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全一集

404醫院—輪迴科
作 者
九命貓
故事類型
短篇故事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18.11.03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
累積人氣
72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404醫院—輪迴科資料大全
               全一集 更新時間:2018.11.03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404醫院總部 ​ 加入書籤


白皙的牆壁。

柱子、地板、桌椅,連走動的人們,都是毫無瑕疵的白。

如此潔白,宛如夢境一般,令人感到暈眩,及,如夢似幻。

來來往往的人們,身上的白衣衣角飄動著,他們有的低著頭看著手上的資料、有的忙著運送瓶瓶罐罐。

櫃檯前,低頭忙著接電話的、忙著抄寫的、忙著通知各科的。

一隻胳膊搭上櫃檯,他順手拿起一張單。

「不會吧,又這麼多?」他乾笑了一聲。

「請您別擅自拿好嗎,待會會送到您的科室。」面無表情的護靈起身,奪走他手上的單。

他倒是無所謂,正想走時,瞥見了櫃檯邊的一個身影。

「喂...」他開口喚她,卻想到,不能叫她的名字,那已是逝去的東西。

「喂,夜夢科醫生。」

她停下腳步。

轉過身來時,她雖然略帶不悅,卻還是禮貌性地微笑。

「是你啊,輪迴科的醫生。」

「妳還是一樣漂亮。」他微笑,說。

「找我有事嗎?我正趕著回去。」

「別急嘛,難得在總部遇見,不聊聊嗎?我可是很難找的到妳。」

當然,因為我都刻意避開了。

她在心裡翻了一個白眼,心想。

「您呢?又怎麼會來總部?」她使用敬語,試圖拉開彼此的距離。

「我來拿東西。」他瞇眼微笑。「妳知道,有些東西,只有總部才有。」

「我也是。」她語帶保留地說。


這裡是404醫院總部。

是一個,沒有人能到達的地方。

404醫院的所有科別,座落在世界各地,出現在任何有需求的人面前進行『治療』。

而那些由守門人提供,預約掛號的病患,則由總部分發出去。

在總部工作的護靈,一輩子只能被囚禁在此。

總部並不大,但卻無法實際測量整體內部構造。

因為除了櫃檯,地板下是一片空蕩蕩的薄霧,有的地方厚、有些則薄如絲。

每個在總部走動的人,只有在他即將前往的地方,才會出現可以踏足的地板。

一離腳,地板便會再度消失。

而每個科別通往醫院的路,以及回到各個科別的路,都是各自獨立的。

因此,每位醫生只能來回自己的科別以及總部。


他的頭髮,在404醫院裡,是罕見的顏色。

黑色。

一片深不見底的黑。

和醫院的純暇潔白,成了強烈的對比。

帶著一邊的耳環,垂下一面圓環,中間簍空的字,刻著『命』。


他用著他習以為常的笑容看她。

比起其他醫生總是和藹和親切,他的笑容,總藏著一股戲謔。

這樣的人,為何會成為404醫院的醫生呢?

她總是納悶,卻又無法得到解答。


「如何,妳的工作還順利嗎?仍然在處理『夢』嗎?」他打趣地問。

「那麼你呢?還在替徘徊不去的靈魂,了卻遺憾嗎?」她不甘示弱地回以微笑。

「不,我最近,找到了好玩的東西。」

「喔?」

「妳不覺得,如果只是投胎轉世的靈魂,十分無聊嗎?」他說,瞇起來的眼睛像極了一隻狐狸。「就像妳上次那位病患,也是差點轉到我的科了,對嗎?」

「但我處理完畢了。」她微笑,卻不是真的在笑。

「我不在乎是否能夠拯救她。」他說,「就像妳一樣。」

「可惜的是,我和你不同。即便我們並非善類,我還是想『治療』我的『客人』。」

「『治療』?」語畢,他哈哈大笑。「誰說治療,一定是痊癒?」

「我可不是那個意思。」她微怒。

「妳以為自己很高尚?」他勾起笑容。「妳忘了?」

「妳忘了,我們都是被遺棄的靈魂嗎?」


「住嘴。」她似乎閃過一絲驚慌。「別再說了。」

「夢和命運...」他仰頭,自顧自地笑起來,「溝通和輪迴......我們是最接近靈魂的科別...妳和我一樣,妳可別忘了。」

「......」她咬著下唇。「別再挑戰臨界點在哪,你會玩火自焚,即使是輪迴,也不過是404醫院下的一個科。」

「呵。」他轉過身去,聳聳肩。「我剛剛和妳說過了,我找到了一個好玩的東西......」


他離去前,撇頭看了她一眼,伸出一根食指,輕放在嘴唇上,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是一個...培育了好久的玩具呢...嘻嘻嘻嘻嘻......」


(第二章)擁有衰運的男人 加入書籤


如果說人的命運是一出生就被決定好的。

那麼,他或許這輩子都無法翻身吧。


他很衰。

不是普通級別的衰,是非常、非常的衰。

走在路上突然有花盆掉下來、差點掉進水溝裡,這些都只是家常便飯。

嚴重一點的,像是過馬路突然恍神,好幾次差點被車撞到,這些大概有五、六次吧?

他早就到處求神拜佛過了,掛了一大堆護身符在身上,換來一輛右轉汽車宣稱沒看到他,進醫院縫了好幾針。

命運大概就是這樣吧?

或許是因為他的衰運,他爸媽很早就雙雙過世了,家裡親戚沒一個敢收留他,說他天生剋父剋母。

女朋友?他當然一個都沒交過。

他長得很普通,不特別帥、也不擅長說甜話、更沒有什麼擅長的事了。


到了今年三十來歲,也不過只是一個便利商店打工的工讀生,賺賺零錢、專門接那種沒人要的大夜班,好在他爸媽還留了一棟房子給他,不然他早就應該在路邊當遊民了吧。

他老是覺得自己會突然就掛了。

因此,人生不用太努力、也不用過得太精采,反正他很衰。

也是因為這樣,他才會看起來一點上進心也沒有,當然不可能邂逅什麼女孩子吧。


叮鈴叮鈴------

「喂?」他接起店裡的電話。

「游葉輝,你今天是不是又遲到了?晚班的小紅說,你晚半小時跟她交班。」

「非常抱歉,店長。」他麻木地說。

是的,他懶得解釋,懶得解釋為什麼在來店裡的路上,他的鞋帶會突然鬆掉,害他蹲下來綁鞋帶時,被路過的汽車潑的一身濕。

因為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衰成這樣啊!

「唉。」

他掛上店長十分不悅的電話,走到員工室裡將制服穿上,制服上歪斜的名牌,寫著『游葉輝』三個字。

其實能夠活到三十幾歲,他自己也感到很意外。

就如同他所認為的,他比平常人還多一倍的衰運,讓他一直覺得自己應該很快就掛了。

但是,儘管是帶著大大小小的傷和驚嚇,他也是活到這把年紀。

沒有夢想、沒有目標、沒有慾望、沒有牽掛,這樣的他,其實就算死了也無妨。

他總是如此想著。


卅卅
快要十二點了,便利商店裡根本沒人。

他坐在櫃檯,無聊地轉著放在桌上的糖果罐。

有時候,凌晨十二點到兩點這段期間,會有一些屁孩流氓來這附近,騎著改裝過的機車,後座載著一個比一個還辣的小妹妹。

他們總是吵鬧地進來買酒、買菸,縱使有些看起來根本未成年,他也懶得去管。


反正,別人的人生本來就不甘他的事。

他已經夠衰了,面對這種情況,還是先自保才重要。

不過奇怪的是,今晚異常的安靜。

連路過的車輛都少了很多,不過,這個時間本來就沒有什麼車。

他打了一個呵欠。

空蕩蕩的店裡,老實說,安靜地令人不自在。


他抖著腳。

手叩叩叩地敲著桌面。

離早上啊...還有很長一段時間呢。

他微微仰起頭,看著忽明忽滅的日光燈。

也許,待會那燈管就會掉下來砸中自己吧?


他早就習慣了。

(第三章)兇巴巴的小女孩 ​ 加入書籤


正當他仰頭看著忽亮忽暗的燈管,猶豫著是否該去換個新的時。

自動門打開了。

熟悉的聲響,他自動化地喊了「歡迎光臨,拿鐵第二杯半價。」

「唔?滾開!」一個凶狠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他往門口望去,是一個矮小的女孩。

「抱歉抱歉,我不是說你。」女孩看著他,恢復甜美的笑容。

「呃...喔。」他愣。

「這裡陰氣這麼重,難怪沒生意。」女孩邊走進來,邊說。

「平常是有的。」他也不知怎的,就和女孩對話起來。

「平常?我看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吧。」女孩在零食櫃前蹲了下來,瞥了他一眼。「夠了。」

「蛤?」他被女孩兇狠的眼神嚇到。

「有我在此,還想作亂什麼?」女孩惡狠狠地說。

「蛤?我沒...」他慌張地說。

「我不是說你。」女孩拿起一包零食,走到櫃檯。

「呃...結帳嗎?」

「嗯。」女孩看著他胸前的名牌,「游葉輝?」

「呃,嗯。」他被盯得不自在,刷過條碼。「這樣二十五。」

「我沒錢。」

「蛤?」

「沒錢,今天沒帶人間的貨幣。」女孩說著,把零食打開來,抓了一口塞進嘴裡。

「等等...妹妹,妳沒錢的話不能吃啊!」他嘆道,怎麼晚上果然容易遇到不講理的人。

「喂,去過醫院沒?」女孩不理他。

「啥?沒有,我沒生過什麼病。」他手插著腰。

「沒去過?怎麼聞起來有點醫院的味道。」女孩皺眉,又吃了一大口零食。

「好啦,看妳這樣,我就不跟妳計較錢的事情,但下次不要這樣了,趕快回家去吧。」他搖搖頭,算了,他果然有夠衰。

「嘖,看來吸引我來的,是那位吧。」女孩看了他一眼,卻不像是在看他。

而像是在看著他的後方。

他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喂...妳在看哪裡啊?」

「看他。」女孩不以為意地說。

「誰、誰啊?」他吞了一口口水。

「唔,以人類的角度來說,是鬼。」女孩想了會,「厲鬼。」

「鬼!?我我我我我我我...我後面...有鬼?!」他驚慌喊道。

「也不全然是鬼,別慌,游葉輝。」女孩雖然看起來不過十來歲,卻帶著老練的語氣。

「所以妳是那個吧、那個,有陰陽眼的那種人,對吧!」他像是遇到神一樣的,整個身體往前頃。

「不是。」女孩塞了一口零食。

「那那那那那個鬼是不是要害我啊!為什麼有鬼跟著我!」

「別慌,我在這,它不敢做什麼。」女孩老神在在地說。

「那妳別走!我、我那個,我請妳吃餅乾!」他連滾帶爬地跑到櫃檯,抓了一大包零食。

「唔?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女孩聳聳肩。


天啊!

拜託!現在可是凌晨欸!

在這無人的地方,聽到自己跟一個鬼待在一起,他都嚇到快要漏尿了!

怎麼可以讓這個看起來很厲害的小女生離開啊!

他趕緊陪笑,帶著最大的誠意。


不知道何時停止的。

但那頭頂上的日光燈,已經不再忽明忽滅,而恢復應有的亮光了。

「欸...那個,所以妳剛剛一進來,就是在和它說話嗎?」

「嗯,不只它。」女孩在他剛剛搬來的椅子上坐下,邊吃著餅乾。

「不只?!」他簡直快暈了過去。

「我沒辦法告訴你更多,那是醫生的工作。」女孩猶豫著該挑哪一包打開。

「醫生?」

「醫院啊。」

「哪家醫院?」他被搞糊塗了。

「404醫院。」

「在哪?台北的嗎?」

「噗哧。」女孩不小心笑了出來,搖搖頭。「我會帶你去,我就是為此而來的。」

「是喔...」他茫然地回應。

「怎麼?不想去看看嗎?」

「如果能趕走那個鬼...那當然想。」

「嗯。」女孩選了一包草莓口味的。「那就進去那個門吧。」

「蛤?」他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那是...員工休息室欸?」

「嗯。」

「...蛤?」

「叫你進去就進去,我可是守門人。」女孩頭也不抬地說。

「守?啥?」他邊納悶著,但還是乖乖走了進去,畢竟,女孩生起氣來那兇惡的眼神,他可不想再看到一次。


當他消失在門後方時,女孩從口袋裡拿出一支手機。

按下了三個數字,她嚴肅地開口:「是我。」

『...是,請問有什麼事嗎?』

「叫輪迴科的醫生聽電話。」她帶著微怒的口氣說。

『很抱歉,我們不能提供任何訊息。』

「那就幫我轉告他,近期內我將會去拜訪。」

『是,沒問題。』電話那頭恭敬地說。


女孩放下電話時,又塞了一口餅乾。

皺起的眉頭,看似若有所思。

(第四章)輪迴科 ​ 加入書籤


帶著半信半疑的態度,他還是順從地打開了門。

「誒?」

門打了開來,卻不是熟悉的員工休息室。

一片白霧從眼前緩緩飄散過來,夾雜著一股淡淡的氣味。

是什麼樣的氣味呢?稱不上是香味,還帶著一股暈眩,他卻覺得這股氣味,彷彿有種熟悉感。

明明在腦海裡想著,要回頭問剛剛那個奇怪的女孩,他卻感到意識模糊。

如同著迷一般,他朝白霧走了進去。


霧是何時散開的,大概是在他剛看見一個潔白櫃檯時才發覺的吧。

櫃檯的後方,一個身穿白袍的背影,他看著看著,似乎感到有點熟悉。

是哪裡熟悉呢?他也說不上來。

似乎是察覺到有人,那人轉過身來時,單邊耳環反射出一絲光。


是個圓的耳環,上面刻著『命』字。

他的心裡忽然浮出一個聲音,連他自己也疑惑。

「你覺得很奇怪。」那人開口。

「這裡是哪裡?好像來過,又好像沒有。」他手裡拿著一個咖啡杯,還冒著香氣。「而我是誰?好像見過,又好像沒見過。」

「對...」他脫口而出。

「這很正常。」他喝了一口咖啡,倚靠在櫃檯邊。

明明和他相隔不遠,他看著咖啡冒著熱氣,卻沒聞到任何味道。

「我在作夢嗎?」他又脫口而出。

「夢?」他微微抬起頭來,勾起一抹微笑。說到夢,可使他想到了一個人。「就當作是在作夢吧。」

他離開櫃檯,往一條狹窄的走道走去。

儘管沒任何指示,他卻知道要跟著他走。

走進一個小房間前,他看見了門外的小木牌。


『輪迴科』。

他在心裡重複了一遍,心裡頭似乎被震了下。

隨著他走進,他將咖啡放在桌上。

「我是輪迴科的醫生。」他點了個頭,示意他在身旁的沙發上坐下。

「輪迴?醫生?」他一頭霧水。

「你也可以不用把我當醫生。」他露出微笑,朝他走近。「醫生,是用來拯救病人的。」

「好...?」他愣愣地點頭。

「你覺得這個地方似曾相識嗎?」

「嗯,好像吧...」

「感覺來過,卻又沒印象。」他優雅地翹著腳。「有許多地方也和這裡相同,覺得自己對某個地方特別有印象。」

「嗯...」好像吧,他好像有聽過這種說法。

「所以一點也不稀奇呀。」他說。

「那是為什麼?」他忍不住問,眼前的這個人,似乎沒有打算告訴他答案。

「也許是上輩子的事呢!」他笑嘻嘻著說。

醫生冷不防地向前頃,以一種興奮、期待的眼神看著他。


「游葉輝,你相信前世今生嗎?」

「前......」他喃喃道,似乎被醫生嚇了一跳。「應該、應該算是相信吧......」

「那麼就好辦了。」醫生鬆了鬆肩膀。

「蛤?」

「你認為所謂的輪迴,是什麼呢?」

「輪迴......就是投胎轉世之類的嗎?」他含糊地說。

「嗯,那麼你想投胎嗎?」

「蛤?我又還沒死,怎麼知道想不想投胎?」

「不想死嗎?」

「蛤?」

「真的不想死嗎?」醫生眯起了眼睛,依舊微笑。

「......」他迴避了醫生的注視及話題。

「你很衰,對吧。」

「?」他小心翼翼地瞄向醫生。

「你總是常常發生不幸的事,導致你對人生毫無希望,你是個再也平凡不過的人,」醫生自顧自地講了起來。

「你...你又不認識我,突然地講什麼啊!」他臉一紅,著急地說。

儘管他不想承認,內容是正確的。

「你難道不想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嗎?」

「......蛤?」

醫生神秘的微笑。


嘻嘻嘻嘻......

他在心裡緩緩地、悄悄地,哼起輕鬆的曲調。

來吧...

來吧......

我一手培育出來的玩具......


(第五章)事情不單純 加入書籤


「所、所以,你知道原因是嗎?」他不太確定地問。

「嗯,知道啊。」理所當然的語氣。

「怎麼可能會有什麼原因啊,不就是天生注定的嗎?」他反駁。

「不,不是喔。」他愉快地左右擺晃著腦袋,看來似乎陶醉其中。

陶醉什麼呢?

陶醉在整齣戲隨著他的劇本,一步步邁入高潮。


「那...到底是什麼原因...」

「因為有東西要害你呀!」醫生高分貝地笑了出來。


「有,東,西,要,害,你,唷!」



一陣雞皮疙瘩竄滿他的背脊。

或許是那樣尖銳的語調,伴隨著眼前怪異的人,異常的興奮感。


「什...什麼啊?」他結巴。

「嘻嘻...抱歉,失態了。」他撥了撥頭髮,搖搖頭,嘖...不行啊,自己應該要好好控制好自己的。「就如我所說的,你會這麼不幸,是因為有『東西』要害你。」

「東、東西?是鬼嗎?」他驚嚇地差點從沙發上彈起來。

「是鬼,也不算鬼。」醫生想了一會。

「是上輩子的你。」


「......蛤?」他愣住。「上輩子的我?不對吧,如果有上輩子的我,那現在我怎麼會在這?不是應該投胎...可是...」他混亂了起來。

「不能投胎喔。」醫生低頭檢視了指甲。

「為什麼?」他一頭霧水。

「因為是自殺的,所以不能投胎。」

「自...自殺...我嗎?」他有點詫異。

「嗯。」醫生微笑。

「所以他現在在......」他乾笑,覺得背部發涼。

「在你身後喔。」


他想起在便利商店遇到的古怪小女孩,似乎也曾經說過類似的話。

所以...一直以來都是『它』做的嗎?

是他自己想要害自己?


「那他、不對,我?」他疑惑地說。「呃,『它』為什麼想要害我?」

「其實也不只它,因為自殺的陰氣重,吸引了很多湊熱鬧的。」醫生說道。「為什麼想要害你?因為希望你死啊。」

「希望我死?」

「只要你死了,你們就可以去投胎了。」醫生瞇起眼。「因為共用軀殼的關係,無論你投胎多少次,你還是你,這一世都會影響到下輩子。」

「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他有點不可置信。


嘻嘻嘻......

醫生的心底悄悄地響起了笑聲。


「但我猜猜...你想死,卻又不想這樣死...嗎?」

「!」他心虛地看向別處。

「我猜猜...你家裡還囤積著好幾罐安眠藥吧。」他慢慢地說。「明明知道自殺沒辦法輪迴...還是想要選擇這麼做嗎...」

「我...我並沒有說要自...殺...」他越講越小聲,似乎是連說出口的勇氣都難以提出來。

「是嗎?」醫生輕鬆地說。「那麼你打算怎麼死呢?是要自己迎向死亡,還是不知道哪天,被『自己』所製造出來的意外殺死?」

「......」

「你不是早就對人生毫無希望了,決定這種事應該沒什麼好猶豫的吧。」

「所以...『我』是因為想要投胎,才要害現在的我?」他不死心地確認一次。

「是呀。」

「投胎...有那麼重要嗎?」他喃喃著說道。

醫生挑起眉,緩緩地起身,走到他身後。

「是呀,重要嗎?」

他趴在他的沙發背上,使聲音離他更近、更近...

「你再也清楚不過,投胎成人,不過又是再經歷一次人生,多累呀?」

「......」他沈默不語。


「要不要,跟我玩個遊戲呢?」

他瞇起眼睛,笑的時候,舌頭忍不住捲了起來。



卅卅

碰!

白霧中忽地出現一扇透明的門,隨即被粗魯地打了開。

「啊...」櫃檯的護靈連忙起身,那是一個雙眼被綁著繃帶的年輕男性。

「打電話了嗎?」從門內進來的女孩,帶著明顯怒火的語氣,狠狠地問。

「這...」

「老實說。」

「很抱歉,醫生目前有診,不便打擾。」護靈說。「您也知道,輪迴科並沒有其他護靈,所以......」

他戰戰兢兢地回答,因為他知道,眼前這個女孩守門人,是萬萬惹不起的人!

「距開門已經過兩個小時了!」她厲聲道。「我要進去!」

「這...!您知道規矩的...實在不行啊...」

「緊急狀況。」她的臉沉了下來,嘖,實在無法對區區一個護靈透露太多。

她咬著下唇,拳頭握緊著。

憑她的力量,是可以強行開門的,但難保不會對患者造成更多麻煩。

說到強行開門,還有一個人......


「唷,瞧瞧我遇到了誰啊?」

突然,一個聲音從她身後傳來。

(第六章)無法打破的輪迴 加入書籤



「遊戲?」

「是啊。」醫生慢條斯理地白袍口袋裡,拿出了一個小小的玻璃瓶。

玻璃瓶內,裝著一顆黃白相間的膠囊。

「我這裡有一顆藥,它能讓吃下去的人沒有任何感覺地死去,你相信嗎?」

「...都來到這裡了,有什麼好不相信的。」他看著在他身旁繞來繞去的醫生,說。

「很感謝你這麼捧場。」醫生笑道,「但很可惜的,它沒那麼普通。」

「不然呢?」

「它能檢驗出你心中真正的想法,若你想死,吃了這顆藥就會死。但若你不想死,它就不會有任何效果。」醫生說。「而遊戲規則是這樣的,若你願意接受被『自己』製造的種種意外殺死,就可以直接從這裡離開,繼續你往後一成不變、了無希望的人生。」

「而若你不希望,就吃了這顆藥,看看自己是否會死?」醫生微笑。「嘻嘻嘻,怎麽樣??很刺激吧????要不要接受呢?????」

「唔......」他猶豫了會。


來吧...來吧來吧來吧來吧來吧來吧來吧來吧來吧來吧來吧來吧來吧來吧。

我快要控制不住了...太興奮...都興奮到微微顫抖了......

輪迴輪迴輪迴輪迴啊...

會打破嗎?

還是會照舊呢?


「我要吃藥。」他說。

「喔?吃藥可能會馬上死喔?」醫生微笑。

「嗯,那也無所謂。」

「吃藥而死,就是自殺,是無法輪迴的喔?」

「無所謂。」

「就這麼不想被『自己』殺死嗎?」

「嗯。」他說。


將藥含進嘴裡後,一下子膠囊就融化了開來。

他感覺到冰冰涼涼的觸感一路從舌根、喉嚨、延伸到胃媕Y。

然後...

然後...

然後呢......沒有然後了。

沒。

有。

然。

後。

了。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嘻嘻咯咯咯咯格!!!!!!!」

醫生忽然在診間,仰頭大笑了起來。

看著沙發上閉著雙眼,已經沒了呼吸的人,他輕快地撫摸了他的頭。

「一次、兩次、三次、四次∼∼∼∼∼」他吹著口哨。「一次又一次呢!!輪迴就是這樣子呀∼∼!!!」

「怎麽樣??」醫生轉頭,對著沙發後方期待著說。「我很厲害吧?很厲害吧?」


緩緩地,一個人影慢慢浮現,是個女孩模樣。

「為什麼...為什麼你不讓我殺了他!」女孩尖叫,帶著憤怒。

「讓妳殺了他...那他不就能夠跳脫輪迴了嗎?不,不對,是『你們』就能逃離輪迴了。」醫生斜眼看她,「那還有什麼好玩呀?」

「不對...不對...你這個騙子......」女孩看起來極為憤怒。「你沒有...告訴他所有真相...」

「是嗎?是什麼真相呢?是指他死後,也會落得和妳一樣的真相嗎?但妳生前不也不知道嗎?不也是在同樣的條件下,和他做出了同樣的決定嗎?」

「他也會和妳一樣吧,死後...只能在自己的轉世旁來回遊蕩,非得要讓轉世後的自己死於意外,才能終止這個輪迴......」醫生躺進沙發裡。「嘻嘻嘻.......妳是要我把這些都告訴他嗎?不能開口,很痛苦吧?」

「你......」女孩從憤怒轉而崩潰。「你不是醫生嗎...為什麼......」

「對!我就是要這個表情呀!」醫生眼睛一亮。「沒錯...靈魂是無法逃脫輪迴的...你們在這個輪迴裡,不斷、不斷不斷重複一樣的事...而我!我就是能夠操控一切的人!!!!」

「唔......」女孩只得握緊拳頭,想做些什麼,卻撼動不了眼前這個可怕的男人。

「還是給妳一個忠告呢,在妳魂飛魄散以前,找到下一個轉世,也許還有機會唷...免得像他前幾輩子一樣,脆弱地一下子就不好玩了呢......」他說。

「......你會...會有報應的,一定。」女孩冷冷地說,隨即一點一滴地消逝。

「報應?」他勾起一副無所謂的微笑。「都已經是被捨棄的靈魂了,還談什麼報應?」



卅卅
「你是!」她轉向聲音來源,站在她面前的,是一個銀髮的男人。

他的臉上有一道傷疤,垂直從左下眼皮劃下,那幾乎是他的招牌面容。

「這不是司鬼大小姐嗎,怎麼在這遇見妳啦?」男人爽朗地露齒一笑。

「別這樣叫我,那都是從前的稱號了。」她瞪了他一眼。

眼前的男人,只穿一件未扣上的皮革背心,露出結實的肌肉,上頭劃滿數不清的、大大小小的傷疤。

他的胸前戴著一條項鍊、精壯的手臂上、腰際上掛滿了一條條鐵鍊,有的上面掛著眼珠、牙齒。

「是是是,現在是『守門人』了是吧?」他聳聳肩。

「嗯。」她應。

男人無奈地看著眼前這個女孩,該說她是女孩嗎?她不過是用靈力維持著小女孩的外表罷了。

司鬼荻。

在404醫院裡,她可是數一數二的大人物。

不知出於什麼原因,在幾百年前,她忽然說要去當守門人。

守門人沒有名字。

她捨棄了司鬼荻這個名字,捨棄權利、將力量封起,不再叱詫風雲。


(第七章)404醫院的秘密 加入書籤



「說來,今天怎麼沒跟班跟著你?」司鬼荻皺眉,看向他。

「有點事來總部,就沒叫上跟班了。」男人說,「那妳呢?在總部看到妳,挺稀奇的。」

「說到這個!」司鬼荻猛然一驚,「蒼,快替我開門。」

「開門?守門人請我開門?」名為蒼的男人挑眉。

「不是普通的門。」司鬼荻沉下臉。「是輪迴科的門。」

她方才所想到的,除了自己有能力強行破門而入以外,另一個有能力開門的人,就是蒼。

蒼和自己不同,他擁有能夠連結到404醫院所有診間的能力。

他和『曾經』的自己一樣,都是屬於404醫院上層的人員,而她在成為守門人後,某些特權被收回,徒留自己一身強悍靈力。

蒼的全名並不是蒼。

他叫蒼獄牙,是一把幻化為人形的刀,無法砍傷人,專砍靈魂。


「不瞞您說,我來總部也正是為輪迴科而來的。」蒼低聲說。

「怎麼說?」

「妳也知道我的工作,」蒼聳聳肩,「這幾百年來,總有幾個靈魂身上,有醫院的味道。」

「喔?」司鬼荻詫異。「是那些還沒過橋的嗎?」

「不,」蒼搖搖頭,「不管是過了奈何橋與否,都有醫院的味道。」

「過了橋,怎麼還會有前世記憶?」司鬼荻捏著下巴疑惑。

「是啊,偏偏這些靈魂沒什麼異樣,就是有股醫院味。」蒼搔搔頭,「我都懷疑是不是醫院待久了,搞得我嗅覺出問題。」

「......」司鬼荻沈默,想起自己稍早開的門,那人身上也有淡淡的醫院味。「...後來呢?」

「後來......」蒼猶豫了會,環顧四周後,彎下身來,小聲地說:「司鬼,照理講我不該透露的,但畢竟是妳,我想應該沒關係。」

「嗯。」司鬼荻點頭。

「上面的發現,輪迴科可能有些問題。」他說。

「怎樣的問題?」

「他干涉了人類的轉世,並以非自然的方式限制了某種輪迴。」蒼停頓了一會,繼續說,「他利用了自殺無法投胎這點,進行測試,使得有些靈魂一直陷入同樣的循環裡。而這樣的介入,已經嚴重違反醫院的運作,無論是孟婆、鬼差那裡都開始有些隱瞞不住了。」

「以醫院低調運作的模式來看,若驚動了閻王那,的確麻煩。」司鬼荻皺眉。「......蒼,還是趕緊開門吧,我有不好的預感。」


蒼點點頭,給過櫃檯看許可證後,在他們面前,慢慢浮現出一條路。

進入輪迴科時,他們看見身穿白袍的醫生,正翹著腳坐在窗邊。

沙發上,一個男性人類躺臥在那,早已沒有生命跡象。


「哎呀呀,看看我這裡來了什麼樣的大人物?」他笑道。

「......你應該知道,我為什麼會來吧。」蒼皺起眉。

「我知道呀,也是時候該被發現了呢。」醫生聳聳肩。

「除了治療需要,醫院嚴格禁止重複出入,你所做的事,早已違背醫院的規則了。」蒼說。

「只是轉世罷了,不是嗎?」

「就算是轉世,若像醫院這種記憶鮮明的事,還是有被回想起的可能性,你這樣做未必風險太大了。」司鬼荻插道。

「所以我控制得很好呢,你們真該看看今天這個,堪稱是我的傑作。」醫生面不改色地說。

「就算是輪迴科,也不能干涉靈魂的選擇,你這樣玩弄輪迴,很有趣嗎?」蒼微微地起了怒色。

「有趣!你說到了重點,光是普通的輪迴,實在是太無趣了。」醫生指著他說。「既然是輪迴,能夠參與到最靠近靈魂的事,不就該做些變化嗎?」

「他為了同樣的困擾而來到輪迴科,而我給予他一樣的選擇,選擇權還是在他身上呀!我證明了什麼?證明了輪迴根本無法輕易被打破,我煽動了什麼嗎?我只是給他選擇呀!嘻嘻嘻嘻嘻!」

「夠了,你這樣還配做醫院的醫生嗎?!」司鬼荻喊。

「配?」醫生忽然板起了臉,像是變了個人。「我們有選擇的權利嗎?」


司鬼荻和蒼互看了一眼。


「我們不過都是被遺棄的靈魂。」醫生失笑。「『蒼獄牙』大人在做的事、上頭做的事、不,醫院在做的事,難道你們真的以為大家傻傻的都不知道嗎?」

「自願、非自願,還有必.......」


話才說到一半,蒼忽地向前,伸出了右爪,掐住了醫生的脖頸。

「讓他說。」司鬼荻走到他身旁。「你是怎麼知道的?」

「哼......嘻...嘻......」蒼稍微鬆開了力道,讓他勉強能開口。「妳...以為...我在輪迴科...這麼多年,什麼都沒...調查嗎?」

「醫生...護靈...守門人...妳以為我沒好奇過,這麼多亡靈...從哪裡來的?原來不過就是...跟閻王搶人嘛...嘻嘻嘻...還自稱醫院,多高尚啊...其實根本哪裡都不是...天堂、地獄,都容不下這座監...」

蒼的力道加重,他無法將話說完了,永遠,無法。


「既然說得像是那麼了解醫院,那麼你應該也清楚,醫院對違禁者的處理。」蒼冷冷地說。


在他的手下消逝的亡靈,將會魂飛魄散。

因為他本就是一把專門砍殺靈魂的刀。


白袍唰地一聲落在地上,診間裡只剩下他們。

(第八章)被遺棄的靈魂(完) 加入書籤




監獄,是嗎?

他最後想說的,是這個吧。


司鬼荻坐在一棟不知名住宅的屋頂上,看著天空,嘴裡咬著一根薄荷口味的棒棒糖。

沒錯,404醫院的確哪裡都不是。

成立者是誰、上頭的幹部,連她也都只見過幾人。

這樣神秘、龐大又低調的組織,連目的都隱晦不明。


「唷,總算是找到妳了。」一個聲音從她身旁出現。「要找到妳還真是不容易。」

「什麼事?」她頭也不回地說。

「我真是好久沒有見過白天了。」蒼瞇起眼,說。「輪迴科缺醫生,怎麼,要不要幫忙啊?」

「得了吧?我去做輪迴科醫生?」司鬼荻翻了個白眼。「不是有候補,這種小事,醫院輕易就解決了吧。」

「也是也是。」蒼在她身邊蹲下,身上的鐵鍊發出筐啷筐啷的聲音。「話說,我將所有東西都呈報上去了,上頭當然是在意醫生最後那幾段話。」

「放心,我沒那個心思散播出去。」司鬼荻攤手。

「怎麼可能是擔心妳洩漏口風?」蒼露齒笑,「上頭要我來問妳,要不要和我一起工作?」

「......」司鬼荻沈默。


人在死後,會基於此生的功業而決定上天堂或下地獄,而下地獄的那些靈魂,會由鬼差來帶走。

牛頭馬面、孟婆、閻王、等等的民間傳說,各種說法都有人在流傳。

唯獨404醫院,漂浮在異空間裡,消逝在人們的記憶中。

那些自殺無法投胎的、不想下地獄的、醫院都會派人去攔截。


而蒼,就是在做這份工作。

他原本就是一把砍殺靈魂的刀子,砍斷靈魂被束縛的腳鏈,將他們帶到醫院。

進了404醫院,剛入門從護靈做起、好點的升到守門人、能夠勝任各診的醫生,更需要良好的能力。

一旦來到404醫院,就再也不能離開了。

他們是為醫院工作的亡靈,是不能去天堂、也不去地獄,被遺棄的靈魂。

永遠不能投胎、不能轉世為人。

來到醫院的,有的自願、有的非自願,但就像他所說的,又有什麼差別呢?

有些靈魂是不願投胎、有些是不想去地獄服刑。

有些靈魂不願喝下孟婆湯,捨棄前世記憶,因此甘願永生在醫院工作,保有還在世的一份記憶。


無論來到這裡的理由是什麼,都不再重要了。

404醫院哪裡都不是,卻也哪裡都是。

當初,她不就是因為不想再接觸到第一線的靈魂,才自願降級至守門人嗎?


「不了。」她回絕了蒼。「我沒你那種能耐。」

「妳謙虛了。」蒼說。

「我明白上頭只是擔心像我這樣的人物,老是在外頭遊蕩。」司鬼荻老實地說。「蒼,抱歉,讓你為難了。」

「別這樣說。」蒼吐了口氣。「我清楚妳的個性。」

「這次是我多慮了,若知道你被授權處理,我也就不會干涉。」她說。

「論輩分,我還得叫妳一聲前輩,所以妳也別這麼見外。」蒼微笑。「以後,還是有許多事要勞煩妳了。」

「嗯。」她聳聳肩,不再爭論下去。


這糖的口味,還真奇怪啊。

她心裡想著。



卅卅

「咦......」

「喂!妳怎麼啦?」

「沒有啦...剛剛好像覺得那個屋頂上有兩個人......不過應該是我看錯吧...」

「大白天的!妳不要講這麼恐怖的話好不好!」

「好啦好啦!應該是我看錯了啦!」


(完)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404醫院—輪迴科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11.0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