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異常生物見聞錄
作 者
遠瞳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8.06.28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8年07月0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83
累積人氣
133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異常生物見聞錄資料大全
               第一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8.06.28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廣告詞: 加入書籤

目睹文明的興衰,親歷群星的消亡,見證宇宙的碰撞——從與神立約的那一刻起,觀察者的責任便與你同在


作者簡介: 加入書籤

遠瞳,網絡文學大神作家,科幻題材代表作家,代表作品《希靈帝國》、《異常生物見聞錄》。名下作品長期位居科幻各榜單前列,均獲得過科幻分類月票榜冠軍,並被收錄入精品頻道。其中作品《異常生物見聞錄》收穫超過萬次讀者打賞,七度蟬聯科幻靈異分類月票榜冠軍,總訂閱超過3000萬,擁有大量讀者粉絲追訂,人氣很高。


作品亮點介紹 加入書籤

世界觀宏大,想像力天馬行空,用巨大的腦洞構建出了一個在以往各類小說中都從未出現過的開放式、擴展型世界觀體系,小說本身行文輕鬆幽默,有大量令人捧腹的笑點,同時又具備一定思想深度,在關於異種族的生存方式、文明延續發展等方面有相當深度的刻畫,小說角色特徵鮮明,令人印象極為深刻。


異常生物見聞錄第一集 加入書籤

第一章 目前為止很正常
第二章 狼人秘術
第三章 拜託,你是隻狼人好麼?
第四章 狼與蝙蝠 
第五章 窮酸吸血鬼 
第六章 神秘來電 
第七章 「面試」地點 
第八章 神仙招工那點事 
第九章 合同 
第十章 虛驚? 
第十一章 就沒個正常的 

主要人物介紹 加入書籤

女一: 薇薇安·安塞斯塔

人物外形及性格特點:黑色長髮的少女,膚色蒼白,容貌美麗,經常穿著很舊的衣服。性格溫柔、沉穩,生氣時或嚴肅起來的時候則很有一種長者氣場,充滿威嚴。

身份/背景:地球上最古老的吸血鬼 ,實際身份是被創世女神扔到這個世界的「引路人」,但由於健忘的毛病,已經完全忘了自己來這邊是幹嘛的。

角色介紹:極端窮酸,財運惡劣,在認識男主之前經常吃不飽飯,對人類很親近,對人類文明的發展感到驚訝,同時也對各個異類種族的短見和爭鬥感到厭煩和鄙夷。有嗜睡症、健忘症,進入超過一個世紀的休眠狀態就會產生自我分裂。因為活得太久,見識太多,偶爾對人說教的時候就忍不住擺出一副長者的姿態,但實際上一直覺得自己青春正好。

男一: 郝仁

人物外形及性格特點:普通的地球青年,外貌中等,身高一般。性格和善沉穩,樂於助人,有責任心,骨子裡還有一股倔脾氣。 

身份/背景: 原本是一個靠出租房屋為生的普通房東,後來被神僱傭,成了各種超自然生物的監護人。

角色介紹:是南郊一處陳舊城區裡靠出租房子為生的普通青年,性格平和,不怎麼喜歡爭鬥,但在遇上各種離奇事件之後表現出出人意料的冷靜和接受能力,說話有點不經大腦。後來成為女神助手,以臨時工的身份擔任多元宇宙片警,是一個稀里糊塗替神仙打工的傢伙。後期開始著手解決兩個宇宙逐漸碰撞的巨大災難以及其後遺症,在處理各個文明生死存亡的重大問題時表現出了極高的辦事能力,終於被從臨時工的崗位上轉正,成了一個正式的片警。

女二:劉莉莉

人物外形及性格特點: 短髮的嬌小少女,小麥色皮膚,機靈而活潑,喜歡穿輕便的運動裝,「狼」人形態時則變為銀白長髮和金色眼眸。性格活潑,思路精奇,非常非常二,相當珍視自己的尾巴。魚狗雙慫之一。

身份/背景: 一百多歲的年輕「狼」人,四處流浪,以寫作為生,兼職獸醫,曾經活躍在民國末年的上海灘,在北大畢業過四次。真實身份是數千年前的獵魔人第一聖人。

角色介紹:稱是狼人。性格活潑,樂天派,善良,跳脫。經常會有犯二的舉動,對異類種族的常識不足,依靠看電視上網學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異類生存法則,曾經用板磚把薇薇安從天上打下來,因此自認為戰鬥力很強,但事實上當時薇薇安只是餓暈了。後期莉莉的血統被證實其實是個哈士奇成精,還有十六分之一的京巴血統。數千年前曾經是獵魔人的第一聖人,但由於受到弒神劍詛咒,被當年的薇薇安打成重傷,後來傷重不治死在密室中,靈魂跑出來找地方復活的時候不小心投錯胎成了個哈士奇精。



次要人物介紹 加入書籤

伊扎克斯·古德曼,男

人物外形及性格特點:人類形態是個身高將近兩米五、外貌極端凶悍的光頭猛男,惡魔形態是身高五米、渾身火焰和熔岩的炎魔。性格耿直,樂於助人,但會用強硬手段貫徹自己的「好人理論」。

身份/背景:來自異世界的惡魔,曾以魔王的身份橫掃異界,幾乎成功統一世界,但後來兵敗,退休之後在郝仁家租房子住。

角色介紹:來自異世界的惡魔,但有著一套獨特的「好人理論」,崇尚各族和平,偶爾會興致勃勃地教育別人向善。曾經在異世界被稱作「魔王」,因為嚮往著星辰大海而走上了與其他惡魔不同的道路,致力於聯合全世界的力量探索宇宙的未知秘密,大力推廣科技和文化統和,但後來遭到全世界反抗而兵敗,最後流落到地球,目前與獨生女一起在南郊收舊家電為生,閒暇時候跟郝仁一起去異世界打仗或者干的別的拯救世界的事兒。

南宮五月,女

人物外形及性格特點: 單馬尾的運動少女,膚色微黑,相貌普通,但實際上有無數種樣貌(能看的不多)。性格活潑,友善,非常非常慫,魚狗雙慫之一。

身份/背景: 一個在陸地上出生長大的海妖,四處流浪,賣唱為生,是一個多世紀前深海之城「納薩托恩」向外排遣使者時,某個使者的女兒。

角色介紹:種族是海妖,但卻是在陸地上出生的混血兒,這輩子還沒有進入過深海,也不知道自己故鄉到底在什麼地方。她的母親是海妖,父親是獵魔人,因不明原因,她的父母不願意讓自己的孩子前往深海故鄉,並且直到父母雙雙失蹤,南宮五月也沒搞明白這其中緣由(故事中期找到父母,解開了這個謎團)。擅長唱歌,但記不住歌詞,依靠隨緣亂哼的唱法來到處賣唱謀生,被稱作「城鄉結合部潮流小天後」。喜歡變形成各種在水裡會出現的東西,偶爾變成美人魚,但更期待可以變成皮皮蝦,目前變形最成功的一次變成了沉沒航母薩拉托加號。

南宮三八,男

人物外形及性格特點: 高大帥氣的男青年,主要特點就是帥,主要能力也是帥,喜歡穿獵魔人的黑色風衣制服,因為帥。性格其實平易近人,對普通人的時候會故作神秘,面對強敵的時候習慣先寫遺囑。

身份/背景:南宮五月的哥哥,四處流浪,抓鬼為生,是一個多世紀前深海之城「納薩托恩」向外排遣使者時,某個使者成功泡了一個獵魔人之後生下來的混血獵魔人。

角色介紹:有半吊子的獵魔人功底,依靠在全世界抓鬼降妖謀生,和自己的妹妹不常見面,但關係其實很好。兄妹兩人一直全球流浪就是為了尋找百年前失蹤的父母,後來終於在郝仁的幫助下成功在一顆流浪天體上找到父母。


第一集文案: 加入書籤

郝仁是一個在小城市的郊區依靠出租房屋維生的小房東,在一次意外中帶回了狼人莉莉、吸血鬼薇薇安,在稀里糊塗的情況下開始了不正常的日常生活。

因一通神秘電話的指引,郝仁成為「時空管理局」的臨時工,開始了給神打工,除了照料那些被劃撥到他名下的異常生物們,並且進入了名為夢位面的異常空間中磨練自身,卻接二連三地遇上了對自己抱有敵意的野獸,還見到了那些存在於傳說中的精靈、獸人、元素生物……

二貨狼人姑娘、窮酸吸血鬼少女、神秘女人渡鴉12345 、可怕但又和善的惡魔、半桶水的「異類」驅魔人,以及其妹妹……「房客」數量不斷增多,郝仁發現了自己的房客都有著可疑的身份:基本上全是有著強大的戰鬥力和奇葩的性格。

郝仁對這些異常情況感覺到懷疑,想用自己的方法去調查,神的使徒告訴了他:你終有一天會知道真相的!


第一章 目前為止很正常 加入書籤

郝仁,人如其名,是一個好人。

其家住在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北方小城,如果北京打算修個二十環三十環的話也能勉強算是天子腳下,其人則是地地道道的普通小人物,要是全天下的好人卡都按諧音算在他頭上的話勉強也算是名揚天下,走在路上沒人認識,頂著一張除了有點男人味之外怎麼看都普普通通的四方大臉過了二十來年,人生目標是做一個好人,除此之外毫無特色——這就是他了。

如今正是暑熱剛來的五六月份,北方天氣雖然涼快一些,但白天要是頂著大太陽走在馬路上也讓人很是心情煩躁,因此車水馬龍的市中心到處都能看到各式車輛奔流不息,卻看不到有多少行人在外面行走,而穿著白色T恤、灰色長褲、面貌普通的高個子青年正是這少數行人中的一個。郝仁手裡攥著幾張紙,盡量挑著兩旁的樹蔭或者建築物的陰涼地方走路,旁邊馬路上車輛的鳴笛和樹上知了的聒噪都讓人心情煩亂,但這亂七八糟的動靜卻好像不怎麼影響這個年輕人的心情,他只是低頭默默趕路,偶爾因為天氣原因才忽閃忽閃自己那已經快濕透了的衣服,然後低頭看著手上的東西——其中兩份是招工的廣告,還有一份是剛才路過廣場時一個學生妹發的宣傳折頁,宣傳折頁上畫著一個笑顏如花的漂亮姑娘,下面則印著一行大字:金榮婦產專科醫院,專業治療……

郝仁覺得這年頭的學生越來越不敬業了,當初他在外面打工發折頁的時候就從來不會給一眼就能看出是光棍的爺們手裡塞這種東西,但不管怎麼說,這種硬質折頁扇風還是挺合適的。

「最後兩家,還不行就算了。」郝仁嘟嘟囔囔地看著手裡的最後兩份招工廣告,幸好這倆地方都挨著,他可以很快搞定今天的「任務」,而其中一個就在前面,是一家從外表絕對看不出有多大實力的廣告公司,但人家門口的招牌響亮啊:銀河傳媒泛文化發展與推廣公司,一聽這名字就是半年內必倒的貨,郝仁當時就是沖這個名字來的,主要目的不是應聘,就是想看看能想出這麼個神奇名字的公司老闆會是何等奇人。

他興致勃勃地走了好幾百米才繞過馬路的隔離護欄,然後頂著大太陽跑到這家名字特別牛X的廣告公司門前,驚訝地發現——這公司果然倒閉了,門口的招牌還掛著,但玻璃門上貼著關門大吉的通知,日期是兩天前的,而他手裡的招工啟事則是四天前……這真是個日新月異變化頻繁的世界,這年頭公司倒閉前兩天還要順便招倆新員工壓壓驚麼?

順手把廣告公司的招工啟事搓成團扔到路邊的垃圾桶裡,郝仁低頭看向最後一份,並在兩秒鐘後把它也搓成團扔進了同一個地方,順便反思自己前兩天篩選這東西的時候是不是瞎了——公交公司招聘辦公室文員一名,要求二十五至四十歲,能吃苦耐勞懂電腦有工作經驗者優先,性別女。

他攥著這玩意兒興致勃勃地來到市中心,就為了看一家在倒閉前兩天還忙著招工的廣告公司的玻璃門有多亮,簡直吃飽撐的。

郝仁,性別男,愛好女,年齡二十五歲,無不良嗜好,優點是吃飯不挑食,目前單身,沒幾個親朋好友,自己一個人住在城南老城區父母留下的舊屋裡,和大多數男青年一樣,他的人生目標是在二十五歲的時候做到月入過萬,娶一個漂亮媳婦,如果可以的話最好有輛車,父母是沒辦法孝順了,所以至少要自己過得夠好才能算不給家裡丟人,現在這一系列人生目標已經完成三分之一:他今年二十五了。

這真是個悲傷的故事。

他今天來市裡是想找工作的,但其實他個人對此並沒什麼生活來源方面的迫切需求:前面就提到過,郝仁住在父母留下的一座舊屋中,應該感謝老一輩人留下的家業,起碼這房子挺大——那是一座兩層的老式房子,已經被改成類似家庭出租公寓的結構了。

若干年來,郝仁一直靠往外出租房子維生,只是由於自己住的地方實在偏遠,甚至偏遠到了想等著老屋拆遷恐怕都得下幾個十年計劃的程度,所以租金收入也就那樣,不算少,但也絕對發不了財,能讓他這個單身漢過上挺寬裕的日子,但也僅限於此了。

平心而論有這種穩定收入郝仁是沒必要出來找什麼工作的,但這人吶,閒的時間太長了就有點矯情,總覺得自己應該稍稍努力一下,開拓開拓人生道路,再加上更重要的原因——自己那老房子地方實在太偏了,偏到快脫離人類文明的程度,自從最後一家民工夫婦都從出租屋搬走之後,已經連著小半年沒人來租房子,看著連續數個月空蕩蕩的兩層「公寓」,郝仁發自肺腑地意識到一件事:除非市政規劃朝著他那邊傾斜,否則要想活下去恐怕真的只能出來找工作了。

在家研究了三天城市規劃,郝仁認為自己家周邊一夜間變成商業中心的可能性實在不大,考慮到作為一個大老爺們不能就此荒廢自己,他終於決定先找個工作,起碼有收入維持著生活嘛。

怎麼說當年自己也是打工賺學費的勤勞好男人,朗朗乾坤還能餓死自己不成?

不過命運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他這頭一天在外面瞎跑基本上……也就只剩下瞎跑了。

想這麼多也沒用,郝仁伸了個懶腰,決定就在路邊小公園的樹蔭長椅下面歇會,等過了中午最熱的這一個鐘頭再去找個小飯店填填肚子,然後坐車回家。也幸虧這是座連三線都很難算上的北方小城,即便經濟發展挺快,這裡也還能保持點小地方的閒適和敞亮:起碼城市公共用地規劃就不錯,綠樹成蔭,就連市中心這樣寸土寸金的地方也有不少的小公園可供休憩。

他找了張紙把長椅擦擦乾淨,隨後大喇喇地躺下,用那張印著女子醫院logo和漂亮姑娘的折頁蓋住臉遮擋陽光,就這麼渾不在意地休息起來。當然,他也不敢就這麼睡過去,畢竟這年頭小偷越來越多,好人都不夠禍禍的,雖然自己兜裡沒啥值錢玩意但給人掏了也不好,他只是打算稍微瞇會,起碼散散身上的暑氣。

但就在他剛剛躺下好像還沒一分鐘的時候,透過折頁邊緣灑進來的陽光便已經暗淡下來,好像是有人來到了自己旁邊。郝仁略有意外地露出臉來,驚愕地發現天邊已經是夕陽西下,而一個嬌小又纖瘦的女性身影正站在自己旁邊,這道身影正好遮擋了已經下沉的夕陽,因為逆著光的關係看不清這位女性的模樣,只能通過一個暗淡的輪廓確認對方是個短髮的苗條姑娘。

「呦,你醒了?」

這個陌生姑娘似乎很是自來熟的樣子,一邊揮手還一邊大大咧咧地跟自己打著招呼。郝仁一下子坐起身子,他先是驚訝地看看四周景色,確認現在真的已經是夕陽西下,自己原本只打算瞇一會卻真的一覺過去了半天時間,然後才有機會認真打量自己眼前的陌生人。這時候陌生姑娘似乎也終於意識到自己這逆光而站的位置讓人看不清自己的模樣,於是她咧嘴笑了一下,微微側過身子好讓對方能看清自己的模樣。

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這是郝仁的第一印象。

對方一身挺清涼的打扮,上身穿著件貼身的白色短袖衫,衣領上綴著一片略有些孩子氣的塑料小狗裝飾,下身則是深色的短褲+休閒鞋,看起來好像一個偷偷翹課出來逛街的女大學生。這個自來熟的女孩子留著一頭披肩短髮,可能是很喜歡運動吧,皮膚帶著些微的小麥色,健康又充滿陽光,她的容貌秀麗可人,最讓人注意的是那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比郝仁見過的任何一雙眼睛都充滿活力,彷彿整個人的精氣神都要從這雙眼睛中透出來一樣。

而在她身後,則是一個看起來頗有份量的大型旅行箱。

看著有點發愣的郝仁,這個短髮的漂亮姑娘綻放出一個空前燦爛的傻笑(雖然這麼說貌似有點不合適,但郝仁確實認為這就是個傻笑),那笑容乾淨而純粹,現在這年頭似乎已經很少能在與之同齡的女孩子臉上看到了,對方在隨身的小包包裡使勁掏摸了半天,終於摸出一張皺巴巴的紙來遞到郝仁面前:「勞駕,請問一下你知道這地方在哪麼?」

郝仁拍拍臉蛋子讓自己清醒起來,先不管這個冒冒失失的姑娘是怎麼回事,而是低頭一看紙上的地址……誒呦我去這不是自己家麼?!

郝仁愣愣地看著眼前的紙條,上面寫著市郊挺偏僻一個地方的地址,他對這個地址再熟悉不過:那不就是自己家麼!

「你找這地方幹什麼?」郝仁不知道為什麼一個初次見面的陌生姑娘手裡會拿著自己家的地址,老實說這一刻他還挺有點激動的,不過他也挺有自知之明,深知自己這輩子所有的桃花運都已經在小學三年級以前跟女生同桌的時候用完了,所以他仍然一臉淡然,只是略帶好奇地看著面前的漂亮姑娘。

身材不錯,容貌不錯,雖然身高略有點殘念但活潑開朗的模樣完全可以扳回一分……

「我找房子住啊!」漂亮姑娘非常乾脆痛快地答道,「我找一天了,實在找不著才決定找人問問——不過公園裡就剩你一個能問的。」

郝仁總覺得眼前這姑娘的自來熟程度是不是高了點,但他的注意力還是很快被對方提起的「找房子」三個字所吸引,因為夏日午睡而昏昏沉沉的頭腦稍微清醒一下,他猛然想起件事:哦,自己是個房東來著,前兩天剛在市內小報上打了個廣告說有房出租,那眼前這姑娘是找房子住的?

好久不開張,今天終於又能收到房租了!

郝仁把那張紙疊起來交還給對方:「我當然知道這地方,我帶你去。」

漂亮姑娘頓時露出高興神色,把紙往包裡一塞,拍拍皮包:「謝謝哈!我真找好久了……」

郝仁站起身伸了個懶腰,邁步剛想往公園外走,腦袋裡激靈一下子終於想起有什麼事不對勁了:「誒等等!你說你在市中心找這個地址找了整整一天?!」

漂亮姑娘使勁點頭,透著一股憨直可愛:「嗯嗯,對啊!這地方還挺難找的。」

「當然難找!」郝仁差點沒控制住自己的語氣,他突然有點懷疑眼前這姑娘是不是以前跟自己認識而且有仇,今天是專門過來逗自己玩的,「你沒發現那上面的地址寫著南郊麼?!南郊!你在市裡找一郊區地址找了一天?」

「可是這上面寫著在白石樓啊,」漂亮姑娘抬起手指著某個方向,郝仁知道那是市中心某個商業大樓的位置,「白石樓不是在市裡的麼?」

郝仁一下子愣住,然後才反應過來:「是南郊白石路,不是市中心白石樓!」

他還有半句話沒說出來呢:這位妹子敢情你看地名的時候只看前面倆字的麼?

「啊哈,」漂亮姑娘趕緊回憶了一下,這才露出有點尷尬的模樣,「我忘了,我平常有點馬虎。那你知道這個南郊白石路是吧?帶我去唄。」

郝仁還是總覺得眼前這姑娘有哪不對,但他是個遇事懶得多想的人,再說對方只是個找自己租房住的房客,這兩年一直當房東,他也早就習慣不多管房客的事了,於是他抬手指著公園門口:「得坐公交,南郊離這可遠,等咱們到那應該差不多就晚上了。哦對了順便說一句,我就是你要找的房東,你找那房子是我的。」

漂亮姑娘一聽,頓時露出驚奇神色,整個人一驚一乍起來:「啊呀!?你說真的?」

郝仁剛一點頭,眼前這個精神頭十足的女孩子就差點蹦起來:「呀,真巧!世界上怎麼還有這麼巧的事,房東咱們這是有緣吧?!」

郝仁揉揉額角,從剛才開始就感覺眼前的女孩子有些跳脫,這時候他終於忍不住把想說的話說出來了:「你……就不怕被人拐了?萬一我騙你呢?」

這還是比較委婉的說法了,其實他真覺得眼前這姑娘有點二……不,是特別二!在市中心找郊區地址找了一整天不說,還三兩句話就相信了一個陌生人,甚至眼瞅著就要放心大膽地讓陌生人給自己帶路,領著她跑到一個荒無人煙的郊區去,這年頭女孩子的防範意識怎麼都這麼弱了麼?是她運氣特好還是最近人販子消極怠工,這妹子怎麼就沒讓人拐了呢?

郝仁腦海裡嘀咕了一大堆,不過也就是一兩秒的功夫,而對面的二貨姑娘(這麼說沒問題吧?)也好像剛剛反應過來,她很警惕地看著郝仁:「拐?那你是人販子,打算拐賣我麼?」

郝仁:「……當然不是!」他覺得自己應該離這妹子遠點,要不是看著對方是「客戶」的份上,他肯定不會跟這種二貨交流這麼長時間!

二貨姑娘滿意地點了點頭:「那就行,我可怕被人騙了。那咱們走唄?」

郝仁有氣無力地歎了口氣,邁步離開公園時突然感覺腳步分外沉重。

二人很快就乘上了從市內開往郊區的公交車,這一路真是一點都不無聊:郝仁發現自己這位新房客不但自來熟、性子跳脫、有犯二嫌疑,而且還是個嘴皮子閒不下來的角色!在車上他聽對方興致勃勃地跟自己聊了一路,從國內外的二線明星現狀到各地的二線城市房價基本上沒有她不說的。郝仁也不知道這些話題是從何開始的,反正對方一點都沒有尷尬或者說不下去的時候,只要他能稍微點頭答應一下,二貨姑娘就能找到繼續說下去的動力然後接著balabala……不過這倒不是大問題,聽她說話權當解悶了,而且郝仁還趁這個機會大概瞭解了自己這位新房客的情況,這可是作為房東的必修課:要在盡可能短的時間裡大致知道租戶的情況,才能防止一些很麻煩的事情。

二貨姑娘姓劉,叫劉莉莉,而且她很大方地讓郝仁直接叫她「莉莉」就可以,她自稱是個走南闖北的寵物醫生兼閒散作者(也不知道閒散作者到底是個什麼職業),剛從另外一個城市來到這裡,打算在此常住,住的地方不挑,只要遮風擋雨乾淨方便就可以,反正工作自由嘛……

郝仁根據這點情報判斷自己的新房客是個很有闖勁,暫時沒有穩定工作,但不會給自己找麻煩的人,他對此頗為滿意。其實這麼一個小姑娘再怎麼看也找不了多大麻煩,雖然性格好像有點二……但那也是她自己的問題不是?郝仁當好自己的房東就行了。

就和之前預料的一樣,等這趟線路超長的公交車吭哧吭哧在南郊一個小站牌停下的時候,外面天色已經差不多全黑下來了。

郝仁領著莉莉從車上下來,還沒來得及喘口氣就聽到後者嚷嚷起來:「這裡就是白石路啊?」

「牌子上寫著這是南郊站!白石路是個老街,而且得走小路,你見過公交車開到胡同裡的?」

「哦……哈哈,我容易搞錯事情,房東你多擔待啊,」莉莉乾笑兩聲,一路上balabala說下來,她好像又單方面跟郝仁熟悉了一些,她扭頭看看四周環境,眉頭微微皺起,「這裡挺冷清。」

公交站位於一條看起來頗有些年頭的馬路邊,周圍所有建築都是二三十年前的風格,坑坑窪窪的路面,已經關門而且門面窄小的沿街商店,還有商店背後老舊侷促的五層單元樓,僅此種種就能體現出一個地方有多荒涼陳舊,而這條街以及附近一片已經是南郊僅有的「市區」了。有時候郝仁自己也會懷疑這一帶到底是不是已經徹底被現代社會給遺忘掉,但每個月月底他都會重新對社會充滿信心:莫慌,供水局不會忘記你,供電局不會忘記你,燃氣公司不會忘記你,就連聯通公司跟賣保險的都不會忘記你,有如此多的人時刻掛念著身處遠郊的你,還有啥不開心的……

「趕緊走吧,」郝仁示意莉莉跟上,「本市治安雖然不錯,但這地方畢竟偏僻,天色晚了難免有醉鬼在外面晃悠,先回我那幫你安頓好再說。對了我也順便提醒你一句,晚上盡量不要亂跑,你安全我也省著麻煩了。」

按理說這幾句話是不應該說的,作為一個房東,說這句話很容易讓房客嚇跑或者心存疑慮,但郝仁從來都是個實誠性子,雖然很怕麻煩,但更不願意騙人或者佔人便宜,所以他一開口就把這裡情況都說了個明白。這也是他最近房子租不出去的原因之一:好不容易來過兩個看房子的,但都被嚇跑了。

然而莉莉這個看著嬌小的姑娘卻壓根沒當回事:「房東你放心吧,我打架很厲害。」

郝仁覺得自己今天絕對遇上一個不正常的傢伙:「我不是說這個……嗨我就明說了吧,你就一點都不怕遇上壞人啊?」

作為剛認識一天的半個陌生人,郝仁知道自己不該管太多閒事,但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遇上這麼奇怪的姑娘,跳脫自來熟無防備到了近乎二貨的地步,作為一個好人他實在是忍不住了。

然而莉莉只是高興又渾不在意地甩甩手:「房東你真是個好人哈,不過我不怕壞蛋啊,我力氣特別大,打架也厲害,以前遇上的壞人都被我打跑了。」

郝仁忍不住嘀咕:你還真遇上過壞人……因為都打跑了所以現在這麼性格奔放沒戒心麼?

莉莉看郝仁不說話,便自顧自一笑,伸手拉起自己那個特大號的旅行箱跟了上來,然而只聽到「咕咚咕咚」兩聲響,旅行箱上的兩個膠皮輪便脫落下來,很快滾遠了。

「啊哈哈,看來東西有點沉。」莉莉尷尬地撓撓頭髮。

「不,是路有點坑……」郝仁眼眉一跳,看著坑坑窪窪的破路忍不住歎口氣,覺得自己身為男士應該做點什麼,「來,我幫你提箱子……誒我去你這裡面到底放了些什麼?!」

他剛一下手就感覺莉莉這個箱子很不對勁,那重量簡直好像裡面放了等體積的水泥似的,他五大三粗一個大老爺們竟然提不起來!

然而莉莉壓根沒注意到郝仁臉上的古怪神色,她只是哈哈一笑,一隻手拎起自己的大箱子扛在肩上,整個過程輕鬆的如同在抓一包棉花。

郝仁張著嘴巴看著這個比自己低了一頭的瘦小姑娘將一箱子起碼百十多斤的東西扛在肩上健步如飛地往前走,幾乎有點懷疑自己的世界觀是不是出了問題,直到莉莉在前面大聲催他趕緊帶路他才反應過來,一邊走著一邊嘀嘀咕咕:沒事,就是天生力氣大嘛,平常看綜藝節目還少麼……

兩人就這麼一個balabala一個略有心事地走著,很快便離開了還算寬闊的大路,轉進一條黑沉沉的小路:從這條小路走到頭就是所謂的「白石路」,郝仁家傳大屋就在前面。

天色已經黑下來,小路旁的兩盞路燈還壞了一盞,周圍是陳舊破敗的老房子,讓這裡氣氛更顯得陰森恐怖,如果不是正好天上有一輪接近滿月的月亮照著,即便郝仁這個熟悉環境的大男人走在外面也會感覺毛毛的。他忍不住看了跟在身旁的莉莉一眼:這姑娘仍然全無戒心地跟在自己身旁,而且看上去還心情很好的樣子。

黑沉沉的夜幕,人跡稀少的小路,人生地不熟的環境,身邊跟著一個不知根底的陌生男人,以上四條隨便哪個都夠讓一個三觀正常的女孩子警惕起來,但這個「劉莉莉」卻丁點緊張都沒有,是真缺心眼還是怎麼著?

「撲啦啦——」

正在郝仁胡思亂想替一個陌生女孩瞎操心的時候,一陣詭異的撲翼聲突然從上空傳來。

這四周靜悄悄的時候突然有一陣動靜響起當然嚇了他一跳,他立刻循聲望去,卻正好看到一個怪異的黑影瞬間劃過兩側高牆間狹窄的夜空。

那黑影好像是一隻蝙蝠,然而體積……似乎不太對?

「呵……大晚上的什麼東西。」郝仁當然不想在一個女孩子面前掉面子,於是故意大聲嚷嚷了一句表示自己一點都沒被嚇住,然後抬眼看向莉莉,他以為自己會看到前者被嚇住的模樣,然而……

在那一瞬間,他看到莉莉頭上突然冒出了一對彷彿狼的耳朵!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異常生物見聞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6.28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