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凌天神帝
作 者
君天帝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9.05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7年08月0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103
累積人氣
274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凌天神帝資料大全
               第一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7.09.05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海報標語: 加入書籤

我要這天不可壓我,
要讓這地不敢葬我,
要讓這天下蒼生——臣服於我!


作品簡介: 加入書籤

少年姜辰,攜無上玄功橫空出世,從此踏上一條逆天之路!

劍斬神王頭,腳踏魔皇軀;笑飲神凰血,怒食真龍肉;天之驕子,蓋代豪傑,無敵傳說又如何?若敢逆我,只需一劍,便可蕩平一切!

天若順我,天可昌;天若逆我,我讓它亡……


作者簡介: 加入書籤

君天帝,生於浙江麗水,自幼喜好精彩紛呈的動漫,喜好光怪陸離的神話傳說,喜好天馬行空的幻想。幼年,仰望星空,無不幻想自己能夠化作天上仙人,御劍飛行,與日月同輝,與天地齊壽,長生不死,萬古不滅。於2017年起,將腦海中的幻想世界化作文,獻予所有同樣喜好幻想的同道中人。希望可以將諸位所幻想之世界,所期待之故事,一一呈現在諸君面前。希望大家能夠喜歡,致謝!



《凌天神帝》第1集 誅神之劍,逆天之法 加入書籤
第一章 誅神之劍,滅世之法
第二章 劍塔
第三章 借刀殺人?
第四章 青石山脈
第五章 突飛猛進
第六章 怒火滔天
第七章 你們統統該死!
第八章 群雄匯聚
第九章 史上第一
第十章 夜下黑影



本集簡介: 加入書籤
少年姜辰,自幼武魂封印,明珠蒙塵,天才之資無人知曉。

青梅竹馬的姜紫幽六年來不過在利用姜辰,終於撕開了偽善的面具,不但要奪取父親遺物,更將姜辰置於死地。

父母不在身旁,於家族之中四面楚歌,姜辰不堪凌辱,逆流而上。終解開武魂封印,覺醒無敵天資,橫掃一切!

父母、親人皆我逆鱗……

觸我逆鱗者,殺無赦!



本集重要登場人物的介紹文: 加入書籤

姜 辰:自幼與父親寄住於姜家,自從六年前父親不辭而別,姜辰便孤苦伶仃。六年來他的武魂遭到封印,被人誤以為是廢物,遭到姜紫幽的欺騙和背叛,慘遭打壓,險些身死。在危機面前,姜辰永不言棄,終是解開了武魂封印,金鱗化龍,一飛沖天……

姜紫幽:姜辰青梅竹馬之女子,六年來陪伴在姜辰身邊,卻是為了圖謀姜辰之父所留的寶物和丹藥。直到覺醒武魂,終於撕開偽善面具,欲要將姜辰置於死地!

姜 泰:姜紫幽之父,姜家家主。

姜明:姜家長老,表面上偽善和藹,背地裡卻是暗施毒計,欲殺姜辰。
 
姜 虎:姜睿與姜智之父,為姜紫幽利用,要為雙子報仇,攜虎牙獵妖隊欲劫殺姜辰。



出場人物介紹: 加入書籤

姜 辰:在青石山脈屢經生死,實力突飛猛進的姜辰,一人一劍,返回燕都城,參加玉蘭聖會。

姜紫幽:屢次謀害姜辰不成,誓要在玉蘭聖會上斬殺姜辰,一雪前恥

小 白:碧水金睛獸的變異後代,將成為姜辰的第一頭戰寵

孟浩然:來自於聖武劍宗的使者,奉命前來迎接姜紫幽

白 靈:聖武劍宗使者

項天問:聖武劍宗聖子,最強天才,險些生死姜辰


第一章 誅神之劍,滅世之法 加入書籤

燕都城,姜家。

今日的姜家非常的熱鬧,整個姜家的弟子都是匯聚於此。

這一天正是姜家祭祖的大日子,同時也是十五歲以下的姜家弟子覺醒武魂的時候。

「姜辰哥哥,你的武學天賦那麼高,太虛叔叔留下來的十八門武技也就你一人全部修煉到了圓滿這境。待會兒武魂覺醒,你的武魂一定是最強大的!」一個清麗的少女蹦蹦跳跳,如同靈活的精靈,雙眼中滿是崇拜的看著身邊的那名少年。

少年唇紅齒白,面如冠玉,一張精緻的小臉蛋上,有著如同刀削斧削一般的五官。

少年叫做姜辰!

同樣是燕都城姜家之人,只是同脈不同支。

姜辰兩歲的時候,跟隨著他的父親來到燕都城姜家,一待就是十三年!

姜辰笑看著面前的少女,揉了揉她的腦袋,道「紫幽,你的武魂一定也不會差的。這六年來,我可是把父親留給我的養神丹都分了大半給你,這一次,你至少也能覺醒玄階以上的武魂,只要在玉蘭節之前踏入武道第三重就能進入玉蘭學府了!」

姜紫幽一愣,隨即搖頭道,「縱然進入玉蘭學府又如何?姜辰哥哥可是有著聖武劍宗特發的聖武令,只等你十五歲成年就可以憑它直接成為聖武劍宗的弟子吧?」

聖武王朝的建制完善,有十府、百郡、三千城之分。

玉蘭學府正是十府之一的玉蘭府境內的第一武道學院,整個玉蘭府的天之驕子都無比渴望進入玉蘭學府。

至於聖武劍宗則是整個聖武王朝最強大的武道宗門,武道聖地。

比玉蘭府學要強大無數倍!

姜辰也是露出一絲嚮往的神色「是啊!等你去了玉蘭學府以後,我也就前往聖武劍宗了。只有到了聖武劍宗,我才能找到父親的線索。」

「姜辰哥哥,你一定可以的!」姜紫幽道。

姜辰微微一笑「我也這麼覺得!」

「你們快看,姜睿覺醒了黃階五品武魂,直接晉陞到了武道第一重!」

「現在就是武道第一重的修為,那玉蘭節之前,他很可能提升到武道第三重,可以達到進入玉蘭學府的資格啊!」

祭台之上,一尊華服少年臉上帶著得意之色。

姜睿非常享受眾人的恭維話語,目光四下一掃,突然看到姜辰與姜紫幽緊緊站在一塊,他的眼中露出一抹妒忌的冷光,緊了緊雙拳,咬牙切齒道「可惡,這個小雜種又跟紫幽妹妹走到一塊了。姜辰你等著吧,我已經覺醒了武魂,要不了多久就能超越你,到時候我定要堂堂正正將你擊敗,讓紫幽妹妹知道誰才是真正的天才!」

祭台上的家族長老淡淡道「下一個,姜紫幽!」

「哇,紫幽小姐要上台了!」

「你們說她能覺醒什麼武魂?」

「至少也是黃階五品以上……」

眾人連道。

乾坤大陸,武道昌盛。

任何一個人成為武者的前提便是覺醒武魂,武魂從低到高有黃玄地天、聖、神六階,每一階又有九品之分。

在燕都城這樣的偏僻之地,能夠覺醒黃階五品以上武魂的就非常不錯了,至於玄階以上的武魂,那可都是鳳毛麟角。

「姜辰哥哥,我先上去了!」姜紫幽跳上祭台。

姜辰看著她的背影,喃喃道「這六年來,我將父親留給我的養神丹分出大半給紫幽服用,而且還經常用父親傳授的秘法幫她梳理經脈,她的武魂應該不會太差吧!」

正在姜辰呢喃間,祭台上的姜紫幽渾身爆發出一股沖天的光芒。

嗡——

在她身前的武魂測試石碑綻放出一道道刺目光芒,一、二、三、四……足足十八道光芒綻放出來,無比的耀眼。

武魂覺醒的同時,姜紫幽身上的氣息波動,也是在飛速提升著。

武魂一旦覺醒將會反饋強大的能量給武魂的擁有者。

姜睿覺醒黃階五品武魂,直接讓他修為提升到武道第一重,而姜紫幽覺醒的則是玄階九品武魂,直接讓她的修為晉陞到了武道第三重之境。

「嘶!」

整個姜家演武場鴉雀無聲,所有人目瞪口呆。

「我,玄階九品武魂?」

「大小姐的天賦也太恐怖了吧?我們燕都城可是從未誕生過玄階九品武魂的天才啊!」

「太牛了!」

長老一臉激動,恭敬道「恭喜大小姐,覺醒了玄階九品武魂,未來成績不可限量!」

「多謝長老!」姜紫幽咧嘴一笑,跳下祭台,來到姜辰身邊,「姜辰哥哥,紫幽表現的不錯吧?有沒有獎勵啊?」

「很好,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呢!」

姜辰微微一笑,頓了頓,取出一卷秘籍交給姜紫幽;「你不是一直想要一部入階武技嗎?這部黃階武技《極光劍訣》送給你了,當做你覺醒武魂的禮物!」

「姜辰哥哥最好了!」

姜紫幽緊抓著《極光劍訣》秘籍,一臉興奮的道。

不多時……

祭台上的長老開口道「姜辰少爺,該您了!」

姜辰點點頭,登上祭台。

台下的姜家強者們無不是目露期盼之色「姜辰的武學天賦那麼強,不曾覺醒武魂,就已經修成了十幾門武技,他的武魂只怕比大小姐還強!」

「應該不會低於玄階九品!」

眾人連道。

他們的話語傳入姜紫幽耳中,當聽到眾人都覺得姜辰會比自己更強時,姜紫幽那一雙漆黑眼眸中,竟是掠過一抹怒意和寒光。

雙眸緊緊盯著祭台上的武魂測試石碑。

然而……

當姜辰雙手放在武魂測試石碑之上,石碑卻是遲遲沒有反應。

過了片刻,終於是亮起了一點昏暗的光芒。

一道!

一道光芒,黃階一品武魂,堪稱武魂中的廢物,垃圾中的垃圾!

「噗!」

「尼瑪,黃階一品?,虧得老子那麼期待,竟然只是黃階一品武魂?」

「哎,還以為他武學天賦那麼強,應該能夠覺醒很強的武魂,沒想到竟然這麼菜……」

「真他媽丟人!」

人群中。

姜睿哈哈大笑,笑得眼淚都流下來了「哈哈哈,黃階一品?笑死我了,這個廢物!」

姜紫幽也是一陣愕然,隨即眼眸之中,卻是掠過一抹喜色。

「黃階一品?尼瑪,這也太坑了吧?」姜辰自己也是傻眼了,看著測試石碑上暗淡的光芒,不由苦笑。

長老掃了眼測試石碑,態度一百八十度轉彎,冷淡道「姜辰,你可以下去了,不要在這裡耽擱別人覺醒武魂!」

「……」

看著長老那冷漠的樣子,姜辰一臉無語,「人心啊,果然都是那麼的勢利!」

苦笑搖頭,姜辰朝著姜紫幽走去。

「紫幽妹……」

姜辰開口,話都沒說完,卻聽見那個從小黏著自己,姜辰哥哥長哥哥短的小姑娘卻是一臉冷漠的道「麻煩你喊我大小姐!」

「呃……」姜辰一怔,不敢置信的看著姜紫幽,「紫幽妹妹,你這是什麼意思?」

此時此刻……

姜辰感覺面前這個青梅竹馬的少女,突然變得非常的陌生。

她不再是那個跟著自己屁股後面,屁顛顛喊著自己姜辰哥哥,讓自己教她武技,讓自己願意將珍貴的養神丹分出大半給她的那個純真少女了。

姜紫幽俏臉上帶著一抹濃濃的鄙夷,擺了擺手,一臉不耐煩的道「沒什麼意思,你離我遠點吧!跟你這樣的廢物待在一塊是對我的侮辱,我不想別人覺得我姜紫幽跟你這廢物有什麼關係!」

蹬蹬蹬!

姜辰接連往後退了三步,臉色有些發白,盯著姜紫幽,片刻之後,突然苦笑一聲「我明白了。我本以為你不會像他們一樣的市儈,沒想到你也是如此,罷了,我走就是了!」

姜辰拖著枯寂身影轉身離去。

孤單的背影,在驕陽餘暉照映下,拖得很長。

跟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望著姜辰離去的背影,姜紫幽一臉淡然。

彷彿過去那六年,將珍貴的養神丹分給她孕育武魂種子,精心傳授她武技的少年不過是一個陌生人一般!

「紫幽,姜辰怎麼走了?」

一道渾厚嗓音在耳邊響起,來人正是姜紫幽的父親,姜家現任家主——姜泰。

「父親!」

姜紫幽一愣,朝著姜泰行了一禮,臉上掛著嘲弄的冷笑,「本以為他是個天才,能從他身上獲得更多好處。沒想到竟然是個黃階一品武魂的廢物……若不是看在這些年他將養神丹分給女兒的份上,女兒已經是一掌將他拍死了!」

「姜太虛那般的神人,誰能想得到他兒子竟是如此廢物呢?」

姜泰也是搖搖頭,歎息道。

「父親,您說……若是咱們現在向長老會提出,把那塊聖武令交給女兒,長老會會同意嗎?」姜紫幽眼中流露出激動的神色,問道。

「聖武令?」

姜泰一愣,他也是沒想到姜紫幽竟是一直盯著姜太虛留下的那塊聖武令,目光一閃,喃喃道,「當初姜太虛將聖武令留下,交給長老會保管。長老會的那幾個老頭也是覺得姜辰天賦肯定不弱,始終護著聖武令,現在姜辰覺醒武魂,證明他只是一個廢物。我想,只要為父再操作一番,他們會同意把聖武令交給你的!」

姜紫幽眼中也是閃過一抹冷意,唇角微微上揚,帶著一抹陰冷弧度「聖武劍宗那樣的武學聖地,姜辰那等廢物怎麼有資格前往?聖武令,還是由我繼承吧!」

「可姜辰他會同意嗎?」

「一個野種而已,同不同意有那麼重要嗎?」

父女對視一眼,發出一連串的冷笑。

…………

姜辰回到了空蕩蕩的房間。

「人心啊,果然是最讓人捉摸不透的東西。沒想到紫幽妹妹竟然也是如此的市儈和現實,也罷,既然看清楚了他們的醜陋模樣,正好了卻了我對姜家的這一份情誼。等玉蘭節之後,我便向長老會提出申請要回聖武令,前往聖武劍宗吧!」

姜辰苦笑著搖了搖頭,心中頗有些不是滋味。

畢竟……

自從父親姜太虛在六年前離開燕都城之後,偌大姜家便只有姜紫幽陪著自己,青梅竹馬。

如今她卻是如此對待自己,著實讓人寒心啊!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她如此無情,我還記掛著她做什麼?就讓這六年的情誼隨風去吧!」

姜辰長長吐出一口氣,從懷裡掏出一塊貼身佩帶著的紫色玉珮。

上面是一條紫色的威嚴神龍,盤旋纏繞著一柄聖劍的形狀。

這塊玉珮也是父親姜太虛臨走前交給自己的。

縱然時隔六年。

姜辰也是記得非常清楚,六年前的那個深夜,父親突然歸來,將聖武令和這塊玉珮一起交給了自己。

叮囑自己一定要貼身佩戴玉珮,並每日堅持修煉一段古怪的法決。

然後他便是離開了。

這一去,便是六年,不曾再有任何的消息。

所有人都說姜太虛得罪了強大的仇人,已經被殺了。

但姜辰卻始終堅信父親還存活在這個世上,而他要做的就是變強,然後去尋找父親。

要達到這一個目的,那麼第一步前往聖武劍宗。

「意注丹田一陽動,左右回收對天靈,拜佛合什當胸作,真氣旋轉貫其中。氣行任督小周天,溫養丹田一柱香……」姜辰駕輕就熟的開始修煉這門堅持了六年的古怪法決,起先的一個多小時也是與過去六年一般,沒有任何的變化。

可就在他準備結束修煉的時候,手中的玉珮突然散發出一股溫熱之感。

緊跟著……

這塊玉珮竟變得燙手。

姜辰下意識鬆開手掌,滾燙的玉珮墜落下來,恰好掉在了肚子的位置。緊跟著,一陣紫紅色光芒一閃而逝,玉珮上的紫龍竟是活了!

它仰天長嘯,捲著那一柄聖劍「嗖」的一聲撞向姜辰的小腹。

緊跟著紫龍和聖劍都是消失不見了。

「怎、怎麼回事?玉珮呢?」姜辰忍不住瞪大了雙眼,驚疑不定。

可就在這時,一股澎湃而浩瀚的信息瘋狂地湧入了腦海。

「誅神之劍,滅世之法!」

姜辰瞪大了雙眼,腦海中傳來陣陣嗡鳴,讓他的腦袋一片空白。

緊跟著奇異的一幕出現了……

姜辰發現有一股奇異的波動從丹田傳來,遊走週身,在這股波動的衝擊下,渾身的衣袍都是炸裂開來,身體變得透明。

經脈、骨骼、血液的流轉都是歷歷在目。

小腹的位置上正是丹田!

此刻……

姜辰的丹田中除卻有著一根金光訕訕的金針武魂懸浮之外,有著一點金光越來越大,化作一條金色的聖龍虛影。

在丹田中遨遊,轉動,隨著金色聖龍扭動著龍軀,一柄聖劍出現在聖龍的身軀之中。

聖龍纏繞上了金色的聖劍!

「這、這不是父親給我的那塊玉珮嗎?它、它怎麼跑到我丹田中去了?」姜辰一陣愕然,腦海中猛地閃過一道靈光。

昂——

金色聖龍盤旋聖劍之上,那一雙龍眼中閃爍著冷傲的眼神。

聖龍與聖劍狠狠撞在姜辰的黃階一品金針武魂之上。

嗡!

整個丹田都是劇烈震動起來,金針武魂散發出絢爛的金光,那聖龍和聖劍在不斷縮小,竟是慢慢與金針武魂融合在了一起。

一層淡淡的金色迷霧籠罩金針武魂。

姜辰能夠透過迷霧清晰看見在金針武魂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它的表面浮現了一條張牙舞爪的威猛龍紋,形狀也是發生了變化。

它的頂端朝兩側慢慢凸出,圓柱般的針體也變得扁平,寬闊。

最終化作一柄有著龍紋環繞的金色聖劍模樣。

「金針武魂……竟然把玉珮化作的聖龍聖劍都吞了?」姜辰吃驚地瞪大雙眼,只見金色迷霧漸漸消失。

金針武魂已經是消失不見,取而代之是一柄龍紋浮沉的,散發出燦燦金光的金色聖劍武魂!

這,才是姜辰那被稱之為野種武魂的金針武魂的真正面目——誅神之劍!

姜辰瞪大了雙眼「原來我的武魂是被封印的?怪不得才是黃階一品,看來父親早知道我的武魂不同尋常,所以留下那塊玉珮,讓我日夜苦練法決,為的就是解開封印,讓我的武魂誅神之劍重現人間……」

他的目光落到了另一個武魂「誅神之劍」上!

當姜辰的意念觸及諸神之劍上,一股澎湃的信息也是傳入腦海之中,竟是一部無上功法「玄黃不滅訣!」

「玄黃不滅訣,修逆天之法,鑄不死之軀,煉不朽之魂……不死不滅,不渡輪迴!」

姜辰的雙眼發光,雙拳不自覺的握緊。

雖說只是簡簡單單幾個字,卻已經是將《玄黃不滅訣》的霸道和強悍之處展露無遺。

不死不滅!

不渡輪迴!

姜辰內心血液沸騰「原來如此,我的武魂誅神之劍是被封印的武魂,只有修煉《玄黃不滅訣》才能逐步解開封印。練成第一重,將解封為黃階武魂,第二重就是玄階武魂,第三重是地階武魂……只要練成第六重,誅神之劍武魂就能晉陞為神階武魂。而《玄黃不滅訣》卻共有十重,若是將其修煉到圓滿境界,我的武魂該成長到何等境界啊?」

強壓著心中的激動,姜辰開始修煉《玄黃不滅訣》。

第一重玄黃凝氣篇!

對應的正是武道九重的境界。

武道九重是武者的築基階段,講究的是吸收天地靈氣,進入丹田中,聚煉成真氣。

但《玄黃不滅訣》在吸收了天地靈氣以後,凝練成的卻不是普通的真氣,而是玄黃真氣!

普通真氣只是更加凝練的真氣,縱然是修煉一些品級高等的功法,也不過是凝練的真氣品質更高罷了。

可《玄黃不滅訣》直接凝練出的玄黃真氣,卻是對靈氣追根溯源,讓靈氣恢復到最原始和巔峰的狀態。

傳說,天地本是一體混沌,內孕玄黃之氣,直到上古大神破開混沌,這才有了天地,有了大千世界。

可以說玄黃之氣乃是所有靈氣、真氣的始祖!

真正的最強真氣!

「不可思議,簡直不可思議啊!若是修煉出玄黃之氣,那我不等於是在用靈氣、真氣的老祖宗對付徒子徒孫?那還不得遇神殺神,遇佛斬佛,橫掃一切啊?」

姜辰盤坐床榻之上,催動《玄黃不滅訣》!

浩瀚的天地靈氣瘋狂的湧動,先是一絲絲極細弱的靈氣絲線,那些靈氣變得愈發的粗壯起來,相互的旋轉和盤繞。

在姜辰的頭頂之上形成了一個靈氣漩渦,一股股靈氣朝著漩渦匯聚。

靈氣漩渦的中央則是降下一股靈氣旋風,將一股股的靈氣瘋狂的往姜辰身體中輸送而去,按照特殊的行運路線在他體內運轉周天,在運轉過程中已經是剔除了靈氣中的雜質,最終匯聚在丹田之中。

這些靈氣灌入了誅神之劍內,再由那一條龍紋張口吐出之後,已然是變成了純正的萬氣之祖——玄黃真氣!

不知不覺,便是過去了兩天。

姜辰稍一運轉功法,體內玄黃真氣頓時如海如潮奔騰,發出一陣陣轟鳴之音,格外恐怖「好一個《玄黃不滅訣》,僅僅是兩天就讓我晉陞到了武道第一重!」

武者修行等級森嚴,基礎階段便是武道九重之境。

武道九重之上則是真武境、天命境、合宮境等……

姜紫幽她覺醒了玄階九品武魂,武魂反饋的力量讓她直接晉陞到武道第三重境界。

可那又如何?

擁有《玄黃不滅訣》,姜辰只花了兩天,便是提升到了武道第一重境界。

只要再苦修一些時間,達到武道第三重也是輕而易舉之事!

「按照這速度修煉下去,等到玉蘭節的時候我甚至有把握衝擊武道第七重。哼,姜紫幽,你不是看不起我嗎?等到玉蘭節你發現我這個你眼中的野種的實力卻比你還強的時候,應該會很驚訝吧?」

正在這時……

緊閉著的門板突然「轟」的一聲被人一腳踢飛進來,重重的砸在地上,蕩起一片飛塵。

讓得姜辰瞳孔一縮,朝著門口看去……

第二章 劍塔 加入書籤

刺目的陽光從門外激射進來,讓得姜辰忍不住瞇了瞇眼。

視線之中,出現了五道人影。

等他看清來人的樣子,神色不由一愣:「姜睿?誰允許你進入我房間的?」

五個姜家弟子排成一排,站在門口,其中為首之人正是姜睿。

姜睿的父親曾因觸犯家規,被姜太虛廢掉一手,逐出姜家。

加上姜辰與姜紫幽來往密切,從小到大,姜睿就視姜辰為眼中釘,肉中刺。

只是過去大家都沒覺醒武魂,姜辰的武學天賦又冠絕同齡人,讓得姜睿很是忌憚,不敢招惹他。

今日……姜睿見到姜辰覺醒的只是黃階一品武魂,武魂反饋之力都不足以讓他踏入武道第一重,才敢如此大張旗鼓的打上門來。

姜辰陰沉著臉,凝視著姜睿:「姜睿,誰給你的膽子,竟然敢闖我東廂院?」

「哈哈哈,姜辰,你還當自己是人人畏懼的天才高手嗎?我呸,一個黃階一品武魂的廢物而已,信不信老子隻手就能滅你!」姜睿一臉得意,武道第一重的真氣波動從體內狂湧而出,一腳便將地上的木門踩得粉碎。

「隻手滅我?」姜辰冷笑一聲,道:「姜睿,你大約忘了三個月前挑釁於我,被我打得在床上躺了半月吧?」

「你……」姜睿臉色一黑。

在沒有覺醒武魂之前,大家修煉的都是肉身之力,而姜辰在武學一道的天賦非常逆天,他掌握著十幾門上乘武技,硬是打得姜睿毫無招架之力。

要知道,在覺醒武魂成為武者之前,能夠修煉的也只有上、中、下三乘武技,只有成為武者以後,才能夠開始修煉入階的武技,如黃階武技、玄階武技等等。

可想而知,姜辰未曾覺醒武魂便修成上乘武技,他的武學天賦有多麼恐怖!

不過轉念一想,姜睿便是釋然:「媽的,你即便學了上乘武技又如何?你覺醒的只是黃階一品廢物武魂,而我卻是黃階五品,如今更是踏入武道第一重之境,現在的我,光憑力量都能將你打爆!」

「呵呵,你就這麼自信?那就動手吧!」姜辰冷漠道。

「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別怪我手下無情了!反正紫幽妹妹已經許可我對你出手,縱然是將你打死,也沒人會找我的麻煩!」

姜睿冷笑一聲,面目猙獰,突然一動。

動若獵豹一般,速度飛快,瞬間來到姜辰面前,一拳便是朝著姜辰猛地砸來。

隨著姜睿過來的幾人,臉上都帶著憐憫和冷笑。

「睿哥可是跨入了武道第一重境界的高手,這一拳怕是要把姜辰砸死了!」

「不死也得殘廢!」

耳邊迴盪著幾個家族子弟的話語,姜睿臉上露出得意的神色。

然而……他臉上的笑容並沒能持續太久。

「找死!」

姜辰眼中暴射出兩團精光,一聲雷霆般的低吼從口中發出,五指緊攥成拳,迎著姜睿的拳頭狠狠砸了上去。

拳與拳的碰撞。

如針尖對麥芒!

轟︱︱

沉悶的撞擊聲炸響開來,宛若雷霆轟鳴,隨後響起一陣「卡嚓」脆響之聲。

姜睿臉上的笑容戛然凝固,五官扭曲,露出猙獰的神色。

「哇!」

姜睿發出一聲慘叫,噴出一口殷紅鮮血,身子如斷線的風箏倒飛了出去,重重砸落在地上。

整個右手手掌都化作一堆肉泥,骨頭全部爆碎,右臂的骨頭足足斷了三處,斷裂的骨頭戳破了皮膚,有著鮮血狂湧出來,染紅了整條手臂。

「什麼?」

「怎麼可能?姜睿可是跨入了武道第一重的高手,怎麼會被姜辰一拳擊敗了?」

「不是說姜辰覺醒的黃階一品武魂,是個廢物嗎?怎麼會這麼強?」

「這種力量,至少也是武道第二重了吧?」

跟隨著姜睿而來的幾人都是瞪大了雙眼,露出畏懼和不可思議的神色。

姜辰也是一愣。

我的力量這麼強?一定是玄黃不滅訣的緣故,果然不愧是逆天神功!

一旁的姜睿捂著右手,五官扭曲,一臉猙獰的喝罵道:「姜辰,你個廢物,竟然敢傷我?」

「我是廢物?那你這個連我一拳都擋不下的傢伙又算什麼?」姜辰掃了他一眼,嘴角上揚,帶著嘲諷的冷笑。

「你、你……」姜睿面色陣青陣白,怒視著走來的姜辰。

有心想要阻攔姜辰,但一瞧見他那緊握著的拳頭,姜睿眼中便不由露出一絲畏懼之色,下意識往後退去。

「野種!」姜辰冷笑一聲,淡漠的說道:「你剛剛說,是姜紫幽讓你來找我麻煩的?」

「我憑什麼告訴你?」姜睿怒道。

「憑我的實力比你強!」姜辰冷哼一聲,一步上前:「︽伏虎拳︾!」

這是上乘武技伏虎拳,非常之強,出拳如猛虎撲食。

「給我擋住!」

姜睿臉色大變,真氣狂湧,欲要阻擋姜辰,只可惜,他這一切不過徒勞!

轟︱︱

一拳狠狠砸在姜睿的肩膀之上,整個左邊肩骨粉碎,慘叫著倒飛出去,重重砸落在地上。

姜睿如同爛泥般躺在地上,目露駭然之色:「怎,怎麼可能?你竟然突破成為武者了?這不可能……」

「沒什麼不可能的!」

姜辰冷漠的瞥了他一眼,看向另外四人,那四人倉皇退去,唯恐惹怒了姜辰。

「一群野種!」姜辰冷哼一聲,眼眸之中掠過一抹冰冷之色:「姜紫幽,虧我將你當做親妹妹,這六年來不分日夜傳授你武技,更是將父親留給我的養神丹分了大半於你,沒想到你竟然這麼狠,看我武魂不過黃階一品,便與我劃清界線,這些我都不怪你,但你不該讓姜睿來找我的麻煩!」

姜辰滿臉陰沉,帶著怒意,朝門外走去。

就在這時……

一道清冷而淡漠,似不食人間煙火般的聲音從外邊傳了進來:「不用去了,有什麼話就在這說吧!」

東廂院前,一道俏麗身影亭亭玉立,正用冰冷的眸光凝視著姜辰。

姜辰腳步一頓,眼中冰冷之色愈發的強烈:「姜紫幽,我要你給我一個解釋!」

「解釋?我想沒那個必要吧!」姜紫幽搖了搖頭,淡淡的瞥了眼姜辰:「姜辰,沒想到你還有鹹魚翻身的一天,竟然能夠突破到武道第一重境界,不過,很可惜,你的武魂只是黃階一品,注定跟我是兩個世界的人。念在前些年你兢兢業業傳授我武技,以及那些養神丹的份上,我也不為難你,這裡有一千兩銀子,你就此離開姜家吧!」

縱然早有猜測,可親眼見識了姜紫幽的冷漠和無情,仍是讓姜辰一陣心寒,開口道:「姜紫幽,我不遺餘力傳授你武技,更給你珍貴的養神丹,在你眼中就只值一千兩?」

「嫌少?那我給你五千兩!」頓了頓,姜紫幽抬起纖纖玉手捋了捋鬢角的青絲,漆黑的眼眸中帶著高高在上的淡漠和蔑視:「姜辰,我也是為了你好,你應該清楚你自己在武道上是不可能有什麼前途的,與其繼續當個人人唾棄的野種,還不如收了我給你的財富,去鄉下當個土財主,老老實實過一輩子。」

「野種?土財主?老老實實過一輩子?」

姜辰重複著姜紫幽的話,突然笑了……

「哈哈哈,可笑,真是可笑,原來我在你眼中只不過是個野種?」

「當初纏著我,讓我傳授你武技,黏著我討要養神丹的時候,你怎麼不說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不就是覺得我覺醒黃階一品武魂,沒有什麼利用價值,所以打算將我一腳踢開嗎?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這道理我懂,不用這麼虛情假意,讓人噁心!」姜辰在大笑著,聲音中帶著深深的絕望,看著一臉絕情的姜紫幽,他深吸口氣,沉聲說道:「你們也不用費盡心機趕我走了,既然你們這般不待見我,那我走便是,我姜辰還沒有墮落到要寄居在他人屋簷之下,仰人鼻息。」

「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只希望若干年後,你們不會後悔今日的所作所為!」

姜辰冷笑一聲,昂首挺胸往外走去。

離開姜家,他真的沒有在乎過。

若不是父親當初留下聖武令時便是交代,只有等覺醒武魂之後,才能領悟聖武令前往聖武劍宗,他早就離開燕都城,去尋找父親下落了。

如今姜紫幽父女的行為,讓姜辰徹底寒了心,再無留戀。

然而……

姜辰尚未踏出房門,卻聽見姜紫幽冷漠而絕情的聲音傳來:「如果你是去長老閣領聖武令的話,我勸你就不用白跑一趟。」

「你什麼意思?」姜辰腳下一頓,心中生起一股強烈不安。

姜紫幽淡淡說道:「在我覺醒玄階九品武魂之後,長老閣已經通過了我的申請,決定將聖武令交給我了。」

「什麼?這不可能……」姜辰猛地回身,五官扭曲,如同一頭怒虎,憤怒的咆哮道:「聖武令是我父親帶回來給我的,那是屬於我的東西,你們有什麼資格把它據為己有?」

「什麼資格?就憑我的實力比你強,憑我覺醒的乃是玄階九品武魂!而你……不過是一個黃階一品武魂的野種!」姜紫幽一臉冷漠和絕情,尤其是最後「野種」兩個字咬的格外沉重,洋洋得意道:「待我在玉蘭節四族聚會登頂之後,便會帶著聖武令前往聖武劍宗,成為人上之人,而你,這輩子注定平庸!」

如同晴天霹靂,狠狠砸在姜辰的身心之上。

他踉蹌倒退,雙目中湧動著熾烈的怒火:「姜紫幽,你這麼做就不怕遭報應嗎?」

「報應?哈哈哈,這只是弱者對強者的無力詛咒罷了!」姜紫幽手掌一甩,丟出一沓銀票,落到姜辰手中:「這是五千兩銀票,足夠你在鄉下購置房舍,娶妻生子了,至於聖武令,你就不用惦記了!」

咯!咯!咯!

姜辰雙手緊握著拳頭,牙齒咬得作響,雙眸都是充血,怒視著姜紫幽。

那幾張銀票就恍若世間最惡毒的嘲諷和侮辱,狠狠的抽擊著自己的心臟和尊嚴。

「呼︱︱」姜辰長長吐出一口氣,那一股憤怒漸漸平息,言語也變得平淡起來:「姜紫幽,你應當知道聖武令對我有多麼重要,我曾對你說過,前往聖武劍宗是我父親對我的期望,更是我尋找父親下落的唯一途徑,而你現在的所作所為卻是在絕了父親對我的期望,斷我尋找父親的路。」

「姜紫幽,今日你們的所作所為,我姜辰刻骨銘心。」姜辰拾起了銀票,猛地朝著姜紫幽臉上甩了過去,不顧一臉殺意的姜紫幽,他毅然轉身朝著門外走去:「你想要在玉蘭節四族聚會登頂是吧?好,我就等到四族聚會之時,我會當著所有人的面擊敗你,親手拿回屬於我的東西!」

「聖武令是屬於我的,誰敢染指,我便殺誰!」

……

望著那漸行漸遠的少年背影。

姜泰和姜紫幽的臉色陰晴不定,方才少年的話語如同晴天霹靂,在心中隆隆作響,久久迴盪。

先前藏身暗處的姜泰虛瞇著雙眼,露出一絲陰冷之色:「小幽,此子身上頗有些他父親當年的影子,他既然敢放出豪言,要在玉蘭節四族聚會上擊敗你,想必是有他的依仗,以免事情出現意外,可要為父出手將他……」

他抬起右手,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陰冷和絕情的神色毫不掩飾。

姜紫幽瞇著雙眸,凝視著姜辰的背影,嘴角上揚,帶著一抹嘲諷和不屑,淡然說道:「一個黃階一品武魂的野種而已,您覺得他能掀起什麼浪花?玉蘭節的時候,他若不出現也就罷了,若敢出現,挑釁我的威嚴,到時我再親手結果了他便是!」

「野種終歸是野種,螻蟻,只能是螻蟻,若敢蹦躂,我翻手便可將他碾壓!」

姜紫幽輕輕握了握拳頭,發出「啪啪」的脆響,體內湧動出澎湃真氣,竟是距離踏入武道第四重都不遠了……


離開姜家。

姜辰孤身一人,行走於人來人往的街道上。

他的背影在斜陽照射下漸漸拖長,與整個世界都格格不入,顯得孤寂和淒涼。

「呵呵,姜紫幽啊姜紫幽,枉我真心待你,沒想到到頭來卻是落得這麼一個下場。」

姜辰臉上帶著一抹自嘲的苦笑,回憶著這些年來,自己與姜紫幽朝夕相處,傳授她武技,幫她吸收養神丹等等,一幕幕恍若昨日。

只是……這一切終歸只是泡影!

「歸根結柢,一切還是實力啊!若是我的實力足夠強大,現在已經是武道第九重,甚至是成為真武境的強者,姜紫幽和姜泰豈敢奪我聖武令?豈敢驅逐我出家門?」姜辰眼中露出了熊熊燃燒的戰意,緊握著雙拳:「還有兩個月便是玉蘭節四族聚會的日子,我一定要在那之前追上姜紫幽的腳步。我要當著所有人的面,把這個蛇蠍心腸的惡毒女人擊敗,奪回屬於我的聖武令!」

他的話若被其他人聽見,恐怕又要招惹一番無情的嘲諷。

姜紫幽可是玄階九品武魂,剛得到武魂反饋就晉陞到了武道第三重之境,而他姜辰卻是黃階一品武魂的野種。

他竟想著兩個月內,超越姜紫幽?

這在常人看來,絕對是白日做夢般的事情。

但對於擁有誅神之劍和玄黃不滅訣的姜辰而言,這卻並非不可能的事情!

一路茫無目的行走,突然被前方一座高大的塔形建築物擋住。

「劍塔?」

這是燕都城的一處修煉聖地。

此塔乃是十年前,姜太虛連斬九名燕都城四大家族的頂尖高手,硬生生奪取而來的寶物。

劍塔之內有九層,每一層都有一尊傀儡鎮守,闖關者可進入劍塔之內與傀儡戰鬥,只要能夠斬殺傀儡,便可獲得大量的靈氣。闖關的層數越高,擊敗的傀儡越強,那麼在劍塔中吸收的靈氣就越多,修煉速度越快。

劍塔本是姜家獨有,只有姜家弟子才能進入修行。

但自從姜太虛消失之後,四大家族聯合城主府合力施壓,姜家被迫,只能把劍塔貢獻出來,當做家族的一部分產業,只要繳納相應的財物就可進入劍塔之中修行。

如今坐鎮劍塔的正是姜家的一名武道第七重的長老︱︱姜明!

「我現在急需靈氣提升修為,這劍塔倒是一個不錯的去處!」姜辰眼睛一亮。

他如今的實力不過武道第一重,高不成低不就,在這劍塔中修行,正是不錯的選擇!

「弟子姜辰拜見姜明長老!」

姜辰來到劍塔前,朝那一位鎮守劍塔的長老姜明恭敬行禮。

姜明挑了挑眉,目光落在姜辰身上:「姜辰?今日不是正進行祭祖大典,覺醒武魂嗎?你不在家族,怎麼到這裡來了?」

姜辰笑了笑,道:「長老,弟子已經覺醒了武魂,跨入武道境界,打算進入劍塔修行一番!」

一面說著,他釋放出了一縷真氣,正是武道第一重的境界。

「哦?」姜明一愣,隨即笑道:「果然是武道第一重,既然如此,那你就進去吧!」

「謝長老!」

姜辰點點頭,進入劍塔之內。

「奇怪……這小子覺醒了武魂,怎麼才是武道第一重修為?難不成他的武魂只是黃階低級的?」姜明一陣疑惑。

姜明畢竟是鎮守劍塔,並未返回族內,不知道姜辰覺醒黃階一品武魂,更不知道他已經被姜紫幽父女逐出家門。


劍塔,第一層。

姜辰的面前是一尊傀儡,通體綻放幽幽冷光。

感應到姜辰到來,它徐徐睜開雙眼,毫無感情的聲音響起:「請選擇你的兵器!」

在姜辰面前徐徐上升一座兵器架,上面一字排開擺放著重劍、短劍、長劍、闊劍等等。

「父親留給我的極光劍訣以速度快見長,就選這柄輕靈的長劍吧!」

姜辰選定的兵器是一柄長劍,長劍輕靈,正適合飄逸和速度類的劍訣。

「兵器選定,進入戰鬥模式……」

傀儡身形陡然動了。

匡當︱︱

傀儡踏步而出的同時,整個第一層劍塔內的四壁出現一道道明亮符文。

姜辰並沒有任何驚訝,反而很是平靜:「且讓我試試,這劍塔傀儡能有多強!」

轟!

傀儡已經是邁動步伐,朝著姜辰衝了過來。

它的速度非常快,揮拳之間,虎虎生風,帶著巨大的力量。

拳頭尚且不曾來到身前,那拳頭上掀起的狂風,已經是吹得讓姜辰有些睜不開眼,不由暗道:「好厲害的傀儡,怪不得說在劍塔修煉,等於是自虐,不過,你區區傀儡想要阻攔我姜辰前進的腳步,卻是癡心妄想!」

一念及此,姜辰手中的劍陡然出鞘,發出「噌」的一聲嘹亮劍鳴,腳踏快步,同樣是迎著那傀儡衝了過去。

一人一傀,一劍一拳。

在虛空中狠狠碰撞在一塊,「叮」的一聲脆響,傀儡那鐵拳上面出現了一道白色的劍痕。

反觀姜辰則是被一拳砸得倒退十米,虎口發麻。

「好大的力量!」姜辰一瞇雙眼,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嘴角,露出狂熱的戰意:「你有崩山之勢,那我就避其鋒芒,斬你於我的快劍之下!」

「殺!」

姜辰一聲低吼,提著劍,再度殺了上去……


第三章 借刀殺人? 加入書籤

劍塔,第一層。

姜辰手持輕靈長劍,與面前的傀儡戰鬥。

他手中的長劍速度非常之快,鋒利無比,有吹毛斷髮,劈金碎玉的威力。

然而……他手中的劍劈在傀儡身上,卻只能留下一道白色的劍痕。

加上整個劍塔第一層籠罩在一座古法陣中,對姜辰的身體有著強大的壓迫之力,讓他體內的真氣消耗非常的迅速。

「真氣已經消耗光了,接下來只能憑藉身體進行對戰了!」

姜辰目光一動,體內的真氣近乎枯竭,手持長劍,邁動著宛若灌鉛般的雙腿,與那傀儡周旋。

他的行動越來越遲緩,已經是筋疲力竭,但仍是咬牙堅持著。

這一戰,足足持續了半個時辰,直到姜辰再也邁不動腿,腳下一軟,被那傀儡一拳砸中胸膛。

姜辰的身子倒飛出去,重重砸在地上,摔了個七葷八素。

咚!咚!咚!

眼看著一臉冰冷,沒有任何表情波動的傀儡邁動著鏗鏘的步子,就要朝自己的身體踩踏下來。

姜辰連忙喊了一聲:「停!」

傀儡腳下一頓,隨後轉身,邁著僵硬的步子回到了最原始的位置。

如同一尊佛陀雕像,一動不動!

「馬勒戈壁的,這傀儡下手夠重的……」姜辰一陣齜牙咧嘴。

他抬頭看了眼傀儡頭頂上的水晶銘牌,上面顯示自己此次戰鬥堅持了半個時辰。

姜辰一陣苦笑:「才半個時辰啊!剛剛的戰鬥我太急躁了,傀儡的力量和防禦都勝過我,與它戰鬥絕對不能心浮氣躁……而且,我在劍訣、招式的使用和搭配上,還顯得經驗不足,真氣的運用也不夠嫻熟,等我恢復了真氣,再繼續!」

姜辰當即閉上雙眼,運轉玄黃不滅訣。

玄黃不滅訣乃是奪天地之造化,掠萬界玄黃之本源的逆天功法。

姜辰一運轉,整個劍塔內的靈氣都瘋狂朝著他的身體湧動而來,吸收進入身體當中,讓得姜辰耗竭的真氣飛速恢復著。

尋常武道第一重武者在真氣耗竭的情況下,哪怕有丹藥輔助,也需要半天時間才能恢復。

但姜辰卻只用了半個時辰,便已經是恢復了巔峰狀態,甚至能夠明顯的感覺到,丹田中的真氣比之前更是充盈和強大了幾分。

姜辰若有所思道:「戰鬥果然是提升修為的最佳捷徑,每次將真氣消耗光,再補滿,不斷重複這樣的循環,而且我有玄黃不滅訣,真氣恢復速度是常人的十倍,等於我的修煉速度也是他們的十倍。只可惜我起步太晚,落後姜紫幽太多,還需要有更多的付出才行!」

一念及此,姜辰再度提劍,開始了第二次挑戰。

這一次,姜辰仍是堅持了半個時辰,不過比之第一次要與傀儡多周旋了幾趟。

在接下來的日子中,姜辰開始了周而復始的生活。

每日與傀儡進行酣暢淋漓的大戰,待到身體完全吃不消以後,便是原地開始恢復真氣,自我反省戰鬥中暴露的弱點,完成自我的進步和昇華。

第二天,姜辰已經能夠與傀儡酣戰近一個時辰方才落敗。

第三天,戰鬥時間達到了一個半時辰落敗。

第四天,苦戰兩個時辰,一招之差落敗。

第五天,苦戰兩個時辰,險勝!

時間如白駒過隙。

不知不覺,姜辰已經是在劍塔之中待了七天時間。


「斬!」

劍塔內,陡然傳來一聲冷喝,姜辰手中的劍化作一道流光猛地刺出,「噗」的一聲刺入了傀儡的右眼之中。

傀儡身形一震,行動變得遲緩,冰冷的聲音同時響起:「戰鬥結束!」

「七天的苦修,終於讓我的極光劍訣第一式流光大成!」看了眼破損的傀儡,姜辰露出滿意的笑容:「接下來該接收靈氣了!」

嗡︱︱

那傀儡的身上,靈氣如同噴泉一般狂湧而出。

姜辰當即盤腿而坐,運轉玄黃不滅訣瘋狂吸收著,修為也是在快速提升。

第一重中期……

第一重後期……

轟!

姜辰渾身一震,將最後一縷靈氣吸入體內,雙眸之中迸發出兩道精芒:「武道第二重,終於突破了!嗯,我的武魂也晉陞到黃階二品,該去第二層了……」

姜辰當即踏入第二層。


與此同時。

劍塔外,長老姜明察覺到了姜辰進入劍塔第二層,不由一愣:「闖過第一層了嗎?武道第一重的修為,竟然只花了七天時間,就戰勝了劍塔傀儡,晉陞到第二層了?這小傢伙的修為了不得啊!」

「雖然起步弱了點,只是武道第一重,不過他提升修為的速度倒是不慢!」姜明暗自點頭。

正在這時,姜明發現姜紫幽正在姜泰的帶領下,朝著劍塔走來。

這劍塔自從搬離姜家,成為公共修煉場所之後,姜泰和姜紫幽便甚少過來,今日突然見到姜紫幽二人親臨,姜明臉上帶著一抹燦爛的笑容,連忙迎了上去:「姜明見過家主,見過大小姐!」

「姜明長老辛苦了!」姜泰笑道。

姜紫幽微微點頭,一臉冷漠。

姜明上下看了眼姜紫幽,面色突然一變,嘖嘖讚歎道:「大小姐果然是天賦過人,這武魂覺醒才過去不到十天功夫,您就已經是晉陞到了武道第四重,此等修為進度簡直是驚為天人啊!」

「姜明長老過譽了!」姜紫幽淡淡道:「紫幽此次前來,是要闖一闖劍塔!」

姜明一愣,道:「哦?大小姐也要來闖劍塔啊!」

「有人在裡面?」姜紫幽一愣,黛眉微蹙,問道。

姜明點點頭,一臉疑惑的問道:「難道姜辰來到劍塔,他沒有跟大小姐說嗎?奇怪啊……姜辰與大小姐不是青梅竹馬,形影不離嗎?他怎麼會不告訴您呢?」

「你說姜辰在裡面?」姜泰突然沉聲道。

姜紫幽的目光掠過一抹寒芒,朝著劍塔看去。

姜明一臉不解,在他印象中姜辰對姜紫幽可是百依百順,二人關係非常之好,怎麼現在看來似乎她很是反感聽到姜辰?

雖然心中不解,姜明還是很快回答:「是的,七天前他就過來了,剛來的時候姜辰少爺只是武道第一重修為,這七天過去,他已經是擊敗了第一層的劍塔傀儡,晉陞到武道第二重了。」

「武道第二重?你確定?」姜泰臉色一變,驚呼道。

嚇了姜明一跳,他一臉忐忑的道:「對,對啊!」

「紫幽……」姜泰面色有些難看,看向姜紫幽。

姜紫幽目光陰沉,眼眸之中閃爍著冰冷的寒光:「七天時間,從武道第一重晉陞到第二重,而且還擊敗了劍塔傀儡?這真的是黃階一品武魂能有的修煉速度嗎?難不成,姜太虛還留著其他寶貝給姜辰?可惡的姜辰,你也太自私了,這六年時間我千方百計討好你,你只給我一些不入流的功法和養神丹,你自己卻藏著能夠讓你短時間突破武道境界的寶物,實在是太狡猾了。」

「家主、大小姐,為何……為何你二人似乎很不希望見到姜辰修為突破?」姜明試探著問道。

姜紫幽瞥了他一眼,冷冷道:「姜明長老,我念在你常年鎮守劍塔,不知道族內之事,但希望你記住,他姜辰跟我姜家早就沒有任何關係了!」

「這……」姜明一呆,心中無比困惑,但他可是個人精,非常清楚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當即說道:「姜明明白!」

「姜辰,你想在劍塔內安心修行?我偏不讓你如意……」

姜紫幽點點頭,看向那巍峨的劍塔,眼中露出一抹寒光。

「我聽說姜睿的哥哥姜智得知姜睿被姜辰所傷,勃然大怒,正在四處尋找姜辰的下落,要為弟弟報仇,你說,如果他知道姜辰待在劍塔之中,那又會如何?」

她一面說著,一面朝著姜明掃了一眼。

姜明渾身一顫,心中暗道,這是要借刀殺人啊!

姜智可是堂堂武道第三重巔峰的高手,他若出手,姜辰縱然過了劍塔三層,那絕對是必死無疑!

但他卻不敢有任何的猶豫,連道:「屬下知道怎麼做了!」


劍塔,第二層。

姜辰面對的傀儡實力更強。

「武道第二重巔峰嗎?我單以玄黃不滅訣便可碾壓同境界強者,再加上父親傳我的極光劍訣第一式流光已經大成,這尊傀儡可擋不住我!」

姜辰目露堅定和自信,冷哼一聲,朝著那尊傀儡殺了過去。

刷︱︱

一劍出,如快到了極致的光芒,一閃而逝。

他手中的劍呼嘯而出,宛若夜空中的一點星光,在黑夜之上閃現而出,隨後消失不見。

姜辰與傀儡擦身而過,將長劍收入劍鞘之中。

那尊傀儡踉蹌兩步,「轟」的一聲跪在地上,頭顱已經是被姜辰一劍斬下。

整個過程行雲流水,前後不過一息時間!

「不知道吸收了第二層的靈氣後,能否突破武道第三重?」姜辰盤膝而坐,花了半個時辰吞噬靈氣,可惜沒能突破武道第三重:「看來境界越高,所需要的靈氣也越多,去第三層看看吧!」

第三層的劍塔傀儡實力達到武道第三重巔峰。

姜辰著實花了不小的功夫才是將其斬殺,吸收了劍塔第三層的靈氣,周身爆發出璀璨的黃色光芒。

武魂之上,出現了三道光環。

黃階三品!

修為也是順理成章踏入武道第三重之境,姜辰長長鬆了口氣,眼中吞吐著熊熊戰意:「還好我最開始的決定沒錯,在第一層花費七天時間磨礪劍法,否則的話,第二、三層不可能這麼輕鬆通過,該去第四層了!」

姜辰踏入劍塔第四層。

正當他準備挑戰劍塔傀儡的時候,一道憤怒的咆哮陡然從劍塔外傳來:「姜辰,給老子出來受死!」

「嗯?聽聲音似乎是姜睿的哥哥姜智,他怎麼知道我在這?」

姜辰一愣,猜到來人的身分,正在猶疑間,又聽見一道道叫罵聲從劍塔外傳來。

「姜辰賊子,出來跟老子公平一戰!」

「如果你怕了的話,出來跪在我弟弟面前,懺悔三天三夜,老子也能饒了你。」

「姜辰,你個野種、膽小鬼、懦夫,有種就出來,跟縮頭烏龜一樣躲在劍塔中算什麼男子漢?你這是在丟你父親姜太虛的臉面!」

簡直不堪入耳,姜辰的臉色頓時變得鐵青:「好個姜智,你這是自尋死路啊!」

他冷哼一聲,朝劍塔外走去。


姜智引起的動靜也是吸引了不少姜家子弟圍攏過來,紛紛詫異的看著姜智。

「這不是姜智嗎?他可是堂堂武道第三重巔峰的強者,家族年輕一輩的佼佼者,怎麼在這裡挑戰姜辰?這可是劍塔,姜辰那野種怎麼可能在裡面?」

「應該是搞錯了吧?姜家不是說姜辰覺醒的只是黃階一品武魂,是個不折不扣的野種嗎?」

「黃階一品武魂的野種闖劍塔,那不是找死嗎?」

吵雜的人群突然變得寂靜,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投向了劍塔出口。

一道消瘦的少年身影徐徐從中走了出來。

少年步伐穩健,身形挺拔如雪中蒼松,孤傲之中帶著一抹冷意,目光在眾人之中一掃而過,最後落到了姜智的身上。

他淡淡道:「你找我?」

姜智也是在打量著姜辰,嘴角一撇,冷笑道:「總算肯出來了嗎?我還以為你要將縮頭烏龜當到底了。」

「憑你還不夠資格讓我躲著!」姜辰淡漠說道。

姜智臉色一變,雙手緊握成拳,咬牙怒吼道:「好你個姜辰,還當自己是大少爺不成?你竟敢把我弟弟打成那般模樣,他的雙手已經是徹底被廢了,今生再無康復的可能,我今天到此,便是找你報仇的!」

「你可知道姜睿為何會被我打?」姜辰道。

姜智一愣,搖頭冷笑道:「不需要知道原因,我只知道你打了我弟弟,那你就該死!」

「嘖嘖,合著只能你弟弟打人,就不允許被打之人還手咯?」姜辰瞇著眼道。

姜智冷漠道:「沒錯,你是個野種,我弟弟打你本就是天公地道,但你卻膽敢還手,那你就該死,我就要為弟弟報仇!」

「好一個荒謬的強盜理論。」姜辰哈哈大笑起來,雙眼中寒星點點,帶著森然之意,冷漠的看著姜智:「既然你如此蠻橫不講理,那就別怪我手下無情了!」

「憑你一個野種也敢跟我叫囂?看來你還不知道我的厲害,你能擋住我一刀再說吧!」姜智發出悶雷般的吼聲。

手臂一揚,將戰刀從背後刀鞘中拔了出來,掠過一道銀色的刀芒,捲起一地的落葉,刀芒紛呈錯亂,朝著姜辰鋪天蓋地籠罩而來。

這一刀來勢兇猛,角度刁鑽,直逼姜辰心臟!

這是要將他置於死地!

姜辰眼中掠過一抹寒光,也是動了殺意:「不分青紅皂白,一出手就要取我性命?既然如此,那我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

「︽迷蹤步︾!」

姜辰腳下步伐突然變得非常的玄奇,腳踏八卦,行若迷蹤,讓得他的身影變換多端,難以捉摸,一個閃身便是避開了姜智那狂暴一刀,出現在姜智的身後,凌空一掌朝其後心拍去。

「給我滾開!」

姜智渾身毛孔猛地炸開,雙眉一擰,長刀軌跡一變,朝著身後狂甩而來,鋒利的刀刃繞著身體,呈圓柱形快速繞了一圈,讓得姜辰這突如其來的一掌落在他的刀背之上。

刀身劇震,姜智被強大的力量餘波砸得往前撲出數步,手臂一陣發麻,虎口都是有些裂痕,他雙眼一瞇,眼中露出一抹驚駭之色:「不是說這傢伙只是黃階一品武魂嗎?怎麼會有這麼強的力量?」

「姜智,你不是我的對手。」姜辰淡淡道。

「狂妄!」姜智冷哼一聲,雙眸當中閃爍著冰冷的殺意:「剛剛不過是在熱身而已,姜辰,接下來我可就要動真格的了。」

「︽狂浪刀法︾!」

姜智猛地朝著姜辰衝了過來,手中戰刀不斷揮舞,如同大浪淘沙,一層連著一層的刀浪狂湧而來。

砰砰砰︱︱

每一層刀浪落地,都切割開一道深深的刀痕。

姜辰被逼得連連後退,目光一凝:「沒有兵器,赤手空拳與他交手太過吃虧。」

他的眼睛突然一亮,發現在觀戰人群之中,有一青年正手持長劍立於一旁。

「兄台,借劍一用!」姜辰朝著那青年喊道。

青年一愣,隨即將長劍拋向了他:「接劍!」

「多謝!」姜辰一把抓住劍柄,「噌」的一聲將長劍拔出劍鞘,大呼一聲「好劍」,隨即手指一動,彈劍而嘯:「姜智,吃我一劍!」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凌天神帝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0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