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無敵煉藥師
作 者
憤怒的薩爾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8.03.15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8年03月09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25
累積人氣
790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無敵煉藥師資料大全
               第一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8.03.15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海報標語: 加入書籤

聖武大陸,以武者為尊,而武者,以煉藥師為尊!葉非,是這個世界最強的煉藥師!


作者介紹: 加入書籤

從事寫作七年,嘗試各種題材,總數超過千萬字,擅長豐富的幻想和精妙的懸念設置,已經發行《星際大英雄》、《人皇至尊》、《修真時代》、《龍魂至尊》,《神武至尊》等書,力求給讀者創造一個完美的異界之旅。



作品簡介: 加入書籤

聖武大陸,武者獨尊!

而武者又以煉藥師為尊!

沒有煉藥師的輔助,武者不可能成為強者!

醫學院學生葉非穿越到聖武大陸,卻無意中融合超級計算機星河號,星河號,號稱可以計算一切。

於是,一代無敵的煉藥師傳奇就此開始!

屠殺億萬的魔神想要來求藥?拿你的神器萬魂塔來換!

權勢無邊的神界聖子來求藥?先在外面等三個月!

傾絕天下的凌霄女帝想要來求藥?咳咳……先報三圍!

顛倒眾生的女妖之王來求藥?那個啥?你怎麼直接反推?


第一集 聖武大陸 加入書籤

第一章 職業騙子
第二章 命格破軍
第三章 覺醒
第四章 白虎血脈
第五章 煉體
第六章 退婚
第七章 幻魔血
第八章 陰靈
第九章 秦雨露
第十章 治療

本集簡介: 加入書籤

葉非穿越到聖武大陸,融合超級計算機星河號,意外結識墨如煙,得到她的靈魂玉墜,同時認識李家成,幫助李家成覺醒白虎血脈!奈何李家成的姐姐李家歆並不信任葉非,葉非只能是靠實力證明自己。



人物介紹: 加入書籤

葉 非:地球穿越而來,融合超級計算機星河號,可以計算一切。

墨如雪:墨家大小姐,文武雙全!

墨如煙:墨家二小姐,天真可愛!

李家歆:李家大小姐,開始懷疑葉非!

羅 成:清河城的武者,被葉非幫助,提升實力。

李家成:李家家主之子,身具白虎血脈!

秦雨露:李家歆的同學,二品煉藥師!

孫管家:墨家的管家,不信任葉非!

尹夢璇:尹家大小姐,退掉和李家成的婚事!


第一章 職業騙子 加入書籤

「我去,怎麼我就這麼倒霉,被雷劈死也就算了,好不容易有了一個穿越的機會,結果竟然是又馬上要死,而且還是受萬蟲吞噬,受盡折磨而死!我上輩子也沒做什麼缺德事啊,頂多偷看了三年隔壁嬸子洗澡,至於這樣懲罰我嗎?」

葉非立在街頭,一陣欲哭無淚。

他本來是華夏一個醫學院的學生,去給學校修電腦的路上,突然天降雷火,正好打在他的身上,他登時香消玉殞,穿越到了這個叫做聖武大陸的世界。

本來他以為,穿越異界,立刻就要開始裝逼打臉,美女環繞的美好生活,結果穿越的這個身體卻是一個可恥的騙子,因為冒充煉藥師治病把人治殘了,前幾天被人給抓住,狠狠打了一頓不說,還下了極其陰毒的七蟲蠱。

七蟲蠱,由七種毒蟲煉製而成,一旦被種下,會受到蟲蠱吞噬內臟、大腦,受盡折磨,七七四十九天才死。

看著手臂上的血管已經是開始一條條凸顯了出來,葉非知道,這七蟲蠱馬上就要發作了。

「他奶奶滴,要毒發了,我還是找個地方自殺算了,再過一段時間,蟲蠱發動,我連自殺的能力都沒有了。」

葉非哭喪著臉,準備找地方自殺。

根據這具身體的記憶,這七蟲蠱一旦發作,那是生不如死,而因為蟲蠱吞噬大腦,被下毒者連自己的身體都無法控制,想自殺都做不到,只能是承受這蟲蠱吞噬之苦七七四十九天才死。

所以,為今之計,只有早點自殺才是正道。

可是,自殺這件事說的容易,要真想做起來,還是很困難的,葉非不斷的思考著哪種自殺的方法痛苦少一點,但是覺得哪種都很難下得去手。

「老子怎麼就這麼命苦啊?不是說穿越了都有穿越大禮包,裝逼打臉收美女的嗎?老子的穿越大禮包在哪裡啊?」

葉非一副苦瓜臉。

「超級計算機星河號,確認宿主……宿主姓名,葉非,實力,煉氣境一重,職業,騙子……」

隨著一個電腦合成的聲音響起,葉非的眼前出現了一個類似電腦屏幕的存在,顯示著一系列的信息。

「嗯?」

葉非瞬間目瞪口呆,這是什麼東西?

過了好一會兒,他忽然之間好像是瘋子一樣大笑了起來。

街上的人看到葉非這個樣子,都是趕緊離得遠遠的,這個傢伙發什麼病了?

笑了足足有十幾分鐘,葉非才停了下來。

「他奶奶滴,老子現在終於是也有了穿越大禮包了,老子裝逼打臉,美女環繞的美好日子就要來到了,哇卡卡……」

葉非雄赳赳氣昂昂,一副天下地上,唯我獨尊的架勢。

但是很快,當看到自己手臂上越來越明顯的青色筋脈的時候,葉非立刻又變成了一張苦瓜臉。

現在的問題,是必須得先解決七蟲蠱的問題,否則的話,就算是有了穿越大禮包,也是無福消受啊。

「這個……星河號,你是一個什麼禮包啊?」

葉非問星河號。

「我是超級計算機星河號,在探索地球的過程中意外和你融合,並且穿梭到聖武大陸。」

星河號回答道。

「超級計算機?」

葉非愕然了一下,問:「那個……你都有什麼本事啊?」

「我可以計算一切!」

星河號回答道。

「計算一切?」

葉非再次一怔,沉吟了一下,然後道:「那個……我現在有個問題,我身上中了一種毒,很快就要發作了,你有辦法幫我搞出來解藥嗎?」

「我可以計算一下!」

星河號說著,便是開始了計算,葉非看到屏幕上出現了一串串古怪的字符。

沒過多久,星河號便是羅列出了一張配方,道:「這是解毒的配方和煉製手法!」

「真的配製出來了?」

葉非頓時哈哈大笑,這下他不用死了。

但是很快,葉非又哭喪臉起來。

因為他看了一下這些配方上面的藥物,發現每一樣都價值不菲,他現在身無分文,怎麼可能買得到這些藥物呢?

「沒辦法,看來,只能是重操舊業了。」

葉非此時忽然想起了自己這個身體以前的職業,職業騙子。

雖然騙人很無恥,但是目前的現狀,活下去是首要的。

葉非打定主意,便是開始在大街上物色合適的對象。

融合了這個身體的記憶,葉非對於如何尋找凱子也是很有心得。

沒過多久,葉非看到一個身材壯碩,背後背著一把後背大刀匆匆而行的年輕人迎面而來,立刻上前一步。

「哎呀……」

葉非假裝和這個壯碩年輕人撞了一下。

「不好意思!你沒事吧?」

這個年輕人明顯性格十分敦厚,首先道歉。

「走路沒長眼睛嗎?耽誤了我去幫李家小姐煉藥,你長幾個腦袋也不夠!」

葉非卻是立刻昂起頭,一副大師的派頭。

這是行騙的最基本的法則,首先一定要讓自己看上去高大上,讓對方產生頂禮膜拜之感。

「去給李家小姐煉藥?原來您是煉藥師!」

這個年輕人立刻眼中閃過了一抹敬畏的光芒,後退兩步,給葉非連連鞠躬。

任何一個煉藥師,都是十分尊貴的,不是他這樣的小人物可以得罪的。

所謂的煉藥師,是聖武大陸的一個非常高貴的職業。

聖武大陸,是一個崇尚武道的大陸,強大的武者可以移山倒海、飛天遁地,擁有絕對的特權。

而要想成為一名強大的武者,除了自身天賦要好,煉藥師的輔助,更是必不可少。

煉藥師,並不只是給武者煉藥而已,而是要能夠擁有豐富的學識,診斷一個武者的身體天賦、根骨、體質、屬性,修煉武技功法特性等等,配出適合這個武者修煉最合適的藥物,輔助武者提升實力。

所以,煉藥師的地位,非常的崇高,賺錢也非常的容易。

正因為如此,這個身體才會經常冒充煉藥師。

「不錯,我乃是天星城來的煉藥師,路過此地,尋有緣者幫其診治,煉藥。到了我這個境界,錢財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了,非是有緣者,哪怕萬兩黃金放在我的面前,我也不會多說一個字!」

葉非就像是一個神棍一樣,開始了大忽悠模式。

「天星城的煉藥師?尋有緣者?大師肯定至少是達到了四品的煉藥師了吧?」

這個年輕人聽到葉非這麼說,立刻雙目放光,更加崇拜了。

強大的煉藥師,已經是根本不把錢財放在心上,他們尋找有緣者幫助其修煉,一方面可以積累自己的名聲,另一方面可以培養自己的勢力。

一個武者接受了一個煉藥師的幫助,就是欠了一份人情。這樣的人情積累起來,那就是一股強大的勢力,這也是煉藥師尊貴的原因。

「差不多吧!」

葉非含糊的說了一句。

然後,他看著這個年輕人,忽然咦了一聲,假裝十分驚訝的樣子,道:「我發現,你天賦異稟,骨骼清奇,如果要是好好調教一下,未來不可限量啊!」

看著這個年輕人已經是入甕了,葉非立刻就開始收網了。

「啊!大師您……您覺得我是有緣人?」

這年輕人瞬間目瞪口呆。

「嗯,雖然不算是頂尖,但是也是可造之材,值得我出手!」

葉非想要學著電視裡的那些老神棍一樣撫摸幾下鬍鬚,才發現自己沒有鬍鬚。

咳咳,太入戲了。

「多謝大師!」

年輕人噗通一聲跪倒在了地上,道:「我困在煉氣境四重已經很長時間了,他們都說,我一輩子都無法突破了,多謝大師,嗚嗚……」

這年輕人激動的直接哭了出來。

葉非看著這個年輕人的樣子,心裡卻是一陣歉疚,自己這樣欺騙對方,會不會遭到報應啊?

不過,他現在必須得先賺錢給自己解毒啊,不然的話,自己可是要受到蟲蠱吞噬,七七四十九天才死。

「以後想辦法回報他吧。」

葉非心中想著。

「不要這樣,被人看到了多不好,我這個人一向低調。」

葉非拉著這個年輕人來到了旁邊的一個小巷子裡面。

「是,是,大師,我……如何才能夠突破?」

年輕人現在對葉非奉若神明。

「嗯,你的情況嘛……我先給你診斷一下,然後給你開一個藥方……然後保證你可以在三天之內突破……」

葉非搬出了以前這個身體騙人的套路。

這個身體一般都是在把人唬住了之後,就隨意開出一張配方,然後把事先煉製好的藥物給對方服下去。

這個事先煉製好的藥物,是一種萬金油類型的藥物,叫做補氣散,任何武者吃了,基本上都能夠起點作用,並且很少產生什麼副作用。

只是,偶爾也會遇到一些特殊的情況,前幾天這個身體給一個大家族的子弟也開了這種藥,結果對方體質特殊,吃了這種藥直接殘廢了。

對方當然惱羞成怒,把他痛打一頓不說,還給他下了七蟲蠱。

實際上,當時這具身體已經是被打死了,葉非正好穿越過來,這七蟲蠱就要他來承受了。

「多謝大師!」

這個年輕人再次稱謝。

「來,讓我看看你的體質!」

葉非似模似樣的抓住這個年輕人的手臂,查看他的根骨、體質、屬性等等。

「開始計算,羅成,男,二十歲,修為,煉氣境四重,根骨,三級蠻牛型,體質,山陽之陰,屬性,厚土帶金,命格,破軍!」

就在葉非假裝診斷的時候,一系列的數據出現在了葉非的面前。

「這……這是什麼?」

葉非瞬間傻眼了。

「你要替羅成診斷修煉之法,我在幫你計算……」

星河號說道。

「幫我計算診斷之法?莫非你……你可以診斷武者的修煉症狀,計算出治療方案?」

葉非瞬間震驚了。

「當然,我可以計算一切!」

星河號說道。

「哇卡卡,這下牛逼了,這樣老子就可以真正的成為一個煉藥師了。」

葉非興奮的幾乎大聲叫起來,自己的這個穿越大禮包很牛逼啊。

「大師,怎麼了?」

羅成看著葉非的樣子,忍不住一陣不解。

葉非嘿嘿一笑,道:「羅成,你今天碰到本大師,是你的造化。」

「那是,那是……」

羅成點頭哈腰的賠笑,然後忽然怔住,道:「大師,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如果連這個都不知道的話,還叫什麼大師?」

葉非繼續裝神棍。

「那是,那是……大師……您診斷的如何,我如何才能夠突破到煉氣境第五重?」

羅成忙不迭的問道。

「我說你小子有資質,並不是假的,雖然你的根骨、體質和屬性都一般,但是你的命格很好,以後成為一代強者,並非沒有可能。」

葉非看著星河號展示出來的數據,悠悠的說道。

「命格?那不是算命的東西嗎?跟修煉有什麼關係?」

羅成詫異的問。

「當然有關係,而且關係很大!」

葉非傲然道:「一般的煉藥師,只知道看根骨、體質和屬性,卻不知道,命格對於武道一途的影響,才是至關重要的。」

「這樣嗎?那我的命格是什麼?」

羅成眼睛亮了起來,以前的時候,那些煉藥師給他診斷,都說他的資質一般,難成大器。

這讓他經常灰心喪氣。

「你的命格是破軍!」

葉非說道:「主戰爭、殺伐,所以,只要是能夠激發你靈魂之中的命格屬性,你的實力將會不可限量。」

「真的嗎?多謝大師!大師真是我的恩人!」

羅成再次跪下跪拜。

葉非擺擺手,一副裝逼的樣子,道:「不需如此,誰讓我們有緣呢?」

「大師,那你幫我開個藥方吧?」

羅成激動的說道。

「好,你去購買這些藥材,我來幫你煉藥!」

葉非說著,隨手寫了一張藥方,讓羅成去抓藥。

而事實上,葉非寫的這藥方上的藥材都是他自己用的,葉非並沒有打算幫羅成煉製藥物。

因為,根據星河號的計算,羅成目前的修煉,只需要服用最普通的補氣散就可以了,他需要改善的是修煉方法。

「是!」

羅成拿著葉非的藥方,激動的跑出去買藥了。

「嘿嘿,開掛的人生,就此開始了。」

葉非已經在幻想雄霸天下,美女環繞的美好日子了。

想著那些嬌滴滴的美女一個個甜膩膩的圍在他四周,妖嬈的身子任君採摘,葉非的哈喇子都流了出來。

他上輩子到死的時候可是處男啊,這輩子一定要補回來。

沒多久,羅成便是把藥材都給買了回來,其中有幾種藥材價值不菲,他的錢不夠,還特別找人借了不少。

葉非拿了藥材,隨意找了一個偏僻的地方,就謊稱要煉藥,讓羅成退避。

實際上,葉非哪裡會煉藥啊,在這裡面呆了一會兒,把材料都收進了儲物袋之中,然後拿出來幾包補氣散。

再找到羅成,葉非一副鄭重的樣子,道:「羅成,這些藥物你拿回去每天服用一包,然後要在子時修煉,修煉的時候,將一桶妖獸的鮮血潑灑在身上,包你三天之內就可以進入煉氣境五重,實力大幅度提升。」

「是,多謝大師,敢問大師尊姓大名!」

羅成激動的接過藥物,道。

「我叫葉非!」

葉非有信心幫這個羅成提升實力,所以,也不不怕報出自己的名號了。

「原來是葉大師!」

羅成再次躬身道:「以後葉大師有所差遣,羅成必定赴湯蹈火!」

「好!」

葉非點點頭,又叮囑,道:「記住了,妖獸的血必須是新鮮的,而且越是強大的妖獸血液效果就越好。」

送走了羅成,葉非整個人都容光煥發了起來。

「下面,再去找個比較有錢的凱子,湊齊其他的藥物!」

葉非輕鬆的吹了聲口哨,繼續尋找凱子。

剛才他並沒有讓羅成把所有七蟲蠱的解藥材料都買回來,因為這些材料都非常的昂貴,羅成一看就不像是有錢的富家子弟,都讓他買回來他也辦不到。

葉非在街上轉悠,尋找新的凱子,那邊羅成帶著葉非給的補氣散,已經是回到了自己修煉的武館之中。

「咦,羅成,你回來了啊,剛才你匆匆忙忙的借那麼多錢是想要幹什麼啊?」

好友姜鶴見羅成回來了,叫住他問道。

「姜鶴,我……」羅成因為激動,一時之間竟然是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別著急,慢慢說。」

姜鶴看著羅成這副樣子,以為羅成遇到了什麼問題,拍了拍他的肩膀。

「姜鶴,我今天遇到了一位煉藥大師,這位煉藥大師是天星城來的,路過我們清河城,尋找有機緣的人……」

羅成激動的臉色潮紅,把事情敘述了一遍。

姜鶴聽著羅成的敘述,越聽臉色就越是難看。

姜鶴幾乎百分百的斷定,羅成遇到騙子了。

羅成的情況他再清楚不過了,天賦十分一般,幾乎不可能成為強大武者,對方明顯是看羅成老實所以騙錢。

「哈哈……羅成,這位大師哪裡是四品的煉藥師啊?完全就是神仙啊。就這麼幾包藥,三天達到煉氣境第五重,不是神仙哪裡能做得到啊?」

武館裡的其他弟子見到羅成如此激動的敘述自己的奇遇,也是都圍了過來。

其中有幾個弟子此時哈哈大笑,肆無忌憚的嘲諷羅成。

「你……你們什麼意思?」

羅成聽到這話,忍不住一怔。

「什麼意思?真不知道你腦袋是怎麼長的,這麼明顯的騙局都看不出來。」

其中一個弟子鄙視的道。

羅成生性淳樸,腦子轉的慢,武館裡的人基本上都看不起他。

此時得知羅成被騙,他們都是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不……不會的……」

羅成聽到這話,連連搖頭,一臉嚴肅的道:「葉大師說了,我雖然根骨、體質和屬性都差一些,但是我的命格很好,是破軍,所以我未來不可限量的。」

「哈哈……破軍?不是破鞋嗎?」

其他弟子再次大聲的嘲諷了起來。

「你……你們幹什麼這樣?這位大師給我開了藥,告訴了我修煉方法,我馬上就可以達到煉氣境五重了。我知道你們看不起我,但是,我就算是笨一點,只要多努力,笨鳥先飛,也可以追上你們的。」

羅成看著這些人這樣奚落嘲諷他,忍不住十分委屈。

「哎呦,還笨鳥先飛,就你這樣,能叫做笨鳥嗎?根本就是鴕鳥,哈哈……」

其他人再次大聲嘲諷。

「你……你們……」

羅成氣的滿臉漲紅,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哼,等我達到了煉氣境五重,看你們還敢欺負我?」

最終,羅成只能是如此道。

「達到煉氣境五重?就靠著這麼幾包藥就想達到煉氣境五重?如果要是你真的達到了,我跪下來給你磕頭道歉!」

一個弟子昂然道。

「我跪下來扇自己耳光。」

另一個弟子道。

「我給你擦屁股……」

又一個弟子道。

「哈哈……」

眾人紛紛嘲諷羅成。

「你……你們等著……」

羅成忿忿道,就要進去開始修煉。

第二章 占卜 加入書籤

「唉!」此時旁邊的姜鶴歎息了一聲,拉住了羅成,無奈的道:「羅成,你的確是被騙了。」

「怎麼可能?那位大師真的很厲害的。姜鶴,你也不相信我嗎?」羅成聽到自己最好的朋友也不相信自己,立刻急了。

姜鶴無奈搖搖頭,道:「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唉,算了,羅成,你把你的那幾包藥拿給我看看。」

「好!」羅成對姜鶴十分信任,把自己的幾包補氣散拿了出來,遞給了姜鶴。

姜鶴接過這些藥,打開聞了一下,臉色立刻變得更加難看。

「怎麼了?姜鶴?這些藥難道不對嗎?」羅成看著姜鶴這個表情,一顆心更是沉了下去。

「羅成,這只是最普通的補氣散,根本不是你花大價錢購買來的那些材料煉製出來的特製藥物!」姜鶴雖然不忍心,還是告訴了羅成。

「補氣散?怎麼可能?這可是那位大師給我煉製的特製藥物啊!」羅成雙眼通紅,無論如何也不願意相信。

這可是他花費了所有的積蓄,還借了姜鶴一千兩黃金。

被騙的人,都會有這樣的心理,哪怕是已經感覺到自己被騙了,但還是會期待有一線機會,自己沒有被騙。

甚至,為了這一線機會,他們會更願意相信騙子的話,繼續被騙。

「哈哈,原來大師給的神藥就是補氣散啊,補氣散原來可以幫助提升到第五重,我趕緊出去買幾包!」

其他弟子都哈哈大笑。

「羅成,你是在哪裡遇到的那個大師,現在他說不定還沒走,我們去找找。如果能找到的話,你的這些損失就能拿回來。」姜鶴忽的正色道。

「找到他?」羅成略微猶豫一下,然後便點點頭,如果能夠找到葉非,不管是真是假,總是可以問一問。

「大家不要嘲笑羅成了,這種事以後你們說不定也會遇到,我們現在一起去找一下那個假冒的大師!敢欺騙我們黑虎武館的人,如果不給他一些教訓,我們的面子往哪兒擱?」姜鶴對其他弟子說道。

其他弟子雖然看不起羅成,但是姜鶴的面子還要給,而且姜鶴說的也不錯,有人敢騙到他們黑虎武館的頭上,不給他點教訓,黑虎武館威名何在?

於是,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就跑出去尋找葉非了。

眾人問羅成葉非長的什麼模樣,羅成描述了一下葉非的外貌,一群人都是一陣翻白眼。

羅成是真沒腦子啊,年紀看起來比他們還小,可能是四品的煉藥師嗎?

羅成此時恍恍惚惚的,漲紅著臉,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他們在葉非之前出現的街道上搜尋了半天,但是最終卻沒有收穫,只能無功而返了。

回到武館,天已經黑了,羅成一個人坐在武館的院子裡怔怔的發呆,也不知道想些什麼。

姜鶴知道羅成這次受打擊很大,來到旁邊勸慰。

「姜鶴,我還是想試一下!」忽然,羅成開口道。

「嗯?」姜鶴一怔,歎息一聲,羅成這個人,腦子就是一根筋。

這是羅成之所以能夠修煉到煉氣境四重的原因,也是制約他以後不可能有更廣闊前途的原因。

「好!我去幫你找妖獸的鮮血!」

姜鶴知道,羅成是不到黃河心不死,讓他徹底的絕望了,才能夠讓他從打擊之中走出來,再慢慢的振作起來。


姜鶴和羅成那邊開始準備晚上的修煉,這邊葉非卻是已經有了另一番際遇。

葉非離開羅成之後,沒有繼續在街上尋找凱子,而是向著清河城的西城而去。

西城是清河城的豪門聚集地,許多大家族都住在這裡,葉非打算釣一個大家族的子弟來當凱子,這樣藥錢應該是一下子就湊齊了。

葉非在各大家族的附近轉悠,查看哪個比較好騙一點。

雖然他現在擁有星河的存在,是有真實實力的,不算是騙,但是找一個涉世未深的那種,總是更好下手一點。

星河雖然可以計算一切,但畢竟也不是萬能的,要是出點什麼意外,他再被打死,那就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咦,這個目標看起來不錯!」

找尋了半天,終於,葉非看到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姑娘,臉上帶起了黃鼠狼一般的笑容。

這樣的小嫩雞,最好下手了。

這小姑娘一臉愁容,神不守舍,明顯是有什麼為難事,葉非此時趁虛而入,成功把握很大。

葉非笑的像是一隻大尾巴狼,得意的來到了這個小姑娘的身前,重重的咳嗽了兩聲。

「啊!」

小姑娘聽到葉非的咳嗽聲,似乎是一驚,抬頭看到葉非,又是一怔。

小姑娘一抬頭,葉非瞬間感覺眼前一亮,這個小姑娘,雖然年紀還幼小,但已經是一個十足的美人胚子了。

小姑娘最惹眼的要數她的皮膚,她的皮膚水嫩的就好像是水豆腐一般,觸碰一下,都可以掐出水來。

那種嫩嫩的感覺,真是讓人有一種上去咬一口的衝動。

其次,就是小姑娘的眼睛,小姑娘的眼睛,漆黑的好像是黑色的寶石,又好像是半夜的星星,裡面蘊含著無盡的秘密。

再加上小姑娘那殷紅如同櫻桃一般的嘴唇,她整個人就像是哪個仙境裡孕育出來的精靈,而不是人類。

「我了個去,這小丫頭要是長大了,得多紅顏禍水啊!」

葉非忍不住感歎,但是很快,葉非就想起了正事,臉色正了正,道:「小姑娘,我見你印堂發黑,青蠅繞鼻,顯然是近期有劫難發生,可是如此?」

「啊……你怎麼知道?」小姑娘立刻吃了一驚,一隻白玉一般的小手摀住了櫻桃小嘴,分外惹人憐愛。

「因為……我是一個占卜師……」葉非深吸了一口氣,身分又變成了占卜師。

「原來你是一個占卜師,難怪……」小姑娘顯然涉世未深,很容易就相信了。

「你有什麼心事,不妨說出來,或許,我可以幫你也不一定。」葉非說道。

「你真的能幫我嗎?」小姑娘眼中帶著一股狐疑。

「那是當然,我可是一名高級的占卜師,同時還是煉藥師,還……咳咳……反正我很厲害,你說出來,我肯定可以幫你。」

葉非發現這個小姑娘很好忽悠,所以也不多說了,直奔主題,看這小姑娘有什麼為難事,然後他幫解決,順便收錢作為酬勞。

「我……」小姑娘雖然天真,涉世不深,也知道陌生人不能隨便相信,但是她現在的確是有一件極其焦急的事情,哪怕是有一絲希望,也不願意錯過,所以最終她還是道:「我姐姐不見了,我想要找到她!」

「呃……你姐姐不見了?怎麼個情況?」葉非微微一怔,他還以為是小姑娘家裡有人生病了什麼的呢!

「我姐姐是一個武者,很厲害的武者,她前幾天去了東邊的墨龍山之中尋找一種草藥,結果到現在都沒有回來,我很擔心她……」小姑娘說到這裡,眼淚在眼眶裡打轉起來。

「原來是這樣!」葉非點了點頭,然後問道:「你姐姐去了多長時間了?」

「她已經去了半個月了,她曾經說,最多七天就回來的。」小姑娘說道。

葉非眉頭微微皺起,墨龍山深處,妖獸無數,凶險異常,葉非也是知道的,一個武者如果進去這麼長時間還沒有回來的話,那麼基本上是凶多吉少了。

難怪,這小姑娘如此憂愁和傷心。

「大師,你能幫我找到我姐姐嗎?」

小姑娘忽閃著一雙黑寶石一般的大眼睛,葉非感覺自己的心一瞬間都融化了,竟然生出了一種無所不應的感覺。

「這個……你姐姐叫什麼名字?生辰八字是什麼?我看看能不能幫她算一下!」

葉非也不確定星河能不能占卜,只能先隨口問問,如果不行,他直接轉身走人就是了,這樣一個小姑娘的錢,他肯定是不能騙的。

哪怕,這小姑娘一看就是豪門子弟,身價不菲。

「我姐姐叫做墨如雪,我叫墨如煙!她的生辰八字是……」

小姑娘連同自己的名字也一起說了。

「墨如雪?」葉非眉頭微皺,問星河道:「星河,你能占卜出來她現在在哪裡嗎?」

「我可以計算出她現在的大概位置!」

星河說著,葉非眼前便出現了一片數據。

沒過多久,計算便有了結果。

看到結果,葉非忍不住眉毛一挑,星河果然是牛逼啊!

「怎麼樣?你知道了嗎?」墨如煙立刻問。

「你有墨龍山的地圖嗎?」葉非問墨如煙。

「沒有!」墨如煙可憐兮兮的道。

「呃……」葉非撇撇嘴,自己拿出了一份墨龍山的地圖。

這個是這具身體以前買的,還花了不少錢。

這地圖主要用途也是來騙人的。

「你姐姐現在應該是在這個位置,受了重傷,需要立刻去救援,否則恐怕有生命危險!」葉非指著地圖的一個位置對墨如煙說道。

「啊……」墨如煙一張小嘴張大,急得幾乎要哭了起來,道:「我姐姐她不會有事吧?」

「現在還沒事,你立刻找人去救她,應該來得及!」事關人命,葉非臉色也鄭重了起來。

星河計算的結果是墨如雪現在處於危難之中,急需天機變化,否則必死無疑。

「好!」墨如煙拿起地圖,轉身就要跑。

「咳咳……」葉非見到這一幕,立刻上前攔住了墨如煙,道:「墨小姐,你不能就這麼走了啊,我幫你占卜了,你還沒給錢呢!」

「啊……占卜還要錢嗎?」墨如煙一副意外、驚訝的樣子。

葉非猛地翻了一個白眼,這小姑娘還真的是純潔無邪到了一定的程度啊,連找人做事需要付酬勞的道理都不知道嗎?

「當然啊,占卜師也要吃飯啊!」葉非道。

他剛才的確是幫墨如煙算出了墨如雪的方位,又不是欺騙,當然得要錢了。

「可是……我身上沒有帶錢……」墨如煙可憐兮兮的道。

葉非再次翻了一個白眼,自己這是當活雷鋒了嗎?

「要不,你把我的這個拿去吧!」

墨如煙從脖子上摘下來了一個吊墜。

吊墜的繩子不知道是用什麼線做成的,晶瑩剔透,宛若蠶絲一般。

而繩子的底端,此時吊著一個漆黑如墨的玉墜。

看這玉墜的材質,應該是價值不菲。

「呃……好吧……」

葉非見墨如煙拿玉墜子來抵償酬勞,也只能接受。

之後,墨如煙沒有再多說什麼,轉身便快速離開了。

葉非拿著這漆黑的玉墜,想要找個店去問一下價格,但是卻又覺得這樣的東西賣了太可惜了。

尤其是,葉非覺得,這東西好像對墨如煙挺重要的,他如果就這麼給賣了,心裡會有些過意不去。

「算了,再去找其他的凱子吧!」

葉非無奈,只能再去找其他辦法弄錢。

只是,此時天色已經黑了下來,要想找凱子不是那麼容易了。

看著手臂上的血管如同猙獰的蚯蚓一般凸顯出來,葉非心中一震,這七蟲蠱估計就要發作了。

「糟糕,這下怎麼辦?就算是湊齊材料,估計也來不及煉製了。」

葉非急了起來,他已經能夠感覺到身上某些地方癢癢的,好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啃噬一般。

「星河,有沒有什麼辦法緩解這七蟲蠱的發作啊?」葉非問星河。

「我計算一下!」星河再次開始了計算。

沒過多久,計算結果便出現在了葉非眼前。

「真的有,太好了。」

葉非看到有緩解的辦法,頓時大喜,但是當看清楚了延緩的方法的時候,葉非的臉又一下子黑了起來。

這緩解的辦法,竟然是用一種妖獸的糞便當藥引喝下去。

「他奶奶滴,還有沒有什麼其他的方法啊?」葉非又問星河。

星河又是一陣計算,又出現了幾個結果。

葉非大喜,但是很快,他臉色又黑了下來。

這些方法,應該是的確能緩解七蟲蠱的發作,但是讓他去哪裡找一條龍的精血,讓他去哪裡找十萬年的冰山雪蓮,讓他去哪裡找傳說中的極陰之水啊?

目前來說,這糞便水是唯一他能夠得到的。

感覺身上越來越癢,葉非只能趕緊向著藥店跑去,購買這種妖獸的糞便。

這種妖獸的糞便,可以入藥,藥店裡應該會有。

葉非一直跑了七家藥店,終於買到了這種妖獸的糞便,來不及多想,和了水就趕緊喝下去了。

別說,這東西還真的是有效,當葉非喝下去之後,身上的情況立刻緩解,手臂上的青筋也不見了。

「這東西只能緩解,無法根除,要想根除,還是得弄到那些藥材,然後煉藥!」

葉非心中想著,但是很快,他忽然又想起了一個問題。

不會煉藥。

這具身體本來就是個騙子,雖然有一些煉藥師的知識,但是並不會真正的煉藥啊!

「瑪的,我必須得成為一個真正的煉藥師!」

葉非一陣無奈。

「星河,有沒有辦法幫我成為煉藥師?」

星河開始計算,很快,計算結果出來。

這個計算結果,說白了就是一個字,練!

要想成為煉藥師,就得練!

「看來,我要想徹底解除這七蟲蠱,還任重道遠啊!」

葉非歎息了一聲,找個地方睡覺去了,等明天繼續釣凱子,然後順便開始煉藥。


清河城尹家,一座別緻的院落裡,墨如煙拿著地圖,匆匆忙忙的跑進來,喊道:「孫管家,孫管家……」

她找了一圈,卻是並沒有發現孫管家。

「墨小姐,你找孫管家嗎?他去前面和家主等人在一起。」負責伺候的丫鬟這個時候趕緊過來道。

「在前面嗎?好!」

墨如煙拿著地圖,又快速來到了前廳。

尹家的大廳,除非是長老級的人物,否則都不允許進入。

但是,墨如煙來到,這些負責把守的子弟卻是一個個趕緊讓路,躬身行禮,根本不敢稍微阻攔,他們的眼中,還滿是敬畏之意。

墨如煙闖入了大廳之中,發現此時大廳裡有好幾個人正在坐著商討什麼。

「孫管家,我找到我姐姐了……」墨如煙跑到裡面,對其中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說道。

「找到大小姐了?」

孫管家頓時大喜,墨如雪要是出了什麼事,他可是難辭其咎啊,到時候,他這個管家的位置保不住不說,恐怕也得交代。

「嗯,我姐姐現在在這個地方,受了重傷,需要人去救她!」

墨如煙拿出地圖,把葉非指給她的那個位置給孫管家看。

尹家的一眾長老們也都湊過來。

「凌雲窟?墨小姐怎麼會去那裡?她不是說要去神風峽谷嗎?」尹家的家主尹天仇詫異道。

「二小姐,這個……你是怎麼知道大小姐在這裡的?」孫管家皺眉問。

開始的時候,孫管家還以為是墨如雪回來了,結果沒想到,墨如煙竟然拿出了這麼一張地圖,指了一個位置。

「是一個占卜師替我占卜到的!」墨如煙天真的說道。

「占卜師占卜到的?」

在場眾人都是一怔。

「二小姐,你在哪裡遇到的占卜師?」孫管家狐疑的問。

在聖武大陸上,占卜師的數量一向十分稀少,高級的占卜師就更少。

而占卜師的收入又極其豐厚,所以冒充占卜師的騙子,屢見不鮮,到處都有。

在街頭上遇到的占卜師,一百個有九十九個都是騙子。

墨如煙立刻把遇到葉非的事情說了一遍。

聽完墨如煙的話,現場眾人一陣無奈搖頭。

墨如煙這明顯是被騙了。

她這樣單純的女孩子,是那些騙子最喜歡下手的對象。

「二小姐,你是說,你把你的本命晶石給了他了?」

孫管家聽到這話,卻是猛地一驚,那一塊墨玉,可是墨如煙的本命晶石,關係十分重大,落到外人手中,後果十分嚴重。

他沒有保護好大小姐墨如雪,現在又把二小姐墨如煙的本命晶石給弄丟了,他覺得自己這次是真的完蛋了。

「嗯,他跟我要錢,我沒有錢,就把那個給他了。」墨如煙天真的道。

「二小姐,那個騙子長什麼樣子?」孫管家急了,然後他不等墨如煙回答,又轉頭對尹天仇道:「尹家主,麻煩你一定要把那個騙子給找到,那顆本命晶石對二小姐很重要。」

「好!我這就派人去找。」尹天仇立刻應了一聲。

「什麼騙子?」墨如煙不解道。

「唉,二小姐,那個占卜師……是個騙子,只是為了騙你的錢而已!那麼年輕,怎麼可能是一個占卜大師,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就占卜出大小姐的位置?就算是四品的占卜師,要想占卜出一個人的位置,也沒有那麼容易!」孫管家雖然不想打擊墨如煙,但是那塊本命晶石太重要,也只能說實話。

「騙子?不可能的,他已經幫我算出了我姐姐的位置,不可能是騙子的。」墨如煙聽到這話,立刻急了:「尹家主,我求求你,快去這個地方救我姐姐好嗎?我姐姐現在情況很危急,必須要盡快去救。」

「二小姐,大小姐去的是神風峽谷,根本就不是凌雲窟,我們去那裡怎麼可能救得到大小姐呢?我們會再派更多人去神風峽谷尋找她的。」孫管家安慰道:「為今之計,最重要的是要把二小姐你的本命晶石給找回來。」

「不,那個占卜師很厲害的,他的占卜不會有錯的,孫管家,我求求你,你趕緊派人去找我姐姐好不好?就當試一下也好。」墨如煙拉著孫管家的衣角,苦苦懇求。

第三章 覺醒 加入書籤

「這……」孫管家見到墨如煙如此執拗,一陣無奈,最終安撫道:「好,二小姐,我會派人去凌雲窟救大小姐的,不過你也要告訴我那個占卜師是什麼樣子,他現在去哪裡了,他占卜了要錢,我們可以給他錢,但是那塊本命晶石不能給他。」

「好!」

墨如煙見孫管家答應去救墨如雪了,便把葉非的容貌特徵告訴了孫管家,並且還畫了一幅肖像。

墨如煙繪畫的天賦很好,畫出來的葉非十分逼真。

孫管家把畫像交給了尹天仇,讓他立刻派人去找到葉非。

同時,為了應付墨如煙,他讓尹天仇安排幾個人去凌雲窟看一看。


子夜,黑虎武館的練功場,羅成坐在一塊寬闊的場地之中,在他的身邊放著一桶新鮮的妖獸血。

看了看天空的圓月,羅成臉色顯得有些蒼白,那個大師,真的是騙子嗎?

他還是不願意相信。

「今天過後,就可以知道了。」

咬了咬牙,羅成把一包補氣散放入水中調和均勻,然後一口氣喝了下去。

在旁邊的姜鶴歎息了一聲,把一桶妖獸血全部倒在了羅成的身上。

之後,姜鶴就坐到一邊去了。

現在,誰的勸說都是沒有用的,只有讓羅成自己去發現這個殘酷的真相,才能讓他清醒過來。

看著羅成在那裡修煉突破,很是枯燥,所以沒過多久,姜鶴就睡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姜鶴就聽到了一聲沖天的怒吼,這吼聲,好像是萬獸齊吼,千軍萬馬衝鋒,帶著殺伐無盡的氣勢。

「怎麼回事?」

姜鶴猛地跳了起來,擺出了防禦的姿勢。

他定睛看去,就看到一個魁梧的身影赤著上身站在練武場之中,這個人披散著一頭長髮,渾身肌肉虯結,好像是一條條的虯龍一般,身上氣勢爆發,好像是一隻甦醒的猛獸。

「什麼人?膽敢闖入黑虎武館?」姜鶴厲聲呵斥道。

這人緩緩轉過身,看向姜鶴,一身如鐵鑄造一般的筋肉在月光之下閃爍著金屬的光澤,壓迫力十足。

姜鶴下意識的後退一步,他有一種感覺,如果他對上了這個武者,很可能不是對手。

「姜鶴,是我啊,我是羅成啊!」

下一刻,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只是,這聲音好像是比以前渾厚了許多。

「羅成?」

姜鶴一下子睜大了眼睛,下巴幾乎掉在了地上。

「是我!」

這個人咧嘴一笑,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你……你真的是羅成?」

姜鶴定睛看對方的面龐,雖然被頭髮遮掩了不少,但明顯是羅成的相貌。

只是……羅成的身體怎麼變成這樣了?

現在的羅成,身高比之前高了足足有一個頭,體型寬大了一半,面龐也變得稜角分明,有一種野獸猙獰之勢。

如果不是羅成自己說,姜鶴絕對不會認出,眼前的這個人,是和他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那個永遠一副憨憨樣子的淳樸少年。

「是我!」

羅成又是不好意思的一笑,他現在有些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你……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羅成目瞪口呆的問。

還沒等羅成回答,四周一片喧嘩之聲,黑虎武館的其他弟子們此時紛紛衝了出來,手中都拿著武器。

「是誰?什麼人膽敢闖入黑虎武館?」

眾人把羅成團團圍住,厲聲大喝,同時眼神之中都充滿了畏懼。

眼前的這個人,他們都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這個人就好像是一隻潛伏隨時要爆發的兇猛妖獸。

「別動手,大家別動手,他是羅成!」姜鶴此時趕忙大喊道。

「羅成?姜鶴,你的笑話一點也不好笑!」眾人都是一愣,其中一個弟子說道。

開什麼玩笑,幾個小時之前他們都見過羅成,那個時候,羅成還是另外一副樣子,這麼短時間,羅成就長高了這麼多?

「他真的是羅成!」姜鶴急了,對羅成道:「羅成,你趕緊把頭髮紮起來。」

「哦,好……」

羅成有些手忙腳亂的把頭髮給挽起來,讓眾人看清他的真實面目。

「我去,真的是羅成,但是……這……羅成怎麼變成這樣了?完全大了一號啊!你確定你不是羅成的哥哥?」

眾弟子目瞪口呆,手中的兵器劈劈啪啪的掉落了一地。

「嘿嘿,我真的是羅成!」

羅成發出了招牌式的憨厚笑容。

這個笑容,讓所有人確定,他真的是羅成。

「羅成,怎麼回事?你到底吃了什麼神藥,竟然變成這樣了?」

眾人雖然還沒有領教羅成的實力,但是看羅成現在身上的氣勢,也知道羅成的實力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神藥?就是今天那個葉大師給我開的那些藥啊!」

羅成提起葉非,眼中閃過了一抹無限感激和崇拜的光芒。

他可以感覺到自己現在的變化到底有多大,葉非對他的幫助,可以說是脫胎換骨,恩同再造。

「什麼?就是那些補氣散?」

這些弟子們一個個都傻眼了。

那幾包被他們嘲笑成那樣的補氣散,竟然真的是神藥?

他們不禁都想起了之前自己對那些補氣散不屑的態度,甚至還說如果那藥真的有用的話,就自己扇自己耳光。

現在,他們真的是結結實實的被打臉了。

「羅成,那……那位大師的補氣散還有嗎?你都已經突破了,其他的補氣散賣給我們吧!」這時,一個弟子厚著臉皮說道。

「是啊,你都已經突破了,再留著多的應該是也沒用了,就賣給我們吧!我們願意出高價錢買。」其他弟子也紛紛道。

「啊……我就怕對你們沒用啊,畢竟這是那位大師親手給我配的藥啊!」羅成撓頭說道。

「沒關係,試試嘛,說不定會有用的!」一個弟子道。

羅成無法,只能把其他的幾包補氣散給賣了出去,竟然賣了五千多兩金子,比他之前買藥的錢還多了許多。

姜鶴目光閃爍,卻是並沒有購買。

「羅成,現在你實力提升了,讓我們看看,你到底有多厲害了。」

姜鶴看著羅成現在的樣子,很是躍躍欲試,想要試一試羅成現在的實力。

「好!」

羅成一口答應了下來,他也想試一試自己現在的實力到底提升了多少。

其他人都紛紛叫好,在一旁看熱鬧。

兩個人在當場站定,隨著各自一聲暴喝,兩人衝到了一起。

砰……

兩個人以攻對攻,拳掌相交,爆發出一陣空氣爆響。

隨著爆響,一陣勁風捲起,姜鶴後退了七八步方才站定,眼中帶著無盡駭然。

而對面的羅成,長髮飛舞,一改之前淳樸無害的模樣,渾身充滿肅殺之氣,宛若一個戰神一般。

姜鶴可是已經進入煉氣境五重很長時間了,距離煉氣境六重只是一步之遙,羅成剛剛進入煉氣境,竟然就將姜鶴打成這樣,實在是太不可思議。

眾人忍不住長長吸了一口氣,葉非給羅成吃的到底是什麼神藥?不光是提升了羅成的實力,更是讓羅成的氣勢發生了如此巨大的變化?

現在的羅成,他們絲毫無法跟之前那個淳樸、憨厚的傻小子聯結在一起。

「明天,我們再去找那位大師!」姜鶴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這樣一位大師,遇到了那真是機緣啊!


一晚上過去,葉非伸了一個懶腰起來,繼續到處去找凱子賺錢,好解除身上的七蟲蠱。

在外面晃悠了一圈,葉非找了兩個凱子,結果對方直接罵他是騙子,根本不給他機會。

「我的這個樣子太年輕了,得改變一下,要不然不好釣凱子啊!」

沒辦法,葉非從儲物袋裡拿出了一些化妝的道具,把自己給化妝成了一個四五十歲的樣子。

身為一個職業騙子,化妝易容的道具是必不可少的。

果然,這次葉非很快就釣到了一個合適的對象。

這是一個身材十分魁梧的大漢,這大漢到處向人打聽哪裡有煉藥師,明顯是外地來的,葉非立刻趁機上前,擺出身分。

「閣下,真的是煉藥師?」

這大漢也知道,這年頭冒充煉藥師的騙子很多,所以十分謹慎。

「如假包換!」葉非淡淡的道:「我可以先說一說你的情況,如果說不準,我分文不收!」

「好!」

大漢聽葉非這麼說,立刻放心下來。

葉非把這個大漢給帶到了一家茶館之中,伸出一隻手,摸了一下這大漢的手腕。

唰!

星河立刻開始計算,一系列的數據出現在了葉非的眼前。

葉非臉上露出了一個瞭然的笑容,然後道:「你的名字叫做劉大壯,根骨是四級暴熊型,體質是過陽體,屬性是烈火,命格是天魁星!」

「咦?你竟然能知道我的名字?」劉大壯瞬間吃驚了。

「我不光是煉藥師,還是占卜師,當然能夠知道你的名字!」葉非傲然道。

「原來是這樣,那……你能幫我提升到煉氣境六重嗎?」劉大壯問。

「沒問題,說起來,你的天賦是很不錯的,只是可惜,你修煉錯了方向,否則的話,別說是煉氣境六重,煉氣境八重你都達到了。」葉非一副世外高人的語氣,搖頭晃腦的說道。

「啊……我修煉錯了方向,這話怎麼講?」劉大壯虛心的問。

「你的根骨是暴熊型,本身就是狂暴類型,你的體質是過陽體,屬性是烈火,命格又是天魁星,屬於陽剛過盛類型!而你修煉的功法又都是陽剛類型,如此熾烈,你沒有被燒死就不錯了。你的肝臟,子夜的時候是不是經常會感覺到如同火燒?」葉非徐徐道來。

「不錯不錯,大師,你果然是大師!」劉大壯頓時對葉非拜服得五體投地。

他的肝臟每到子夜的時候如同火焚,他從來沒有同任何人說過,葉非竟然能夠診斷出來,簡直就是神醫。

「大師,還希望為我煉製藥物,緩解我的病痛。」劉大壯很快又懇求道。

這幾天,他的肝臟已經灼燒的越來越厲害,他感覺要受不住了,所以才到清河城來找尋煉藥大師。

「我這種級別的煉藥師,雖然已經不將金錢放在心上,但是行有行規,如果為你診治不收錢的話,那麼會受到非議!」葉非卻是並沒有立刻給劉大壯治療建議,而是一副裝逼的樣子說道。

「我懂,我懂!」

劉大壯立刻點頭,然後從儲物袋裡面拿出了一個籐木箱子。

箱子打開,裡面金燦燦的全部都是金子。

「我去,這傢伙挺有錢啊!」

葉非大概看了一下,這些黃金至少有五千兩。

這樣距離他湊齊解毒的材料,就不遠了。

「嗯,看在你一片誠心的份兒上,我就收下了。」葉非把金子收進了儲物袋裡面,臉上露出了愉悅的笑容。

「大師,我這毛病到底要怎麼解除啊?請大師為我煉藥。」劉大壯又問,最近,他可是被折磨的生不如死了。

「不需要煉藥。」葉非卻是搖了搖頭,悠然道:「從治標方面來說,你只需要購買幾十斤的翟陰草,每日泡水喝,你肝臟的痛楚立刻就會減輕,三個月之後,就可以痊癒。從治本方面說,你現在修煉的功法立刻停止,轉而修煉一門陰柔的功法,中和你身上的陽剛之氣,我保證你病症全消,而且會在三個月之內晉升到煉氣境七重!」

「翟陰草的水就管用?」

劉大壯目瞪口呆,不敢相信,困擾他這麼長時間的頑疾,靠著最常見的翟陰草就可以解決?

「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可以現在就去購買一些翟陰草服用,如果沒有效果,你的這些診金我分文不收!」葉非傲然說道。

「這……我當然相信大師!」

劉大壯雖然有些疑惑,但是對葉非還是相信的。

因為葉非可是說出了他所有的症狀。

和劉大壯分別,葉非拿著五千兩黃金去藥店購買藥物,結果發現五千兩黃金還是不夠購買解毒所需要的所有藥物。

七蟲蠱太陰毒,沒有好的材料,根本就無法解除。

不得已,葉非只能繼續尋找凱子。

同時,葉非也購買了許多煉藥的書籍,提升煉藥的水平,變成一個真正的煉藥師。

星河可以計算一切,但是無法給葉非提供那些煉藥的書籍,葉非只能自己購買。

「我可以幫別人提升,也應該幫自己提升一下,這個世界,沒有武力,可是不行的,星河,幫我計算一下,看我如何能夠最快修煉到這個世界的武道巔峰。」葉非對星河道。

很快,星河便在葉非的眼前羅列出了一大堆的數據。

葉非看著這些數據,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他奶奶滴,老子的天賦竟然這麼差!」

葉非一陣腹誹,不是說穿越過來都有福利嗎?都是萬中無一的絕世天才,怎麼自己的資質這麼差呢?

按照這樣的天賦,這一輩子都不可能會有大的前途的。

根據星河的計算,他的根骨、體質、屬性和命格,簡直就是垃圾中的垃圾,都是屬於最低級的。

但是,看到星河計算出來的一系列數據,葉非又是眉毛一挑,燃起了希望。

「星河,根據你的計算,就我這個垃圾天賦,也可以站立到這個世界的巔峰?你不會計算錯了吧?」

星河給葉非計算出來了一條完整的修煉道路,足足有十幾頁。

而當計算到十幾頁的結尾,葉非最終的結果竟然可以成為這個世界的無上至尊,雄霸天下。

「我的計算不會有錯,只不過,你最終站立在這個世界巔峰的機率只有十萬分之一!」星河又給了葉非一個數據。

「靠!」葉非頓時狂翻了一個白眼。

十萬分之一,這跟完全不可能有什麼區別。

「如果你努力去爭取了,十萬分之一的機率也有可能會最終實現,如果你不努力去爭取,那麼,就算是百分百的機率,也會錯過!」星河說道。

「嗯?」聽到星河這話,葉非忍不住一怔。

星河的這話,蘊含著很深刻的哲理啊!

「好,我試試!」

葉非的眼中閃過了一抹光芒,星河說的沒錯,如果不去爭取,那麼,就連十萬分之一的機率都沒有。

他好不容易重生一次,怎麼能夠就這麼輕易放棄,就算是只有十萬分之一的機率,也要去拼搏一把,這樣,才不枉重生一世。

於是,葉非仔細的閱讀了一下星河的方案。

這些方案寫的十分的詳細,一些重要的地方,都被用紅色的字體標注了出來。

「原來,我要想改變這命運,就必須要逆天改命。要想逆天改命,我必須要得到這些傳說中的東西。」

葉非看著那些紅色字體標注的地方,心中有了目標。


清河城尹家。

孫管家在大廳裡不斷的來回踱步,他已經幾個晚上沒有睡了。

墨如雪生死不明,就已經夠讓他焦心的了,現在墨如煙的本命晶石又丟了,他如何能夠安睡?

就在這時,忽然門外一道身影飛快的衝了進來,大喜道:「孫管家,找到了,真的找到了。」

「什麼找到了?」孫管家一愣,道:「找到了那個騙子了?」

「不是那個騙子,是墨大小姐找到了。她果然是在凌雲窟,幸虧我們去的及時,否則的話,墨大小姐恐怕是凶多吉少。」

這個來人,是尹家的一位長老,此時臉色喜氣洋洋。

救了墨家的大小姐,對他們尹家可是有天大的好處啊!

「什麼?大小姐真的去了凌雲窟?」孫管家頓時傻眼了。

難道說,昨天墨如煙遇到的,不是騙子,而是一個真正的占卜大師?

如果這樣的話,那恐怕是更加糟糕了。

孫管家歎息一聲,趕緊去查看墨如雪的情況。

墨如雪受了重傷,尹家已經請了煉藥師幫墨如雪治療。

孫管家在外面等了有兩個小時,煉藥師幫墨如雪治療完畢後,孫管家便進去。

「大小姐,您……沒事了吧?」

孫管家見墨如雪坐在椅子上,雖然明顯臉色有些蒼白,但是沒有大礙,心中鬆了一口氣。

墨如雪點點頭,道:「我沒事了,這次多虧孫管家你派人去凌雲窟救我。對了,你怎麼知道我去了凌雲窟的?我可是沒有告訴任何人。」

「嘻嘻,姐姐,這可是我的功勞,是我告訴孫管家你去了凌雲窟的。」墨如煙這個時候邀功道。

「你?」墨如雪微微一怔,道:「你怎麼知道我去了凌雲窟的?我也沒告訴你呀!」

「我一直不見姐姐回來,心中焦急,就找了一位占卜師算了一下,才知道姐姐你去了凌雲窟。孫管家他們還不信,還說那個占卜師是個騙子,是我力排眾議,讓他們去找你,才把姐姐你帶回來的。」墨如煙抱著墨如雪的脖子,撒嬌的道。

「原來是這樣!」墨如雪點點頭,道:「那這位占卜師還真的是有些本事,恐怕是達到了四品了吧?我們要好好謝謝他才好。」

「嗯,尹家主已經在全城找他了。」墨如煙天真的說道。

「全城找他?」墨如雪微微一怔,道:「也不用這樣興師動眾吧?這樣的大師,我們有緣遇到就表達感謝,如果人家不願意見我們,我們強求了反而不好。」

「大小姐……」孫管家這個時候無奈的開口道:「我們必須要找到那位占卜師。」

「嗯?為什麼?」墨如雪看到孫管家這個樣子,微微一怔。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無敵煉藥師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3.1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