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不死神凰
作 者
寫字板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8.03.29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8年01月0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10
累積人氣
424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不死神凰資料大全
               第一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8.03.29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海報標語: 加入書籤

《神凰涅槃經》,無限復活的不死之身!老子就是打不死,老子就是要囂張,問天下,誰敢不服?


廣告語: 加入書籤

修真前輩、魔道巨擘,見了方某也得規規矩矩!

老子就是打不死,老子就是要囂張,問天下,誰敢不服?

作品大綱: 加入書籤

墨門弟子方烈,少年時期飽受欺淩,更被陷害為姦殺滅門的賊凶,但他卻憑藉大毅力,得大機緣,修得《神凰涅槃經》,有了無限復活的不死之身,
從此之後走上了一條專治各種不服的金光大道……

紈褲子弟,管你爹是誰、管你師父是誰、管你師門是誰,照殺不誤!

修真前輩、魔道巨擘,見了方某也得規規矩矩!

打不過你,還打不過你兒子?打不過你兒子,還打不過你孫子?

老子就是打不死,老子就是要囂張,問天下,誰敢不服!



第一章 含冤受辱祖師堂 加入書籤

「方烈,你身為名門正派,卻心懷色心,姦殺民女,更為掩蓋罪行,滅其滿門老幼十八口,簡直滅絕人性,喪心病狂!現在,人證物證俱在,你還有何話說?」墨門祖師堂執法使,厲聲高喝道。

說話者乃是一個中年修士,頭戴金冠,身穿赤霞錦袍,顯得華貴至極。

此人眉宇間隱隱有一道紫氣升騰,一看就知道,顯然是那種已經苦修數百年,成金池,辟紫府,修道有成的紫府上人!

修真有好幾個層次,開氣海,成金池,辟紫府,結元丹,然後便是風,火,雷三大劫!

這期間,每一步都艱辛無比,度過雷劫成為雷劫真人最起碼也要數百,甚至上千年。

而開闢紫府成就紫府上人,也動輒要一兩百年的苦修。這樣的修士,都算是宗門精英了,在門裡很有地位。

只見這位執法使端坐於高堂之上,身前一張黑木方案,頭頂一塊匾額,上寫著『祖師堂』三個大字。

在他左右下首,各有十八位金盔金甲的高大力士,個個都身高一丈開外,膀大腰圓,面目更是猙獰可憎,但是卻並非活物,乃是這座祖師堂特有的執法天兵。

在大堂正中,則站著兩個年輕人,左邊一人,身穿華服,手持天蠶絲的折扇,長得油頭粉面,一臉輕浮之色,此時正滿臉得意的看著右邊的男子。

被他注視的乃是一位看起來只有十七八歲的少年,劍眉朗目,滿臉剛毅。

雖然他穿著一件青色道袍,已經被漿洗的發白了,甚至還有幾個補丁在上面,比身邊的華服闊少差了一個天上地下,但是他卻絲毫不以為意,反而昂首挺胸,一對劍眉倒豎朝天,怒視著高高在上的執法使,高聲吼道:「我方家自墨門祖師創派伊始,便追隨墨祖身邊,至今已經傳承數百代,從來沒有作奸犯科之事!先父母更是為宗門戰死沙場,堪稱滿門忠烈!現在你卻僅憑袁華這個奸佞小人一面之詞,便咬定我犯下滔天大罪!你,這又是何道理?」

「滿門忠烈?我看是滿門傻蛋吧?」執法使滿臉不屑的道。

「哈哈哈∼」頓時,滿堂所有人都縱聲狂笑起來∼

原來,在十年前,為了花語森林上數十個大小密境,正魔兩道進行約占,規定只能讓元丹真人以下弟子參與,輸者無條件退出。

要知道,正道只有八大派,而魔門卻有十大魔宗,論起人數和實力,可謂是道消魔長。

但是卻不料,當時正道出現了一個奇葩的存在,就是方烈的父親方鋼。他乃是墨門精英弟子裡的領袖人物,為人極度耿直,剛正不阿!

在這麼慘烈的戰爭裡,他竟然輕信了好友,道門東崑崙劍神門下天劍子的話,甘心當了急先鋒,帶領數百墨門精銳,衝入十大魔門的大軍之中。

結果他們就被十倍以上的魔門精英包圍,苦戰十天十夜,直到全部戰死也沒有等來所謂的援軍!

不過,墨門不愧是天下第一守禦強宗,數百弟子愣是拖了這麼久才全軍覆沒,魔族精銳在漫長的激戰裡,不僅傷亡慘重,而且身心俱疲。

於是乎,就在他們剛剛全殲墨門之後,就被養精蓄銳許久的正道大軍擊潰,領頭的就是天劍子。

明明佔據劣勢,卻大獲全勝,天劍子頓時聲名大振,連帶整個道門也隱隱成為正道魁首。

至於墨門,雖然犧牲最多,可是卻沒有贏得讚譽,甚至暗地裡,大家都以『傻缺』稱之!

而十大魔門也將此戰視為奇恥大辱,並將墨門當做罪魁禍首,可謂是恨之入骨,紛紛發下狠話,只要見了墨門弟子,一概殺無赦!

於是乎,墨門弟子從此以後就過上了裡外不是人的悲催生活,就連出門都小心翼翼,甚至都不敢見人!

而且,大戰之後,墨門弟子精英盡喪,其中大半都是八百世家裡的優秀子弟,那些弟子的父母家人,自然而然的就把所有怒火都集中到了方鋼身上,這傢伙幸虧戰死了,不然回來就得被犧牲弟子的家屬活活咬死!

可是他一死不要緊,卻是讓兒子方烈背了黑鍋,同是八百世家的弟子,可他過的比普通弟子都不如,而且經常被人羞辱。

現在方烈更是直接送上了公堂,弄不好連命都保不住。

但是,方烈卻依舊繼承了父親剛烈的性子,面對滿堂嘲諷,不僅沒有畏縮,反而怒吼道:「總有一天,我會讓東崑崙和天劍子都後悔的!」

「嘿嘿,好大的口氣?人家東崑崙上下來一隻螞蟻,都被比你強,天劍子更是劍神嫡傳,未來的掌教人選,你和人家比,連渣渣都不是,還想讓人家後悔?真是可笑至極!」李峰冷笑道:「好啦,廢話少說,現在你是有罪之身,看在你那傻缺父親的份上,只要你肯認下罪狀,我可以饒你不死,不然的話,定叫你知道祖師堂大刑的厲害!」

「可笑,方烈行事堂堂正正,何來罪過,就憑袁華一人之言,你們休想冤枉我!」方烈毫不猶豫的大罵道。

「呵呵∼」執法使李峰聞言,立刻不屑的冷笑一聲,道:「人家袁華乃是內門弟子,出身墨門八百世家之一的袁家,拜在金池上人門下修習,無論出身地位,都遠在你這個破落戶之上。你覺得,我是應該相信你這個小小的外門弟子?還是該相信內門的精英呢?」

「哈哈,這還用問嗎?當然應該相信內門的精英弟子才是!」

「就是,一個泥腿子一樣的屁玩意,還想和咱們平起平坐?簡直就是自不量力?」

「區區一個螻蟻而已,竟然如此囂張?你應該明白,在我們內門弟子面前,你就是一個渣,我們說你作奸犯科,你就作奸犯科!還不老老實實認罪?」

站在外圍的十幾個華服少年,一起不屑的嘲諷道。

祖師堂乃是墨門審案的地方,也是上古時期大能所留的神奇所在,它的空間無限大,上面是日月星辰,下面是堅實的黑色石板,無論進來多少人都可以,一點都不覺得擁擠。

按照墨門門規,祖師堂審案要光明正大,任何人都可以隨意旁觀,所以這次罕見的姦殺大案一出,就立刻吸引了數百低級弟子,除了前方十幾位和袁華一樣出身的內門精英之外,還有數百身穿布衣的普通外面弟子。

他們並不敢在神聖的祖師堂隨意笑罵,但是臉上卻都帶著同情,憤怒,甚至是無奈的神色。

偶爾也有大膽的人暗地裡悄悄議論道:「方烈我知道,大好人一個,內門的精英弟子倚仗勢力欺負我們的時候,就只有他敢為我們出頭!為此,他沒少被打,但是卻從不屈服,是個真漢子!」

「他還收養了幾十個棄嬰,現在他祖傳的靈山都快成孤兒院!據說,為了養活這些孩子,他甚至連自己的法器都賣掉了!」

「就是,這樣的好人,怎麼可能跑去凡間,干下姦殺的事情?更別說滅人滿門了?倒是那個袁華,經常敲詐我們的靈石,還調戲漂亮女弟子,聽說有兩女弟子就是被他糟蹋後,自盡身亡的。可惜事情卻被他背後的袁家給壓了下來,要說這件事情是他幹的,我絕不會懷疑,但是方烈?簡直就是扯淡啊?」

「嘿嘿,你們這就不知道了吧?我聽說,前一陣,袁家看上了方烈祖傳的靈山洞府,想要低價買下來,但是方烈死活不賣,說是怕沒地方安置那些收養的弟弟妹妹。為此大大的罪了袁家,然後就出了這件事!」

「靠,要是這樣的話,分明就是袁華故意陷害啊?如此明白的事情,執法使怎麼會一點不明白?」

「哼,你懂什麼,今日審理此案的執法使姓李,叫李峰,也是出身墨門八百世家,和袁家是姻親!」

「該死,那豈不是說方烈死定了?」

「如果他低頭,袁家也不會太過分,至少會給他條活路,畢竟方家也是八百世家之一,而且父母都是宗門烈士,雖然現在沒落了,但是總不好趕盡殺絕。但是可惜,方烈此人剛烈耿直,恐怕寧死都不會低頭的!」

「唉,好人不長命啊∼」無數人低頭歎息。

可惜他們只敢私下低聲談論,一點影響不到上面。執法使李峰實力高絕,明明聽見了,卻完全視作耳旁風,直接冷笑道:「方烈,聽見你那些內門師兄的話沒?他們顯然都相信你啊?我再說最後一遍,看在你那死鬼老爹的份上,我也不想太過分,只要你認下此罪,我就放你一條生路,把你逐出師門也就罷了。可是如果你不識抬舉,嘿嘿,祖師堂三不服的酷刑,你是知道的,如何?」

所謂三不服的酷刑,是指墨門的一種特殊門規,在證據確鑿的情況下,案犯依舊不認罪,不服氣,那就可以用三種殘酷的刑罰懲治,直到他服氣為止!

「我又沒有作奸犯科,憑什麼讓我認罪?倒是你,是非不分,顛倒黑白,才真的應該在祖師堂認罪伏法!」方烈怒聲道。

「好小子,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啦!」執法使冷笑道。

「來啊,我倒要看看,三不服的酷刑,能不能讓姓方的這身鋼筋鐵骨服氣!」方烈大吼道。

「有種!」執法使直接怒吼道:「來人,罪犯死不認罪,給我打!」

「是∼」四位金甲執法天兵馬上答應一聲,然後瞬間閃到方烈身邊,其中兩個按住方烈的肩膀,另外兩個則伸手一抓,憑空抓出兩根黑紅相間的水火大棍!

這水火大棍可不是普通的凡間之物,而是祖師堂特有的法器,上面神光盈盈,煞氣衝霄,不管多高的修為,都可以打得皮開肉綻。

左邊那位執法天兵大聲道,「門規第一條,不得欺師滅祖!」

隨著話音落下,他手中的水火大棍也很恨擊出,精準的打在方烈的後背上。

只聽啪得一聲脆響,大棍落處,破舊的道袍當場碎裂,露出裡面一道血印,猩紅的鮮血隨即滲出,沿著脊背滾滾而流!

執法天兵乃是死物,只會嚴格按照門規執行,絕不徇私舞弊,而門規規定,水火大棍一出,必定見血方回!

但是,方烈挨了這麼重的一棍,卻鋼牙緊咬,一聲不出,甚至兩腿緊繃,死撐著沒有挪動一步,而且他還沉聲說道:「弟子明白!」

回應他的,是凶狠的另一棍,同時執法天兵再次道:「門規第二條,不得同門相殘!」

「弟子明白!」方烈再次沉聲回答,一點都沒有走音。

這便是墨門三不服刑罰的第一罰,打門規!

執法天兵此時是代表墨門祖師進行教誨,他們每念一條門規,就打一棍子,而被打的人,必須規規矩矩的回答,要是回答有錯,或者不回答,這一棍就算白打,重新來過。

墨門門規總共一百零八條,也就是要打一百零八棍,棍棍都要見血方回,基本上,打完之後,肯定是皮開肉綻,渾身上下沒有一塊好肉。

如此重刑,並非所有人都可以承受,一般來說,挨上幾下就會求饒,而只要求饒,認罪,服氣,就會停止行刑,進行下面的判決。

所以,能夠真正支撐下全部一百零八棍的人並不多,甚至可以說是鳳毛麟角。大多數都會屈服,哪怕被冤枉,也只能咬牙認了!

而這邊方烈啪啪的挨打,那邊的袁華卻和一群華服調笑起來:「你們瞧瞧方烈這傻樣?還直挺挺的站著挨棍子,就不知道跪下挨會好受一點嗎?簡直就是一個二貨啊!」

「哈哈,果然不愧是那個傻缺之子。對了,你們覺得這白癡能挨幾下?我估計十棍子就會跪下,十五棍子就討饒!」

「哈哈,你太看得起他了,最多十棍子,他就絕對會哭爹喊娘!」

「我倒是覺得他能多挨幾下,方家臭脾氣還是挺硬的,所以二三十棍還是可以支撐的?」

「哈哈,兄弟們?要是咱們賭一把,看看誰猜的准?」袁華奸笑著提議道。

他馬上就獲得了這些紈褲子弟的認同,眾人紛紛大笑著下注。

在這神聖的祖師堂裡,他們卻嬉笑賭博,似乎不把莊嚴的門規放在眼裡,就是執法使李峰也都假裝看不見的。

要知道,這些傢伙,本事不算大,天賦也不算高,但卻各個都有極深的背景,全部都是八百世家裡的嫡傳。而這八百世家相互通婚不知道多少代,早就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關係網,得罪一個就等於得罪全部。所以,哪怕就算已經是紫府上人的李峰也不敢對這些紈褲子弟多說什麼。

「哈哈,十棍子啦,這白癡還沒有倒地,你輸了!」

「可惡,他怎麼這麼能堅持?該死的,二十棍子了,我也輸了!方烈你這個王八蛋,竟敢害我輸,等以後看我怎麼收拾你?」

「三十,三十棍了,他還不跪下?大爺的,害得老子也輸了,真是可惡的狗東西,你怎麼還不去死啊?」

此時的方烈,背後的道袍早就徹底碎爛,露出古銅色的堅實後背,上面遍佈猶如蜈蚣一樣的血痕,很多地方皮膚徹底開裂,露出裡麵粉色的肌肉!

鮮血混合著汗水,好似小溪一樣流淌到地上,將地面都染成紅色。

可是方烈卻依舊筆挺的站著,就好像一塊鐵,在兩根水火大棍的輪番毆打下,毫不動搖!

數百外面弟子,看得心驚肉跳,各個露出佩服的神情,但是惡少們卻滿口髒話,不停的咒罵著讓他們輸掉賭局的方烈。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些惡少們也漸漸閉嘴,滿臉驚駭之色的望著那個已經變成血人的剛烈漢子!

五十棍,八十棍,一百零八棍!

直到最後一百零八條門規全部打完,方烈也沒有求饒,甚至都沒有跪倒!

此時的他,哪怕後背已經徹底糜爛,再無一塊好肉,哪怕他已經痛得渾身都被汗水打濕,哪怕他的雙腿已經被血液染紅,他也依舊如同一座大山一樣,穩穩的站在地上!

「真是個鐵漢子!祖師堂自從有了打門規之後,無數年裡不知道多少人在水火大棍下屁滾尿流,哭爹喊娘,以至於醜態百出,哪怕就是再硬的漢子,也都是跪在地上撐過去的,像這樣筆直挺過去的,恐怕還是第一個!」一位外門弟子欽佩的道。

「狗日的,還真是夠爺們啊!」哪怕就是華服闊少裡,也有人佩服的嘀咕。

但是,方烈的鐵血作風,卻沒能打動執法使,反而徹底觸怒了他,「方烈,行啊,你小子夠硬,不過你別高興的太早了,這才只是三不服刑罰的第一關,後面還有更狠的,有種你就別服軟,看老子怎麼整死你!」

「好!」方烈虎目圓睜,大吼道:「來吧,咱們繼續,看看是你的刑罰硬,還是方烈的骨頭硬!」

「有種!」執法使李峰面色猙獰,狠狠一拍桌子,大吼道:「案犯不知悔改,頑固不化,給我動用三不服之第二刑,三刀六洞!」

「是!」執法天兵立刻答應一聲,原本手持水火大棍的兩個天兵,立刻甩手扔了棍子,然後伸手一抓,憑空抓出兩把尺半長的三稜劍!

此劍通體烏黑,三稜上都是倒豎的鋸齒,劍身不時有藍色的電光閃過,分明就是一件特殊的法器。

隨後,他們便對著方烈的後背,緩緩刺進去,三稜劍粗糙的表面,摩擦著皮肉,那種痛楚簡直就不是人受的。即便是方烈這樣的鐵漢,也疼禁不住顫抖起來。

終於,兩把三稜劍透過方烈的身體,從正面穿出,露出三寸長的一截,他們才停手。

但是這還沒有完,因為三刀六洞之刑,是要在身上插三把刀,每把都要刺穿身體,前後出現兩個洞,加起來便是所謂的三刀六洞。

所以捅完這兩刀之後,其中一個執法天兵又拿出一把三稜劍,繼續進行穿刺。

雖然他們進行穿刺的時候,都特意避開要害,絕對不會致命,但是這種三稜劍本身就粗糙,加上還不時有電流閃爍,對內臟的傷害極大,而且還伴隨著一陣陣的劇痛,是最能折磨人的一種歹毒刑罰!

可是面對如此酷刑,方烈卻再一次展現出他剛烈的一面,硬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挨完這三刀,如此硬漢,即便是執法使李峰,和袁華等人,也禁不住目瞪口呆,難以置信。

「好小子,你果然夠狠,不過,你和我硬來是沒有用的,按照門規,三不服最後一種刑罰,乃是摧經毀脈,徹底毀掉奇經八脈,乃至丹田氣海,從此以後,你就變成一個廢人,再無修煉的可能。」李峰冷笑道:「現在你的傷勢雖重,將養幾年還可以恢復,如果你認罪服軟,還有一線生機,你自己看著辦吧!」

這時候,就算是那些畏懼世家勢力的外門弟子們也忍不住了,紛紛勸說道,「師兄,你就認了吧,你乃是炎龍神火靈根,一等一的資質,就算是離開師門,也絕對有大好的前程,何必葬送在這裡?」

「是啊,師兄,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啊!」

在場的很多弟子都被方烈的剛烈所感動,幾乎所有女弟子都留下了淚水,只有那些袁華那些紈褲子弟面露不屑,口出狂言,「哼哼,再硬的傢伙,在我們面前也都是渣,方烈,你就是再厲害又如何?還不是得認罪伏法?」

「放屁,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是我幹的,就別想讓我認罪。我方烈,頭可斷,血可流,唯獨就是不能卑躬屈膝,跪地求饒!」方烈劍眉倒豎,怒不可揭的吼道,「別說區區摧經毀脈,就是千刀萬剮,也別想叫我服!」

「好好好∼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李峰冷笑道:「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了你。來人,此子冥頑不靈,死不認罪,按照門規,第三次依舊不服者,摧經毀脈,給我廢了他!」

「是∼」執法天兵沒有任何猶豫,答應一聲之後,便伸出手掌拍在方烈的雙肩之上。

緊接著,他們的手掌上便發出一紅一籃兩種神光,灌入到方烈的身體內。

方烈頓時就感覺一道熱流,一道寒流,宛如驚濤駭浪一般,沿著雙肩灌入自己的奇經八脈。方烈的經脈在這兩種強大的力量面前,完全不堪一擊。它們所過之處,冷熱交替,脆弱的經脈頓時寸寸斷裂,發出辟啪的脆響。

周圍的人就看見方烈身上紅藍光芒不停的流淌,隨著辟啪的聲音,方烈的身體如同抖糠一樣劇烈顫抖著。

而紅藍光芒過後,方烈原本堅實如鐵的肌肉瞬間就萎縮下去,變得好似麵團一樣柔軟,而且滿是褶皺,就好像暮年的老人一般。

不僅如此,紅藍光芒最終交匯在方烈的下丹田處,將其苦修一輩子的氣海衝散,赤紅色的靈氣好似開閘的洪水,從方烈的丹田里竄出,而他的身體也佝僂下去,好似一陣風就可以吹倒似的。

所有人都知道,那個天賦極高的少年修士,從此以後,就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廢人,此生再無仙緣!

第二章 神凰涅槃經 加入書籤

看到方烈的淒慘模樣,在場的人都露出唏噓神情,更是有些受過他恩惠的人,滿臉淚水,憤恨不已。

「可惡啊,不就是不願意出賣祖產嘛,何至於此!」

「太狠毒了,不管怎麼說,方家也都是為宗門戰死的烈士,怎麼能這麼做?讓人心寒啊!」

「更何況,此事根本不可能是方烈所為,為了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就把人廢掉,實在太過分了!」

面對眾人的議論,十幾個紈褲子弟臉上也有些訕訕之色,再沒有剛才的囂張。

李峰多少有些後悔,心中暗道,都怪這個該死的方烈,早認罪不就得了,幹嘛非要挺這三不服的大刑!真是個白癡,和他那傻缺的爹一樣!

就在所有人都震撼於方烈慘狀的時候,方烈卻堅定的昂起頭,對李峰冷笑道:「執法使,三不服的刑罰,我是不是挺過去了?」

「是,算你有種!」李峰狠狠的道:「這次就算你贏了,我可以宣佈你無罪。不過,我倒是想知道,為了這個無罪的判決,搭上自己的一身修為,值得嗎?」

「嘿嘿!」方烈伸手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冷笑道:「僅僅為了一個我本該就有的無罪判決,這的確是太不值得了,但是為了收拾你們這些混帳王八蛋,那就太值得啦!」

「收拾我們?」李峰先是一愣,隨即臉色大變,怒吼道:「你,你難道要過輪迴火道?靠,你丫的不想活啦?」

輪迴火道乃是祖師堂的一個特殊秘境,按照墨門門規,只有挺過三不服大刑的人,才可以進入其間,找尋隱藏在裡面的祖師令。

按照祖師堂的說法,能夠經受三不服的酷刑還不服,那就說明他真的是受到冤屈,對這樣的人,作為補償,他們就自動獲得一個可以翻身的機會。

那就是在輪迴火道裡找到祖師令,只要成功,就可以以令主的身份,親自審問自己的案子,把冤枉自己的傢伙全部收拾掉。

祖師令一共有五塊,分別是仁、智、義、勇、信,其中輪迴火道裡的便是仁字令,為五令之首,只要成為仁字令主,在墨門便是地位最高的人。哪怕門主,也不過是智字令的令主,僅僅排第二而已。

但是,輪迴火道在過去的無數歲月裡,卻只是一個淒美的傳說,曾經有不少弟子含冤受屈,依靠大毅力撐過三不服大刑進入其間,而他們的下場卻都無比淒慘,全部當場化為灰燼。

久而久之,就再也沒有人相信輪迴火道的傳說了。

方烈卻堅信此事,因為他方家始祖畢竟是墨門祖師身邊的人,曾經留下記載,詳述此事。

原來這輪迴火道裡,不僅僅是有祖師令,還留下了一門無上秘傳,一旦獲得秘傳,那麼絕對可以馳騁天下,所向披靡!

只是這門秘傳比較特殊,入門極難,必須要毫無修為,並且具有大毅力、大意志的人才能夠修煉成功。

也正是因為如此,墨門祖師才專門設下三不服的刑罰,不僅是為了正門規,也有考驗傳承者意志的意思,同時也順道廢掉修為,從而達到修煉秘傳的條件。

只可惜無數歲月以來,進入輪迴火道的弟子成千上萬,卻沒有一個活下來獲得秘傳的,於是就都將此事給遺忘了。

方烈原本也只是知道此事,並不想親自嘗試,畢竟三不服的刑罰太狠了,修為也要廢掉,更何況前面那麼多嘗試者都死在輪迴火道裡,他也不敢保證自己就可以有那麼大的機緣。

但是這一次,袁家將他逼上絕路,一旦他認罪,祖產不保,家裡收養的幾十個弟弟妹妹也將從此流浪街頭,苦不堪言。哪怕就算是為了他們,也絕不能認罪。

而且,方烈的性子繼承其父,那當真是寧折不彎,既然非要逼他到這個地步,他又豈能輕饒了李峰和袁華這些人?

方烈現在滿腦子都是一個心思,死也要拉這些混帳東西墊背,就是要和他們拼個魚死網破!

想到這,方烈再不廢話,直接仰天大吼道:「墨門弟子方烈,蒙受奇冤,受三不服大刑而不悔,懇請祖師顯靈,讓我一闖輪迴火道,為自己洗清冤屈!為墨門清理門戶!」

隨著方烈話音落下,整個祖師堂猛然一震,緊接著,方烈周圍的執法天兵全部消失,十八位原本護衛李峰的執法天兵分列到他兩側,隱隱護衛他。

與此同時,一股可怕的力量突然降臨,直接把高高在上的李峰掀飛到一側,並強制壓得他跪地低頭,擺出認罪的姿態。

然後,大堂前方的案几自動消失,後面的牆壁左右分開,露出一條巨大的通道,約有三丈見方,裡面燃燒著數尺高的七彩烈焰,幽深無比,不知道通向何處。

「哈哈哈!」看到這,方烈忍不住仰天大笑起來,然後對李峰和袁華冷笑道:「你們兩個王八蛋給我等著,某家出來之後,便是你們兩個狗賊的死期!」

「切!」袁華直接不屑的冷笑道:「你的下場只能是變成灰燼,老子才等不到你。不過,你放心,今日你給我惹了這麼多麻煩,我雖然沒有辦法把你再殺一次,卻絕對會好好照顧你的那些弟弟妹妹,你看,把他們都賣到凡間最骯髒的地方怎麼樣?」

「王八蛋,我不會給你機會,我一定會出來的!」方烈滿臉猙獰的吼道。

「好啦方烈,你夠了吧!」李峰跪在地上,大叫道:「你們方家怎麼就是一些不知道變通的白癡?折騰死自己,也不叫別人好過是不是?」

「沒錯,方家祖訓就是︱︱」方烈大吼道:「撞破南牆也不回頭!哈哈哈!」

說著,方烈便向前艱難的邁了一步,隨即,輪迴火道便感應到他,射來一條金光大道落在他腳下,使得他僅僅輕輕一步,就走進了輪迴火道之中。

這一刻,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個堅強的漢子,有的祈禱,有的詛咒,但無論是哪種立場,都不由得在心裡生出一種由衷的敬意。

就在方烈打開輪迴火道時,巨大靈壓從祖師堂轟然散出,瞬間傳遍整個墨門。

方圓十萬里的墨門總部內,修士數十萬,全部都感應到了,眾人大驚失色,紛紛駕馭各種法寶前來觀看,時間不長,祖師堂大廳裡就出現了數萬之眾,當真是人山人海,平常都見不到這麼多人。

當他們得知發生了什麼事情之後,全部都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都用奇葩的目光望著跪在地上等候結果的李峰,十個人裡,有九個是幸災樂禍。

身為執法使,暗地裡偏向一方,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是明明冤枉人家,還施加三不服大刑,以至於鬧出輪迴火道,那可就太過分了。

要知道,輪迴火道數百年都難得開啟一次,每次都有大冤屈發生,不然誰甘願挺過那樣的酷刑啊?

每次輪迴火道出現,都意味著一個執法使要倒霉,哪怕方烈死在裡面,高層也會徹查此事,所以不管怎麼說,李峰都完蛋了,至少也會被罷黜執法使的職位!


墨門某個秘境深處,一座優雅的雨亭裡,有一張小圓桌,春夏秋冬四張椅子上,極為突兀的出現了四道身影。

上首是個英俊瀟灑,劍眉朗目的中年道人,年紀不過三十許,手持折扇,周身氤氳著一層淡淡的紫氣,往那裡一坐,就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印象,正是墨門門主,智字令主,墨千尋。

他下首是個威武的中年漢子,一蓬赤鬚如火,滿臉剛毅之色,乃是墨門長老,外事堂堂主,義字令主,火無方!

再下面則是個雄壯的大漢,身高近丈,銅頭鐵手,一對眼睛精光四射,好似巨靈神一般,勇武無雙,正是戰堂堂主,勇字令主,雷正峰。

最後一位,是個蒼老的垂暮老頭,穿著花白布衣,一雙眼睛都快要睜不開了,出現之後就打盹,好像即將陷入永眠。他乃是祖師堂堂主,信字令主,周正清。

這四位便是墨門領袖,四大令主,實際上的當家人。他們這次並非真身前來,而是通過深厚的修為,顯化分身來這裡碰頭,為的便是剛剛開啟的輪迴火道。

輪迴火道數百年難得一見,只要出現就是大事,意味著一件可能影響墨門聲譽的冤案發生了,而且鬧得眾人皆知。

所以哪怕他們地位高絕,平日都懶得理事,這個時候也必須要商議一下,看看如何處置,才能挽回影響,消弭不利因素。

四大令主都是雷劫真人,修為深不可測,根本無需多問,各自閉目問心,便於冥冥之中找尋出了答案。

「真是可惡,現在的世家子弟實在是太不成器了,行事如此卑鄙下流,簡直令人髮指!」火無方直接破口大罵道。

墨門五大祖師令,是威力無邊的通靈至寶,具有靈性,會根據自己的特色選擇主人,任何人根本無法干涉。

火無方之所以能夠成為義字令主,便是因為義薄雲天,胸有正氣,最見不得自私小人,故而此事落在他眼裡,簡直就是十惡不赦的大罪。

不過,雷正峰卻不以為然,他冷聲道:「小傢伙們行事確是稍有過分,但這個方烈,卻更是可惡至極,明明沒有什麼能力,還要霸佔那麼好的靈山,也不看看自己夠不夠格,老老實實把靈山讓出來不就行了,反而冥頑不靈、死不悔改,弄得輪迴火道都開放了,這次事情傳出去,我墨門無疑又要成為正道的笑柄了!」

雷正峰執掌勇字令,勇力無雙,認為強者就應該佔據更多的資源,弱者既然受到強者的保護,那麼做出一點犧牲也是應該的。所以,在這件事情上,他支持的乃是強大的世家力量。

實際上,也不能說雷正峰就完全沒有道理,一座靈山價值連城,在世家手裡,可以多培養不少高手,增加整個墨門的實力。但是,落在方烈手上,卻變成了孤兒院,收養的大部分都是沒有靈根的廢物,實在太過浪費了。

「你這是什麼屁話!」剛直的火無方頓時勃然大怒道:「難道人家父親為宗門犧牲,兒子就活該被活活逼死?那我墨門到底是名門正派,還是邪門歪道?」

「哼,你不提他爹還罷了,那個一根筋的傻缺,害死宗門數百精英弟子,宗門傳承都出現了斷層,直到現在,我們耗費了那麼多的資源,也沒有把損失都彌補回來!」雷正峰冷哼一聲道:「要我說,方烈就該死!」

「你,你,你!」火無方氣得都說不出話來。

這時候,墨千尋輕輕說了一句:「好了!此事歸屬祖師堂,聽周師弟的!」

墨千尋的話音非常輕柔,就好像清風拂面,讓人如沐春風,無比舒暢,卻隱含無限威儀。

無論是剛直不阿的火無方,還是勇悍絕倫的雷正峰,都立刻屏息凝神,恭敬的道:「是,掌門師兄!」

而旁邊那個一直都好像在睡覺的老頭周正清,此時也不得不勉強張口道:「李峰做不得執法使了!」

其他三人微微點頭,都認可了周正清的決斷。

「至於方家的那座靈山……」周正清有些為難,不知道如何處置才好。

這時候,墨千尋卻突然輕聲咳嗽兩聲,然後淡淡的道:「靈山暫時不要討論,畢竟正主還在呢!」

其他三人聞言,立刻恍然大悟,再不多言。

即便認準方烈必死無疑,但是在確定之前,實在不該討論人家的後事問題。

這是一種必要的尊重,身為高高在上的門主,墨千尋竟然依舊考慮到這一點,不得不讓人佩服。


在祖師堂裡,數萬人的注視下,方烈的身影已經逐漸消失在彩色的烈焰之中。

當方烈踏上金光大道,進入輪迴火道的那一瞬間,一股詭秘莫測的神秘力量便突然灌輸到他的識海之中,並且形成了七七四十九個古樸蒼茫的文字。

這四十九個神文蒼勁有力,如龍似鳳,充滿大道氣息,似乎包含無窮奧秘。

方烈其實一個字都不認識,但是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偏偏可以理解其中蘊含的深意,這竟然是一篇完整的功法。

要知道,方烈出身世家,修煉至今也有十幾年了,見過的功法也不少,可是其他功法,少則幾千字,多則數十萬字,哪有幾十個字的?簡直匪夷所思!

而最為讓他感到震驚的是,這四十九個神文其實不僅僅是包含了這篇功法,還包括了功法的來歷,還有修煉時所需要注意的地方,以及無比複雜的修煉過程。

方烈估算了一下,這些信息要是用正常的字書寫,恐怕幾百萬都有了。

真不知道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神奇文字,竟然用了區區四十九個,就包含如此多的信息。

不過,在震驚之餘,也同時讓方烈知曉了這篇名曰︽神凰涅槃經︾的功法,到底有多麼的神妙和玄奇,它竟然是一篇大道神功,也被稱之為歸一神功!

所謂大道神功,傳說是開闢鴻蒙之後,天地法則自動演化出四十九種神功,每一種都可以直接觸摸大道,威力無窮,故曰大道神功。

另外,這四十九種神功只可意會不可言傳,有冥冥運道加身。無法傳授,無法記錄,哪怕就是學會了也沒有辦法傳授給自己的弟子,也就是說世間僅僅只能有一個人可以學會,所以才又被稱之為歸一神功。

有人傳說,實在是因為大道神功威能太大,天妒之,地厭之,故而才有了這樣的限制。

如此神功,萬年難得一見,要是傳出去,整個修真界都會為之瘋狂,但是方烈卻毫無喜色,反而愁眉緊皺,略顯猶豫。

因為這上面的信息清晰的告訴方烈,大道神功不是那麼好練的,每一種都有其特殊之處,尤其是這︽神凰涅槃經︾,更是詭秘到了極點,竟然真的要求進行一次鳳凰涅槃,才可以修習。

所謂鳳凰涅槃,就是把人活活燒成灰燼,然後在烈焰裡重生!

這可能嗎?反正方烈活了這麼大,就沒有聽過這樣的事。

實際上,這上面也清楚的告訴了方烈,這第一步很難,過不去就是個死,被活活燒成灰。

而在這裡的記錄中,從創派祖師時代,墨門就掌握了這門功法。那個時代,加起來就有不下五位數的天才少年修煉,無一例外,盡數灰飛煙滅!

墨門祖師無奈,只能將其安置在輪迴火道裡,直到現在都不知道多少年過去了,又死了不下上千人,都是過了三不服大刑,擁有極高意志力的青年才俊。

這麼多人都沒有過這一關,可見它有多麼難。如果這門功法不是出現在這裡,方烈肯定毫不猶豫的認為這是在騙人送死。

對於方烈來說,現在其實還有機會回頭,他周身的火焰只是看著濃烈,其實並沒有傷害到他。只有開始修煉︽神凰涅槃經︾之後,才會灼燒他的身體。

而這四十九個神文裡也包含墨門祖師留下的信息,祖師為人心善,不會輕易讓門人送死,尤其是受過三不服大刑的苦孩子,如果他們不願意,可以掉頭就走,雖然從此變成了廢人,卻也可以留下一條命。

但是,對於一個曾經上天入地無所不能的修士來說,失去力量就等於失去一切,他們寧可死,也絕不願意放棄得到大道神功的機會。

方烈就更是如此,自從父親戰死之後,他見識過太多的人情冷暖。他知道,這就是一個殘酷的世界,哪怕他回去了,沒有力量的他也定然會被那些紈褲子弟活活玩死,甚至他收養的弟弟妹妹們也會被他牽連,等待他們的將是無比淒慘的命運。

所以,方烈僅僅只是稍稍皺眉,神情就變得堅定起來,為了弟弟妹妹,為了父親的奇冤昭雪,為了這些年蒙受的恥辱,他無論如何,也要過了這一關。

「我命由我不由天!」

方烈怒吼一聲,毅然決然的向前走去。

與此同時,感應到方烈堅定意志的四十九個神文,轟一聲碎裂開來,化作金色的神光,照耀在方烈的身體內,開始引導方烈進行︽神凰涅槃經︾的第一步修煉,涅槃!

其實,輪迴火道裡的七彩烈焰並非普通的火焰,而是天地間最為神妙的涅槃神火,它並沒有其他神炎那種焚山煮海、融金化鐵的可怕威能,但是卻更加神奇,因為它是一種生之炎,號稱活死人,肉白骨,涅槃重生!

所以方烈進來之後,也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但是在︽神凰涅槃經︾運轉的時候,涅槃神火便開始發揮它的神奇力量,將方烈的肉體一點一點的燒化。

那種感覺,就好像是把冰塊放在火山裡,固態的寒冰直接化為白色的蒸汽!

現在的方烈便是如此,他身上的衣服瞬間化為灰燼,肉體則在涅槃神火的灼燒下,轉化成金色的能量,在體內四十九個神文形成的金光作用下,向頭部流動過去,並融入到元神之中。

元神在吸收了肉身轉化的金色能量之後,整個都被染上一層金色的光芒,並逐漸變得濃重起來,於是元神變得更加穩固,更加強大!

第三章 痛不欲生 加入書籤

當然,這個過程充滿痛苦,肉身逐漸融化的劇痛,簡直不是正常人所能承受的,比千刀萬剮的酷刑還要痛苦無數倍。

因為千刀萬剮也只是對肌肉進行傷害,而現在,方烈不僅僅是一身的肉要融化,就連骨骼,甚至骨髓也都要被涅槃神火灼燒成特殊的金色能量。

方烈是個身高七尺的男兒,想要一點一點的燒化並不容易,整個過程持續了將近半個時辰。

到了現在,方烈也總算是明白為何墨門祖師一再強調,非大毅力之人無法修煉此功了。

也就是方烈這樣剛烈的漢子,換了個意志力稍差的傢伙,恐怕早就活活痛死,痛瘋了。

而在這個過程之中,必須要注意力高度集中,用神識將所有肉身所轉化的金色能量都吸入元神才行。

雖然四十九個神文會幫忙,可是它們也要在方烈清醒的情況下才會發揮作用。如果昏過去的話,整個過程將會打斷,人也就死定了。

經過一番非人的痛苦之後,方烈的肉身徹底消失,只留下一個金色的強大元神,比他原本的元神最起碼要強大幾十倍。

這樣的元神,簡直都快要趕得上開闢紫府的上人了,那可是通常要苦修數百年以上才能夠達到的境界!

但是,這也才僅僅只是完成了︽神凰涅槃經︾的第一步而已,事實上,這還是最簡單的一步。

接下來,方烈的元神繼續向前飄行,涅槃神火也繼續灼燒,只不過這次,灼燒的目標變成了元神。

此時,四十九個神文形成的金光匯聚在一起,籠罩在方烈元神內的九個光點上,這九個光點便是方烈的三魂六魄!

第二步的過程和第一步類似,涅槃神火將元神燒煉成另外一種特殊的能量,恰好可以被魂魄吸收。

在神文的力量作用下,隨著涅槃神火的灼燒,方烈的元神逐漸縮小,但是代表魂魄的九個光點卻逐漸增強,表明他的魂魄力量大增。

當然,燃燒元神所產生的痛苦,比肉身被燒更加強烈,哪怕是方烈這樣的鐵漢,如果還有嘴巴的話,恐怕也會慘叫連連。

元神的灼燒更加緩慢,又是半個多時辰,這種酷刑才算是結束。

於是,方烈現在僅存九個光點,也就是說,他變成了靈魂狀態。

而這還沒有最終結束,接下來還有第三步要走。

方烈的三魂六魄繼續前行,涅槃神火轉而開始對它們進行灼燒。

這一次,魂魄灼燒後產生的能量,被吸入了最大光點內的一個若有若無的光點。

這個光點就是方烈的天魂,人有三魂,天、地、人,天魂是其中最為強大的。而天魂內的光點,則是一個人的本命真靈。

其實,本命真靈才是一個人的根本,魂魄只是依附真靈而存在的。

魂魄記載著一個人的記憶、性格等等,是後天產生,可以被消滅的。

人死之後,便會魂飛魄散,從而導致記憶消失,但是真靈不滅,卻可以轉世重生!

即便是在高級別的修士爭鬥之中,也不過就是將對手打得魂飛魄散,想消滅真靈都很難。

但是一旦用特殊手段將真靈消滅,也就意味著這個人徹底死去,從此在世間消失,就連轉世重生都不可能。

由此可見,真靈對一個人是多麼的重要。

如此重要的真靈,卻是玄之又玄之物,即便是修士,也沒有辦法增強,他們或許可以通過修煉和靈藥,增強元神,甚至是魂魄,卻對玄妙的真靈毫無辦法,最多就是打上一點烙印,使其在轉世之後,還能記起前塵往事,從而繼續修仙之路。

而現在,方烈卻在神文的作用下,通過涅槃神火燃燒魂魄產生的特殊能量,開始對真靈進行加強。這簡直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要是傳出去,只怕要驚呆無數人仙、大能。

︽神凰涅槃經︾不愧是大道神功,就是如此的神奇,在方烈魂飛魄散的同時,他的本命真靈光芒大增,而且最為神奇的是,原本空白的真靈,此時多出了一個個古樸蒼勁的金色文字,並且隨著燃燒魂魄產生的能量注入,而變得越發清晰、生動,就好像要活過來一樣。

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上面的文字一共有五十個,其中四十九個是︽神凰涅槃經︾的神文,剩下的一個卻是記載方烈身體所有信息的特殊神文。

當然,燃燒魂魄的痛楚,比剛才燃燒元神更加恐怖,甚至是連同方烈的記憶也都一點一點的消散,就好像有人用小刀一點一點刮削他的腦子。

而當所有魂魄都燒盡,方烈的真靈上也寫滿了神文,神文最終相互融合,匯聚成一個怪異的神符,正是「大衍四九,五十歸一」!

這個時候,︽神凰涅槃經︾總算是完成了十之八九。而在方烈的真靈面前,不知道何時出現了一滴金色的血液,一股恢弘博大的氣息隨之傳來。

方烈的真靈好似飛蛾撲火,直接射進那滴血液當中。

按照方烈得到的信息,這滴血液乃是天地鴻蒙之時便存在的神凰的本命精血。︽神凰涅槃經︾的最後一步便是讓本命真靈吸納這滴精血,從而得到神凰那種涅槃重生的逆天神通!

但是,這一步並不容易,事實上,反而是最為困難的一步。

歷代修煉︽神凰涅槃經︾的人,有上百個曾經達到這一步,但是可惜,無一例外都以失敗而告終。

︽神凰涅槃經︾記載,想要完成這一步,必須有大毅力,發大宏願,並且得到天道認可才行。

可是天道是什麼?怎麼聯繫?方烈一個區區氣海境的超級小菜鳥,哪裡懂得這些。

和天道規則有關的東西,那都是最頂尖的修士才可以接觸的,方烈想破腦袋都搞不明白,怎麼這︽神凰涅槃經︾一開始修行就要如此高端的要求。

而神凰精血裡的真靈,可不是永久存在的。

實際上,神凰精血的威能,每時每刻都在壓搾著方烈真靈的力量,最多一盞茶的功夫,方烈的真靈就會被神獸氣息壓得徹底消散,那也就意味著他將會永久消失,連轉世重生的機會都沒有!

很顯然,前面上百個達到這一步的人,恐怕都是死在這該死的天道認可下!

隨著時間的推移,方烈的真靈也逐漸變得衰弱,他試驗了好幾種辦法,都完全沒有奏效,無論是拼命伸展神識,想要接觸所謂的天道,還是在心裡嘶吼各種宏願,都一點效果也沒有。

終於,方烈的真靈變得暗淡無光,搖搖欲墜,好似輕輕一口氣都可以吹散。

儘管虛弱不堪,可是方烈卻一點也沒有認命的意思,想起家裡等候消息的一堆弟弟妹妹,想起慈父慘死蒙冤,想起自己含冤受辱,以及袁華那些小人可恨的嘴臉,他怎麼都不甘心就這麼消散在天地之間!

「我不服啊!憑什麼努力堅持正義的人要蒙受屈辱和磨難,而那些該死的壞人卻各個風光無限?憑什麼沒有力量的人就要被欺凌羞辱,而恃強凌弱者卻可以踩在弱者的屍骨上恣意獰笑?」

「如果蒼天認為這就是天道,那麼父親為何又要教導我禮義廉恥?我絕不認為父親是錯的,錯的只是這個該死的世道!」

「蒼天啊!天道啊!如果你還認可正道,認可父親和我的堅持,就請你賜予我力量,讓我替天行道,還天地以正氣,還蒼生以道德!」

隨著方烈用最後的執念發出無聲的嘶吼,一種冥冥中的偉力突然降臨。

下一刻,神凰精血神光大作,在萬丈光輝之中,奇跡般的融入到方烈的真靈之中。隨著精血的注入,方烈的真靈逐漸穩固,但是卻急劇縮小。

最終,吸收了所有的神凰精血之後,真靈變成了一個宛如芥子的小小光點,這便是︽神凰涅槃經︾練成之後,所形成的真靈道種!

真靈道種一成,也就意味著這門︽神凰涅槃經︾的入門功夫,練成了!

當這個微小如同芥子,高階修士都難以用肉眼見到的真靈道種完全成型的那一刻,一塊漆黑的令牌極為突兀的出現。

這塊令牌樸實無華,古樸大方,通體為黑色木製,雲紋遍佈,中間有一個大篆書寫的「仁」字,正是祖師令!

令牌出現之後,一隻黑色的大公雞便從令牌裡鑽出來。

站在令牌上,那隻大公雞用一雙好奇的眼睛打量了一下面前的真靈道種,口吐人言,用興奮的聲音說道:「好,好,好,不知道多少年了,這門破神功總算是有人練成啦!老鳥可算是解放嘍!」

說完,這隻自稱老鳥的大公雞便對著真靈道種喝道:「小子,想裝死到什麼時候?還不快點給我滾起來!」

隨著老鳥話音一落,方烈的真靈道種便突然產生巨大的吸力,周圍的涅槃神火一起噴湧過去,將其包裹起來。

在七彩烈焰中,真靈道種先是一震,生出了白色的真靈,和方烈以前的真靈幾乎一模一樣。

緊接著,真靈再次一震,生出了天魂,而後便自行分裂出地魂、人魂,以及六魄。

三魂六魄全部齊備之後,一團柔和的光芒出現,化作方烈的元神!

緊接著,涅槃神火將元神包裹的好似一個巨大的蠶繭,在其中,方烈的骨骼、經絡、血肉、皮膚,一樣樣憑空生成,涅槃神火那種活死人,肉白骨的玄妙威能,在這一刻展現的淋漓盡致!

竟然可以讓死人憑空復生,也難怪涅槃神火被譽為天下最玄妙的神之炎!

不過,完全復生的方烈,和以前也略有不同,那就是他背後多出了一對金色的翅膀,長達一丈,總共十萬八千根鋒銳的羽毛,顯得威猛之極。

翅膀上還有兩個黑色的大字,左邊是「道」,右邊是「德」,好像是被濃墨寫上去似的,充滿一種肅然的味道。

而這便是方烈繼承神凰血脈之後,所得到的一件小禮物。

並且,他也終於得知了︽神凰涅槃經︾的所有情況,知道了這門具有唯一性的大道神功,到底是有多麼的變態!

傳說,開闢鴻蒙所形成的四十九種大道神功,每一種都有獨特之處,有的可以操控無上神火,焚燬萬物;有的可以操控天罰之雷,見誰滅誰;還有的能夠感觸天道法則的運轉,從而推測過去、未來,變得幾乎無所不知!

雖然︽神凰涅槃經︾並沒有這些幾乎可以算是天下無敵的可怕力量,但是它所獨有的特性也同樣堪稱逆天,甚至可以說是所有大道神功最變態的,沒有之一!

因為︽神凰涅槃經︾的特性竟然是無限復活的不死之身,實際上,現在的方烈,本體並非現在的身軀,而是那顆真靈道種,只要道種還在,那麼無論身軀死多少次,他都可以憑借真靈道種,在涅槃神火的幫助下,再次涅槃重生。

而且,是完全的重生,不會損失任何東西,甚至在經歷了死前的大恐怖之後,復活的方烈會有所突破,從而加深修為,變得比以前更加厲害!

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方烈完全不用怕死了,甚至還可以故意找死,以感受生死之間的大恐怖,用來進行突破。

其他的大道神功就算是再厲害,也無法做到這一點,只要死了就真的死了,再也無法重來。可是︽神凰涅槃經︾卻擁有無限復活的能力,這是何等的逆天和變態!

直到現在,方烈都還處於懵懂之中,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練成了︽神凰涅槃經︾,並且擁有了不死之身,巨大的幸福感讓他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而就在方烈還在發呆的時候,旁邊的老鳥有些不耐煩了,直接開口問道:「小子,感覺怎麼樣?」

「啊!」方烈這才反應過來,急忙道:「還不錯,身體和以前一樣,就是多了一對翅膀,有些怪怪的。」

「別不知足啦,那可是神凰翼,多少神仙哭爹喊娘的想要呢!」老鳥撇撇嘴,然後極為不滿的道:「不過你小子也真是的,怎麼才氣海境?這麼低的修為,還被人暗算過,你何年何月才可以化氣海為金池啊?不進入金池境,就不能成為內門弟子,而不是內門弟子,就不能真正成為我的主人,也就不能帶我出去玩了,你知不知道你很讓我失望啊?」

「哦?請問您是?」方烈不敢對這隻公然踩在祖師令上的傢伙無理,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

「我就是這塊祖師令的器靈,你可以叫我老鳥!」老鳥淡淡的道。

「啊,前輩你好!」方烈撓撓頭,略感不解的道:「你剛剛說的話我不太明白,好像進入金池不是很難啊,怎麼說我也是炎龍火脈的上等靈根,怎麼可能連區區金池境都達不到?」

「你被人暗算了不知道嗎?」老鳥不屑的道:「白癡,看看你自己的氣海再說話!」

方烈聞言,頓時一驚,急忙內視氣海。

隨即,方烈就發現,丹田內的氣海比以前還大了一點,足足百丈方圓,只是其中多出了一座小巧玲瓏的金塔。

氣海內翻滾的靈氣不時被金塔吸收,而後又被吐出來,而吐出來的靈氣雖然少了一點,卻泛著青光,明顯精純了好多。

雖然方烈不知道為何氣海裡多出了這麼個怪異的東西,卻明顯能夠感覺出這是一件了不起的寶貝,竟然可以提純體內的靈氣,這簡直太難得了,這可價值連城啊,就是世家子弟都沒幾個有的。

方烈興沖沖的道:「我的氣海裡怎麼多出了一件寶貝?它似乎可以提純靈氣,怎麼看都是好玩意啊,為何你卻說我被暗算了呢?」

「唉,你啊,真是沒見識!」老鳥無奈的搖搖頭,然後道:「算了,這個以後再說。我想,你現在肯定急著出去吧?」

一提起這個,方烈眼睛就紅了,恨恨的道:「沒錯,外面還有好幾個賤人等著我去收拾呢!」

「哈哈,太好了,我就喜歡看人家收拾賤人!來,拿著這塊牌子,從現在開始,你就是仁字令主!整個墨門你最大,想收拾誰就收拾誰!」老鳥大笑道:「我已經在這個鬼地方悶了那麼多年,快點出去給我找點樂子吧!」

對這隻很是無厘頭的大公雞,方烈很是無語,但是心繫冤情的他,也沒有過多的計較,隨手一揮,利用︽神凰涅槃經︾記載的方法,牽引周圍的涅槃神火,聚攏在身上,最終幻化成一身彩色的衣服,以遮擋赤裸的身軀。

雖然這件衣服看似華麗,其實什麼能力都沒有,僅僅只能遮羞罷了。但是,對於現在的方烈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然後,方烈便亟不可待的邁步前行。

其實,所謂的輪迴火道乃是一個極為特殊的秘境,傳說是遠古神獸,號稱不死鳥的神凰用以涅槃重生的所在,故而此地玄妙無方,空間和時間都處於某種特殊的狀態,沒有經過允許,根本就進不來,也出不去。

方烈此時算是繼承了神凰的衣缽,故而他想出去隨時都可以,只要心裡想著出去,那麼無論朝哪個方向走,這裡的特殊空間法則都會將其送走!


就在方烈經受考驗的時候,外面的人逐漸感覺不耐。

數萬修士在一起,雖然開始的時候,他們都因為祖師堂的肅穆氣氛而不敢多言,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人覺得不對勁,紛紛議論起來。

「怎麼這麼久了還沒有出來啊?我好像記得,以前的文獻記載,都是小半個時辰就完事,可是方烈都進去兩個多時辰了啊!」

「這小子剛毅硬朗,特別能忍,能多堅持一陣並不奇怪!」

「能挺過三不服的人,哪個不是剛毅硬朗,特別能忍的,可是那些人也都是半個時辰就變成灰燼了啊!」

「奇怪,不知道為什麼,反正我是覺得啊,今天這事有些不對勁,難道方烈這小子,真能打破輪迴火道的必死神話?」

聽見越來越多的人如此質疑,袁華那十幾個紈褲子弟全都變了臉色,他們可不想出現這樣的意外。

其中一個傢伙皺眉道:「我說諸位,方烈那混帳小子,不會真的挺過去了吧?」

「絕不可能!」袁華立刻扭過臉來,大聲吼道:「就憑他,也想鹹魚翻身?想都別想!輪迴火道豈是他那樣的廢物可以度過的?要是他能活著出來,我就把自己的腦袋擰下來,給他當球踢!」

就在袁華話音落下的時候,他突然發現,自己的小夥伴們突然都張開大嘴,露出一副見鬼的神情。

頓時,袁華就感覺不對,趕緊扭過頭一看,隨即,他整個人就徹底石化了。

原來,他突然看見,輪迴火道的入口處,出現了一個魁梧的身形,雖然身上變成七彩烈焰組成的衣服,雖然背後多出了一對威猛的金色羽翼,可是那張剛毅果決的臉,卻讓他一眼就認出,正是本該死在裡面的方烈!

此時的方烈,在背後一對巨大金色羽翼映襯下,顯得高大無比。而他高舉的右手上,那塊漆黑的令牌,更是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直接傻眼。

「祖,祖師令?」

「而且,還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仁字令?!」

「那個傳說竟然是真的,方烈這小子真的鹹魚翻身啦!」

「天哪,這怎麼可能?方烈成了仁字令主,豈不是地位還在門主之上?」

所有人都被這個事實震得目瞪口呆。

尤其是袁華,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嘴裡一個勁的念叨:「這不可能,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不死神凰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3.2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