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全能神醫在都市
作 者
千杯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6.08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7年05月0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22
累積人氣
1008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全能神醫在都市資料大全
               第一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7.06.08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海報標語: 加入書籤

他,曾經一無所有,女友劈腿富二代

現在,他依靠神秘傳承,一身榮耀無人能及!

作者簡介: 加入書籤

千杯,本名王丹,出生於河北省保定市。

自初中起癡迷武俠,後沉迷網絡小說,最終成為一名網絡作者。

因本人只是一個小人物,所以總喜歡以小人物為開端,喜歡塑造小人物一步步成上人生巔峰的故事,希望讀者們也能在讀書之餘走上自己的人生巔峰。


作品簡介: 加入書籤

遭遇女友劈腿,意外獲得神秘傳承,陳東左擁右抱,將所有敵人全部踩在腳下。透視雙眸,醫術稱神,甚至還有自由出入女澡堂的隱身術……依靠神秘傳承,陳東一步登天。千杯好酒


《全能神醫在都市》第一集 來自未來的至高寶物 加入書籤

第一章 一對狗男女
第二章 三日賭約
第三章 被狗咬掉了「丁丁」
第四章 五千廢料對百萬原石
第五章 猥瑣校花的色狼
第六章 你會幫我善後的
第七章 八國語言調戲美女老師
第八章 要報恩的秦冰冰
第九章 百萬古畫再打臉
第十章 兩千五百萬的別墅


本集簡介: 加入書籤

想要給女友買禮物的陳東,卻意外遇到女友出軌富二代,不料二人被撞破姦情非但不覺得羞恥,反而盡情譏諷陳東,不要臉到了極致。

憤怒的想要暴打富二代一頓,卻意外發現自己手上購買的禮物,竟然蘊含著未來至高的科技傳承,能夠學會任何技能的超神技能樹。

憑藉著超神技能樹賜予的初期自保能力,陳東不但踩情敵,讓前女友後悔萬分,更獲得擁有石市第一臀稱號的美女老師青睞,而且不光光是美女老師,號稱冷艷之花的冰冷女校花為了報恩竟然要對她獻身……


本場重要登場人物的介紹: 加入書籤

陳 東:大三普通學生,遭遇女友劈腿,獲得了未來至寶超神技能樹,擁有無限未來。

秦冰冰:四大校花之一的冷艷之花,擁有一對完美的大長腿,紮著丸子頭,自幼父母雙亡,永遠依靠自己,練就一副異常冷靜的性格。

艾 愛:十九歲的年齡,十五六歲的稚嫩容顏和智商,充滿了二次元的可愛氣息。

艾 夢:美女英語老師,艾愛的姐姐,胸部豐滿異常,擁有石市第一胸的外號。

老院長:艾愛與艾夢的爺爺,戰爭時期的戰地醫生,背景通天

受晶晶:陳東前女友,被富二代撬走。

雷大軍:撬走陳東前女友的富二代,家族專門開設私立醫院,是石市「醫食住行」四大家族之一。

郝 帥:學生會主席,秦冰冰的追求者。

出場人物: 加入書籤

鄭 茜:地下公主,一頭煞爽短髮,擁有完美臀型,公認的石市第一臀。

鄭天龍:天一會所老闆,鄭茜叔叔,無人敢惹的黑二代。

苗 老:蠱神教長老,被派來一統石市地下世界,為了培養蠱蟲方便,選擇了與掌握眾多私立醫院的雷家合作。

雷老太爺:雷家掌權人,一代梟雄,城府深不可測。



第一章 一對狗男女 加入書籤

石市,古玩一條街。

緊緊握住眼前的青銅小樹,陳東的臉上立刻露出一抹滿意之色。

看著空空的錢包,再看一看青銅小樹的標價,陳東立刻咬牙從最後五百塊的生活費中掏出三百,買下了這株高仿真的青銅小樹。

「受晶晶那麼喜歡古玩,拿這個高仿古玩送給她做生日禮物,她一定會喜歡的。」

臉上充滿狂喜之色,付了錢正準備離去,陳東卻宛若遭雷劈了般死死盯著身後。

那裡,一男一女正緊緊摟在一起向他走來。

男的一臉囂張,從頭到腳全是名牌,女的長髮飄飄一臉狐媚之色,竟是他的女友受晶晶和學校有名的富二代雷大軍。

看著受晶晶蠻腰上屬於雷大軍的手,陳東頓時明白自己被綠了,雷大軍與受晶晶聯手,給自己戴了一頂大大的綠帽子。

「尼瑪的B,竟然敢給老子戴綠帽子,老子和你們拼了。」

雙眸近乎噴出憤怒的火焰,陳東立刻向著兩人的方向走去。

本來正勾搭成奸的兩人,因為陳東腳步不停的向著他們衝來,也立刻發現了一臉憤怒的陳東。

只是臉皮已經厚出城牆的兩人,縱然被陳東當場撞破,臉色也不見絲毫慌亂。

甚至,看著陳東靠近,受晶晶反倒是一臉高傲的主動望向陳東:「陳東,我已經和雷大軍在一起了,我們還是分手吧!」

「分手,就因為雷大軍這個富二代,你就要和我分手。」

憤怒的盯著受晶晶,陳東根本無法相信受晶晶會這樣無恥,被自己當街撞破出軌,不但沒有絲毫羞愧,還能如此不要臉的先一步說出分手。

根本不在乎陳東的憤怒,任由雷大軍抱著自己的腰,受晶晶望著陳東越發不屑道:「你太窮了,連請我吃飯,都沒有上過一百塊,我所喜歡的古董更只能送給我高仿的假貨,我再也不想和你這樣窮下去了。」

「沒想到,你竟然為了這些外物出賣自己。」望著受晶晶,陳東恨恨的道。

「不是她出賣自己,是你太無能了。」得意的聲音自雷大軍口中響起。

這一刻雷大軍更是緊緊摟著受晶晶,一臉不屑的望著陳東:「你就是一個河大醫學系的大三窮逼學生,未來能不能成為一個正式醫生都是問號,我雷家卻掌握著石市大半私立醫院,我要當院長隨時都可以,這種情況下,只要受晶晶有腦子,自然會知道該選誰。」

「狗男女……」

看著兩人非但沒有一絲被撞破姦情的羞愧,反而是盡情的譏諷自己,陳東立刻緊緊握住青銅小樹,想要狠狠砸向雷大軍。

但因為握的太緊,他的手指竟然被青銅小樹的枝葉劃破。

可是本該滴落在地的血珠,竟然在這一刻詭異的被青銅小樹全部吸收,沒有一滴落在地面。

這一刻,陳東手上的青銅小樹,突然重的如同一座山死死粘在他的手上。

這種情況下,別說揮樹砸向兩人,就連挪動手指,他都無法做到。

陳東的腦中,更是突兀的出現了一株小樹,一株與手上青銅樹完全相同的小樹。

「嘀……」

「超神技能樹成功綁定,只要努力攀升技能樹,你一定能夠無所不能真正超越神靈。」

機械般空洞的聲音自陳東腦中響起,無數有關超神技能樹的介紹不斷湧入腦中,立刻讓陳東明白了超神技能樹的來歷。

超神技能樹,從未來跨越無數時光穿梭而來的科技至寶。

因為某種意外,超神技能樹給自己塑造了一層青銅小樹的外衣,直至吸收到陳東的血液,才算是真正被激活。

超神技能樹,上面的無數片樹葉,代表著無數的技能。

醫術,相術,魔術,雜技,一切職業技能應有盡有。

最誇張的是超神技能樹研發出來的目的,是為了培養出超越神靈的人,所以上面不但有一切職業技能,還有很多神話傳說中才會出現的神話技能。

隱身,透視……只有想不到,沒有學不了。

但是要想學會這些技能,必須吸收足夠的能量轉化為技能點,利用技能點去學習,並不能憑空擁有一切手段。

「嘀……成功激活超神技能樹,可免費點滿神話技能和職業技能各一項,作為宿主最初的自保手段,請宿主在十秒內做出選擇。」

空洞的聲音憑空響起,陳東的眼中立刻露出狂喜之色,身為醫學系學生一直夢想成為當世神醫的他,第一時間點滿了職業技能中的醫術。

醫術分五級,一級學生級,二級出診級,三級專家級,四級名醫級,五級神醫級。

五級醫術點滿的同時,無數醫術知識,立刻不斷湧入陳東腦中。

古今未來,只要是出現過的醫術,他立刻就會融匯貫通,直接將這一切醫術手段化作本能。

「牛逼,太牛逼了,這神醫級醫術太強大了,只可惜很多未來醫術,必須人體透視設備輔助才能夠施展,現代根本沒有那些設備,我必須再學一種神話技能,補全醫術上的漏洞。」

內心充滿激動,陳東立刻依次觀察超神技能樹上的神話技能上面。

紙人術,掌心雷,控火術,魅惑之術,透視眼……

看著超神技能樹上一個個強大的神話技能,陳東越發肯定,一旦學會這上面所有的技能,一定能夠超越無所不能的神。

但是從小就夢想成為神醫,甚至為此報了河大醫學系的他,還是略過那些讓自己戰力飆升的技能,目光死死的鎖定在透視眼技能的介紹上。

透視眼,共分五級。

一級透視眼,目光可穿透草木障礙,二級透視眼,目光可穿透土石障礙,三級透視眼,目光可穿透金鐵障礙,四級透視眼,目光可穿透血肉障礙,五級透視眼,目光可穿透能量障礙。

雙眸興奮的盯住透視眼的介紹,陳東萬分確定四級透視眼的效果,便可與未來的人體透視輔助醫療設備相當,甚至在效果上還能完全超越未來的人體輔助醫療透視設備,擁有透視眼絕對能夠將他的醫術效果發揮到最大。

「透視眼,我要五級透視眼。」

內心吶喊出聲,陳東立刻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一瞬間,一道神奇的能量自超神技能樹直接衝入陳東眼中,立刻將陳東的雙眸改造成傳說當中的透視眼。

只可惜,受晶晶與雷大軍根本不知道這一瞬間,陳東竟然發生了如此天翻地覆的變化。

看著陳東竟然想揮動青銅小樹砸自己,雷大軍竟然高高在上的道:「還想動手打我,你這窮逼敢動手打我嗎,你賠的起醫藥費嗎,別因為一次衝動,逼得你父母賣房賣地補償我。」

「窮逼,誰和你說我是窮逼,我只不過是想享受校園平靜時光才不想賺錢,不然以我的手段,賺的錢分分鐘砸死你。」

霸氣的聲音自陳東口中響起,這一刻因為擁有了神醫級醫術與透視眼,內心擁有了無盡底氣的他,更是望著雷大軍身旁的受晶晶:「你放棄我選擇這樣一個廢物富二代,將會是你最大的損失,未來就算是你跪在地上哭著求我原諒,我陳東都不會接受你。」

「莫裝逼,裝逼遭雷劈。」

「還分分鐘賺的錢能夠砸死我,我也不需要你賺多少錢,你只要在今天能夠賺十萬,我立刻將這個女人還給你,但你若不能賺十萬,就立刻當眾扇自己十個耳光,大聲喊十聲你陳東就是個窮逼,一個只會吹牛逼的窮逼。」

一臉的鄙夷,這一刻雷大軍竟然將抱著自己胳膊的受晶晶向前一推,一副要以受晶晶作為賭注的模樣。

「好,那我就一天之內賺十萬讓你看看。」

雙眸露出一抹瘋狂之色,陳東毫不猶豫的接下了雷大軍提出的賭局。

本來,陳東與雷大軍和受晶晶的爭吵,看著兩人對賭,無數人更是一臉興奮的討論起來。

「衝動了,這個叫陳東的太衝動了,這種賭局怎麼能答應呢。」

「十萬塊,不是大錢也絕對不是小錢,別說他只是一個窮學生,就算是一個商業精英,也不敢保證自己一天能賺十萬啊。」

「窮不與富鬥,民不與官鬥,自古都是如此,這個叫陳東的學生太衝動了。」

聽到眾人的討論,雷大軍越發得意的道:「陳東你聽到了嗎,沒有一個人認為你能贏,你就等著明天在這裡當眾自扇耳光,罵自己是一個窮逼吧。」

「不用等明天,今天我就要你兌現賭約。」

雙眸充滿自信之色,陳東立刻大步流星的向著一個專門販賣玉器的小攤走去。

玉石,在古玩中是一個大類,所以古玩一條街有很多販賣玉石的,這些玉石攤位上多少都會有一些小型翡翠原石,供人娛樂打磨。

這裡的最高記錄,是一顆價值二百的翡翠原石,被人開出了價值十萬的翡翠,陳東內心卻很清楚,今天過後,這個十萬的記錄將會被自己刷新。

「這一顆翡翠原石我要了。」

雙眸充滿自信之色,關閉了眼中的透視能力,選中一顆巴掌大小的翡翠原石,陳東立刻從錢包掏出僅有的二百塊錢,買下了這顆翡翠原石。

看著陳東的錢包瞬間空無一分,卻買下了一塊巴掌大小的翡翠原石,雷大軍立刻笑了。

笑的肆無忌憚的他,一邊捂著肚子「哈哈」大笑,一邊指著翡翠原石道:「你賺大錢的手段,就是賭石嗎?賭石雖然能賺錢,但絕大多數都是血本無歸,我曾見過身價上億的老闆因為賭石傾家蕩產,你這樣的窮逼竟然想著靠賭石翻身。」

「翡翠原石,雖然有機會開出翡翠,但絕大多數里面都是廢石啊。」

「賭石賭石,一刀天堂一刀地獄,靠賭石上天堂的沒見過幾個,靠賭石下地獄的我見多了。」

「正經的翡翠原石賣場,那些翡翠原石開出翡翠的幾率才高,基本上能到古玩一條街的,都是被認為廢石的邊角料,這裡能夠開出的翡翠幾率本來就渺茫,更不要說價值十萬的翡翠,這個叫陳東的注定要輸給那個富二代了。」

惋惜的望著陳東,顯然這些路人與小販,也無一人認為陳東能夠利用這顆二百多的翡翠原石,開出價值十萬以上的翡翠。

「笑吧,現在笑的越狂,等一下你就會哭的越慘。」

臉上充滿自信的笑容,根本不因眾人的話有任何動搖的陳東,立刻讓小販打開切割機,小心的利用側面對翡翠原石進行磨皮。

「綠,綠,我好像看到綠了。」

「出翡翠了,竟然出翡翠了,他這二百塊的翡翠原石竟然開出翡翠賭漲了。」

震驚的聲音不斷在四周響起,看著陳東的翡翠原石竟然出綠了,竟然有人當場給陳東報價,最高者甚至出到了一萬的高價。

但陳東根本不為所動,仍舊小心的繼續轉動手上的翡翠原石,對著其它的地方進行打磨。

望著四周,陳東更是自信的道:「諸位,莫要出價了,我賭石是為了賭約不是為了賺錢,大家不如默默站在一旁看著,與我一起見證奇跡。」

看著陳東如此,雷大軍立刻憤怒的道:「一看你這窮逼就是第一次賭石,以為一面出了翡翠就一定能賭漲嗎,一面漲一面垮陪的血本無歸的事情我見多了。」

「出綠了,又出綠了。」

「所有面竟然都出綠了,只可惜還未清洗,還無法準確判斷翡翠的成色,不能準確估價。」

「如果成色好夠通透,最起碼價值三五十萬,如果成色不好不夠通道,最多就值個五六萬,關鍵就看清洗後的模樣了。」

興奮的聲音幾乎在雷大軍聲音落下之時立刻響起,聽到眾人的呼喊,雷大軍頓時感到好似有無數的巴掌扇到自己的臉上,立刻緊緊的閉上了嘴巴。

只是縱如此,他仍舊不願意相信,陳東開出的翡翠價值能夠超過十萬,內心不斷祈禱陳東開出的翡翠成色不好。

但是最終,當看著陳東將那開出的綠色翡翠清洗乾淨後,放到陽光下宛若玻璃般通透的模樣後,他的臉上頓時充滿絕望。

玻璃種滿綠翡翠,哪怕這綠色並不是頂級的帝王綠,陳東開出的翡翠價值也在五十萬左右,輕鬆的超越了他與陳東對賭所立下的十萬賭約。

「嘀……檢測到翡翠內蘊含能量,可吸收化為技能點,是否立刻吸收。」

冰冷的機械聲自陳東腦中響起,下意識的他就決定吸收,只是想到賭約還未結束,他才強行壓下心頭的衝動,高高舉著手上清洗乾淨的翡翠盯著雷大軍:「這顆翡翠的通透度,價值絕對在五十萬左右,換成錢分分鐘砸死你,我就問你這場對賭你輸的可服氣!」

服嗎?不服能賴賬嗎,這麼多人看著呢……

雷大軍雙眸恨恨的盯著高高舉起翡翠的陳東,明白今天是自己輸了,竟真的將受晶晶推向陳東,打算完成賭約。

更讓陳東覺得不可思議的,受晶晶臉上竟然擠出一抹討好的笑容,小心翼翼的站在他的身旁,一副以後還要跟著他的模樣。

噁心……

這一刻,看著受晶晶如此,一想到自己竟然將對方當公主般呵護了那麼長時間,陳東頓時覺得自己當時一定是鬼迷心竅瞎了眼。

陳東對面,雷大軍雖然願賭服輸,望著陳東的目光卻仍舊充滿不服:「陳東,你莫要高興太早,就算將她還給你又如何,這個賤女人第一次早給我了,你就算是要回去,也是喝我的洗腳水,你有什麼好得意的。」

「陳東,我錯了,我當初瞎了眼,才會被雷大軍的甜言蜜語所迷惑,以後我一定會好好跟著你,再也不會背叛你。」

「陳東,你不是一直想和我睡覺嗎,今晚我倆就開房,我一定好好伺候你,以後我身上任何地方都是你的,再也不會讓其她男人碰一下。」

看著陳東揮手間賺到五十萬,擔心陳東也不會再要自己,受晶晶立刻討好的望向陳東,甚至不惜當街色誘。

「噁心,太噁心了……」

臉上充滿了濃濃的厭惡之色,陳東立刻望著受晶晶:「我剛才說過,離開我之後你就算跪在地上求我原諒,我都不會和你在一起,你這麼快就忘記了。」

「不不不……你那只是一時氣話,你原來那麼愛我,不會不要我的,不然你怎麼會接受雷大軍的賭約。」

一臉的不甘之色,早就被陳東揮手間賺取五十萬給驚住的受晶晶,竟然立刻跑向陳東,想要抱住陳東這個被她從新定義為搖錢樹的男人。

看著受晶晶的動作,陳東立刻退到一旁厭惡的望著她:「我接受賭注,只是為了將你贏回來,再親手甩了你,讓所有人明白是我不要你這個綠茶婊了,而不是我被你甩了。」

「小伙子夠可以,接受十萬賭約,竟然只是為了親口說分手。」

「這女人長得挺漂亮,就是瞎了眼啊,男朋友賺錢能力這麼強,竟然說放棄就放棄,選了這麼一個把她視為玩物的富二代。」

鄙夷的聲音不斷響起,看著受晶晶如此不要臉的想要和陳東和好,縱然只是路人,眾人望向受晶晶的目光,仍舊充滿鄙夷之色。

只是眾人仍舊低估了受晶晶的臉皮厚度,看著陳東賺錢能力如此強大,仍舊不甘心與陳東分手的她,竟仍然跑向陳東,一副不和好誓不罷休的模樣。

眼中露出深深的厭惡之色,根本不想與受晶晶有任何接觸的陳東,立刻就向著旁邊跑去。

砰……

劇烈的撞擊聲直接響起,萬萬沒想到身後竟然有自行車經過的陳東,立刻被狠狠的撞了一下,手上的翡翠更握不住的直接向地上掉落下去。

啪啪啪……

碎裂聲直接響起,價值五十多萬的玻璃種滿綠翡翠立刻碎成十幾塊。

「完了完了,這麼好的翡翠說碎就碎了。」

「本來值五十萬的,現在碎成這樣,哪怕是玻璃種滿綠,最多也只值幾百了。」

「那騎自行車的女人騎的太快了,這裡又是禁止騎車的步行街,這一次她有的賠了,只是她這打扮雖然漂亮,卻不像是有錢人,能賠得起這麼多錢嗎。」

自行車上,緊緊握住了剎車的女人很漂亮,簡單的丸子頭紮在腦後,臉蛋精緻如畫,小蠻腰大長腿,絕對的女神級美女,就是眼神太冷,好似萬年不化的冰山,縱然漂亮卻沒有多少男人敢靠近她。

看到自行車上女人的第一眼,陳東立刻便認出了女人的身份,因為女人正好與他一樣也是河北大學醫學系的學生,在河北大學被人稱為冷艷之花,一直都是四大校花之一,就連陳東做夢時都曾夢到過數次。

此刻的秦冰冰行動絲毫不負她冷艷之花之名,在聽到眾人的討論時也絲毫不曾慌亂,竟然非常冷靜的觀察四周行人與陳東的表現,想要辨認一下自己是否遇到了碰瓷的。

直至將眾人的表情全部收入眼底,確認了自己並非遇到了碰瓷的,她的眼中才露出了一抹慌亂。

但縱然如此,她仍一臉冷靜的掏出自己學生證望向陳東:「我叫秦冰冰,父母雙亡無家無地,河北大學醫學系的大三學生,你的翡翠我現在根本無法賠得起,你若告我影響我的學業,我做不成醫生,這一輩子都無法還得起,希望你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堅持到大學畢業後工作賺錢還你,我可以先給你打欠條到公證處公證,我保證未來一分錢都不會少給。」

冷靜理智,看著秦冰冰的表現,所有人立刻明白這是一個高智商高情商的女人。

同處一校,陳東如何不清楚秦冰冰的情況,想到秦冰冰一直都是勤儉打工供應自己上學,卻從不接受任何富二代的追求,再想到背叛自己的受晶晶,他更是對秦冰冰這種自愛充滿了欣賞。

本就打算吸收掉翡翠的他,根本不在乎翡翠完好與否,頓時瀟灑的道:「我也是河北大學醫學系的,你的情況我都知道,而且今天不是我慌亂往後跑,也不會被你撞到,所以賠償的事情就免了,你要是心裡過意不去,以後我到食堂打飯時去你兼職的窗口,你多給我一勺飯就好。」

陳東很大度,一副視金錢如糞土的模樣,但當他彎腰去撿那最多只值幾百的翡翠碎片時,原本揮金如土的豪氣立刻散盡。

看著陳東如此,雷大軍內心更是不斷嘀咕道:「如果陳東真的能夠賭石必中,根本不會在乎這些幾百塊的翡翠碎片,現在他竟然撿這些翡翠碎片,肯定是因為他根本沒有把握還能賭中翡翠,捨不得這幾百塊。」

內心不斷碎念,這一刻認定了陳東是意外撞大運賭中翡翠的雷大軍,竟然望著陳東興奮的大喊道:「陳東,你可還敢與我再賭一次。」

第二章 三日賭約 加入書籤

再賭一次……
聽到雷大軍的話,陳東立刻一臉詫異的望向雷大軍。
臉上充滿興奮之色,看著陳東望向自己,雷大軍馬上道:「我們還是賭石,你不是靠賭石贏了我一次嗎?三天後,廣場會有一場大型的翡翠原石拍賣,到時候,你我一人各選一塊翡翠原石,比誰開出的翡翠價格高。」
擁有透視眼,豈會怕賭石……
望著雷大軍,陳東傲然的道:「賭注是什麼?」
「學籍,以我們的學籍做賭注。」雷大軍一臉高傲的道:「我若贏了,你立刻退學離校,我若輸了,我也立刻退學離校。」
「好,我賭了,只是口說無憑,我贏了,你賴帳怎麼辦?」望著雷大軍,陳東眼中充滿了審視的目光。
「錄視訊,發到河北大學論壇,以後誰要是不履行承諾,會被所有人嘲諷得抬不起頭,受到所有人唾棄。」
囂張的聲音自雷大軍口中響起,這一刻,他更是對著受晶晶揮手,宛若招呼一條狗般,讓受晶晶過來幫助自己錄視訊上傳。
讓人更無語的是,明白陳東不會再要自己的受晶晶,看到雷大軍招呼,竟真的如狗一樣的過去,幫助雷大軍錄製視訊,然後在雷大軍的指揮下,她又不知廉恥的幫陳東錄了個視訊,最後,任由雷大軍摟著她的腰遠去,完全不在乎雷大軍將她輸掉的事情。
「這翡翠真不用我賠嗎?」看著陳東小心提著裝翡翠碎片的袋子,秦冰冰眼中充滿狐疑之色。
看陳東的衣著打扮不像是富二代,她懷疑的道:「你是富二代嗎?家裡非常非常有錢,五十萬的東西碎了都不讓我賠?」
「真不用,而且我還有事情,你就不用在這裡刨根問底調查我的情況了。」
臉上充滿無語之色,急於回去吸收翡翠能量的陳東,根本不想與秦冰冰多說什麼,立刻大步流星的向著街道外走去,待到秦冰冰想要追他時,他已經跑出了古玩一條街。
「你們這麼大的賭鬥,肯定會在河北大學的論壇上引起轟動,只要我登錄校內論壇,一定能夠找到你的消息。」臉上充滿了好奇之色,望著陳東快速離去的背影,秦冰冰立刻掏出手機搜索校內論壇。
論壇之上,有關陳東與雷大軍對賭的消息,這麼一小會的功夫,已經成為熱門爆帖,陳東與雷大軍的身份,兩人因為受晶晶產生的仇怨,都被人詳細的在對賭帖下面扒了出來。
帖子上,清楚寫著陳東家在農村,開了一個小超市,雖然在農村不用下地幹活算是好生活,但也絕對不是有錢人家。
「明明家裡也沒錢,還如此大方的不要我賠償,是因為覺得我身世可憐嗎?不過你放心,這筆錢我不會欠你的,未來賺到錢,我一定會還給你。」內心如是對自己道,這一刻秦冰冰決定,再遇到陳東,一定將自己打算還錢一事告訴陳東。

絲毫不知道秦冰冰因為帖子的事情,決定無論如何也要還自己錢,在學校操場找了個僻靜地方的陳東,重新將那些翡翠碎片全部放到了手上。
心中默默想著吸收,陳東立刻感覺到一股磅礡的能量順著掌心進入腦中,一瞬間,那技能樹下原本為零的技能點頓時化作了五十。
噗噗噗……
碎裂聲不斷響起,因為能量被陳東吸盡的原因,翡翠竟全部化作齏粉,隨著一陣風,自陳東手上被徹底吹散。
只是這一幕,陳東根本無暇關注,他的心神已經全部被技能點吸引了。
超神技能樹,想要學會技能,只需要將技能點按到對應的技能上,立刻就能學會。
其中一級技能只需一個技能點便可學會,但是每升一級,所需要的技能點卻要暴增十倍,其中最高的五級技能所需要的技能點,竟然高達恐怖的一萬點。而且這還不是最恐怖的,最讓陳東無語的是,那些神話技能所需要的技能點,哪怕一級技能都高達足足一萬技能點。
一塊價值五十萬的玻璃種翡翠蘊含的能量,才兌換五十技能點,如果按翡翠與金錢的價值去兌換,將一門職業技能學到五級,需要花上一億多RMB,如果想要學滿一門神話技能,更是需要花費一萬多億RMB。
「尼瑪,這要是想學會足夠多的技能,成為超越神的存在,恐怕世界首富的錢都辦不到啊……」
雙眸充滿深深的無語之色,明白了縱然有超神技能樹,自己也不可能一下超神,他甚至連五十個技能點都捨不得用,決定留到關鍵時刻再用。
瞭解了超神技能樹的作用,陳東立刻緩緩起身,準備返回宿舍,只是他才剛剛起身,望著前方的目光立刻充滿錯愕。
那裡,一個留著齊劉海,十五六歲年紀,大眼萌萌的短髮小美女,正向著他的這個方向快速跑來。
女孩身後,十幾個人正在不停追趕,為首一人一臉傲氣,看到陳東在女孩前方,立刻指著陳東大聲喊道:「我是學生會主席郝帥,這個女孩是醫學系老院長的孫女,她突然發病了亂跑,你趕緊幫我攔下。」
郝帥的傲氣讓陳東很不喜,但為了女孩的安全,他還是立刻伸手準備攔下她。
「放開我,我乃東海龍宮三太子,再不放開我,當心我恢復真龍之身,一口吞了你。」
一臉瘋狂的怒視著陳東,那看起來非常可愛的短髮小美女,竟然張口向著陳東的手咬去。
「神智有問題嗎?」眼中露出一抹錯愕之色,陳東立刻利用透視眼對短髮小美女的腦部進行檢查。
按照未來醫學界的區分,正常人的腦域分記憶區域、思維區域兩大部分,兩大區域分工明確,人才能正常生活。
可是短髮小美女的兩大區域竟然不分彼此,這種情況下,記憶區域的東西進入思維區域,立刻就會讓她思維產生混亂,認為自己是記憶中的人或物,就像現在女孩自稱自己為龍宮三太子,明顯是在電視上看到有關龍宮三太子的記憶,進入了思維區域造成的結果。
「啊……」
痛苦的聲音自陳東口中響起,只顧著觀察短髮小美女的腦域病情,忘記抽回攔住她的手,竟然被短髮小美女結結實實的咬了一口。
「呼呼呼……」
大口的喘氣聲自身旁響起,趁著短髮小美女咬住陳東手的時候,郝帥與那一群中年男女終於追了上來,直接將短髮小美女從陳東身邊拉開。
他們有人非常熟練的綁住短髮小美女的雙手,更有人立刻掏出藥物,掰開短髮小美女的嘴,強行將一大把藥餵入她的口中。
只是吞下他們餵的藥,短髮小美女仍舊沒有絲毫好轉。
望著眾人,短髮小美女胡亂的大喊道:「放開我,你們都放開我,我是東海龍宮三太子,我要回龍宮,你們再阻攔我,我就恢復真身將你們全部吃了。」
看著短髮小美女如此,那學生會主席郝帥,頓時一臉緊張的望向一個滿頭白髮的老者:「老院長,這藥量已經無法讓艾愛鎮定下來了,需要繼續加大藥量嗎?」
「加大藥量?加大個屁的藥量!鎮定藥都是傷腦的,大把大把的鎮定藥就這麼餵下去,這小美女遲早會因為這些藥物成為一個傻子。」憤怒的聲音自陳東口中響起,看出那些都是鎮定心神的藥物,他立刻當場發飆。
雖然與短髮小美女無親無故,但是眼睜睜的看著短髮小美女這樣一點一點變傻,陳東根本就做不到。
縱然因為這一吼,引來了郝帥敵視的目光,陳東仍舊大步走向短髮小美女,對著郝帥等人道:「這個小美女本來腦子就出問題了,你們竟然還試圖用鎮定藥治療她,到底是哪個傻B醫生給你們開的藥!」
陳東的話,立刻讓郝帥身邊的一眾中年男女齊齊露出憤怒之色。
望著陳東,郝帥一字一頓的對著陳東介紹身邊那些人的身份。
腦科權威專家劉威,曾經被特邀到養生堂做特約專家,介紹養神補腦之法;腦科權威專家趙達,北京醫科大特約教授,北京第一醫院腦科部主任;知名中醫王勝利,同樣是養生堂特約專家,名醫地位無人不認可;劉愛女,精神科權威專家……
除了老院長的身份因為醫學系的人都認識,郝帥沒有介紹,其餘的人一個不少的全部被他介紹了一遍,可以說,這些人也許普通人不瞭解,但是在醫學界絕對無人不知,已經堪稱國內腦科與精神科最權威的一批人。
介紹完這些人,郝帥一臉高傲的望著陳東道:「重病需要猛藥治,控制不住病情了就加大鎮定藥的份量,是這些專家們集體做出的決定,你不過是區區一個醫學科系普通學生,憑什麼否定這麼多專家一起做出的決定?」
「專家就一定是正確的嗎?你們知不知道,因為大量吞服鎮定藥,她的大腦已經永久受損,以她的大腦受損情況來看,不但智商永遠停留在十五六歲的程度,就連身體都會因為腦垂體不再分泌身體增長的信號,一直維持在如今的樣子,不會繼續生長。」
憤怒的聲音自陳東口中響起,看著郝帥根本不聽自己的勸誡,竟然又抓出一把藥準備餵那短髮小美女,陳東立刻一步上前,直接揮手打向郝帥的手。
啪……
萬萬沒想到陳東會突然動手,待到郝帥反應過來,手上的藥,已經被陳東全部打掉。
作為學生會主席,河大的學生誰見了郝帥不是畢恭畢敬,何曾有人敢向他動手,看著陳東打掉了自己的藥,他本能的便想要揮拳打向陳東。
「不行,不能動手,身邊還有老院長和一眾權威專家,這麼好的機會必須抓住,絕對不能因小失大。」內心不斷的告誡自己,強行壓下心頭的怒火,郝帥立刻望著陳東,憤怒道:「你可知道,這些藥都是美國進口的,每一顆都價值百元,你打掉的這些藥至少價值千元,這損失你賠得起嗎?」
「他怎麼賠得起?這些藥物都是經由特殊管道從美國進口的,沒有關係,別說花一千,就是花一萬、十萬,他都買不來這些藥。」
「黃口小兒,你信口雌黃誣蔑我們開的藥是狗屁,我們還可以不理你,但是你將老院長孫女的藥打掉了,你就必須給個說法。」
「老院長雖然退休了,不再管理河北大學醫學系的事情,但是你這樣破壞老院長孫女救命的藥,就不怕遭到報應嗎?」
憤怒的盯著陳東,本就對陳東之前貶低自己不滿的權威專家們,立刻抓住這個機會怒罵陳東。
「賠?我為何要賠?」完全無視一眾專家與郝帥,陳東走到短髮小女孩的身旁,一邊用手輕揉她的頭部,一邊傲然的對著眾人道:「服藥的目的不過是為了讓她清醒過來,我若能夠讓她清醒過來,何須服藥?」
「這個世界上,只有神醫華十三能不用藥物讓她暫時清醒過來,你以為你的醫術可以媲美神醫華十三。」
不屑的聲音自郝帥口中響起,看著陳東不經許可就將手放到短髮小美女頭部,他更是揮出手準備將陳東的手打開。
只是他的手才舉起,原本不停折騰的短髮小美女卻突然安靜了下來,不等他手落下,她竟然清醒的望著陳東道:「你是誰?我爺爺幫我請的新醫生嗎?這樣按著好舒服,能不能多幫我按一會?」
短髮小美女的聲音讓人非常舒服,軟軟的好似抹了蜜,讓人有一種心都要酥了的感覺。
聽到短髮小美女的話,陳東立刻道:「好啊,哥哥幫你多揉一會,只是這樣揉,最多只能讓你暫時清醒一會,並不能真正的治好你的病,若想真正治好你的病,哥哥還需要找一個安靜的環境,與一套特殊的銀針。」
「安靜的環境我有,銀針我也有,就算沒有,我也可以為你打造你所需要的特殊銀針,只要你能治好我孫女的病,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激動的聲音自老院長口中響起,看著短髮小美女清醒過來,老院長第一時間解開了其被綁住的雙手。
「我叫艾愛,今年十九歲,哥哥你多大了?叫什麼名字?謝謝你今天救了我。」聽著老院長對陳東的請求,明白陳東並不是爺爺為自己請來的醫生,短髮小美女立刻認真的望著陳東道謝。
她的聲音甜甜軟軟的,頓時讓陳東有種心又要酥了的感覺,只是聽到艾愛的年齡竟然已有十九歲,他的眼中忍不住的露出一抹憐惜之色。
可愛的齊劉海短髮,萌萌的大眼,秀氣筆直的鼻樑,櫻桃般小巧的紅唇,略帶一抹羞怯的俏臉,一米五五左右的身高,艾愛看著就像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學生,根本無法將其與十九歲聯想到一起。
陳東很清楚艾愛會這樣,完全是因為病情與鎮定藥一起造成的效果。
就算他能夠將艾愛治好,她的身體也不可能再次發育,心智也只會維持在十五六歲的小女生程度,永遠不可能真正成熟起來。
一想到這樣一個天真可愛的女孩,永遠不可能真正的「長大」,他望著艾愛,越發憐惜道:「哥哥叫陳東,是大三的學生,你要謝哥哥,還是等著哥哥徹底治好你之後再謝。」
聽到陳東的話,艾愛頓時一臉驚喜:「爺爺請的那些叔叔阿姨們都是權威專家,卻無法治好我的病,說只能依靠藥物,在我發病時,暫時讓我清醒,哥哥你真的有手段治好我的病嗎?」
「有,我自然有。」瀟灑聳肩,陳東自信萬分的道:「他們都是庸醫,可我卻是神醫。我既然在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都能讓你暫時清醒,自然能夠在準備充分的情況下,將你徹底治好。」
「可惡,這小子竟然說我們是庸醫。」
「你只不過是暫時讓艾愛清醒,並不是徹底治好艾愛,你有什麼資格喊我們庸醫?」
「艾愛的病,去了不下幾十個國家醫治,經過無數名醫確診,都沒人能夠治好,我就不信你能治好艾愛的病。」
這一刻,聽到陳東稱呼自己為庸醫,那些權威專家頓時憤怒的向著陳東咆哮。
為了討好這些專家,郝帥更是對著陳東怒罵道:「沒錯,諸位專家說的對,就算是華夏第一神醫華十三,能夠不借助藥物讓艾愛暫時清醒,都無法徹底治好艾愛。你一個大三學生,就算意外掌握一種讓艾愛暫時清醒的辦法,也不該如此不知天高地厚,不尊重這些醫學界的前輩。」
「前輩?我的眼中只有病人,根本沒有這些只會讓艾愛吃鎮定藥的庸醫。」明白正是因為這些權威專家們的建議,艾愛才會吃這麼多的鎮定藥,永遠長不大,陳東越發憤怒的盯著郝帥與一眾權威專家:「我在與我的病人對話,你們這些無關人士都給我閉上你們的鳥嘴!」
陳東的囂張,立刻讓那些專家們心中再次充滿怒火,但不等他們繼續發作,老院長竟然一揮手,直接示意他們安靜下來,他本人更走至陳東身前,一臉激動的道:「別打擾他,他在為我的孫女看病。」
呃……
萬萬沒想到,老院長竟然選擇站在了陳東一邊,郝帥與一眾權威專家們立刻緊緊閉嘴。
望著陳東,老院長臉上再次擠出一抹笑容道:「陳東,你剛才說能夠徹底治好艾愛,安靜的環境和特殊的銀針我都可為你準備,只是不知道你的治療方法具體要如何實施?」
「在我看來,人體腦域共分兩大區域,分別是記憶區域、思維區域。」
「記憶區域,儲存一切記憶;思維區域,大腦思考問題與控制身體的區域。艾愛犯病的原因,就是記憶區域與思維區域之間的壁壘沒有了,只要我利用銀針入腦,在她腦中兩大區域中間刺出一道溝,從此之後,它們的工作就會涇渭分明,艾愛便不會犯病了。」
「只是艾愛服用過的鎮定藥太多了,就算能夠治好,她也將永遠停留在如今的模樣和心智程度,再也不會成長下去。」
自信的聲音自陳東口中響起,只是聽到陳東的治療方案,老院長的臉上卻立刻充滿了錯愕之色。
腦域,人體器官中最神奇的地方,現代醫術因為醫療機械無法起到足夠輔助作用,根本不敢對大腦進行任何外力的修復,在眾人看來,銀針入腦,只會殺人,根本不可能治病救人。
哪怕陳東才讓艾愛清醒過來,老院長也根本不敢讓陳東對艾愛採取銀針入腦的治療方案。
聽到陳東打算進行的,竟然是銀針入腦這種極端的治療方案,郝帥與一眾權威專家們,望著陳東的雙目,更是充滿譏諷。
「大腦何其脆弱,你一針扎進去,立刻就會要了艾愛的命,老院長,你可不能答應他啊!」郝帥立刻對老院長出聲勸誡。
郝帥身旁,那一眾本就看不慣陳東貶低自己醫術的眾多權威專家,同樣趁著這個機會,不斷勸說老院長,並對陳東盡情貶低。
本來,老院長就非常清楚大腦的脆弱,不敢答應陳東的治療方案,此刻聽到眾多權威專家的建議,他當即望向陳東,道:「陳東,你這個治療方案太大膽了,我一時無法接受,容我回去好好想想,待我想通後自然會找你。」
看著老院長寧可相信這些自稱權威專家的庸醫們,也不肯採用自己的治療方案,不忍艾愛就這樣被鎮定藥毀掉,陳東眼珠一轉,決定撒一個善意的謊言。
心中有了決斷,他嚴肅而認真的望著老院長:「老院長,剛才我的治療,最多只能讓艾愛清醒三個小時,而且艾愛的發病時間太久了,剛才我仔細替她檢查了一次,艾愛最多只能再活七天,我希望你抓緊時間讓我治療艾愛,別耽誤了她的性命。」
如果換一個人,敢說艾愛活不過七天,老院長立刻就會與其拼命。
但說話的是陳東,是全世界第二個如同神醫華十三一樣,不利用任何藥物就能讓艾愛暫時清醒的人。他所說的話,老院長根本不敢不重視,但是想到陳東所說的治療方案,他卻同樣不敢去嘗試。

第三章 被狗咬掉了「丁丁」 加入書籤

老院長走了,不敢拿艾愛的命隨意實驗的他,還是帶著一群權威專家們離開了。
只是從他離去時一臉慎重要自己電話的模樣,陳東心中有很大的把握,七天之內,老院長一定還會找他,因為老院長肯定不敢去賭艾愛七天後會不會死。
「放心吧,艾愛,我一定會徹底治好你的。」陳東心中如是對自己道。
看著天色已經徹底黑下去,陳東決定返回宿舍先好好休息一下,消化今天發生之事帶來的震撼。

宿舍內,一片寂靜。
當陳東踏入宿舍時,五名室友的眼睛頓時眨也不眨的盯在陳東身上,一度讓陳東懷疑自己得到超神技能樹的秘密,已經被五人得知了。
「老五,你瘋了嗎?竟然和雷大軍那個富二代對賭。」
「老五,雷大軍放出話要拿一百萬買翡翠原石,還會找大師幫他掌眼,你怎麼和他對賭?」
緊張的聲音自室友口中不斷響起,在宿舍排行老五的陳東,立刻明白五人這種表情,是因為看到了自己與雷大軍對賭的消息。
明白雷大軍竟然打算以錢壓人,他一臉不屑道:「賭石賭石,貴在一個賭字,錢多就能贏,那直接砸錢就行,還要賭字幹什麼?」
看著陳東根本不將雷大軍放在眼中,宿舍老大林木擔憂道:「好,就算是不用砸錢,買翡翠原石也必須要本錢吧,你現在呢,有多少賭石的本錢?」
本錢,本錢……
聽到林木的話,陳東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尷尬之色。
這一刻他才想起,今天在古玩一條街已經花光了所有生活費,如今別說是賭石的本錢,就連吃飯的錢都沒有了。
看著陳東一臉的尷尬之色,林木立刻伸出手掏出陳東的錢包,看到陳東那連一張鈔票都沒有的錢包,他的臉上立刻掛滿無語之色。
「一分錢都沒,你還敢和那雷大軍對賭,你瘋了嗎?」
「能住同一個宿舍都是兄弟,我這裡扣除必須的生活費,能夠拿出三百,希望可以幫助到你吧!」
「我能拿五百,只是這點錢夠你和雷大軍對賭嗎?」
「我拿八百……」
你一言我一語,宿舍五人竟然整整給陳東湊了兩千塊錢,每個人除了留下啃饅頭的錢,就連喝湯的錢都沒多留一分。
好兄弟,一輩子……
看著五人慷慨解囊的動作,陳東內心立刻決定,以後絕對不會忘記今天宿舍兄弟的這份情。
只是擁有技能樹的他有著無盡的賺錢手段,怎麼會讓兄弟們啃饅頭度日。
望著五人,他立刻豪氣萬丈的道:「兄弟們的情義我心領了,但是錢我不會要,因為我不缺賺錢的手段,三天後,我肯定有足夠的本錢去賭石。等賭石結束,兄弟們隨便挑地方,我請大家好好吃一頓,好煙好酒絕對管夠。」
陳東的家世五人都很清楚,就是普通的小康之家,根本不可能向家裡要錢,但是看著陳東一臉豪氣的模樣也不似開玩笑,五人還是選擇了相信陳東。
望著陳東,最先開口幫助他的林木,直接道:「好,那我們就等著好好吃你一頓,到時候必須提前餓一天,然後敞開了吃。」
「必定讓你們敞開了吃。」
一臉的豪情萬丈,直至五人將錢全部拿回,才轉身上床的陳東,立刻將心神沉浸在技能樹上面的一個個職業技能。
他想要找個在沒有一分本錢的情況下,能夠在三天之內快速賺一筆錢的職業技能。
目光一一掃過,最終他的目光落到了風水相術上。
風水相術共分五級:一級測八字算命相,二級觀人氣運吉凶,三級可看宅居風水,四級可定山川走勢,五級可逆天改命。
看著風水相術的介紹,陳東立刻回想著大街上擺攤替人看相算命的相師們的模樣。
「一個人、一個小板凳、一張八卦圖足矣,這個職業還真的不需要任何本錢啊!」
內心嘀咕,陳東毫不猶豫的將風水相術接連點到二級,一瞬間,種種有關風水相術的知識湧入腦中,讓陳東對明天的擺攤看相賺錢充滿了自信。

夜,不知不覺間過去,天才濛濛亮,陳東便走出宿舍,直奔學校後面的步行街,打算趁著早上沒警察,先賺上一頓早點錢。
嘩嘩嘩……
拿起一張撿來的海報,在背面畫上一個大大的八卦,用小石子壓住,陳東隨意的選擇了一個賓館門口,就打算擺攤算卦。
但不知是冤家路窄還是命運巧合,陳東才剛剛擺好攤位,雷大軍竟然摟著受晶晶從賓館內走了出來。
縱然對受晶晶已無任何感覺,看著這一幕,陳東眼中仍舊露出濃濃的鄙夷之色。
只是下一刻,當目光轉移到雷大軍身上時,陳東立刻大樂的笑了。
一級風水相術,測八字算命相,辨人一生富貴貧賤,二級風水相術,能準確觀人氣運吉凶,甚至能讓人在霉運中,走出一條擺脫霉運之路。
此刻在陳東的眼中,雷大軍不但印堂發黑,四周更是佈滿烏雲。
這種情況,在風水相術中的說法,屬於霉運當頭躲無可躲,若想躲過這種頂級霉運,唯有穩坐床上,不幹活,不外出,不與人做任何過多交流。
看著雷大軍在如此霉運的情況下,還大搖大擺的摟著受晶晶在外面晃蕩,陳東立刻斷定,今日雷大軍要倒大霉了。
可惜雷大軍並不知道自己霉運當頭躲無可躲,看到陳東竟然在賓館門口擺攤算卦,他立刻耀武揚威的在攤位上放一百塊錢,道:「竟然窮到要擺攤賺錢了,這是一百塊錢,測一測我今年的桃花運,還有多少窮逼的女友會爬上我的床。」
「桃花運沒有,卻有霉運當頭。」明白雷大軍故意藉機嘲諷自己,陳東立刻道:「你若再不從我這裡滾出去,必將倒大霉。」
「霉運當頭,我會霉運當頭?我就站在這裡等著霉運到來,若是霉運不來,我必砸了你的攤位。」
一臉囂張的仰天大笑,雷大軍卻未曾注意到,在他仰頭之時,天空正好有一隻烏鴉飛過,一坨鳥屎被牠拉出,竟無比巧合的向著他的嘴中落去。
啪!
咕咚!
這一刻,因為雷大軍仰頭大笑的動作太大,鳥屎不但準確的落入他的嘴中,更直接被他一口吞下。
「呱呱呱……」
烏鴉聒噪的叫聲越來越遠,雷大軍卻覺得,這一聲聲叫聲好似一個個巴掌,不斷扇在自己的臉上,讓自己越發面紅耳赤。
但更讓他鬱悶的卻是,因為他對陳東的譏諷,不少路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與陳東的身上,結果陳東才說了他霉運當頭,他就立刻吞了一口飛來鳥屎,眾人望著陳東的目光已經充滿震驚與崇拜。
「大師啊,這是真正的大師,只是看一眼,就算的這麼準,不是親眼所見,根本不敢相信。」
「大隱隱於市啊!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敢相信,如此隨意的利用海報背面畫個八卦擺攤的人,能夠看的如此神。」
「不僅看的準,一次更是只收一百,這樣的機會錯過這一次,也不知還能不能遇到,必須抓住這個機會,趕緊讓大師看一次啊!」
興奮的聲音自路人口中不斷響起,因為看到了陳東一語成讖,他們竟然揮舞著手上的鈔票,希望陳東也幫自己看看氣運。
看著一眾路人瘋狂的模樣,一想到這些人相信陳東會看相,全部都是因為自己這個活廣告,雷大軍更是覺得臉上一陣陣火辣辣的疼,好似這些人揮舞鈔票不是找陳東看相,而是在不停的扇自己的臉。
「碰巧了,這一次只是碰巧了,你們千萬別相信他。他和我是校友,就是一個普通的醫學系學生,祖上三代農民,根本不可能會看相算卦。」不甘心因為自己的倒霉,讓陳東如此順利的賺錢,雷大軍立刻大聲的對著眾人吼道,希望眾人因此遠離陳東。
但一臉不甘的他卻未曾注意到,在他大喊大叫時,一條不知哪裡跑來的小狗,竟然跑到他的腿邊翹起了腿。
嘩嘩嘩……
清澈的水流聲直接響起,當雷大軍注意到小狗的動作時,小狗已經將他的褲子徹底尿濕。
「哇,快看,他竟然又被小狗尿濕了褲子。」
「第一次天上烏鴉拉屎掉入他嘴中,還能說是碰巧,但小狗尿濕了褲子,不可能還是碰巧吧!」
「一次是巧合,兩次怎麼可能還是巧合,這是大師算的準,今天的他確實霉運當頭,大家還是離他遠點吧,免得跟著一起倒霉。」
看著雷大軍被尿濕的褲腳,那些圍觀的路人,越發的相信陳東是有真本事的大師,竟自發的在陳東身前排成一條長長的人龍,一副無論等待多久,也要讓陳東看相測一次吉凶的模樣。
「可惡,可惡……」
雙眸充滿怒火,看著自己竟然再一次成為陳東是大師的鐵證,怒火攻心之下,雷大軍立刻狠狠的向著腳下的小狗踢去。
「尼瑪的,天上的烏鴉我打不到,我還打不到你嗎?」
「敢衝著我尿尿,今天我打死你這條流浪狗。」
憤怒的咆哮不斷自雷大軍口中響起,明白自己再說什麼,眾人都已經認定陳東是一個真大師,他更是將怒火完全發洩到腳下的小狗身上,恨不能將其當街踹死。
「嗚嗚嗚……」
在那小狗痛苦的叫聲下,五六條在街上覓食的流浪狗,竟然齊齊的朝著這個方向衝來,當雷大軍終於注意到腳下的流浪狗竟然叫來一群幫手,一條毛色發黃的土狗已經一躍而起,向著他的腿部咬去。
鋒利的獠牙直接撕破褲子,那其貌不揚的黃色土狗,直接從雷大軍的腿上撕下一塊肉。
「啊……」痛苦的叫聲自雷大軍口中響起,這一刻,他好似被一群大漢強姦的女人,不斷的揮舞著手,對一群衝來的流浪狗怒罵道:「滾開,你們都給我滾開,不然我叫人將你們這些流浪狗全部抓了燉狗肉。」
人不懂狗語,狗又如何懂人語?
看著雷大軍不斷揮手,以為雷大軍要與自己決鬥,牠們越發不停的對著雷大軍瘋咬。
那之前被雷大軍踢了不知道多少腳的小流浪狗,更是抓住機會一躍而起,直接向著雷大軍的襠部咬去。
「啊……我的丁丁!」
痛苦的哀嚎聲,近乎媲美海豚音的最高分貝響徹整個街頭,被那小狗報復性的咬住丁丁,再也無法承受疼痛的雷大軍竟然直接昏厥過去。
看著雷大軍暈倒,那些流浪狗不等人驅趕,立刻一哄而散,全部跑出步行街,眨眼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慘,太慘了,大師都說了你今天霉運當頭,你卻偏偏不信,一個勁的自己作死,這下被咬成這樣,相信大師算的準了吧!」
「可惜啊,就算是信了也晚了,丁丁都被流浪狗咬掉叼走了,就算是想接都接不上,這一輩子恐怕是做不成男人了。」
「女朋友這麼漂亮,這麼騷,自己又成了太監,這是注定要戴一輩子綠帽子的節奏啊!」
譏諷的聲音不停響起,看著受晶晶驚慌失措的撥打110叫救護車,這些聚集過來的路人對陳東越發崇拜,哪怕之前一些沒有注意到陳東與雷大軍爭執的路人,在聽完那些排隊路人所講解的事情始末後,也非常自覺的站在了隊伍後方,赫然也準備找陳東看相。
只可惜,昏厥過去的雷大軍並不知道因為自己被狗咬,又讓更多的人對陳東大師的身份深信不疑,否則,哪怕已經被狗咬得失血過多,他也會被氣得再次吐血狂奔,甚至被活活氣死。
嗚哇……嗚哇……
因為附近就有醫院的原因,短短五分鐘就有救護車過來,直接將雷大軍抬上了救護車,很快的便駛出了眾人的視線。
如果不是地上還遺留下很多血跡,任誰都無法相信,就在剛才,這裡發生了一場淒慘的人狗大戰。
「被咬成這樣,三天後的對賭還能參加嗎?」
看著快速遠去的救護車,陳東臉上不由的露出一抹迷茫之色。
但是下一刻,看著一個個拿著嶄新百元大鈔,等著自己測運的顧客,他立刻雙眸放光,決定還是先把賭石的本錢賺夠了再說。

「賺錢啦,賺錢啦,我不知道怎麼去花……」
嘴上哼著不著調的歌曲,擺攤擺到九點就被驅逐的陳東,美滋滋的找了個早點鋪,一邊等早點,一邊不斷的點著手上一張張嶄新的百元大鈔。
最終,當把賺的錢全部點清,陳東發現,一個早上的功夫,他整整賺了八千塊錢。
「太快了,這錢賺的太輕鬆了,簡直比搶錢還要輕鬆。」
臉上掛滿了喜滋滋的笑容,這一刻陳東越發肯定,有了超神技能樹的自己,將要真正的一飛沖天,以後的生活注定牛叉得不要不要的。

陳東笑了,在醫院內被搶救過來的雷大軍卻徹底哭了。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要咬我那裡……」
咬著牙,一臉不甘的看著包紮得嚴嚴實實的襠部,得知自己的丁丁被狗咬掉了一半,雖然還能尿尿,卻徹底的喪失了男性應有的功能後,一瞬間,他有種生無可戀,想要從醫院大樓跳下去的衝動。
砰……
唯一完好的左手狠狠的砸向病床旁的櫃子,一想到今天的事情,全部是因為與陳東發生衝突而引起的,雷大軍恨恨的道:「陳東,我雷大軍和你沒完,我不但要在三天後的對賭上贏你,讓你徹底離開大學,我還要找人廢了你,讓你一輩子也碰不了女人。」

絲毫不知道雷大軍根本不怪自己霉運當頭,反而將這一天的悲慘遭遇全部怪在他身上,吃完早點的陳東喜滋滋的返回學校,算準時間進入教室,趕上了今天的必修課。
只是早就擁有了神醫級醫術的他,看著講台上的老師不斷講解著一些醫術知識,宛若博士生在聽幼稚園的課程,眼中除了無聊就是無奈,根本一句都聽不進去。
「不行,必須想個辦法不用上課,等著畢業時間一到,直接拿著畢業證書離開學校。」
內心不斷碎念,這一刻陳東完全未曾注意到,因為這一堂是大課的緣故,巨大的教室內,好幾個班的學生混合坐著,前排中央有一個紮著丸子頭,模樣冷艷的女人,一次又一次的趁著老師轉身時扭頭望向他。
下課後的他,因為急匆匆的快速離去,更是未曾注意到那紮著丸子頭的女人快步向他走來,卻因為人潮擁擠而沒有追上他時的無奈目光。

一天,兩天,三天……
三天時間悄然而過。
縱然每天只是在早上趁著上課前看兩個小時的相,但是因為有了雷大軍這個倒霉的活廣告,陳東客人不斷,短短三個早上,竟然整整賺了三萬五RMB,為他賺足了賭石的本錢。

翡翠原石賣場。
渾身包裹紗布,坐在輪椅上,被受晶晶推著進入的雷大軍,身邊罕見的多了一個年紀四十歲左右,一臉傲氣的中年男子。
望著中年男子,饒是坐在輪椅上無法動彈,雷大軍仍舊討好的道:「楊大師,等一下那陳東若是來和我對賭,您一定要幫助我贏得這一次對賭,讓我出了這一口惡氣。」
「我出手,今天必定讓你贏這一場,只是這一次過後,我欠你雷家的情就算還清了。」
傲然的聲音直接響起,縱然早已經得知陳東花了兩百塊購買的翡翠原石,曾經開出過價值五十萬的翡翠,楊大師依然一臉高傲,根本不將今天的對賭放在眼中。
深深明白楊大師來歷不凡,乃是華夏翡翠王的徒弟之一,雷大軍絲毫不因楊大師的傲慢態度有任何不滿,反而越發的期待著陳東能夠早點到來。

「呼……還是這家的小包子肉汁多,吃著更香。」
一口吃完最後一個小包子,看著身邊同樣一臉滿意的五個室友,陳東立刻大手一揮,帶著五人走向不遠處的翡翠原石賣場。
翡翠原石賣場,本來應該是珠寶商人與賭石之人的匯聚之地,客人不會有多少,可今天竟然出乎意料的出現了擁擠的客流,仔細一望,陳東能夠確定,裡面很多人都是河北大學的學生和老師。
顯然這些人都是看到了網路上的對賭帖,專門過來觀看今天的對賭。
看著陳東六人走入翡翠原石賣場,不少人都已經認出了陳東的身份,不斷的指著陳東討論著什麼。
「走,陳東來了。」
掛掉手上的電話,雷大軍立刻讓受晶晶推著自己迎向陳東。
縱然坐在輪椅上,被推至陳東身前的他仍舊高傲的道:「陳東,你不是會看相嗎?你再看看我今天是否會鴻運當頭,將你贏得褲衩都輸掉。」
鴻運當頭……
聽到雷大軍的話,陳東立刻去觀察雷大軍的面相,發現雷大軍的面相竟然真如他所說的一樣紅光滿面,是鴻運當頭的徵兆。
似是看出了陳東眼中的錯愕,雷大軍一臉得意的道:「今天我爸特意請來了一位真正的大師為我看相,那大師說我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今天注定能發一筆橫財。而且我還請了翡翠王的弟子楊大師幫我挑選翡翠原石,選在今日和我對賭,你注定了會輸掉一切,捲鋪蓋滾出河北大學。」
「那大師算的很準,你今天確實能發一筆橫財,但是你能發橫財,卻不代表你就能贏我,因為我命格超神,你那口中的大師根本無法推算到我的情況。」臉上充滿傲然之色,縱然看到雷大軍鴻運當頭,陳東還是霸氣的道:「所以別說你請了翡翠王的弟子,就算你請了翡翠王親自過來,今天輸的仍舊是你。」
看著陳東竟然口出狂言,雷大軍身旁的楊大師立刻暴怒道:「黃毛小兒也敢口出狂言,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手段能贏我。」
「你會看到的。」
一臉囂張之色,根本就不在乎雷大軍與楊大師,陳東立刻帶著宿舍五人走向翡翠原石賣場內部。
看著陳東如此囂張,那楊大師也一臉憤怒的緊隨陳東踏入翡翠原石賣場內部,不同的是,因為資金充足,他進入的是高檔翡翠原石區,而陳東進入的赫然只是最普通的翡翠原石區域。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全能神醫在都市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6.08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