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回 城隍廟口
第二回 神祗之戰
第三回 紅月教主
第四回 拜別雲夢
第五回 五台妖佛
第六回 錢財露白
第七回 千年埋伏
第八回 長富客棧
第九回 癸亥變著
第十回 萬物化塵
第十一回 空地賭局
第十二回 皇家保鏢
第十三回 皇歸何處
第十四回 萬里尋夫
第十五回 偽神初臨
第十六回 峨嵋之戰
第十七回 大地之拒
第十八回 天神下凡
第十九回 神界傳說
第二十回 金蟬脫殼
第二十一回 百人宣戰
第二十二回 戲天之嬌
第二十三回 醫術大賽
第二十四回 聘僱殺手
第二十五回 神祗借寶
第二十六回 弄假成真
第二十七回 萬獸入谷
第二十八回 返老還童
第二十九回 星河二會
第三十回 三忌目力
第三十一回 名獸易主
第三十二回 釣神之計
第三十三回 酒色財氣
第三十四回 聚仙之策
第三十五回 芸芸眾仙
第三十六回 散仙大會
第三十七回 崖上鬥寶

芻狗錄
作 者
寒香云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20.06.07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999999999999
本月人氣
160
累積人氣
12334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芻狗錄資料大全
               第三十一回 名獸易主 更新時間:2020.06.07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十一回 名獸易主 加入書籤
老駝定身細視,見來者乃一樹精,心思:此精功力不弱,莫非正是九曲荒谷中,灑播棉花者。

樹佬抱拳而笑:「呵呵呵!老拙唐突而來,一日之內,二面仙駝尊顏,貿然中斷戰局,突兀之處,還望仙駝,莫以不恭見罪!」

老駝冷笑道:「嘿嘿!看來此處,樹狐竟是一家,老樹擾吾雅興,莫非是為求和,以救汝之老相好?」

樹佬笑道:「仙駝果然高明,老拙空中偷覷此戰,見仙駝處處讓手,不出殺著,頗有仁者之心,吾友卻攻勢咄咄,處處逼殺,實有不妥之處,故爾攔下戰局,以勸吾友,莫要不知進退!」

老駝仰天長笑:「萬想不到,老夫一生,首逢智者,竟是一棵老樹!」

樹佬揖手道:「仙駝功力高明,吾友以卵擊石,真乃不自量力,此戰老拙為友求和,不知求得求不得?」

老駝呵呵狂笑:「既有智者求情,老夫放生一畜,又有何妨?況如此弱物,實也不值老夫動手!」

樹佬躬身長揖:「仙駝仁者慈心,網開一面,能恕我輩之無狀,老拙銘感萬千,將永誌於心,今日別過,他日有緣,當報仙駝不殺之恩!」

樹佬說完,身形漸變,化身萬朵牡丹,裹住幻狐金光,飄入長空,隨即快速飛離,只一瞬,便已消失在天際。

老駝瞧視幻狐、樹佬離去,收回目光,慢慢掃視竹台一圈,嘿嘿笑道:「老夫原本亦想離去,奈何此地,求死者眾,非要老夫為之送行不可,既然如此,老夫若不送幾個宵小上路,也未免不夠厚道!」

黑神聽聞此言,朝何太道:「這醜物莫非是瘋了!一隻狐狸,亦戰之不下,不藉口追狐,溜離此地,還出口猖狂,自行討死,此種怪事,真乃罕見!」

何太稍作沉吟,問少年道:「貴友此刻,似乎不急於離去,與先前舉止,大相逕庭,不知為何?」

少年道:「老駝睚眥必報,心思難測,現下滯留此處,欲再惹爭端,所思何事,究欲何為,唯有瞧至最後一刻,方能分曉。」

何太問:「依小兄弟之見,今日老駝,有無可能生離此處?」

少年微笑道:「駝族命硬性狂,須該狠戰之時,絕不鬆手,現下老駝欲離此處,實已不難,其滯此之舉,或為殺戮而留,因此老駝今日,能否生離此處,端視其欲殺誰而定。」

何太奇道:「適才老駝對戰盟主,有八方受圍之苦,小兄弟謂現下老駝可輕離此地,此話何說?」

少年道:「樹精來去自如,可輕易出入長空,與空中神祗陣局,似是一路,依樹精適才之語,有示好老駝之意,故晚輩推測,空中佈陣神祗,應不會為難老駝才是。」

何太猛醒:莫非魔方,亦有拉攏老駝之意,急道:「魔族向來狡獪,小兄弟該提醒老駝,空中之路,或許是條惡計!」

少年道:「駝族性格古怪,常於險中行路,故提醒老駝與否,於之助益不大,或許反將害之。」

何太胸中無策,遂耳語黑神幾句,離座步向紅神,再商拉攏老駝之計。此時,眾家目光齊聚老駝身上,老駝卻慢條斯理,步向少年身畔,舉起桌上茶飲,細細品嚐。

片時之後,戲天嬌罵道:「醜物吃飽喝足之後,快滾過來,若眾家無話相詢,本座即刻送汝上路!」

老駝聞語,仰天狂笑:「盟主倘存善念,放過老朽,或許今日就不會命喪此處,既然盟主急於就死,老朽若不遂汝所願,也算一種罪過!哈哈哈哈!」

戲天嬌笑道:「囊中之物,猖狂如廝,也是罕見,既嫌壽長,便快些過來,本座久等多時,快已失卻耐心!」

老駝嘿嘿冷笑,抽下頸上裹屍布,擦了擦嘴,正欲提步,適逢金平走近。

金平問少年:「盟主相問,小兄弟有無被搶過,若老駝屍體被搶,小兄弟不知作何處置?」

老駝聞金平此問,驟爾放聲大笑,笑得腳步踉蹌,左右癲搖,竟連眼淚都噴將出來。

黑神瞧視老駝樣態:「果是瘋了!此醜現下是哭 - - 是笑,某家確實,有點分辨不出!」

少年道:「晚輩出世未久,行路不長,仗著些許運氣,未曾逢搶,駝族貌醜,生時與其親近者寡,死後更是無物敢近,故老駝屍體,應是不可能被搶。」

金平道:「我說這賤 - - 呃 - - 盟主,似乎心智已喪,竟連肥料也 - - 倘盟主出手,爭奪老駝屍體,小兄弟將作何打算?」

少年道:「欲奪老駝屍體,盟主應無出手之機。」

金平道:「小兄弟言語含蓄,不如某家如此相問,若小兄弟上趟茅廁,回來竟驚覺老駝不見,已飄入盟主衣袖之內,小兄弟將作何處置?」

少年道:「果有此事,晚輩無法,只得依照族規,破廟取屍。」

黑神聞言喜道:「小兄弟對戰盟主,有十分之勝算?」

少年道:「任何爭戰,勝負均所難料,況圓洞幽柔,紅廟兇惡,晚輩於此二物,並無實戰經驗,以是戰端若起,後果難測!」

黑神道:「盟主之廟,喜著黑色,廟貌陰沉,並非紅廟,我等朝夕瞧看此廟,厭惡之感,已非一日,早已動念一把火將之燒卻,小兄弟既有破廟之心,說來志同道合,如若動手,基於情誼,我等將助汝一臂之力!」

少年道:「晚輩只是說 - - 如果 - - - 」

此時老駝歡悅異常,愉快步向戲天嬌:「盟主功力縱然平庸,只是勝負無常,萬一老朽失手,盟主可會善待吾屍?」

戲天嬌笑道:「偶聞汝屍,極適耕作,本座有意將汝屍,和以豬屎,澆以鳥糞,權當花肥,只是此舉,不知是否會 - - 太過抬舉汝這醜物!」

老駝聞言,瘋狂大笑:「盟主乃無信之徒,此番言語,老朽卻是不信!」

戲天嬌道:「別項情事,矮醜儘可不信,只是此事,醜物非信不可,乃因本座主意早定,將以汝屍,種花植草,唯可憂者,所植花草,不知會否太過醜陋,哈哈哈哈!」

老駝笑道:「盟主既有此意,早該言明,如此在九曲荒谷之內,就應了卻此事,也可免去今日一場鬧劇,害得大夥虛耗光陰,老朽白費心機!」

戲天嬌道:「醜物心瘋智狂,於己身可當肥料一事,竟似自豪,既然如此,快些過來動手,讓本座早早了汝所願!」

老駝欣然發笑:「老朽這就動手,盟主既然發願善待吾屍,基於禮尚往來,老朽也有一報,此戰萬一老朽巧勝,盟主之屍,老朽將以之種竹,若以盟主之屍所種之竹,繁茂更勝以往 - - - 嘿嘿!嘿嘿嘿!」

一旁勾炎額頭沁汗,瞧視少年與老駝,心思:三忌遲遲不走,場面即將失控,如今無計,該如何 - - - 啊!或許 - - - 。

勾炎手入袖內,急書字條:『急請石芳、阿毛進場。』遞給丰靈子,火速傳出寺外。何菁接書,心下大驚:石芳身無武略,如何攔下二忌、三忌之戰,萬一有個意外,如何對石倩交待,這 - - 可目下已無時間多慮,只得依書行事!」

何菁喚過石芳:「勾炎指名汝與阿毛進場,汝帶阿毛進去,隨機行事,倘局勢不佳,聯合乃姊石倩,騎阿毛火速竄離戰局,千萬小心,汝可知悉?」

石芳道:「菁姊放心,我會隨機而作!」

場中老駝、戲天嬌已然對峙,雙方眼中均有笑意,神態輕鬆,直如老友見面閒談,不似將作搏命之態。此時各家法寶忽地一齊示警,戲天嬌、紅神、藍神、何太等,紛紛望向寺門,勾炎回頭,瞧見阿毛、石芳入寺,裝作氣憤,一陣大罵:「逆畜!教汝外面好生待著,這回又闖將進來,汝等如何過寺門守衛的?」

石芳囁嚅道:「韓大哥教我帶阿毛散步,步近寺前,眾人瞧見阿毛,紛紛走避,我等信步入寺,不知這裡有事,我這就帶 - - - 」

勾炎道:「算了!汝等就在台下,好好待著,莫再四處亂闖。」

石芳乃帶著阿毛,佇立台下,勾炎貌似悠閒,背倚竹台欄杆,與眾掌門要了些蔬果,隨手丟給阿毛,細聲低語石芳:「二忌、三忌之戰,已然難免,倘魔族出手干預,神方必趁勢攪局,屆時一場混戰,大地將成火海,貧道自思,若有能攔下此戰者,非一忌莫屬,只是令兄並不在此,可阿毛似乎熟悉囚影洞,未知其是否亦熟知青竹轎,待會戰端若起,汝是否能視阿毛反應,悟出化解之方,適時暗示貧道,為大地覓出生機!」

石芳聰慧機靈,聽勾炎此語,已知此行目的,低聲回道:「是!道長放心,我會指示阿毛,尋覓此戰有否取和之道,避免有所傷亡。」

此時老駝已然動手,只見他隨手彈出一石,直射戲天嬌,細石近身,戲天嬌身前頓現一圓,細石入圓,化為一股青煙,飄入戲天嬌衣袖之內。戲天嬌哈哈大笑:「果真想死!音頻、竹轎俱都不用,輕佻用石挑釁,既然如此,本座這就送汝上路!」

戲天嬌單手直揮,囚影洞直撲老駝,老駝見影來襲,就地躍起,一聲狂叫,抖出裹屍布,捲布成棍,一棍打向囚影洞,影、棍相逢,囚影洞驟分為二,隨即裂成萬片,消失無蹤,老駝布棍不曾稍歇,破洞之後,直打戲天嬌,戲天嬌一聲驚呼,倒退數步,身前忽現一廟,敵住老駝布棍,老駝初見紅廟,發出一陣狂笑,單腳微揚,踢出一轎,直衝戲天嬌身前紅廟,廟、轎相觸,迸出萬點金光,二者相持空中,發出陣陣紅煙,須臾之後,紅廟逐步退後,竟似不支。戲天嬌眼露驚惶,身畔再現三廟旋繞自身,老駝見狀,亦再踢出三轎,敵住戲天嬌身前三廟,令其不得旋轉飛繞,戲天嬌護身三廟,為三轎敵住,已失靈動,廟轎相持片時,竹轎青光越見熾盛,紅廟光芒卻逐漸趨弱,此時戲天嬌護身神通,似將被破,戲天嬌驚怖之餘,退步遊走竹台四周,老駝轎、棍卻步步進逼,此戰勝負,將見分曉。

台下石芳急問阿毛:「汝謂紅廟不懼竹轎,可現下怎會如此?」

阿毛嗚叫二聲,頭頂地面左右斜劃,石芳問:「笨?沒經驗?汝說戲天嬌笨?沒經驗?」

阿毛頻頻點頭,石芳道:「這 - - - ,該如何提點戲天嬌,安然退出戰局?」

阿毛四足猛撥泥土,狀欲朝前,石芳乃對勾炎道:「阿毛似可助戲天嬌脫難,不知道長,是否要讓阿毛上場?」

勾炎額頭沁汗,裹屍布威力如廝,實是大出意料,眼下無策,只得讓無影獸上場一試,以求平衡戰局,遂道:「如此有勞阿毛了!」

石芳乃輕拍阿毛背脊,阿毛瞬間奔出,只見一道灰影,直衝戲天嬌。慌戰之中,再見無影獸近身,戲天嬌驚懼無比,身畔廟、影齊出,欲攔下無影獸,阿毛卻是不懼,直衝入影,閃開來襲紅廟,卻奔向與竹轎相持之三廟,咬下其中一廟門環,門環落地,化為青煙,飄回原處,依舊復原無損,阿毛嘴不停歇,再咬門環落地,門環依舊復原如初,阿毛再咬,如此三次之後,受咬紅廟,忽地軟塌,似欲融化。

戲天嬌驚嚇連連,防身神通,已然被破,禍事將至,急取貼身雙珠,雙掌畫出二圓,渾身揮繞,欲作最後一搏。

紅廟變軟,搖搖欲墜,卻發出嘶嘶低吼,只見紅廟形變無狀,四面飛舞,廟門忽現千道垂簾,簾中幽影微現,發出一聲嘆息:「老身手中雙珠,天宇未逢敵手,小駝子!汝該走了!」

戲天嬌一臉驚愕:這影 - - - 狀似 - - 議會廳內 - - 畫中之 - 哀山孤婆,怎會 - - - 。

此時阿毛佇立廟前,觀瞻簾中幽影,老駝也已收回攻勢,臉色肅穆,回望白衣少年,少年眼露憂容,無奈起身,步入場中,與老駝低語,紅神見狀,使與黑神、金平一個眼色,黑神、金平乃跟進場中,石芳眼珠一轉,亦上了竹台,走近阿毛身畔,輕撫阿毛背脊。

少年道:「簾中之影,狀似天宇第一惡物,老駝!此戰是否該此收手?」

老駝憤然道:「從來至善不畏至惡,我等如何懼之,況此物未逢敵手,只因未曾敵過公子族裔!」

少年嘆息:「善惡之鬥,只是理念之爭,若善惡二方,並未互相欺凌,爭有何用?」

老駝道:「盟主處處欺壓老朽,此舉難道不算欺凌?」

少年嘆道:「唉!說起欺凌,總因老駝汝之行事風格,迥異他族,以致常遭報復,非是 - - - 」

此時黑神恨不得場面大亂,快步欺近戲天嬌,低語道:「盟主廟中藏此寶貝,果真厲害,這番矮醜與少年,俱已震怖,待我上前,慫恿矮醜幾句,激其再戰,盟主便可趁機,揮出寶物,將醜物與白衣少年,一併剷除!」

戲天嬌驚愕之餘,思緒微亂,未及回話,黑神已步向白衣少年。

黑神道:「老駝風格雖怪,卻也是立於善方,從來善惡不兩立,今日良辰吉時,小兄弟難得有此除惡之機,憂疑作啥,下次再要逮此惡物,又不知需多少時日,方得有此良機!」

少年道:「此物之惡,惡絕天宇,晚輩並無把握,能誅滅此物。」

黑神笑道:「某家瞧此惡物,只是虛影,並非實物,連元神都不是,其所言語,應只是虛張恫嚇,倘其真有實學,又是極惡之物,早已一掌擊斃老駝,何必盡說些廢話!」

老駝道:「應是如此,天宇怪婆,素有惡名,行事每多荒謬,此惡若能出手,早已出手,斷不遲疑,況紅環此番失信之外,尚明言搶屍,實乃無理之至!」

黑神乍聞紅環二字,驚問:「紅環?天宇紅環? - - 盟主?那上次奪萬年鱷者 - - - 」

白衣少年一聲長嘆,朝簾中幽影一個拱手:「礙於合約,晚輩不得不依老駝之意,不敬之處,還請前輩原諒則個,不知前輩能否指教晚輩一手,好教我等知難而退。」

簾中幽影磔磔怪笑:「老身雙手底下,從無活口,汝等既然想死,老身也只好,嘿嘿!恭敬不如從命了,呵呵呵呵!」

阿毛雖緩下老駝、戲天嬌之戰,可另番戰事,卻將再啟,石芳心中焦慮,急附耳阿毛:「阿毛!此番再戰,汝看何方可勝?」

阿毛將頭擺向白衣少年,石芳驚詫無比:這天宇第一惡物,從無敵手,也會不敵此少年? - - - 啊!應是如此 - - 。

石芳急急跳入場中,面向簾中幽影,欠身打躬,白衣少年衣袖,本已微揚,此時見石芳闖入,將衣袖再緩緩放下。石芳入場,冥王懷中異魂天網,一陣大動,冥王單指一揮,異魂天網即刻竄飛空中,老駝瞧瞧異魂天網,再望向冥王,已有前後拒敵之打算。

只聽得石芳道:「前輩天宇無敵,竹轎神功離奇,兩相比試,必有憾事,此番誤會,乃肇因於老駝欲得無影獸,因而冒犯盟主。老駝愛獸,思欲得之,我輩十分理解,已不計較其奪獸之舉,不知前輩,可否亦高抬貴手,莫因老駝草莽,而以不恭罪之。」

簾中幽影一陣尖笑:「呵呵呵!想不到 - - - 真想不到,呵呵呵呵!」

老駝忽地喝道:「小女娃!閃開!天宇怪婆,乃極惡之物,從來善惡不兩立,我輩除此惡物,正可為天宇蒼生,除一禍患!」

石芳轉身面向老駝,長揖及地:「善惡之分,渾沌難明,使天宇盡是善類,我等亦可從中,再分出善惡,依此細分下去,則可稱之為善者,終究只剩一物,倘獨留此物長存,天宇將何等黯淡蕭條,獨善之物,將何等落寞孤寂!」

老駝聞語愕然:「這 - - - ,我輩只除極惡,並非 - - - 」

石芳知老駝非是低能之輩,趁其沉吟之際,奔向戲天嬌,躬身作揖:「盟主廟中之物,似乎無敵,眾家俱已震怖,望盟主大人有大量,先攜紅廟,離開此地,暫息紛爭,也可免此仇怨,無端深結!」

戲天嬌心中猶豫,回首紅廟,只聽得簾中幽影嘆道:「女娃與無影獸同行,她既如此說項,老身就給無影族一個情面,小 - - 盟主!咱們走了!」

戲天嬌心無主意,聽幽影此說,只得收起紅廟,準備離去,黑神見狀,急急罵道:「無知女娃!簾中之物,只是一影,還誑語虛張聲勢,今日若錯失此 - - - 」

突見二道紅光罩向黑神、金平,將二神捲入光內,與紅廟同時飛起,化為一道彩虹,奔向天際,瞬間消失無蹤。

老駝眼望戲天嬌離去,回首盯住阿毛:此獸果然不懼囚影洞,竟可出入圓洞自如,真乃神奇,適才其三咬門環,逼出惡物,不知何意,莫非是要喚出惡物,相助紅環擊殺老夫?只是 - - - 若惡物不先現身,待老夫破廟之時,怪婆驟爾發難,老夫豈不遭殃?抑或無影獸咬下門環之舉,是要提點老夫,謂廟中藏有玄機,可 - - - 單憑一虛影,真能擋下 - - - 」

老駝靜觀阿毛,眼角偷覷勾炎,只見勾炎手持茶皿,斜倚欄杆,正與一旁接待閒聊,似乎不甚在意場中之事,老駝心思:無影族裔來此大地,應早於老夫與紅環,紅環似為覓物而來,老夫乃跟蹤紅環而來,不知無影族裔,卻是為何而來?

見老駝沉吟場中,何太俟機步近:「老駝果然高明!稍早裝頹作廢,欺引盟主上鉤,此番網中撈魚,本可一舉將之擊殺,奈何此婢,心思詭詐,廟中竟暗藏惡物,不知此物何物,能讓這位小兄弟,亦謹慎萬分?」

老駝斜睨何太一眼:「嘿嘿!此物雖惡,卻也不在老夫眼內,天宇怪婆,惡名自封,他日老夫毀其紅廟,破其雙珠,呵呵呵!方知誰是天宇首惡!」

何太笑道:「原來老駝竟是天宇奇葩,能集極善、極惡於一身,真乃奇事!」

老駝哼道:「善惡之分,只一線之隔,這其中道理,深奧無匹,豈是汝等下賤族類,可輕易參透之事。」

何太聞語,幾乎氣昏,鋼牙猛咬,礙於魔族環伺在側,不便再樹強敵,只得勉強擠出一絲笑意:「天宇怪婆,空有惡名,今日難得露臉,卻未見其惡之有,真是見面不如聞名。」

老駝道:「老夫乃除惡之輩,惡物見老夫在此,狂言幾句,拔腳就溜,也算平常,並不足怪!」

何太問:「不知老駝,下步作何打算?」

老駝四圍環視一圈後,盯住冥王:「或許今夜,老夫再送一神祗上路,也算行得一善。」

何太循老駝目光,見其落於冥王身上,低語道:「魔族之惡,更甚冥王,老駝除惡,何不先由魔族誅起!」

石芳見何太攛掇老駝,便帶著阿毛,步近白衣少年:「駝伯外貌雖醜,卻不欺無能之輩,可見其心亦善,無影獸阿毛,有與老駝親近之意,卻不敢貿然靠近,不知小哥,能否居中牽線,化開雙方心結,以免下次見面,再生嫌隙。」

白衣少年道:「老駝覬覦 - - - 呃 - 仰慕此獸已久,自然樂於與之結交,小姑娘!請隨我來。」

少年帶著石芳、阿毛,步向老駝:「老駝!無影獸阿毛似要化解怨隙,這位小姑娘,帶獸前來,有意和好,不知汝意何如?」

老駝細眼盯住石芳,不知無影族,此舉何意,何太見老駝沉吟,再遊說老駝:「世道奸險,方才之戰,此獸激出惡物,有藉惡物殺汝之意,老駝!汝可莫要中計!」

老駝輕哼一聲:「怪婆要殺老夫,呵呵!談何容易!只是,小姑娘!汝家大人,何不親自出面,竟遣一女娃,來談此事?」

石芳道:「大人言談之間,往往各顧顏面,稍一不慎,便起爭執,故我毛遂自薦,先行出面表明善意,縱使美事不成,也免局面鬧僵。」

老駝瞧瞧阿毛,再轉向白衣少年,問道:「適才無影獸逼出怪婆,依公子高見,不知無影獸此舉,是要陷害老朽,或是提醒老朽?」

聞老駝此問,少年微愣,隨即道:「呃 - - 這 - 天宇怪婆,現身突然,可其並未驟然出手,依結果看來,此事似以提醒成份居多,若怪婆不先現身,老駝汝破廟之際,雙方定會對上,如此一來,後果難測 - - - 。」

老駝問:「可無影獸不可能知悉,怪婆現身,會否驟然發難!」

少年道:「若天宇怪婆驟然出手,第一遭殃者,恐怕也是無影獸。」

老駝聽聞此語,稍稍釋懷,轉向石芳:「小姑娘!此獸名喚阿毛,不知老夫能否近身摸觸之?」

石芳拉阿毛上前:「自然!駝伯請!」

老駝面露喜色,步向阿毛,只因此獸離奇,故仍小心翼然,周身竹轎若隱若現,白衣少年見狀,先行上前,輕撫阿毛,朝老駝笑道:「無妨,老駝!此獸現下乖巧得很。」

老駝乃伸手輕觸阿毛,片時之後,出乎眾人意料,老駝忽地雙臂緊擁阿毛,低頭不語。石芳輕觸老駝眼神,竟覺其中似有淚光,一剎那間,石芳忽憶起,自己淪落江湖那段歲月,滿身爛瘡,人見人惡,彼時只覺眾生芸芸,俱非善類。老駝天生奇醜,萬物避之唯恐不及,猶如自己當時之影,只是老駝此種處境,竟是一輩子之事,其尋無影獸之舉,或許不單只為破囚影洞,或許 - - - 亦因 - - 猙獰阿毛也醜冠群獸,使老駝生起惺惺相惜之意,想攜阿毛,- - - 殺盡天宇偽善之輩 。

竹台上下,一片鴉雀無聲,老駝此舉,各家各有所思,白衣少年深知老駝,慢慢轉過身軀,仰天喟然長嘆。

石芳思及往事,再瞧視眼前二大醜物,觸景傷情之下,細聲輕問阿毛:「阿毛!汝可願隨駝伯,悠遊天宇?」

阿毛輕輕頷首,老駝身軀微震,撫首阿毛,細視其眼:「當真?」

阿毛再次頷首,老駝擁緊阿毛,回首顫音道:「小姑娘!此事汝能作主?」

石芳道:「我家大人,遣我攜獸入場,本有以獸相贈之意!」

老駝眼中泛淚,抱拳長揖:「老朽謝過無影族,謝過小姑娘!」

一旁何太見情勢驟變,心思:魔族似已勾結一忌,若再聯手三忌,我輩休矣!急道:「此獸喚出廟中惡物,其實只一虛 - - - 」

此時紅神飛快步近,打斷何太話語:「哈哈哈!恭喜老駝!今日得此奇獸,這番星河之會,可稱圓滿,盟主既已離席,神祗之間,也無啥大事可議,不如我等趁此散會之際,大夥與無影獸,比比腳力,老駝!你說如何?」

藍神亦挨近白衣少年:「小兄弟面對惡廟,一無所懼,定然身負絕技,小小年紀,有此身手,吾輩甚是佩服!」

少年靦腆道:「晚輩依約而行,勉強敵拒紅廟,乃不得不耳,實非有何絕學。」

紅神硬拉老駝比試,老駝欣喜之餘,竟然隨和,未置可否,紅神朝藍神、何太擠眼示意,藍神會意,亦強拉白衣少年,與老駝分立阿毛左右。

紅神道:「會後比比腳力,也算雅興,大夥依無影獸舉動出發,無影獸一動,大夥就動,就以朝北一萬里處,作為終點如何?」

見三神欲藉三忌開溜,無元掌門眼瞧勾炎,勾炎瞧向黃魔、紫魔,黃魔微笑輕輕搖首,石芳環顧眾人眼色,知魔方不想此刻開戰,遂望向阿毛,阿毛知要比試,亦正眼瞧石芳。

石芳含淚道:「阿毛!朝北一萬里處去吧!莫要壞了無影獸名頭,莫教駝伯失望!」

阿毛踱向石芳,以頭輕倚石芳三下後,忽地一躍,奔向長空,眾家只見一道灰影,就地竄飛,如火石電光,迅捷無比,紅神、藍神、何太、老駝、白衣少年等見狀,亦各化遁光,飛入長空,直追灰影而去。

異魂天網內,石倩幽魂見阿毛離去,滿眶珠淚:小妹此番贈獸,當是感同身受,十分同情老駝,以故為之。想當時逃至此處大地,兩姊妹渾身惡瘡,淪落江湖,遭人奚落欺凌之遭遇,豈非正與老駝一生相似,老駝性格乖戾,或許正是 - - - 諸多外族促成。自己中石身亡後,小妹隻身流落江湖,若非遇見渾二,不知她將如何熬過 - - - - - 。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9.01.1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