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回 城隍廟口
第二回 神祗之戰
第三回 紅月教主
第四回 拜別雲夢
第五回 五台妖佛
第六回 錢財露白
第七回 千年埋伏
第八回 長富客棧
第九回 癸亥變著
第十回 萬物化塵
第十一回 空地賭局
第十二回 皇家保鏢
第十三回 皇歸何處
第十四回 萬里尋夫
第十五回 偽神初臨
第十六回 峨嵋之戰
第十七回 大地之拒
第十八回 天神下凡
第十九回 神界傳說
第二十回 金蟬脫殼
第二十一回 百人宣戰
第二十二回 戲天之嬌
第二十三回 醫術大賽
第二十四回 聘僱殺手
第二十五回 神祗借寶
第二十六回 弄假成真
第二十七回 萬獸入谷
第二十八回 返老還童
第二十九回 星河二會
第三十回 三忌目力
第三十一回 名獸易主
第三十二回 釣神之計
第三十三回 酒色財氣
第三十四回 聚仙之策
第三十五回 芸芸眾仙
第三十六回 散仙大會
第三十七回 崖上鬥寶

芻狗錄
作 者
寒香云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20.06.07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999999999999
本月人氣
159
累積人氣
12333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芻狗錄資料大全
               第三十三回 酒色財氣 更新時間:2020.06.07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十三回 酒色財氣 加入書籤
這日細雨綿綿,白笑春、觀雲、勾正、勾炎等四人,坐於山丘涼亭內,品茗閒談。

觀雲道人望眼四周,但覺遠山重巒,霧霞迷濛,上下雲霧交融,正乃天地合一,乾坤圓滿之象。

正當觀雲沉吟於煙雨之際,勾正忽爾道:「道長心思恍惚,莫非離家日久,憶起崑崙,深怕五禽谷中佳人,深閨難耐!」

觀雲笑道:「貧道正思:大地如此多事,人間姻緣難測,放眼天際,采虛仙子倩影縹緲,不知流落何方,此姝妖豔,飄泊日久,萬一為人捷足先登,豈不壞了勾兄一段良緣,五台、東海一段佳話!」

勾正道:「呵呵!貧僧已放語天下,謂五台、東海聯姻,乃江湖難得美事,貧僧已備隆禮,將迎聘采虛仙子,只因偽神攪局,稍誤佳期,還盼眾家好友,靜待佳音,貧僧此語一出,放眼江湖,不知有誰,還敢覬覦此姝?」

觀雲道:「莫非勾兄此番話語,恰正驚走佳人,致大嫂行蹤,至今依舊渺茫。」

勾正道:「佳人心中孤寂,遇上才子,豈有不殷殷期盼,早成姻眷之理,無奈偽神,兵臨大地,竟也選時擇日,致撞期貧僧合婚良辰吉日,殊為可恨!」

白笑春道:「非只采虛仙子,眾家散仙,於醫術大賽、星河二會上,均不見其蹤,莫非了道成仙者,真已不食人間煙火?」

勾炎笑道:「所謂散仙,實乃畏事之徒,若夫天下之事,散仙甚少插足,何也?乃怕污其雙手,惹禍上身,但凡遇人求助,散仙便羽扇綸巾,滿嘴道理,將一切人間穢事,推給天意,推給因果,要人自己擔下,自身則逍遙事外,管你閻浮世界,有何禍事,均與他無關!」

白笑春道:「怕人上門求助、借貸,難怪散仙長年避居海外。可相拒人情世故,向來不易,如此看來,散仙除了開溜之技,只怕還得勤練折辨功夫!」

勾炎道:「正是!貧僧曾見一散仙,年紀不大,為人卻是老成,說起話來,幾是全能透徹,無有不知,滑嘴之功,竟不在本派四大王之下!」

觀雲道:「散仙畏事,卻也畏死,偽神兵至,眾家散仙齊聚峨嵋,無非想藉峨嵋壯膽,此番各路人馬湧入閩南,料眾散仙不堪孤寂,亦應混跡閩南左近。」

勾炎道:「鼠輩行事,向來鬼祟,散仙如廝惡習,沿襲已久,其畏禍避事之舉,已非一日。此番與神之戰,我等出生入死,於醫術大賽、星河二會上,身充先發,引領戰局,倘稍有不慎,此刻我等已成一撮塵土!」

白笑春道:「仙家行蹤,如杳如冥,欲求仙人下凡,稍盡棉薄,猶盼枯樹生花,實屬不易!」

觀雲道:「燻蛇出洞,還須巧計!」

勾正問:「不知道長,有何妙計?」

觀雲道:「神、仙二物,自古齊名,皆受世人供奉,質性相似,故若以仙守廟釣神,應較易得手,此番釣神之計,正缺人手守住各處寺、觀、廟宇,我輩當可建議,以散仙守住各處大廟,最是恰當不過!」

白笑春道:「果然好計!釣神殺神,乃大地共同之志,諒散仙亦無辭推託,此計若行,采虛仙子守何廟宇,似乎該由勾兄決定!」

勾正道:「正是!洞房閨閣處所,豈可馬虎,倘散仙同意守廟,貧僧將擇一清幽廟宇,安頓佳人駐守,每逢霜天月夜,才子佳人,釣神之餘,兼可雙修,人間佳偶,攜手同衛大地,定為青史,傳下佳話。」

勾炎道:「此計雖妙,只是散仙劣性實大,若其敷衍行事,於廟內虛晃一圈,便抹油開溜,有誰奈得他何?」

勾正道:「或許 - - - 還須調派人手,盯住各路散仙。」

白笑春道:「能盯住散仙者,為數不多,況此些高手,多另有要務,散仙詭詐,倘委以重任,尚須派人盯梢,真可謂徒耗人力,若散仙擅離職守,這群鼠輩所守廟宇,恐成羅網滲漏之處!」

觀雲道:「依理,派人跟住散仙,或有難度,可若大地其他各族,欲盯住散仙,只怕不難!」

勾炎道:「以魔族、妖族、鬼族、樹族、獸族、血圖門等各族而言,欲盯住散仙,確實不難,只是若我等提出此項要求,各族必將更輕視人族,謂各族尚須盯住守廟者,如此何不各族自己守之!」

白笑春道:「這確實是一大笑話,人族雖早已成笑話,可也不能提出如此愚蠢要求。」

觀雲道:「欲各族相幫,尚須巧思。我等可提出此議,謂各門派均須協助守廟,守廟者駐廟、移防等事宜,均由各門派自行調遣,唯散仙人數不多,眾散仙如何守廟,委之一人運籌即可。」

勾正道:「以一人指揮各家散仙! 散仙若非奇懶,便是恃才傲物,如何使之聽令? - - - 世間並無此人,可當此任,縱是峨嵋丰靈子,亦無此能耐!況此人指揮散仙,各族怎會相幫?」

觀雲道:「我等還須籌思巧計,以說服一人,若能說得此人出馬,則萬事諧矣!」

勾正奇道:「不知此人何人?」

觀雲道:「渾二!」

白笑春大笑:「哈哈哈!果然妙計!渾二身無武略,可渾二之令,不知有那家散仙,敢不遵命!哈哈哈哈!」

勾炎道:「道長之計,果然高明,可渾二身畔,樹女佈下許多禁制,樹精、狐族寸步不離其身,渾二到處,常有各族高手出入,且石芳、韓蕭亦與之同行,石芳聰穎,韓蕭老辣,欲說得此人,只怕不易!」

觀雲道:「欲說得渾二,還先得說得無元,我等如此如此 - - 這般這般 - - - 」

白笑春、勾炎、勾正等三人,聽得觀雲言語,同時點頭微笑。


這天辰日辰時,雲淡風輕,南少林寺無元掌門,集合寺內眾僧,立於寺內大殿,無元左右擺頸,正指揮石匠、寺僧,安置大殿雕像。

無元揮手道:「稍左 - - - 再來 - - 不,不 - - 稍右 - - - 」

忽聞殿前沙彌喊道:「紅月教主!白笑春求見!」

無元回首道:「快請!」

白笑春輕步入殿,環視大殿:「安置石像,乃芥子小事,大師如何親為?」

無元道:「倘安其他雕像,確是小事,可三忌、阿毛,非比一般,安其雕像,茲事體大,選吉擇時,禮儀排場,凡入祠、安香、開光等,均須隆重!」

白笑春道:「老駝若知其像,受大師尊重如廝,定然十分欣慰!」

無元道:「敝寺排場,已然算小,據聞有些廟宇,主祀老駝十丈黃金鑄像,後立白衣少年白玉雕像,前伏阿毛晶鑽塑像,殿柱供桌,均鑲以翡翠瑪瑙,相較之下,敝寺已顯寒酸!」

白笑春咋舌:「十丈黃金 - - - 這 - - 財力豈非,富可敵國 ,貧道宇內廣設賭坊、酒家,恐亦無此財力!」

無元笑道:「貴教銷金之窟,固然好賺,可比起若干寺廟,嘿嘿!只怕 - - - 嘿嘿!還是差那麼一點,非是老衲瞧貴教不起,老衲實言實語,教主千萬莫要誤會!」

白笑春苦笑:「看來貧道似乎小看,廟中那口捐獻箱了!」

無元聞語,差點笑出聲來,手按肚皮,強忍住笑:「教主有所不知,廟堥漱f木箱收入,充其量只能喂喂雞、犬,寺廟收入大宗,多來自信眾金銀、房產之捐獻。」

白笑春道:「信眾以其身家,作為捐獻?貧道催債,要人房產,尚須一番手腳,怎會有人將其房產,雙手奉與寺廟,這其中,莫非有何迷幻大法?」

無元道:「任何幻術,俱有其限,以幻術奪財,只在一時,待中術者身醒,必找高手追回所失,寺廟若以幻術劫財,則仇家必多,廟中將永無寧日,故寺廟取財之道,自古以來,均捨幻取實,以免留下後日之患。」

白笑春道:「這取實之道,卻是如何個取法?」

無元道:「寺廟以實取財之術,與貴教入財之方,並無二致,教主乃財富中人,自然明瞭,酒、色、財、氣,乃進財四大要素,寺廟只是 - - - 將之化明為暗而已!」

白笑春嘆道:「原來如此!貧道自來以為,寺廟素以來世富貴為餌,騙賺信眾,勸捨其財,以圖來世!」

無元笑道:「若僅以此術騙財,許多寺廟,早已關門大吉,來世富貴之說,只適合少數笨蛋,稍有腦殼者,均不為此技所賺!」

白笑春道:「嗯!取財四大要素,這酒、色二字易懂,唯這財、氣二字,寺廟施行之道,不知與貧道心中所思 - - 是否相符 - - - 」

無元大笑:「哈哈哈哈!定然相符,甚且 - - 廟宇施展財、氣二字之術,或在貴教之上!」

白笑春驚道:「這 - - - 如何可能?」

無元道:「老衲試舉一例,以財取財,貴教乃以賭坊、高利貸,博得財富,寺廟卻藉神名義,貸財與人,其所還之數,每在高利貸之上。另廟方最喜結交官府、貌美女子、有權勢者,贈與偌大金錢,此財通常一去不回,可最終受贈者,將落得終身為奴,為廟賣命,寺廟以錢買人,再以此人賺錢,如此滾財之術,較之貴教如何?」

白笑春道:「可受贈者,若吞下錢財,卻不聽命廟方,廟方豈非反為所賺?」

無元笑道:「此時氣之一字,便可用上!」

白笑春道:「原來如此!可寺廟動氣,不會有損形象?」

無元道:「氣之一道,乃求財根本,寺廟用氣之術,法自江湖,卻凌駕江湖!寺廟用氣,威於無形,逼於無影,令人不得不從,自然不會有損形象。」

白笑春道:「果真如此?看來 - - - 貧道孤陋了!願聞其詳!」

無元道:「寺廟動氣之道,其下乘者,藉其底下無數奴才,日夜威逼目標,套情、說道、恐嚇,直至目標屈服,方始罷休。

其中乘者,為目標牽入不倫,為目標除去對頭,為目標奪得財勢,廟方卻留下姦情、殺人、奪財證據,將之永遠圈住。

其上乘者,乃收服其心,使其拋家棄子,專心奉獻,此法酒、色、財、氣四字混用,奧妙無雙!」

白笑春道:「果然高明!可其中上乘之道,卻是如何混用酒、色、財、氣,以收服人心?」

無元微哂:「此上乘心法 - - - 運用之妙,呵呵呵!難說!難說!不過教主並非一般凡人,老衲就取教主所長,由色字入手,為教主稍作開釋。」

白笑春道:「貧道以色,聞名天下,色之一字,難不成 - - - 貧道尚有落人之處?」

無元笑道:「倘江湖舉辦品色大賽,老衲實會押 - - - 呃!廟方贏!」

白笑春微驚:「如此還請大師賜教!」

無元道:「所謂人多勢必眾,教主酒樓滿天下,女色雖多,其數卻是有限,或許教主諸多瑣事之一,便是物色天下美女,可廟方女色,多屬良家婦女,且不請自來,如此人數相較之下,教主便已輸了一著!」

白笑春道:「既是良家婦女,怎會以色示人?」

無元道:「教主認為不會,眾人皆認為不會,故以良家婦女身份,參與諸多不倫之事,最是安全不過,良家婦女深明此理,故其行事之大膽,往往出人意料!」

白笑春苦笑:「果真如此,於人數之上,貧道確然輸了,可良家婦女何以會 - - - 自願奉獻 - - 貧道仍然不明。」

無元道:「上乘之道,乃收其心,如何收其心,以酒、色、財、氣引之,其中以色收良家婦女之心,看似最難,其實最易,多數婦女入廟,乃為色而來。色之一道,有錢有閒者得之,廟方兩者兼具,故爾日夜鑽研,領悟實深。老衲試問,數千男女,假神之名,行淫暗室,口誦經文,號稱聖德,以雜交當敬神之舉,教主可曾試過?」

白笑春道:「這 - - - 以淫敬神,亦有人信!況床道一事,演成陣伍行軍之態,有何引人之處?」

無元道:「以淫敬神,並無人信,只是眾人各不說破,廟方、信眾相賊,信眾之間,亦交相賊,此術法自官府,人人學樣,以是相賊之技,天下無人不會。至於眾淫之技,變化實多,老衲試舉大殿行淫為例,神像堂前,眾淫之際,眾人彼此互覷,只見旁者,各個沈迷,甚至口出靈文,竟似神靈附身,此時誰敢明言,自己並無神明臨身之感,若說出口,未免自顯慧根不足,眾人做作之餘,心中雖疑,卻喜得淫樂,兼搏功德之名,何樂而不為!」

白笑春道:「大師於眾淫實境,如此相熟,莫非大師亦曾參與過?」

無元道:「老衲雖未試過,卻曾旁觀過。」

白笑春道:「這眾淫處所,防備必嚴,大師隱身之術,端的驚人!」

無元道:「老衲並無隱身,老衲只是買票進場。」

白笑春驚道:「買票?這 - - - 如廝表演,貧道聞所未聞,如何方可購得此票?」

無元道:「此票難購,須得熟識者引介,方可購得,當年廟方住持,恰是老衲師弟,故入場不難,老衲易容而入,見鄰室包廂人物,各個蒙面,觀其態勢,多是王侯將相之流。」

白笑春道:「大師佛門正宗,如何師兄弟間,正邪差異,如此之大?」

無元長嘆一聲:「唉!此事錯之在我!當年偶聞某廟可疑,老衲令師弟前去臥底,想不到竟因此而 - - - 一去不回,老衲夜探此廟,遭逢高手無數,老衲浴血而戰,非得尋著師弟,方肯罷休,豈知師弟竟 - - - 忽爾現身,跪求老衲原諒 - - 幾年之後,師弟已是此廟住持。」

白笑春道:「廟方好手段!竟能讓佛門高手沉淪,看來臥底廟門,非得大師親自出馬不可!」

無元道:「當年若由老衲臥底,只怕老衲沉淪 - - 會比師弟還快!」

白笑春道:「廟方行事作為,既襲自江湖,莫非也會以其家人名譽、身家性命等,要脅令師弟?」

無元道:「此事誠然會有,只是老衲深知自己師弟,由其眼中,老衲實已瞧出,師弟行此決定,確是自願,否則只要師弟稍給老衲一絲暗示,老衲縱拚了老命,亦要邀齊各路同道,入廟要人!」

白笑春道:「大師少林一脈,尚要邀人助拳!廟方實力,如此驚人?」

無元嘆道:「錢使鬼推磨,色驅人衝冠,廟方財色皆有,以是廟內鷹犬中,高手無數!」

白笑春沉吟:無元功力不差,親身戰過廟方,深知廟方實力,可天下何來如廝高手,如此之眾,能讓無元卻步,非得邀拳各方,方敢出手?莫非廟方高手中 - - - 亦有各派掌門之類人物?果真如此,倘無元誤邀此派助拳,將被身畔之人陷害,其命休矣!或許這才是無元師弟,真正沉淪之因 - - - 只因其知,縱使無元集盡天下高手,亦難敵廟方,乃因廟方殺手中 - - - 盡多如丰靈子、蒼元之流 - - - 又或許,諸多散仙,亦在其中 - - 嗯!果有散仙行此穢事,那貧道今日 - - - 可謂正是 - - 前來行善!

白笑春再問:「行淫廣眾之間,會比閨房獨樂,更加引人?」

無元道:「眾淫之樂,花招甚多,有掩面、隨性、授技、擲筊、贖罪、助人、除病等,各種名目方式,唯試過者,方知其妙,良家婦女,尤喜此道,只是若論單一對象,廟方淫技,亦不在任何人之下!」

白笑春道:「此事難比,大師如何確認?」

無元道:「飽暖思淫慾,適此言者,莫過廟僧,廟方淫技,取自江湖,經日夜鑽研,實已青出於藍,江湖人物,冗務甚多,更兼經營武略,如何與閒者廟僧,一較淫技短長?老衲再問教主,可有女子,登門跪拜,求教主寵幸者?」

白笑春道:「窈窕淑女,尚須求之,自動送上門者,莫非至醜?」

無元笑道:「呵呵呵呵!從無醜女,敢入廟門,央求交媾,其面紗下之豔容,往往令人屏息,住持心跳加速之餘,還須低頭長嘆,謂本座剛為某美女,洩其罪孽,實已無力,再務凡事 - - - 等等釣術話語。」

白笑春道:「此江湖話術,也有人信?」

無元道:「自然無人會信,來者不信,住持不信,只是雙方交相賊,推出神意、奉獻、贖罪、治病等名目,為行淫一事,端正其名。」

白笑春道:「只是住持假裝推託,不怕上門獵物,轉頭打道回府?」

無元道:「這就是美女二字之妙用了!住持之言,方與某美女完媾,此語可致二種效果,聰明女子一聽此言,便知住持已有留人之意,愚鈍女子聽了此言,定興與此美女一較容顏之思,更加不會離去。」

白笑春道:「為求來者上鉤,住持所舉之美女,想必有名。」

無元道:「正是!老衲懷疑,貴教左右雙使,或許常被舉例!」

白笑春道:「這 - - - 亦有人敢?」

無元笑道:「老衲只是猜測,教主切莫動怒!」

白笑春苦笑:「單由色字入門,寺廟似已凌駕江湖,若再論上其他,只怕更是驚人!」

無元道:「然也!老衲單論色字,亦只稍言皮毛而已,論此種種技巧,均源自江湖,只是廟方擅以聖名,飾其污穢,就以結社而言,於黑道號稱幫派,於寺廟便稱信眾,其中如何利用人心之媚富、欺貧、善妒、喜虐、好炫、及怕被孤立等特性,廟方技巧,猶勝江湖一籌!」

白笑春問:「只是 - - - 貧道亦見有癡者,日夜為寺廟打雜賣命,甚或引介其子女加入,此是為何?」

無元哈哈大笑:「龍生九種,種種各別,人亦如此,此種癡愚,正為廟方善名,種下利基,只是 - - - 如廝癡愚,並非不請自來,而是廟方 - - - 某些手段造成。」

白笑春道:「此話何說?」

無元道:「老衲粗淺試舉幾例:

一、廟方日夜灌輸信眾,引進一人,福增百分,引進十人,福增萬分,信眾相較福份之下,便分出階級,個人基於顏面,莫不力爭高階職務。

二、廟方亦暗中,壞人信譽、斷人財路、阻人功名,再以善為名,適時介入,牽引受害者入寺,作法去其霉運,以示神蹟,藉此廣增信眾。

先壞人信譽,待受害者入寺,廟方再藉各方管道,還其信譽。
先斷人財路,待受害者入寺,廟方再暗中還其財路。
先阻人功名,廟方再勾結官府,給其功名。

三、廟方亦捏造神蹟,藉神之名,預卜某信眾家人,將有禍事,有不信者,便遣人製造禍端。預卜某信眾若行某事,將有福報,待信眾行事之後,再遣人送其財祿。

四、行賄衙門,恐嚇信眾,謂犯官符者,須納財、獻身祈福,以求解脫,有不從者,不久即見差官上門。

種種如廝手段,瞞不了智者,只是癡者,皆信之不疑!」

白笑春道:「嗯!禍事臨頭,求神問廟,事屬平常,廟方財雄勢大,自能安排一切,暗中定下禍福,果是高招,只是此中,難道未有幸福中人,卻自願投入廟方者?」

白笑春此話一出,殿頂屋瓦微鳴,大殿眾僧,忽地發出一股殺氣,衝起大殿,徘徊激盪屋瓦之間,白笑春暗暗觀瞻,心中微愕:無元話語聲量,恰可讓眾僧聽覺,莫非 - - - - - 。

無元雙眉下垂,低首閉目道:「教主高明!廟中嬌豔,常出富裕之家,卻喜逢迎於諸掌 - - - 高手間,姦淫於王公貴族間,所獲財勢,已可左右人命。此女回鄉,可睥睨鄰里,可傲視家人,甚或視其家人之存活,乃其央求眾姦夫,手下留情之結果,視其家人之生計,乃其央求眾姦夫,發善施捨之成果,故思其對家人,實有救命、活命之恩!如廝女子,心中對己虛言,起初乃求心安,後亦信之如廝!此些豔女,視姦情淫事,為作功德之必須,其所獲財物,多數回捐廟方,以為邀功,廟方亦常對其暗示,謂此女今生財祿,實乃廟方所賜,望此女莫要忘恩,續增福報,如此一路循環,廟方財富續增,以之再聘殺手、勾結官府,而殺手、官府為得財色,亦續與廟方沆瀣,此般淫女,則淪此漩渦中,永生作妓。」

白笑春問:「若此女風華老去 - - - 不知 - - 。」

無元打斷白笑春話語:「淫女年齡稍長,願留廟者,便為蒼頭,不留廟者,出了廟門,其命必不久長,乃因夫家之仇恨、或因眾姦夫之怕洩密,廟方實不必自行出手,只要稍露淫女行蹤即可。」

白笑春道:「藉清高之名,騙取財色、壞人信譽、掌控人命,廟方於色、財、氣三字,運用之妙,果然高於江湖!」

無元道:「然也!色字勾人慾,財字動人心,氣字斷人魂,混合色、財、氣三字,可脅人、殺人於床第之間,此招可脅人一世,可殺人於一瞬!」

白笑春道:「脅人為奴,使之殺人,去敵進財,如此環環相扣,以是廟方殺手無數,財富無數!」

無元道:「正是!良家婦女無數,故廟方奴婢無數,以色引氣,可致殺手無數,單以色、財、氣三字,廟方實力,已可左右時局。」

白笑春眼光掃過眾僧,見眾僧各職所司,殿中細步來往,各有忙處,於二人交談,似乎不甚在意,只是白笑春心知,無元與己話語,眾僧俱都聽得,無元談廟,愈是深入,殿中殺氣,似乎愈旺 - - - - - 殺氣之中,一股怒恨之意,卻頗不尋常。

白笑春暗思:殺氣對外不對內,非針對掌門、來客,難道是針對廟方?可他廟興隆發財,眾僧怎會忌恨如廝 - - - 啊!莫非 - - 嗯!應是如此。倘淫女家人、夫君求助於無元,無元相幫之餘,或有家屬、丈夫,入寺為僧,眾人相商復仇之道,無奈年復一年,結論竟是 - - - 毫無所望 - - - 如此看來,無元當已明其師弟之意,廟方殺手,多有各派掌門人物在內,實難力敵,更苦無憑無據,如何向江湖明言! - - - 以是無元今日話語 - - - 或是訴苦,或是挑播,或甚至是 - - - 求援!只因普天之下,能敵各大派聯手者,莫非紅月、五台!

見白笑春沉吟,無元道:「一時興起,盡談財色,老衲竟忘了問,不知教主,此來何事?」

白笑春微整思緒,目光停於老駝雕像:「呃!只不過是 - - - 些許小事 - - - 貧道 - - 」心中再思:廟中殺手,莫非亦有紅月、五台、白令之徒,只是我輩高手,與各派掌門人物,多有不和,甚難共事,若廟中真有我輩殺手,想是功力平常之輩,應只處低階職務,作些打雜小事,廟內重地,恐亦無權靠近 - - - 廟內決策,當由各名門正派把持 - - - - - 」

無元循白笑春目光,望向老駝雕像:「教主是否心思,殿中主祀,老衲何以選老駝,不選戲天嬌?」

白笑春笑道:「哈哈哈哈!自然不是!貧道只是於酒、色、財、氣四字,稍作沉吟。貧道此行,只是來看看,南少林寺,究有多大能耐,敢於閩南諸多廟宇,安下眾僧守廟,以俟偽神上鉤!」

無元聞語微驚,倒退一步,身旁羅漢堂主衣袖倒垂,全寺瞬時戒備,寺中大殿,眾僧各走方位,已列出陣法。

無元道:「不知教主,此言何意?」

白笑春道:「釣神之計,眾人均須擇廟守之,以盡份心力,只是大師不顧眾僧性命,專擇險地守之,不免讓江湖人士,有所好奇,好奇南少林寺,神通究有多大!」

無元奇道:「敝寺地處閩南,自然擇近選廟而守,教主謂閩南眾廟有險,究是何險?」

白笑春道:「江湖已然傳開,謂石芳之姊石倩,乃喪身於閩南某廟和尚之手,大師又遣眾僧守廟,這難道 - - - 不怕引起誤會?」

聽得此言,無元呼出一口氣,放下心來:「原來是此事!教主放心,老衲連經醫術大賽、星河二會上露臉,何姑娘及大地各族,均識得老衲,眾僧只要報出南少林寺名號,各族自會給老衲一絲薄面,應不至未經相詢老衲,便立下殺著。」

白笑春道:「江湖所懼,閩南廟中之險,並非來自大地各族,眾人之所慮者,實乃一忌!」

無元疑道:「一忌乃石芳兄長,石芳聰慧無匹,又與老衲相熟,一忌若到,石芳定會與其兄長說明,大地將更安然,教主言險出一忌,卻是何說?」

白笑春道:「據韓蕭所言,一忌老家遭偽神洗掠,族人、牲口,多有所損,致石倩、石芳姊妹,逃至此處大地,一忌若回,定將暴怒,必循跡追至此處,其盛怒之際,若知石倩又死於此處和尚石下,出手定然無情,縱連石芳,也未必勸阻得住。」

無元聞言,額頭沁汗:「這 - - - 倒是老衲,未曾熟思之處,如此閩南之廟,確實不宜和尚守之!」

白笑春道:「豈只如此,據聞閩南地區,除了貴寺,幾乎已無和尚,所有和尚,均已戴帽披髮,吃肉還俗,禿頂者,亦不敢以光頭出行,各個戴起假髮,就連五台春、夏、秋、冬四大天王,也已男扮女裝,此刻市場,一髮難求,青絲價格,已貴比黃金!」

無元冷汗涔涔,轉向羅漢堂主:「即刻召回守廟諸僧!」

羅漢堂主飛奔出殿,無元道:「多謝教主前來提醒,老衲訊息不足,知機稍遲,險些鑄下大錯!」

白笑春道:「既然共事,互通信息,本就應當,大師何必言謝,只是閩南之廟,若無人守,釣神之計,難免留下闕漏!」

無元道:「如廝險事,何人敢當?老衲轄區,雖在閩南,亦顧不了顏面,還是保命要緊,倘招致訕笑,也只能由他了!」

白笑春道:「大師明智!只是貧道以為,若能請得 - - - 鮮少涉足江湖,極端清高之士,以之守廟,或許一忌到時 - - - 猶能容此高士,稍言幾句,不會驟下殺手。」

無元道:「極端清高?天下絕無此類之人!況一忌不熟此處大地,如何得知此人清高?」

白笑春道:「一忌神通,神祗亦懼,其對大地人物,雖不相熟,於大地各族分類,或許知悉,譬如:魔族、妖族、鬼族、樹族、獸族、血圖門、人族等 - - - - - 或許其亦知曉,人族元神飛昇成仙之事 - - - 以及『散仙』二字稱呼 - - - 。」

白笑春輕言此語,暗觀無元雙眼,只見無元眼中,似乎閃過一絲光芒,白笑春心思:果真如此!散仙亦處廟中殺手之列,看來今日之事,不必多費口舌,便可竟功!

無元身軀一伸,臉色微露喜悅,順口道:「啊!果然!散仙之流,世譽奇佳,不涉俗務,德行清高,如此清士,以之守廟,讓其與一忌對言,最為適當不過,只是散仙行蹤飄忽,從不涉江湖之事,頗難覓其蹤,況天下亦無人,請得動各路散仙。」

白笑春道:「人族之中,也並非無人,請得動散仙,貧道心中,就有一人選 - - - - - 。」

無元問:「不知教主心中,此人何人?」

白笑春道:「渾二!渾少俠!」

無元微愕,心思一轉,隨即大笑:「哈哈哈哈!教主果然高明!渾二身無武略,只是 - - - 以之驅使各路散仙,最是恰當不過!以渾二為眾仙之首,亦不致令江湖各方,有所異議。」

白笑春道:「然也!此事宜早不宜遲,閩南守廟之缺,宜早補上,不知大師,可有意與貧道一行,相請渾少俠相幫,促成此事?」

無元心中大樂,復仇之機,今日終見曙光:「自然!自然!教主為大地之事,奔波忙碌,老衲若不稍盡棉薄,未免過意不去,難得今日吉日吉時,不如我等,即刻便行!」

白笑春道:「如此甚好!大師請!」

無元三言兩語,交待完寺僧,如何擺置老駝雕像,隨即與白笑春步出寺門,只見二道人影,飛越樹林,幾個起落,便已消失在遠方。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9.07.0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