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回 城隍廟口
第二回 神祗之戰
第三回 紅月教主
第四回 拜別雲夢
第五回 五台妖佛
第六回 錢財露白
第七回 千年埋伏
第八回 長富客棧
第九回 癸亥變著
第十回 萬物化塵
第十一回 空地賭局
第十二回 皇家保鏢
第十三回 皇歸何處
第十四回 萬里尋夫
第十五回 偽神初臨
第十六回 峨嵋之戰
第十七回 大地之拒
第十八回 天神下凡
第十九回 神界傳說
第二十回 金蟬脫殼
第二十一回 百人宣戰
第二十二回 戲天之嬌
第二十三回 醫術大賽
第二十四回 聘僱殺手
第二十五回 神祗借寶
第二十六回 弄假成真
第二十七回 萬獸入谷
第二十八回 返老還童
第二十九回 星河二會
第三十回 三忌目力
第三十一回 名獸易主
第三十二回 釣神之計
第三十三回 酒色財氣
第三十四回 聚仙之策
第三十五回 芸芸眾仙
第三十六回 散仙大會
第三十七回 崖上鬥寶

芻狗錄
作 者
寒香云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20.06.07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999999999999
本月人氣
160
累積人氣
12334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芻狗錄資料大全
               第三十二回 釣神之計 更新時間:2020.06.07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十二回 釣神之計 加入書籤
何菁佇立樹上,仰天長思:老駝得無影獸之助,真如虎添翼,老駝、阿毛,此二醜縱橫天宇,將令各族聞風喪膽,但願老駝得獸之後,能稍斂凶鋒,莫再無故樹敵,無端爭戰。石芳贈獸之舉,已令一忌、三忌和好,爾後偽神欲再攛掇老駝,當更不易 - - - 只是 - - - 若戲天嬌再戰老駝,大地處境,亦甚尷尬 - - - - - 。

韓蕭立於樹下,星河二會結束,人潮迅速湧入寺前,人人議論紛紛,一老者急問韓蕭。

「韓大俠!石芳贈獸老駝,莫非是勾炎仿和親結盟,拉攏老駝對付偽神之計?」

韓蕭道:「非也!石芳初至此處大地,曾渾身長滿惡瘡,流落江湖,形同野狗,遭人厭惡欺凌,此番贈獸,應是憐憫老駝天生醜樣,其乖戾性格,或源於各族歧視造成,石芳有感於此,覺老駝情甚可矜,故贈以名獸。」

老者道:「只是女娃此舉,恰恰形成一條妙計!」

旁邊一木匠問:「什麼妙計?」

老者道:「老駝得獸,一、三忌形同聯盟,如此一來,三忌應不會仇視大地,得免偽神從中攛掇之危!」

一青年道:「只是老駝性格詭異,其覓無影獸之舉,端為屠戮 - - - 如今老駝得獸,或許天宇眾家,盡要遭殃!」

一菜販喊道:「只要阿毛在其身側,老駝刀口,應不會朝向咱家大地!」

老者道:「應是如此!老駝隻身,似已不懼神祗,今再得無影獸之助,將更長其勢,此獸乃石芳所贈,之後偽神欲煽惑老駝敵拒大地,將更不易。」

一婦人道:「老駝若持裹屍布,似也不懼戲天嬌,此布乃白衣少年隨身之物,依此看來,此少年功力,只怕深不可測!」

一頭陀道:「可不是!此子功力,可令老駝懾服,端的可怖,幸其溫文儒雅,俱恬淡之性,否則定將震怖天宇!」

一樵夫道:「戲天嬌失信、搶屍之舉,已讓少年相助老駝,下回二忌、三忌狹路相逢,只怕再起戰端,倘戰事再起,戲天嬌處境,甚是堪慮。」

老者道:「確然!只是紅廟內中惡物,看來也非等閒之輩。」

一肉販道:「此物名列天宇第一惡物,定非無因,只是此番惡物現身大地,徒見虛影虛言,未見其惡之有,不知為何?」

老者道:「此物現世須臾,便匆匆離去,或因他處另有要事,或因無影族出面說項,或因 - - - - - 。」

樵夫問:「或因如何?」

老者道:「或因自忖不敵 - - - 。」

眾人一片嘩然,懷疑、驚嘆之聲四起,一車伕高聲問道:「自忖不敵,非得兩下差距懸殊,方有此念,這天宇第一惡物,未戰先怯,莫非亦覺其功力,與白衣少年相距甚遠?」

老者道:「應非如此,也許時機不宜,也許 - - - 此惡物根本就 - - 不在現場!惡物自思,單憑戲天嬌,只怕難勝老駝、少年聯手,為安全計,以是先行離去。」

聞老者此語,眾人驚愕之餘,紛紛低首議論,車伕問:「惡物不在當場,此話何說?」

老者道:「惡物或以萬里傳音、傳影之舉,欲藉己威名,驚退三忌,先暫解戲天嬌之危。」

眾人聞言猛醒,車伕道:「啊!惡物既具威名,難怪 - - - 可少年面對恫嚇,並未退縮,似有與惡物一戰之意!」

老者道:「恰得此時石芳適時介入,表面勸離惡物,實則免去戲天嬌兵敗之厄。」

車伕讚道:「無影族女娃,當真聰慧機靈,星河二會,未釀戰禍,這首功,非石芳莫屬!」

頭陀忽道:「若惡物果真在場,放出虛影,只是誘敵深入之計,卻又如何?」

老者道:「此物既有惡名,自然有其凶處,倘其真在場,則雖石芳攪局,致誘敵之計不成,惡物當會另使他計,再次截殺對頭,不會匆匆離去!」

車伕道:「誠然!從來惡名之傳,豈只口言,廟中惡靈,今日倘真現世,致二忌、三忌大賭神通,這星河二會,結局只怕不妙!」

老者道:「而今偽神、大地對峙之態,局面依舊膠著,二名落凡偽神伴行二忌,另有三名偽神跟住三忌,如此牽絆之下,神魔雙方,各有顧慮,大地命運,還是令人擔憂!」

樵夫忽爾笑道:「未來如何,憂有何益?大戰若啟,人族滅亡,只在一瞬,甚在毫無感覺之下,大地已然飛灰堙滅!我輩命途如何,既然難算,又何必算,還是悠哉過活才是!」

老者道:「圖己身快活,自是沒錯,只是若知子孫之傳,或將失在今日,我輩不思如何延續子孫之道,只圖死前一時快活,則人族性格之卑劣,與神方又有何異?」

頭陀道:「正是!神方出自人族,卻反噬人族,可謂人族叛徒,與叛徒之戰,非可鬆懈,縱在大地盡絕之前,殺神之志,亦不可放!」

樵夫聞老者、頭陀之言,面容微赧:「在下 - - - 一時失語 - -為子孫故,偽神不除,大地確實難得寧靖!」

一婦人道:「魔族率領大地各族,敵拒偽神,自有其戰略,我輩武略雖低,智量可不稍遜,不知各位,目下可有殺神之道?」

頭陀道:「以弱敵強,當施巧計,貧僧現有一計,願與各位一道參酌。」

老者道:「願聞其詳!」

頭陀道:「偽神擅以託夢方式,誑惑世人蓋廟,再利用廟宇,剽竊人族元神,貧僧以為,大地廟宇,或應自思,寺中祭拜對象,是否該有所變!」

眾人再次嘩然,議論紛紛,一耕者喊道:「換過祭拜對象,有何作用,這 - - 如何可算一計?」

頭陀道:「貧僧以為,廟宇所供奉者,倘能使偽神有所顧忌,而不敢近廟,則偽神利用廟宇,役使我輩,收取我輩元神之事,將更為不便。」

耕者道:「強如魔族,偽神與其面對,尚且不懼,廟中供奉木頭之像,偽神如何會懼?」

頭陀道:「木頭之像,只是表徵,並非實物,偽神自然不懼,可若所雕木像,其所表徵之物,有其狂傲之處 - - 譬如 - - 老駝,卻又如何?」

老者聞語哈哈大笑:「妙哉!此計大妙!老駝睚眥必報,若知其木像,遭偽神利用、甚或毀損,定會狂怒,如此一來,則天宇雖大,偽神也難逃老駝追殺!」

耕者道:「嗯!此計之行,甚有其理!倘偽神心貪,定會利用老駝廟宇,假老駝之名行惡,倘偽神心妒,或會損毀老駝廟像,此二者,均可能激怒老駝 - - - 果是好計 - - 若木像雕以戲天嬌,不知亦否可行?」

頭陀道:「自然可行!戲天嬌高傲之態,更甚老駝,其木像旁,若再塑一天宇怪婆之像,更是佳妙!」

眾人紛紛贊同,老者道:「老漢以為,大地奉祀老駝、戲天嬌之廟,數量應當相仿,各處地方紳耆,應籌良策,調解各城鎮鄉里,使二忌、三忌廟宇之數,盡量接近。」

頭陀道:「正該如此!二忌、三忌之間,已有芥蒂,我輩應親和雙忌,從中牽線,覓得良機,為雙方化開怨隙!」

耕者問:「各方廟宇奉祀之像,亦有祭祀曩昔英雄、恩人者,諸如此類雕像,不知是否也將換過?」

老者道:「此事不難,廟中主祀若換為老駝、戲天嬌,原奉祀之像,自可不必他移,換主祀之像,乃為絕斷偽神奸計,此舉端為大地子孫著想,料各地先賢先烈,應不會反對才是。」

樵夫忽爾問道:「廟宇換主祀之像,佛門是否亦同?」

樵夫論起佛門,眾人語音稍歇,紛紛望向少林寺前眾沙彌,醫術擂台上小沙彌站在寺前,稍觸眾人目光,一臉尷尬,左瞧右視,期盼寺內長老能行出面 - - - - - 忽聞樹下傳來一語,原來渾二立於韓蕭身畔,此時忽爾放聲嚷起。

渾二嚷道:「 - - 我聞 - - 圖伯說 - 過,說 - - 佛門敗類 - - 之多,更甚 - - 道門。」

韓蕭一陣大笑:「哈哈哈!光憑此語,便知血圖老人,確曾走過江湖!」

樵夫道:「佛門多敗類,渾少俠意思是 - - - 佛寺主祀之像,亦應換過?」

渾二道:「 - 當然 - - 要換,只有 - - 偽神敗類 - - 才會 - - 帶出敗類 - - - 偽神 - - 隱身佛門 - - 應比 - - 隱身道門 - - - 為多 - - 」

眾人紛紛頷首,醫術擂台上小沙彌亦如釋重負,幸得渾二出面,方免場面尷尬,至於主祀佛像,是否要換,乃眾長老之事。只是我佛將普世眾生,帶至此滅絕邊緣 - - - 此時大地,不得不求助於二忌、三忌,如此佛寺不祀上老駝、戲天嬌之像,恐亦說不過去。

頭陀道:「從來廟宇神蹟,若非人為假造,定是偽神作為,佛道均同,偽神許些薄利,誘使人族為其賣命,並藉此廣召信眾,俟機擇取元神而噬。今大地隱伏各族,已然現世,偽神詭計,已被拆穿,人族身處大地,不該置身事外,亦應奮起一戰,截斷任何偽神生機!」

一書生道:「千載信仰,一夕崩解,眾家精神,頓失所依,人心搖撼之下,難免茫然失措,疑慮叢生,不知此事何解?」

老者道:「我輩精神倚托,並無失所,只是換為雙忌,雙忌神通,更在偽神之上,況雙忌不殺弱者,不噬元神,可為大地之友。人族今日醒悟,重建信仰,此事意義重大,意謂我輩可辨出敵我,參破真假,否則天宇各族一旦得知,我輩之所信奉者,正乃天宇敗類,人族將成天宇一大笑話!」

書生道:「嗯!崇信敗類,確是笑話,老丈此語已然道破 - - 千古之謎,即『何以眾生,苦不堪言?』只因人族命運,從來由天,自古至今,大地萬物命途,均任天擺佈,致淒苦異常。這番我輩初醒,展開除天之旅,幸得天外有天,天宇各方來者,一談起神祗,語中難免鄙視之態,可知原本人族奉為天之神祗,真乃天宇敗物!」

頭陀道:「大凡飢荒、瘟疫、戰禍,均起自於天,而大地禍事愈慘,世人愈是寄望於天,愈是勤加祭祀,甚至宰殺聰穎童男、貌美處女,以獻於天,偽神便從中汲取人族元神,我輩中此奸計,數以千年,世間萬物,淪為神祗芻狗,這處境 - - 可謂奇慘!」

耕者問:「只是魔族隱伏大地多時,為何未對我輩提醒此事?」

老者道:「魔族應曾提醒過大地,只是我輩不知而已,如血圖老人曾帶其族人,多次行走江湖,勸化世人,莫拜神像,莫信神蹟,卻反被視為邪教,慘遭世眾唾棄,若非血圖門武略卓絕,早被全族剿滅!此番何姑娘現身大地,教化世人,亦是受魔族所託。」

耕者道:「啊!果然 - - - 確曾聽聞 - - 血圖老人威名,只是其他如妖族、鬼族,不知是否,亦曾提醒過我輩?」

老者道:「老漢以為,自古以降,反神論者,為數不少,其中定有妖、魔、狐、鬼等各族,參雜其中,只是其反神言論,未為大眾信服而已,據韓大俠所說,此番何姑娘現身大地,教化我輩,敵拒偽神,乃因天象大變,大地已臨生死邊緣 - - - 而不得不加速提醒世人,故倉促入世,稍顯驚人之舉,期能在短時之內,一竟全功,但這卻打破魔族,在世間不顯武略之慣例。」

耕者問:「何姑娘,亦是魔族?」

老者道:「非也!據聞何姑娘乃人樹混胎,以其具人族血緣,思略較近我輩,故魔族遣其出面,勸化大地,萬幸之下,魔族此舉,竟一舉成功!」

一小販道:「何姑娘所言情事,若是泛泛之輩聞之,定然視為邪說,幸得峨嵋掌門丰靈子,能當機徹悟,登高一呼,普世大眾,方得逐漸醒悟!」

一妖嬈姑娘道:「只是奴家聽聞,似是紅月教白笑春教主,首先知機!」

一行者喊道:「應是五台派掌門,勾炎、勾正率先識破天機,帶領世人,悟出是非!」

眾人一片喧嘩,紛紛爭論,究竟是誰,首先大悟,且議論今後,將如何修廟,順便大吐平生怨氣。

「其實咱家神像,年初無故龜裂,俺就知道,這神非是可信之徒!」

「在下去年夜感一夢,謂天之將裂,神之將傾,看來在下資質不差,事先早有感應!」

「老身打從出了娘胎,從未進廟,汝說是誰先徹悟?」

「老漢蓋一陰廟,專祀妖、鬼,卻門可羅雀,毫無信眾,老漢訝異半生,何以如此,而今方知天下皆醉我獨醒!」

「老子許願,從未實現,夢中情事,從未成真,以是老子早知,神蹟一事,本是荒謬,若然有神,亦屬騙徒!」

「人中龍鳳,往往早夭,世人皆謂天妒英才,在下早就懷疑,天意何以如此,其中定有蹊蹺,如今果然證實,所謂天意,正是偽神之意,而天噬人之元神,尤喜人族精英元神。」

「小可一生行乞,這當乞丐若是天意,他奶奶的!偽神最好祈禱,莫要落入我手上!」

「乞兒有何本事,可教偽神落汝手中?」

「嘿嘿嘿嘿!小可從此將勤於奉祀,奉祀老駝、阿毛,祈求老駝、阿毛,若抓住偽神,呵呵呵 - - - 可否先過我手!」

「咱村上虎爺廟,只因相鄰那王八天尊廟,竟被說神格不夠,被迫遷廟,現下想來,確是有氣!」

「咱鄉堨梜D廟,每逢白蛇出巡繞境,竟不許過別家廟門,說會玷污神明,咱家白蛇,忍氣吞聲數以十年,連繞境都像小偷一樣,偷偷摸摸,屏息躡足,如今終於可吐一口怨氣了!」

「究是哪個蠢蛋所說,智者能知天命,現下細思起來,應是愚者,方知天命!」

「皇帝自詡,皇位乃授命於天,此話誠然不假,乃因偽神專挑殘暴奸詐之徒,助其為王,相煎世人,世眾生活艱困,定會四處求神問卜,如此正中偽神奸計。」

「只是偽神經常出沒神廟,魔族截殺偽神,何以不埋伏廟外,守株待兔?」

「偽神法器,亦甚了得,偵知魔族梭巡左近,只怕不敢近廟。」

「鬼族若埋伏廟外,莫非也是如此?」

「鬼族亦是難纏,偽神逢鬼,雖是不懼,卻也難得安穩,以是偽神必夜託夢寐,指示愚者作法驅鬼,以利其行事。」

「鬼族亦怕世人唸經、作法?」

「鬼族應不懼此無稽之舉,只是厲鬼入廟,乃為相助世人,如今反受驅離,鬼族心下自然不適,日久必將撒手不管,任憑世人自甘沉淪!」

「看來妖族、血圖門、狐族、樹族等,或許也是如此!」

「應類似如此!」

「所謂與天借壽,莫非亦因偽神擅吸元神,兼以能治百病,致能操縱人壽短長?」

「然也!與天求壽者,未必得壽,乃因偽神未必聽得,或聽得而未允,萬物壽命,既受制於天,即受制於天宇敗類,咱家大地,命途可謂奇慘!」

「只是人族得病,偽神也有義務醫治?」

「他奶奶的!自然有義務!偽神亦是人族分支,僥倖得道,竟不知造福子孫,卻反噬子孫元神,操縱我輩生死,如廝祖宗,真是豬狗不如!咱家相問在場各位,有誰不為其子孫著想的?」

「正是!正是!大地瘟疫,均出自於天,偽神先播瘟疫,再偽善除疫,彰顯神蹟,演出暗巷英雄救美戲碼,我輩身陷其計而不自知,猶自敬天拜神,人族命途,比之籠中鼠雀,猶自不如!」

「據聞陰間有一生死簿,注記萬物壽長,不知是否亦是偽神所為?」

「生死簿雖在陰間,卻也是授命於天,所謂殺人越貨,還作紀錄,莫非是為記下,所得元神數量,好方便分贓?」

「哈哈哈哈!分贓之外,亦可順便恐嚇 - - - - - 」

「說起生死簿,咱家就覺好笑,生死簿若有威力,偽神何不就將魔族、三忌等,批壽其上,如此豈不是輕易揮毫,即可斬敵萬里之外,賤類偽神,豈非早已獨霸天宇?」

「先書日期,再照本奪命,此事何等易為!即如各家所飼雞鴨牛豬,我等欲為其立一生死簿,又有何難?」

「真是如此!雞鴨牛豬,生死日期,均可人定,除非得瘟 - - - 他奶奶的!這瘟疫也是天定 - - - 而偽神之藥,能治百病 - - 這一切均是詭計,老漢忝為師爺,一生籌策無數,卻墮此奸計數以十年,毫無警覺,真是汗顏啊!」

「在下自思,生死一簿,倘真存在,冥王或許知情!」

此話一出,現場頓時鴉雀無聲,片時之後,方聞頭陀之言:「欲知此事,其實不難,我等可託石芳姑娘、渾少俠、韓蕭大俠等,相詢冥王,真相即可大白!」

眾人聽得此語,瞬間爆出轟然喝采,紛紛點首贊同,韓蕭面帶微笑,渾二但覺此事有趣,即刻四下張望,欲尋石芳,相偕尋訪冥王。

金銀雙狐傷癒之後,亦來至寺前,遠觀星河二會情況,會後眾人寺前一番議論,雙狐已在樹上聆聽多時。

銀狐道:「人族智力,其實不弱,為何竟會被偽神,擺佈萬年而不自知?」

金狐道:「偽神專擇奸佞之徒,誇以定國安邦之材,安以世代簪纓之職,人族受這般敗類箝制,智能水準,自然一代不如一代!」

銀狐道:「民之所愚,官之所幸也!只是官府愚民,蠢者自然為其所愚,難道人間智者,亦不察真情?」

金狐道:「此正是偽神奸計高明之處,人間察覺蹊蹺者,實亦不少,偽神但見反官府、反教條者,便知是此乃人間精英,再藉暴君、狗官之手,將之除去,偽神便得此精英元神,歡然噬之!」

銀狐道:「原來狗官可為偽神,擇取精英元神,只是偽神眼力不差,人族元神之優劣,偽神難道無能自行辨出?」

金狐道:「若夫武略、相貌、骨架之優劣,偽神盡可判別,只是智力之高低,卻難一眼辨明,唯有藉狗官之手,施以暴政,方能釣出人間智者。」

銀狐道:「啊!偽神專噬智者元神,藉智補智,如此一來,偽神豈非更長其智,這可大大不妙 - - - 只是我瞧偽神智能,似乎平庸,甚有十分低下者,怎會如此?」

金狐道:「此要歸功於魔族,魔族但見暴君、酷吏殺人,常救出智者,換以宵小無能之輩,以是偽神經常誤食爛貨,致有今日結局。」

銀狐笑道:「難怪神、魔一樣威儀,智能卻是有異。」

何菁見金銀雙狐談笑,飄近問道:「生死之簿,世人盡皆好奇,不知汝等可知此簿真假?」

銀狐道:「生死一簿,乃偽神糧草帳本,早年托放冥府,如今不知是否還在。」

何菁問:「冥府 - - - ,那此簿亦屬冥王掌管?」

銀狐道:「冥王才懶得記帳,此簿向由無主幽魂書記,只要偽神授以閻羅、閻君、判官、法王、護法等頭銜,眾多無賴幽魂,無不爭先賣命,為其記帳。」

何菁道:「只是冥府乃冥王住居,此簿似仍屬冥王轄管。」

銀狐道:「此簿若不在冥府,早已被我拿來把玩,為安全計,偽神將之托放冥府,還算有些見地,如今冥王或要因此,而背起掌簿之罪名。」

何菁道:「嗯!生死之簿,尚屬小事,渾二應會處置。而今眾人欲以二忌、三忌雕像為餌,釣偽神入網,不知偽神可會上鉤?」

銀狐道:「以目前偽神智力來看,應會上鉤。」

何菁道:「老駝、戲天嬌,真會因己身雕像受損,而截殺偽神?」

銀狐道:「以老駝、戲天嬌,瞧視偽神之態,似乎早有殺神之意,只是師出無名,苦無機會,如今眾人為之開出一路,鋪下機會,老駝、戲天嬌,得此出手良機,定會感激莫名!」

何菁道:「感激?難道二忌、三忌俱喜屠戮?」

銀狐道:「二忌、三忌專殺高手,不欺弱者,定有其因,試想戲天嬌回紅環後,示出袖內收穫,若盡是些蟲蟻蛇蛙之類,豈非讓紅環族裔笑死,若是捕獲一神祗,那畢竟不同,儘可大大露臉一番了!」

何菁笑道:「至於老駝呢?」

銀狐道:「老駝亦應類此,試想三忌回鄉後,駝族問白衣少年,此行老駝曾敵拒何物,少年必據實回答,若老駝只是自行老死,未曾敵拒過任何強者,盡殺些雞鴨豬犬之類,駝族必將笑翻天,甚至連老駝葬禮,也不給辦!」

何菁笑道:「有此殺神良機,看來二忌、三忌逗留此處大地,還有段時日!」

南少林寺前,所聚群眾,多是紅月、五台、白令、峨嵋、華山、崆峒、武當、青城、少林等派下高手,眾人所言,透過千里傳音,即刻傳遍天下,各地廟宇,於星河二會結束一個時辰之後,已紛紛開始換過主祀對象,寰宇之內,老駝、白衣少年、戲天嬌、天宇怪婆、阿毛等各式雕像,如雨後春筍般,佈滿人間大地。家家供桌、祠堂上,亦繪上二忌、三忌、阿毛等畫像,人人護身符、戶戶門板上,亦盡是雙忌、阿毛等彩繪。大地人族,為復千年之仇,齊心奮力佈下漫天陷阱,靜待偽神上鉤,只要偽神稍毀雙忌、阿毛等雕像、畫像,即會將消息,透過魔族、鬼族、妖族、獸族、血圖門、樹族等,飛快傳知老駝、戲天嬌。

自此之後,私塾秀才授課,廟口先生說書,已導正鬼神觀念,明言陽神乃奸詐之徒,而陰鬼、妖、魔等,乃人之至友,命相之書,亦已改寫,如老駝五短至醜之相,已是上上貴格。街頭亦多有歌謠流傳:

『往事如塵,偽神非神,還我大地,還我以仁』

『破天堂,搗黃泉,趕走偽神天地圓』

『人間何以多官吏,官吏助神天鎖地,鎖地人間多惡夢,惡夢如刃還如戲』

人族此番夢醒,覺悟己身淪為芻狗,千年而不自知,心中憤恨之氣,猶如潰堤之水,滔滔難遏,二忌、三忌現世,更與人族帶來復仇之機,世人怒恨之餘,胸中復仇之火,已因老駝、戲天嬌之現世,而燃遍大地。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9.05.0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