟,併其同伴老駝,眼力雖奇,卻是我等好友,既是盟友,自非冥兄之敵,冥兄何苦多慮。」

冥王道:「孤家苦練多時法寶,一夕之間,竟成笑話,心境難免失落,只是紅兄囊中黑影,不知這二位朋友,是否亦可望穿?」

紅神哈哈大笑:「冥兄何以知曉,某家囊中收有黑影?」

冥王道:「漫天黑影,鋪天蓋地,直入幽冥,孤家細思:『佈下黑影,壟罩冥府,欲取孤家性命者,天宇之中,除了紅兄,尚有誰敢行此事!』」

紅神笑道:「冥兄說哪兒話!小弟佈影,乃為掃蕩魔族,整理大地,我等擇敵而誅,怎敢擅入冥府半步!」

冥王道:「黑影罩地之時,倘孤家不幸,正行走陽間,豈非被汝等一併整理掉?」

紅神道:「冥兄說笑了!但看今日冥兄神通,怎會將一小小黑影,放在心上,來來!先喝杯茶水,我等邊行敘舊,邊看今日此會如何進行,何太!先與冥兄搬副桌椅!」

此時老駝一聲咒罵:「何方神祗,只為測試老子目力,竟將去路攔下,萬一老子今日命喪此處,定 - - - 」

冥王聞語,步向老駝:「依命相來看,閣下每一時辰,均有死劫,孤家攔路與否,與閣下之死活,其實干係不大。」

老駝忽爾暴怒,身軀躍空一丈:「無賴神祗!汝可敢今夜與老夫對決?」

冥王笑道:「對決現下即可,何苦等至黑夜!」

老駝吱唔道:「只因 - - - 老夫現下 - - 尚有要事。」

見生意即將旁落,戲天嬌罵道:「混帳醜物!與本座比試中途,竟溜去與旁者對決,醜物想死,至少要有個先後次序!」

紅神哈哈大笑:「面相一物,果然神奇,老駝死劫之多,非只每個時辰均有,甚且同一時辰之內,竟有多起!」

冥王對老駝笑道:「閣下既與盟主有約在先,孤家候至黑夜無妨,屆時閣下只剩陰魂,孤家再施勾魂手段,了汝冥數!」

為防老駝開溜,戲天嬌步至寺門方向,以斷老駝去路,欣然道:「醜物還不快快出手!」

老駝雙眼輪轉,見戲天嬌再堵住寺門方位,全寺已然完封,毫無滲漏,苦思無計之下,緩緩步向竹台中央,細步畫圓而走,欲引戲天嬌離開寺門方位。為防老駝再度開溜,戲天嬌隨手畫出一圓,擋住寺門方向後,歡然跟進會場中央,老駝見囚影洞擋道,心中暗暗咒罵,只得無奈站定,面對戲天嬌,戲天嬌含笑以對,二者竹台中央對峙,片時之後,老駝忽爾盤腿坐下,以眼觀鼻,竟似入定。

戲天嬌罵道:「醜物臨場打坐,又要弄何虛頭?」

老駝遵照古訓『對敵紅環,勿先動手』,未敢先行出手,竟臨場耍賴,坐地默思計策。

戲天嬌見老駝動也不動,一陣開罵:「汝這老醜物,先提議單打獨鬥,現又坐地敷衍,不行比試,如此無賴舉止,莫非想翻悔前言,戲弄本座?」

老駝逢罵,依舊不動,戲天嬌氣極:「醜物既然不行比試,本座屬下何在?將此矮醜,拖下台去,砍成肉醬!」

黑神正欲朝前,老駝忽爾開口:「依老朽看來,盟主功力,只是一般,若逢高手,或可傷之,卻萬難將之生擒。」

戲天嬌仰天狂笑:「本座功力,不足生擒對手?呵呵呵!若是本座,將汝生擒,卻又如何?」

老駝道:「欲明此事,其實不難,盟主可出手試試,若老朽二度為盟主擒獲,任憑盟主處治。」

戲天嬌笑道:「本座就以單指,擒汝這醜物百次也行,矮醜可莫再託傷詐病,莫思開溜遊走,此番比試,不許躍出竹台之外,快些出招!想入囹圄,本座就順汝所願!」

老駝忽地躍起,鼓起雙頰,運起雙掌,襲向戲天嬌:「正要如此!」

老駝吼出音頻,直沖戲天嬌,雙掌互擊聲中,亦拍出音頻攻勢,音頻雖只單攻戲天嬌,全寺依然狂暴震動,方圓百里之內,有如地牛翻身,地鳴如雷,聲勢驚人。旁邊黑神試拔耳塞,感覺無恙,方始安心,遂輕啜香茗,挨近白衣少年:「這老滑頭,激賤 - - 呃- - 激盟主將之生擒,莫非又要故技重施,將自身賣了,讓小兄弟收無屍首。」

白衣少年氣定神閒:「前輩放心,我族收屍,已頗有歷史,似此事件,經驗恁多,上回逆轉造化一事,實出意外,此番比試,盟主應無機會,二次生擒老駝。」

音頻近身三尺之處,戲天嬌身畔忽現一圓,音頻入圓,猶如石沉流沙,瞬間渺無聲息,只見老駝身軀如風,八方飛繞戲天嬌,音頻暴攻不斷,戲天嬌見狀,笑意盎然,單指一轉,身前之圓,襲向老駝,老駝飛身迅速,逃離囚影洞攻勢,飛繞竹台四周,囚影洞如影隨形,緊追老駝身後,雙方竹台上快速迴旋,奔繞不已。老駝左右竄飛,同時手握竹轎,眼觀八方,以防戲天嬌攻出紅廟。

雙方追戰須臾,老駝飛速漸漸趨緩,囚影洞卻飛速依然,老駝頓時危象環生,幾番險為囚影洞吞噬,皆以落地打滾,堪堪避過,老駝逢險,心中急思:若再悔單挑約定,衝過神祗陣局,逃離此地,不知是否可行,只是神祗陣局,亦非易與,此舉只怕形成神祗、囚影洞,兩路同時追殺,也說不定,況自身功力,未逢黑夜,實難為繼,此時唯待受擒之際,或可得助,再搏一線生機,倘紅環擒而不縱,嘿嘿 - - - - - 。

時逢白天,金烏耀眼,老駝功力,難以為繼,飛奔之下,終於力竭,飛速一緩,終為囚影洞追及,老駝身軀入圓,化為一股青煙,飄入戲天嬌衣袖之內。

戲天嬌哈哈大笑,對著袖口道:「老醜物!如何?本座可有生擒汝之功力?」

衣袖內老駝道:「很好!依照約定,尚有一戰!」

戲天嬌笑道:「醜物善於使詐,或會開溜,為證本座功力,擒汝一次即可,何須二次?」

老駝罵道:「依戰前之約,二度擒獲老朽,方可算數,盟主豈可失信!」

戲天嬌道:「醜物幾度謊哄本座,本座失信一次,又有何妨?哈哈哈哈!」

老駝道:「我族寒賤之輩,言語無足輕重,盟主位高權大,豈是失信之輩?」

戲天嬌道:「本座縱然失信,卻又如何?」

老駝嘿嘿冷笑:「失信!嘿嘿嘿!依老朽愚見,盟主還是趁早放出老朽,或乾脆將老朽殺了,免得禍患來時,悔之晚矣!」

戲天嬌笑道:「原來醜物想死,汝欲速死,本座偏不讓汝得逞,矮醜就在獄堙A待上萬年吧!」

袖內傳出老駝笑聲:「呵呵呵呵!失信者 - - - 失信者!」

竹台之上,戲天嬌對戰老駝,勾炎自始均遙視白衣少年,且暗示各位掌門,藉口安撫雄獅,隨時伺後少年左右。台上比試,少年自始,輕鬆以待,可老駝、戲天嬌言論至此,白衣少年臉色已變,黑神亦有所感,覺少年神色,已無笑容。

黑神道:「小兄弟!老駝已然入獄,小兄弟欲收其屍,豈非需要劫獄,只是獄中老駝,還算活身,並非屍體 - - - 啊!小兄弟還有一絲良機,據聞獄中囚犯,自殺率高,若老駝獄中輕身,小兄弟應尚有機會。」

少年道:「駝族體質性格,極適監獄,老駝幽禁其中,若亦言輕身,其他囚犯,恐早已死絕。」

黑神道:「老駝不死,未可收屍,只是目下,老駝淪陷他者之手,小兄弟這票生意,恐怕難做了!」

少年沉吟道:「 - - 事會致此,乃因 - - - 盟主,言而無信!」

黑神奇道:「老駝一戰不敵,盟主縱然將之放出,應可再度擒獲,如此二度擒之,有無守信,結果豈非一樣?」

少年道:「依照收屍約定,倘駝族力戰不敵,對手不殺而欲擒之,我族實有義務,助之脫逃,如此於雙方,均有益處。」

黑神笑道:「我說這老醜物,果然滑頭!以言語先激賤 - - 呃 - - 先激盟主,將之生擒,再藉小兄弟之力,助其脫逃,只是方才老駝受擒,小兄弟何未出手相救?」

少年道:「此次比試,雙方事先言明,二度擒獲之約,故晚輩自忖,應尚有一次機會。」

黑神沉吟道:「約定二次擒獲,乃是老駝提出,此或許又是老駝詭計 - - - 可擒則擒,何以需要二次?」

少年道:「倘只戰一次,晚輩應已出手相助,老駝約定二次,或許是要晚輩看清戰況,顯示其已盡力。」

黑神道:「盡不盡力,一戰即可看出,何須二戰,二度擒獲之約,並無意義,只會增加盟主失信機會。」

少年道:「啊! - - - 或許 - - - 。」

黑神道:「聽老駝言語,似乎對失信二字,十分在意,不知為何?」

少年道:「乃因 - - 我族規定,因他者之失信,而礙及收屍一事,我族即可出手敵拒之。」

黑神聽聞此語,喜道:「正是!正是!貴族如此規定,極是恰當,盟主串通魔族,擋下小兄弟財路,如不將之誅除,以後各門各族,家家覬覦駝族屍首,如此一來,則搶屍之眾,豈非多如牛毛!」

白衣少年默然不語,陷入長考。

戲天嬌擒得老駝,欣然回座,品起香茗,心中盤算如何處置老駝。

勾炎背負雙手,神色從容,表面輕鬆遊走竹台,實則關注白衣少年一言一行,見少年面有忿色,勾炎心思:二忌、三忌,已無聯手可能,只是雙忌若此開戰,大地生靈,也是遭殃,當下之急,應是化解此戰 - - - - -,若能讓老駝出戲天嬌衣袖,少年似有相當把握,能助老駝離開 。」

勾炎信步走向無元,打了個哈哈,高聲道:「哈哈!幸好矮醜已然受俘,否則以其眼力,竟似能視透萬物,果真如此,則萬一此醜近身,我等如廁、沐浴、更衣,豈非十分不便。」

戲天嬌聞言,心下一驚,思忖片刻,已有速殺老駝之意。無元明瞭勾炎心意,接口道:「嗯!如廝眼力,確然少有,具此功力者,倘心術不端,萬眾只怕遭殃,不知大俠,可有防患之道?」

勾炎道:「若言這位小兄弟,品貌德行,均屬上乘,無故不起爭端,堪稱君子之流,具此目力,眾家自然無慮,只是老駝 - - - ,確令某家有些顧忌,不知在座各位神祗,有誰可知老駝目力極限?」

黃魔、紫魔,與紅神、藍神、何太等,對望一眼,均無所表示,冥王瞧視各神後,一聲長嘆:「孤家汗顏!老駝目力之奇,堪稱天宇一怪,此種功力,恐已超出神祗知識範疇!」

勾炎道:「某家亦是好奇,如廝目力,可謂天宇第一,某家現有一法,稍可一探究竟,只是不知在座各位,是否同意?」

冥王道:「願聞其詳!」

勾炎道:「先請教老駝幾句,若老駝不肯明言,再取物試之,只是老駝逢試,恐會裝蒜,故須於老駝與敵手遊鬥之中,旁觀者隱身,或取隱形之物,攻向老駝必救之處,如此或可知其目力極限。」

冥王道:「聽起來 - - - 有點像是 - - 群毆。」

勾炎笑道:「老駝在盟主手下,已無活路,我等相試老駝,也算為之爭些自由時刻。」

紅神笑道:「如此說來,相試老駝目力之舉,也算有恩於老駝!」

勾炎道:「正是如此!」

白衣少年聽至此處,眼中閃過一絲光輝,口啜香茗,低頭微笑。

勾炎步向白衣少年,微一拱手:「這位小兄弟請了!貴族與駝族目力,堪可獨步天宇,具此神通,旁者本無權置喙,只是老駝行徑,類似無賴,致令某家不免掛意,若我等懇求盟主,現場借提老駝,相詢數句,不知小兄弟,是否同意?」

白衣少年欣然道:「就在此處,自無不可!」

勾炎細視少年眼神,心思:此子功力,確然不可小覷,觀之神情,似真有把握,可在眾神祗與一忌、二忌跟前,相助老駝脫困。

勾炎望向無元:「借提老駝之事,不知掌門,可否依允?」

無元道:「星河之會,萬事無不可議,只要盟主同意,老衲自然贊同此事。」

無元遂步向戲天嬌,勾炎跟隨其後,二人雙手一揖,無元道:「老駝行事,確令大地驚恐,不似冥王法寶,雖則隱遁高妙,卻不以此寶樹敵,大俠無影獸神通離奇,亦不以其獸傷敵,老駝目力神妙,只是觀其行徑,具此目力,卻令老衲擔憂,不知盟主可否高抬貴手,暫且釋出老駝,讓眾家相詢幾句?」

戲天嬌已有速殺老駝之意,心思:也罷!釋出老駝,大庭廣眾之下,將之殺卻,亦無不可,且可順便觀此少年,有何神通,可在自己手底下,收去老駝屍體。

一思及此,戲天嬌微笑道:「就依各位意思,測試老駝目力,必然十分有趣!」

戲天嬌衣袖微動,飄出一股青煙,青煙散處,老駝再現竹台中央。

老駝出了戲天嬌衣袖,四方環視一圈,再面對戲天嬌,上下打量一番,忽地仰天狂笑:「盟主看似無恙,倒令老朽有些意外!」

戲天嬌嘿嘿冷笑:「囊中之物,竟也猖狂,本座萬物皆收,縱使汝這醜物,身具奇毒,本座依然收放自如!」

老駝道:「奇毒?呵呵!放毒之技,屬下三濫手段,豈是老朽所為之事,只是盟主狂傲時日,已然無多,此番釋出老朽,是想再度比試,或是交待遺言?」

戲天嬌笑道:「矮醜以言相激,莫非只求速死,本座豈容汝計得逞,在未送汝上路之前,本座先取汝兩顆眼珠玩玩。」說罷單手揚起。

勾炎見狀,急步上前,拱手相攔:「盟主稍待,可否先容我等,詢問老駝幾句?」

戲天嬌放下手:「也好!拿此醜物,作些試驗,也是有趣!」

老駝步向白衣少年,舉起桌上香茗,啜了一口,放下杯皿,順手拿起桌上裹屍布,抹了抹嘴,披在頸上。

白衣少年細聲道:「老駝!要依照約定!」

老駝輕聲回道:「公子放心!」

勾炎盯視老駝頸上裹屍布,再瞧視少年,見其神情已回悠然之態,心思:此刻已先緩下,二忌、三忌現場對戰之危,只是瞧少年模樣,似不急於脫離此處,致測試老駝目力之事,竟要真行,此時宜使第二計,讓幫手上場。

勾炎口嚼胡桃,信手將胡桃殼,空中連丟二次,再塞入懷裡,旁邊眾掌門見狀,急使二位寺僧,快步走過寺前大院,門前小沙彌見二僧快行,提起二把掃帚,走出寺門,樹上何菁瞧見,雙腿微動,地底樹精迅即傳出訊息,少林後山之上,幻狐接獲樹精通知,化為一道紅光,瞬間已至少林正門,幻狐揮出一物,送至寺前小沙彌手上,小沙彌接過信物,隨即奔入寺內,交與竹台下寺僧。

無元接過寺僧遞過之物,輕聲一咳,朗聲道:「外面來者投帖,具名老駝仇家,詢問本會處死老駝之前,可否先讓其剮上幾刀!」

紅神聞言,幾乎笑翻:「果然貌醜仇家多!欲殺此醜者,如此之眾,害得本神手亦發癢,似乎不殺此物,便有些落伍!」

冥王道:「老駝一身腥羶,俱是自惹,其口言舉止,不似善類,無端四方取禍,其壽自然不永。」

無元掌門走下座位,一一相詢與會賓客,是否讓外頭來者入席,問至黑神,黑神恨不得天下大亂,好從中取利,遂道:「如此小事,何勞掌門相問,快快叫來者進場,星河之會,萬族皆納,我等豈是肚小腸短之輩!」

黑神既然如此嚷過,與會各方,自無反對者,無元遂朝台下寺僧微一點首,寺僧單臂高舉,小沙彌隨即恭請幻狐入寺。

幻狐一道紅光飄起,頃刻上了竹台,老駝見了來者,仰天狂笑:「有獅有狐,今日神祗星河會,快已成了畜類大會,哈哈哈哈!」

幻狐四面抱拳施禮:「此物無端傷我族裔,不以幾刀回報,恨意難消,謝過掌門與眾位貴客,相容奴家台上撒潑。」

老駝啐了口痰:「天氣將寒,老子尚缺皮裘,難得衣物自己送上門來,些微薄物,老子若是拒收,嘿嘿!便顯得失禮。」

幻狐也不答話,身化金光,瞬間光影萬千,八方飄飛,罩住老駝。黑神天宇征戰無數,經驗頗豐,見此幻影神通,驚道:「老醜物!對頭座落何處,務必瞧視清楚,莫要音頻亂射,殃及觀眾!」

老駝哈哈大笑:「捕狐抓兔,何用音頻!」

老駝忽地躍起,竄入光影內,只見一道灰影,迅飛萬千金光之中,金光裹住灰影,疾速繞飛竹台中央,灰影、光圈,時而分離,時而糾結,二者追逐迅速,各逞快步,此番纏鬥,光彩炫耀,十里之外,猶見光芒。

勾炎高聲道:「既然來客已先戰老駝,不如我等趁此良機,隱身或以隱形法寶,相試老駝目力。」

黃魔、紫魔、冥王等,紛紛點頭,紅神、藍神、何太等三神,亦不置可否,冥王率先離座,隱去身影,無聲無息欺近光圈,豈料尚未進入戰局,即聞老駝罵道:「暗夜未至,汝這神祗,鬼祟逼近老朽,莫非想打群架?」

冥王一呆,褪去隱術,現身光圈外圍,默視幻狐、老駝飛戰,心思:此醜忙戰之中,目力依然精湛,如廝神通,堪稱天宇一怪!

冥王無精打采,回位落座,紅神道:「神祗隱身神通,矮醜亦能透視,看來欲殺此醜,非得光明正大不可。」

此時黃魔身軀離座,飄飛光圈上方,瞧觀須臾,忽地單手一揚,擲出一隱形法寶,法寶飛入戰局,疾射老駝身後,法寶近身,老駝身後忽現一轎,敵住此寶,黃魔雙手再揚,瞬間射出萬件隱形法寶,老駝身邊亦現萬頂竹轎,分別敵住來襲之物,只見黃魔單指微動,一縷輕風,慢慢飄入光圈之中。

紅神、藍神、何太、黑神、金平等見狀,紛紛離座而起,欲看分明。黃魔輕風,如影隨形,跟在老駝身後,片刻之後,老駝身邊露出縫隙,輕風見縫插針,忽爾飄近老駝,輕風近身,老駝身邊竹轎頓現,輕風捲過竹轎,竹轎瞬間化塵,輕風續行,老駝忽地一聲吆喝,吼向來襲輕風,身軀卻疾速避離,躍飛竹台四周,以避神祗造化神功。

黃魔佇立竹台中央,默思:此醜竹轎防身之功,非可小覷,且其音頻勢銳,堪可敵住造化神功,竹轎一族,能列神祗三忌之一,並非無因。」

黃魔收回輕風,幻狐攻勢卻未停歇,造化神功未再攻擊,老駝稍得喘息之機,邊與幻狐遊鬥,邊罵:「久聞神祗一脈,多奸佞宵小之輩,今日目睹,果然百聞不如一見,天宇第一下賤齷齪族類,非神祗莫屬!」

黃魔不與老駝鬥口,回身哈哈一笑:「駝者目力、音頻神通,果是天宇一絕!」

紅神、藍神、何太等,見老駝以竹轎護身,攔下黃魔法寶,心下微驚,藍神道:「此醜莫非正是 - - - 傳說中之三忌,青竹轎族裔?」

紅神點首:「能以竹轎敵住神祗法寶者,天宇之中,並未曾見,此醜應是三忌,白衣青竹轎。」

何太道:「只是傳言竹轎一族,喜著白衣,這醜物 - - 看似不像。」

藍神道:「此醜頸上白布,若披之身上,豈非如著白衣!」

紅神道:「弗論是否,此醜功力不差,黃魔、狐族又已將之得罪,我等何不趁此良機,拉攏此物,以為奧援!」

藍神道:「正該如此!」

紅神乃著何太,移座黑神身旁,低語研磋拉攏老駝之事,黑神聞說,差點笑出聲來:「老駝!三忌?此醜身上竹轎,狀似破爛,若單憑其眼力、嗓門,就斷定其為三忌,有些不妥。」

何太道:「老駝竹轎禦身之功,足可攔下黃魔法寶,此種功法,天宇未見!」

黑神道:「 - - - 這 - - 莫非是黃魔施耍詐術,於相試老駝之際,盡丟些破銅爛鐵,任誰以竹筷、竹籤之物,也可將之攔下,黃魔此舉,或要混淆我等視聽,好讓我等犯下錯事,去拉攏一個廢物。」

何太道:「無論如何,暫與此醜為友,也無害處,倘後來證之,老駝並非三忌,再將其誅除,亦無不可。」

黑神道:「老駝之友,那白衣少年,功力似在老駝之上,若老駝真是三忌,少年豈非成了四忌?如此一來,神祗之忌,將無窮無盡,我輩便成了過街老鼠,弗論是誰,盡可欺之!」

何太沉吟道:「嗯!此少年 - - - 老駝之友,與老駝自然十分熟識?」

黑神道:「然也!少年、老駝,雖非同族,卻是鄰村相隔。」

何太道:「如此大好!我等何不相詢白衣少年,問明老駝出處,是否正是傳說中之竹轎一族?」

黑神道:「也好!問問幾句,也無害處。」

黑神、何太雙神乃拉過桌椅,貼近白衣少年坐下。黑神道:「小兄弟!某家這位神祗朋友,想請教一事,貴族鄰村駝族,是否正是傳說中所言,白衣青竹轎一族?」

白衣少年道:「傳說?何處傳說?就晚輩所知,我族稱呼老駝之族,就稱為駝族,並非呼以白衣青竹轎一族。」

何太道:「 - - 呃 - - 這青竹轎一族稱法,應是神祗自行創之,不知小兄弟可知,駝族天性,是否喜著白衣?」

少年道:「駝族衣飾,常著艷色,倒是其屍,喜以白布裹之。」

何太道:「這駝族,是否十分敵視神祗,視我輩如寇讎?」

少年笑道:「駝族天性,傲視萬物,亟思獨霸天宇,故凡有生之物,皆其寇讎,非獨只惡神祗。」

何太道:「瞧老駝逢戰之際,竹轎變幻,似頗俱威力,不知此轎神功,源自何處?」

少年道:「晚輩家鄉,竹林廣茂,以是竹轎盛行,駝族性頑,常互丟竹轎嬉戲,久而久之,竟擲出一番心得,駝族外出,必攜竹轎,乃因駝族用轎之功嫻熟,臨敵之際,亮其身上竹轎,弗論攻守,俱有威力。」

何太瞧視少年身上白衣,沉思須臾:「嗯! - - 這 - 不知小兄弟,汝用轎之功若何?」

少年呵呵笑道:「晚輩轎功,平淡無奇,難稱大雅,不若老駝用轎之功,變化繁複,詭譎難測。」

何太道:「老駝雖狠,可瞧其對待小兄弟,卻似恭敬!」

少年笑道:「乃因駝族遠行,其長老必千叮萬嚀,囑咐遠行者,勿對本族失禮,以免萬一客死異鄉,無人收屍。」

何太道:「倘若老駝忽地發狂,攻擊身畔好友,不知小兄弟對戰老駝,勝算幾何?」

少年道:「天宇之中,並無任何藥物或情事,能讓駝族發狂,倘此事果真發生,晚輩為求活命,也唯有溜回家鄉,請駝族長老出面排解,以化開禍事。」

何太問:「瞧老駝身形飛速,腳力確實不差,小兄弟有把握,能在老駝眼下,全身而退?」

少年笑道:「晚輩本領不高,只因收屍之需,手腳須快,晚輩濡染此事日久,竟於開溜一技,悟出些許門道。」

何太道:「小兄弟擅於開溜,倘以今日之局,不知小兄弟可有把握,攜老駝之屍,安然離開南少林寺?」

少年笑道:「今日之局,天宇高手,幾已全聚,能否安然脫離此處,唯有試過,方能分曉。」

何太稍作沉思,忽地心生一計:「小兄弟放心!我等神祗,也非全是敗類,小兄弟何時欲離此處,神方必出全力相助,幫小兄弟開出一段明路!」

少年猶豫道:「 - 呃 - - 相隨各位而行,只怕有些不便,況神祗之路,向來血腥,以沾血之路,運送屍體,不知是否合禮 - - - 。」

何太笑道:「老駝一生,亦應滿手血腥,以沾血之路,相送老駝,說來也極恰當!」

少年道:「老駝一生罪孽,已然深重,死後再踏血而行,只怕罪愆更甚!若殺老駝者,未能盡滅老駝元神,其元神聞腥而去,不願隨晚輩回歸故土,飄移流連此處,恐有禍事!」

何太一聞元神之事,哈哈大笑:「老駝元神,交由我等料理,必然乾淨,何來禍事,小兄弟勿須疑惑,此事就此說定,汝我有緣如廝,所謂見友逢難,不出手相幫者,談何義氣!」

少年喃喃道:「義氣 - - - 神祗?」乃因少年忽爾思及古籍所載:『神祗如吏,無情無義』

此時老駝久戰幻狐不下,已顯焦躁,礙於事先誇口,不用音頻之語,不便施展音頻神功,想以裹屍布制敵,又因幻狐非失信者,與約定不符,此畜功力如此不凡,實是大出意料,看來非得使出二線竹轎,方能擒下此畜 - - - 只是二線竹轎一出,故鄉眾駝,弗論男女老幼,皆可瞧見此處,族人若見我竟以竹轎,對戰一女狐,猶如以降龍之技,作捕蛇之舉,屆時我老駝,豈非成了笑柄,此事若是傳開,便是天宇一大笑話,萬一史官將之載入史冊 - - - 。

勾炎見何太、黑神,與白衣少年私語,再看場中搏鬥跡象,暗思:老駝、幻狐之戰,一時之間,難以了結,幻狐進場,本為測試老駝目力而來,可神方卻只旁觀,不釋出黑影相試,似乎不願得罪老駝,而欲拉攏之,如今宜讓幻狐退場,視戲天嬌態度如何,再作定奪,可要分開老駝、幻狐纏鬥,而不損及雙方,難度頗大,魔族神功雖猛,以之排解戰局,難免造成損傷,或許唯有 - - - 樹佬,有此本事,能安然中斷此戰。

勾炎依舊不作傳音之舉,手入衣袖,於布條上書寫『神方欲聯手三忌,請樹佬進場,分開老駝、幻狐』幾個字,端起瓷盤,與一旁眾掌門,要了幾樣糕點,順手將布條塞入丰靈子手上。

戲天嬌瞧視二者之戰,只見台上光彩絢麗,紅光忽閃忽滅,飄忽不定,老駝灰影竄乎其中,猶如頑貓捕蝶,八方飛躍,利爪尖牙,卻落得滿掌涼風,灰影暴怒之下,奔竄猶速,光影、紅光卻閃滅無常,時而避離灰影,時而挑弄灰影,猶如天鷹戲鼠,光逐怒影,煞是好看。

金平落座雄獅之旁,邊吃茶點,邊看搏鬥,輕鬆無比,戲天嬌見金平無事,提手招呼之,金平見戲天嬌舉手相招,愉快步近:「不知盟主,何事吩咐?」

戲天嬌道:「去問問那白衣少年,問之可曾被搶劫過?」

金平笑道:「這何必問,天宇滿佈強盜,有誰沒被搶過!」

戲天嬌道:「本座是指屍體,問之駝族屍體,有無被搶過。」

金平道:「搶屍?只聽過有搶親的,哪有搶屍的!誰會如此愚癡,連屍也要搶!」

戲天嬌罵道:「叫汝問就去問,囉唆作啥!順便問問,若老駝屍體被搶,他將作何處置?」

金平道:「 - - - 老駝屍體被搶? - - 這 - - 盟主莫非是欠缺肥料,盟主若缺肥料,不妨讓我 - - - 」

戲天嬌罵道:「本座心思何事,鼠輩如何得知,快去快回,遲了就剝汝一層皮!」

金平無奈走向少年,喃喃唸道:「他奶奶的!此婢既賤且蠢,這般問法,任誰都知汝將行搶,這可是本神平生所見,史上最笨之劫匪!竟事先告知肥羊,劫匪來矣!甚且還擔心後果如何 - - - 真可謂 - - 膽小又貪,既然畏事,就不要搶,談起搶劫 - - 嘿嘿!非是我等自誇,此事正乃神祗專長,吾輩搶遍天宇,怕過誰來!呵呵呵呵!」

只見台上爭鬥方酣,忽地天降垂絲,萬千菟絲驟爾忽現,迅雷般罩向戰局,幻狐見樹佬來至,金光化為萬縷,纏住菟絲飛繞,瞬間如無數金絲飛騰、奔流,狂瀉竄飛,光芒四射,八方耀眼。老駝見對方又來幫手,一聲咒罵,雙掌化刀,狂斬飛絲,萬千菟絲,當者披靡,只是飛絲雖斷猶存,斷絲依舊纏向老駝,老駝雙掌再變刀為拳,擊向菟絲,老駝身速拳重,拳風分開萬千細絲,菟絲逢拳,劃分兩邊,慢慢飄飛入天,卻見菟絲散處,樹佬身形佇立,抱拳微笑。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11.1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