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仙途至尊
作 者
憤怒的薩爾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8.12.04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9年01月0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1
累積人氣
429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仙途至尊資料大全
               第一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8.12.04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海報標語: 加入書籤
一個修仙的遊戲,一次遊戲的修仙,看黎晰如何雄霸仙途!


作品簡介: 加入書籤

遊戲高手黎晰,在搶奪神器昊宇塔之時,不幸穿越到一個修真世界。

這個修真世界,和他以前玩的遊戲幾乎一樣,而且他強悍的發現,曾經在遊戲裡滿級的修真經驗竟然有用!

這一次,他是否能夠解開這個世界的秘密,真正的飛昇成仙?

漫漫仙途,五步弒仙、十步屠神,只為掙脫那緊縛的命運之手!


作者介紹: 加入書籤

從事寫作七年,嘗試各種題材,總數超過千萬字,擅長豐富的幻想和精妙的懸念設置,已經發行《星際大英雄》、《人皇至尊》、《修真時代》、《龍魂至尊》,《神武至尊》等書,力求給讀者創造一個完美的異界之旅。



第一集 遊戲世界 加入書籤
第一章 穿越遊戲異界
第二章 南華派
第三章 魂珠
第四章 砍竹子
第五章 二、三、四、五……
第六章 銀沙土狼
第七章 靈氣之源
第八章 煉器
第九章 蕭飛雨
第十章 殘酷
第十一章 晉陞四層
第十二章 八荒劍氣

本集簡介: 加入書籤

曾經的遊戲高手黎晰穿越到遊戲世界,發現整個世界都變成了真實的。憑藉著曾經的遊戲經驗,黎晰一步一步崛起。但是,他越來越覺得,這個世界,似乎隱藏著什麼巨大的秘密。


人物介紹: 加入書籤
黎 晰:本書主角,曾經遊戲無盡仙途中的超級高手,穿越到遊戲的世界。

蕭飛雨:黎晰的發小,天賦超群的修真弟子。

小 蝶:黎晰的同門師姐,對葉非十分照顧。

衛 潢:南華派弟子,作威作福。

林師兄:南華派弟子,看不起葉非。

余 明:南華派弟子,看不起葉非。

郭 明:南華派弟子,心狠手辣。


第一章 穿越遊戲異界 加入書籤

「怎麼回事?這是哪裡?他媽的誰暗算老子?從來只有我陰別人,這次竟然被人陰了。真是陰溝裡翻船。」

「剛才應該是掛掉了吧,什麼法寶那麼厲害,我的元神竟然一個都沒跑掉。得,昊宇塔白搶了,我的幾件極品法寶不知道掉落幾件。讓我知道是誰陰我,老子非得殺他一百次不可。」

黎晰從昏迷中醒來,用力搖了搖疼痛的腦袋,讓自己清醒。同時,他還為自己在遊戲裡被別人偷襲掛掉而極度懊惱著。

這對一向從不肯吃虧的黎晰來說,是極度窩火的一件事情。打了十年遊戲,他掛掉的次數,一隻手數都過來的。而且,從來沒這麼慘過,他都沒看清楚對方的模樣,就直接被秒殺。

但是很快,黎晰就完全怔住了,因為他忽然發現,他身上一件法寶都沒有,衣服也不再是以前的玄天龍鱗甲,變成了一身十分普通的布衣,就好像剛剛出生的新手一樣。

「怎麼回事?就算掛了,也不至於裝備掉光吧,還打回原形。啊……我的手,我的身體……」

黎晰快速的摸了摸身體,之後他大叫一聲,噌的從地上跳了起來。

他突然發現,他現在的身體,已經不是原來的身體了。現在的身體明顯小了一號,大概只有十四五歲的樣子,是一個小孩子的身體。

他驚慌之下,遊目四顧,卻赫然發現四周的環境,鬱鬱蔥蔥,到處是看不到邊的森林,在他的記憶中,遊戲裡從來沒有這樣的地方。這裡似乎不再是在以前的遊戲裡了,而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

「這……這是怎麼回事?七大高手去爭搶昊宇塔,我就跟著去伏擊。搶到昊宇塔的一瞬間,我被一道什麼光給擊中了。之後就昏迷不醒,再之後就出現在這裡。但是,這裡是哪裡?」

縱然黎晰的性格一向堅毅沉穩,此刻面對突如其來的巨大變故,也不由得身體微微顫抖了起來。

「我怎麼好像……不是我了?」

這個時候,猛然一段陌生的記憶快速湧上黎晰的腦袋,在他的腦海裡一下子充斥開來,就好像是一大股泉水突然湧入,漲的他的腦袋難受之極。

巨大的衝擊讓他忍不住大聲呻吟了起來,他整個身體也倒在了地上,痛苦的痙攣。

過了大約一分多鐘,黎晰喘著粗氣,才漸漸緩過神來。而這個時候,他的腦海中,如同電腦文件的複製一般,已經多了許多新的東西。這些東西,就好像是電影片段一般,快速的在他的腦海中閃現。

這段東西的內容,是一個修仙界裡的一個小角色,一個修真門派的低階弟子,名字也叫做黎晰的人。

「怎麼會?這世界上怎麼會真的有修仙界?那不是只是一個遊戲嗎?」黎晰腦海裡消化著這些資料,一時之間因為震撼陷入了呆滯之中。

根據這個「黎晰」的記憶,他現在身處的世界,是一個真實存在的修仙界。這個世界裡存在著無數的修真門派,和人類一起生活著無數的妖獸。而現在他這個身體,就是一個修真門派裡最低級、最不起眼的小小修真者。

「這……這究竟是他媽的怎麼一回事?」黎晰有些無力的呆呆的說道。上一刻,他還是一個無憂無慮、自由自在,在遊戲裡殺人奪寶,快快樂樂的青年,現在突然就變成了一個身處殘酷的修仙界的低級弟子。這種反差,實在是太大了。

過了足足有兩個小時,也就是這個世界的一個時辰,黎晰才從呆滯之中醒過來,再次認真的看了看四周的環境。這突然間的轉變,讓他還是很難適應。

緩緩的站起身,黎晰眉頭微蹙,他隱隱覺得,自己和以前的那個世界,是永遠的說再見了。

「他媽的,這種事怎麼就發生在我的身上?唉,琢磨著怎麼先離開這這座山脈再說吧。先活下來,然後再看看這個世界怎麼樣,看看還能不能回去。」

黎晰這麼想著,看了看四周的環境,尋找出路。

根據這個身體的「黎晰」的記憶,黎晰知道,他現在身處的是妖獸橫行的連雲山脈之中。連雲山脈是一處富含靈氣的山林,沒有人知道這裡究竟有多大。縱橫千萬里,裡面擁有修仙者所需要的各種資源和材料。

這個「黎晰」這次就是夥同幾個同門弟子一起出山擊殺妖獸,獲取材料。不料碰到高階的妖獸,他這個身體的「黎晰」膽小如鼠,便拋棄了同伴一個人逃跑。但是沒想到在半路上,他竟然十分倒霉的碰到了一隻高階的噬魂妖,一下子就被吸去了靈魂。

而黎晰的靈魂正在這時佔據了這個身體。

但是現在,黎晰也沒有時間去想太多其他的東西了,現在他還身處在危險重重的連雲山脈之中。如果不想辦法出去的話,他很有可能會再次成為妖獸的晚餐。

在這裡掛掉,可不是遊戲裡還能夠復生的,可就真的完了。

通過剛才一個時辰消化這具身體的意識,黎晰也大概明白了這個世界的概況。

讓他驚異的是,這個修仙界裡的修煉等級,和修煉方式等,似乎與他之前所在的遊戲世界裡的修真大同小異。他以前在遊戲裡的修真經驗,似乎都有用。但是,究竟有多少相同的地方,還要以後具體瞭解了之後再看。

他現在的實力,可不是以前在遊戲裡的最高境界梵天境界,而是只有後天二層實力的一個最低級的弟子。

黎晰現在所在的修仙界是一個叫做臨州的地方。臨州幅員不知道幾萬里,擁有數百個國家。至於臨州以外的地方,黎晰這個身體從來沒有去過那麼遠的地方,不甚瞭解。但是他聽說過,在臨州以外,也存在著更多的修仙門派。

臨州一共有正道七大修真門派,和魔道六宗,是主要的修仙勢力。而黎晰現在所在的南華派就是正道七大門派之一。至於其他小的修真門派,修真家族,則是多如繁星,數不勝數。

南華派在這座靈氣十分充沛的連雲山脈之中開闢了五座山峰作為其門派駐地,已經延續了數千年的時光。

這個「黎晰」本來是一個窮苦人家的孩子,後來因為看到村裡有道士捉妖,得知這世上有仙人,心下嚮往之極,便陪同同村一個小孩蕭飛雨一起上山拜師修真。

經過長途跋涉之後,兩人終於尋找到了這南華派所在地。在測量靈根屬性的時候,同來的蕭飛雨是極其罕見的八級雷屬性靈根外加五級的木靈根,被視為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於是蕭飛雨被南華派五峰同時爭搶收為弟子,最後被南華派掌門搶到,收為了親傳弟子,成為南華派核心弟子的一員。

而黎晰的靈根屬性,卻是垃圾的不能再垃圾的三級全屬性靈根,只勉強達到修真的資格。本來南華派不肯收黎晰這個垃圾徒弟,但是在蕭飛雨的說情之下,他才被丟給了第五峰當記名弟子。

一晃五年過去,當初的蕭飛雨已經達到了後天六層的境界,開始著手衝擊最難的第七層,但是黎晰卻是剛剛達到後天第二層的修為。

記名弟子沒有核心弟子那麼好的修煉條件,門派不會贈予任何輔助丹藥和各種法器輔助修煉,只能自己想辦法提升實力等級。所以,一向膽小如鼠的黎晰這次發了狠心,夥同幾位同門的師兄弟下山來獵殺妖獸,換取一些修煉的丹藥。

沒想到第一次下山就出了這樣的變故。

「不管這裡是什麼世界,我都要先生存下去。弄明白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是否還能夠回到我曾經的世界。」

黎晰悶頭想著,忽然臉上神情微微一動,在他右側的密林之中,發出輕微的咕嚕咕嚕的聲音。

「陸蛙。」根據長年在遊戲裡的修真經驗,黎晰不用看、光用耳朵就可以判定,附近肯定是有一隻低階的妖獸陸蛙正在向這邊移動。

因為,那是他擊殺了數千隻陸蛙之後得到的經驗。

他現在的身體是這個新的身體,沒有了高強的法力、沒有了強橫的體魄,只有二層的修為。但是,他卻發現,他的神識靈感卻依然非常強大,對於遠處的危險,比一般同階的修仙者可以事先察覺到。

當初在遊戲裡,他已經修煉到了修真九重天境界的最後一層梵天境界的頂端,只差一步就可以飛昇成仙了。那個時代,除了七大高手之外,他已經沒有任何敵手了。當初去搶昊宇塔,也是想看看這個昊宇塔是否可以幫助自己飛昇。到時候看看飛昇之後的仙界是什麼樣的。結果沒想到,卻弄出了這麼一出意外。

果然,沒過多久,一隻有小牛犢大小的綠皮小妖獸就蹦蹦跳跳的轉過幾棵大樹,出現在黎晰的視野裡。這妖獸陸蛙十分類似於地球上的青蛙,但是體型大了十幾倍,身上披掛著厚厚的毛皮,嘴呈尖尖的三角形,露出幾根鋒利的牙齒。在它的頜下,鼓囊囊的墜著兩個毒囊,隨著它的呼吸一鼓一鼓的,兩隻豆粒般的眼睛嵌在三角形上面,閃爍著詭異的光芒。

「咕咕……」陸蛙發出低沉的叫聲,看著眼前這個後天二層的修真者,一雙綠色的小眼睛帶著一股貪婪。

低階的妖獸雖然沒有完全開化靈智,但是也已經帶有簡單的智慧。它們心裡很清楚,吞噬修真者的屍體,可以快速的增強他們的實力。

所以,看到黎晰這麼一個後天二層落單的修真者,對妖獸來說具有絕對的誘惑力。如果是同時幾個修真者出現在這裡,它則絕對不敢現身,老早就遠遁,以免被獵殺。

這個世界,就是一個獵殺與被獵殺的世界。實力高,就獵殺別人,獲得生存的權利和掌握別人生命的權利,實力低,就被人獵殺,自己的命運完全不由自己。無論是妖獸和人類修仙者,都是如此。

修仙者可以獵殺妖獸獲取材料提升自己,妖獸也可以吞噬修仙者,來提高自身的實力。在這個世界,是真正的平等,也不平等。平等的是萬物都遵守一條規則,弱肉強食。不平等的也是萬物都遵守一條規則,弱肉強食。

「新的世界,要掌握自己的命運。阻我者,遇神殺神,遇佛屠佛。」這是黎晰暗暗定下的誓言。

這種陸蛙,黎晰再熟悉不過,之前在遊戲中,沒殺過一千個也有八百個。因為這陸蛙的毒囊是一種十分有用的低階煉丹材料,市場上需求很大。當時的玩家都爭相獵殺。

陸蛙以前在遊戲裡的等級是一階三星,也就是相當於修真者的後天三層境界。

妖獸的修為階段也分為九個階段,每一階段根據不同實力劃分為幾星。但是通過「黎晰」的記憶,黎晰知道,在這個修仙界裡,妖獸每個階段都有了不同的命名,就好像修真者每層境界的命名一樣。

妖獸的級別分為:一階(開光期)、二階(靈光期)、三階(金光期),四階(顯形期)、五階(異形期)、六階(化形期)、七階(通靈期)、八階(異靈期)、九階(神靈期)。

現在一階的妖獸叫做開光期妖獸,這個陸蛙,也就是開光期三階的妖獸。

看著這目光不善的陸蛙,黎晰自然知道它心裡在想什麼。如果還是以前只有後天二層境界的「黎晰」,面對這種開光期三階的陸蛙,百分之百葬送在這裡。但是現在的黎晰麼,對於這種陸蛙,縱然是沒有任何實力,也絕對不懼怕。

以前為了擊殺陸蛙,遊戲裡的玩家根據陸蛙行動的特點,發明了一種BUG,只要熟練的掌握這種BUG,就算是實力低於陸蛙,也可以輕鬆擊殺。

而對於這種BUG的掌握程度,遊戲裡絕對沒有幾個人比黎晰做的更好。

看著慢慢接近的陸蛙,黎晰目光沉靜,絲毫不慌亂。這是他一種長期遊戲裡拚殺養成的素質,越是遇到危險的時候,就越是鎮定。黎晰快速的檢查了一下這個身體上儲物袋裡所擁有的武器和裝備,考慮擊殺的方案。

結果,讓黎晰極度失望的是,這個新的身體因為實力太過差勁,根本買不起什麼好的法器。他的儲物袋裡只有一把凡器的鐵劍,還有幾張加持特殊屬性的低階符紙,連一張攻擊類的符紙都沒有,實在貧乏的可憐。

不過,這些裝備,對於現在的黎晰來說也已經就夠用了。他快速的拿出鐵劍,又拿出一張土屬性的低階增幅符紙,拍在了鐵劍之上。

立刻,原本平凡無奇的鐵劍籠罩上一層淡淡的黃色光暈,顯示出一絲仙家法器的模樣,不再是一把凡鐵。

符紙,其實就相當於是低階的法器,只不過是一次性消耗法器。低階的修真者沒有錢購買法器,一般就是用一把凡器,外加一些符咒來擊殺妖獸。屬於最初始階段。

陸蛙的屬性是水系,在劍上加持土屬性的符咒,根據五行相剋,可以增加對陸蛙的傷害。這是遊戲裡的常識。

陸蛙到了近處,陡然增加了速度,哇的一聲大叫,震人心魄,它健壯有力的後肢猛力的爆發,身體在半空中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閃電般向著黎晰跳了過來。

黎晰嘴唇緊抿,雙目泛起一陣精芒,手中鐵劍緊緊握住,計算著陸蛙和自己的距離。當陸蛙最後一次跳躍起跳的瞬間,黎晰快速的後退兩步,站定,然後舉起手中的鐵劍,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當陸蛙越到半空拋物線的最高點下落的剎那,黎晰目中寒芒閃動,把手中的鐵劍橫著當尺子般狠狠的拍了過去。

彭……

黎晰這一下不偏不倚,鐵劍狠狠的拍到了陸蛙頭部鼻孔的位置。隨著黎晰這一猛擊,陸蛙從半空中彭的就掉了下來,同時進入了短暫的眩暈。

陸蛙鼻孔的位置是它最大的弱點,只要一被擊中,就會進入眩暈。這是以前遊戲裡陸蛙的弱點,果然這個BUG在這裡還是適用。

根據這個弱點,只要配合陸蛙的跳躍式攻擊方式,在半空之中把它截住,一直眩暈它,那麼它就只有挨打的份兒。

不過,這也要十分考較玩家的計算能力和掌握時機的能力。失之毫釐、謬以千里,如果攻擊的方位有一絲的偏差,則不能夠給陸蛙造成最大的拍擊,陸蛙就不會眩暈。別看陸蛙只是這麼一個小東西,只要沒有眩暈,讓它近身,它那尖利的爪子和尖尖的獠牙瞬間就可以把人撕爛。

同時,陸蛙還會噴射毒素,如果被噴上一口,以黎晰這個實力,立刻就會完蛋。

所以,雖然陸蛙有這個BUG,人人也都知道,卻也不是人人都能用,只有操作意識一流的高手才能夠完全掌握。

而黎晰正是這個高手。

黎晰一擊眩暈之後,心中立刻大定,既然陸蛙的弱點還是和遊戲裡還是一樣,他就不用怕了。

一擊得手,他毫不怠慢,立刻舉起鐵劍,對著陸蛙頜下毒囊下一點的位置狠狠的刺了過去。毒囊下面的一點位置,是陸蛙身體最柔軟的部位,很容易破防。

一劍刺出,陸蛙立刻飆起一蓬鮮血。

一擊之後,黎晰卻毫不貪功,立刻快速的遠遁,退到距離陸蛙大概七步的位置。現在的他連個護身符都沒有,和陸蛙打近身戰可是只有死的份兒。所以,必須保持距離,利用BUG擊殺,而絕對不能夠近身戰鬥。

黎晰剛剛站定,陸蛙就醒了過來。看到給它造成傷害的黎晰,陸蛙碧綠色的目光泛起一層血絲,顯然是十分狂怒。咕嚕咕嚕的一陣叫,陸蛙再次對著黎晰撲了過來。

由於鼻子剛剛被重擊,陸蛙的毒素噴射就暫時不能夠使用,這樣的話,黎晰就少去了一個最大的威脅。這也是這個BUG最重要的一環,否則的話,萬一陸蛙噴一口毒,可是要人命的。

黎晰距離陸蛙七步,是一個最玄奧的距離。七步,是陸蛙正好騰躍的最大距離,如果近一點,陸蛙就得小幅度跳躍進行近身攻擊,那樣的話,黎晰抵擋不住。如果是距離遠一點,陸蛙就可能分成兩次跳躍,調整了拋物線的軌跡。那樣,黎晰就會再次被陸蛙近身。

而七步這個距離,陸蛙特有的撲擊攻擊方式發動開來,正好送到黎晰的面前,拋物線正好墜落在黎晰頭頂前方的位置。陸蛙就好像是網球飛躍一般自己送到黎晰的面前,被黎晰拍下去。

黎晰面帶微笑,揮舞著手中的鐵劍再次拍了下去,彭,一陣黃色的光暈散發開來,陸蛙被狠狠的擊中,再次陷入了眩暈。

黎晰見陸蛙眩暈,立刻再刺出一劍,之後又後退七步,站定,等待著陸蛙再次起跳。

陸蛙是低階妖獸,攻擊方式非常死板,每次攻擊只要距離合適,肯定都是跳躍式攻擊。所以,陸蛙再次跳躍起來,又送到了黎晰的面前。

彭彭彭……

連續幾次反覆眩暈和擊刺之後,陸蛙再也沒有跳起來的力氣,嘴角噴出鮮血來。它一雙豆粒般的眼睛絕望的望著黎晰,不明白為什麼每次它的攻擊似乎都是自殺。

黎晰搖搖頭,微笑道:「你再強大,也是妖獸,人類,才是這世界的通靈之源。所以,你們注定只能是人類的獵物。」

一劍揮下,陸蛙的脖子裂開一個大口,鮮血噴出,掛掉了。

在修仙界,一隻三階的妖獸,縱然是兩個後天二層的修真弟子也很難擊殺。一般的弟子見到陸蛙,都會選擇遠遁。

因為在修仙界裡,同等級的妖獸比同等級的玩家實力要高的多,而尤其這陸蛙還擁有極其厲害的噴毒攻擊,讓人防不勝防。毒素只要一沾身,立刻皮膚潰爛。

黎晰自己一個後天二層的弟子擊殺這樣一隻開光期三階的妖獸,還是極難對付的陸蛙,說出去肯定會讓人驚訝的下巴都掉下來。

黎晰卻似乎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微微吐出一口氣,看著陸蛙的屍體,目光一陣發呆。陸蛙的BUG在這個真實的修仙界裡竟然也存在。那麼看來,這個世界裡的格局,和以前的遊戲大同小異了。如果真是這樣,黎晰就有了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的資本。

曾經無數的修真經驗,對這個世界的詳細瞭解,會成為他最大的依仗。

略微感歎了一下,黎晰毫不客氣的蹲下身,開始把陸蛙的毒囊摘除下來,同時,那件皮毛,也可以賣個不錯的價格。

第二章  南華派 加入書籤

「黎晰,你在那裡做什麼?」

黎晰剛剛分解完陸蛙的屍體,不遠處就竄出來五個身穿灰衣的南華派弟子。

這些人,正是這次和黎晰一起下山來殺妖獸的幾個師兄。

這些人的實力都比黎晰高,最差的也達到了後天三層的境界,但是黎晰的神識卻比他們強大,所以,黎晰其實早就已經發現他們到了附近,但是他卻故意裝作不知,等他們出聲了才佯裝驚訝了一下,然後傻傻的站在原地,等著這幾個人過來。

這幾個弟子使用御風術很快就到了黎晰的面前,看著黎晰身前陸蛙的屍體,都露出驚疑不定的神色。

「陸蛙,這是陸蛙的屍體?牠是怎麼死的?」其中一個個子高高,年紀約十七八歲的師兄帶著驚異的神色問道。

根據「黎晰」的記憶,這個師兄的名字叫做衛潢,是這次組隊的發起者。衛潢達到了後天四層的實力,修煉的是火系法術,是眾人之中實力最高的。正因為如此,他為人十分的凶悍、霸道,「黎晰」生前對這個人十分的畏懼。

黎晰假裝一陣驚恐的樣子,囁嚅道:「這個……是我路過這裡,看到死在這兒的陸蛙,不知道是誰擊殺的,我就剝了牠的皮。」

在實力還沒有強大之前,黎晰很懂得隱忍和明哲保身的道理。所以,他絕對不會在一個比他實力高二層的人面前表現出任何的桀驁和隱藏的實力。否則,剛剛到了異界,就死在這幾個宵小手裡,實在不值得了。

衛潢眉毛一挑,心裡道:「果然如此,肯定是哪個高手殺了一隻小妖獸不在乎,扔在這裡。憑這個小子一個人的實力,估計早就被吃掉了。」

看著黎晰手裡拎著的陸蛙的皮,衛潢冷哼了一聲,道:「剛才我們幾個擊殺那隻開光期三階的疾風狐,讓你上去引牠出來,你卻臨陣退縮。這件事,你打算怎麼交代?」

黎晰暗罵這些人卑鄙無恥,讓他一個後天二層實力的弟子去吸引三階疾風狐的注意力,那樣他不死也得重傷,完全拿他當炮灰。所以,「黎晰」之前才逃跑的。現在,他們又反過來質問他。

但是,黎晰現在實力不如人,自然不會傻到和對方去硬抗,當下裝出十分畏懼的樣子,顫聲道:「我沒有防禦符,開光期三階的疾風狐打我一下,我就死了。」

衛潢眼中露出寒光,道:「既然是組隊來殺妖獸,就自然要有分工。你實力那麼低,什麼法寶也沒有,除了吸引妖獸之外,你還能做什麼?剛才你的臨陣逃脫,差點害死我們,早知道我們就不帶你這個廢物過來。現在,這隻撿來的陸蛙你還敢獨吞?」

黎晰目中精芒極其不經意的一閃而逝,卻是只垂著頭,不說話。

陸蛙雖然是開光期三階妖獸,但是因為其特殊的毒素攻擊,十分容易傷人,一般的弟子縱然是組隊都不敢輕易去擊殺。而陸蛙的毒囊又是一種十分珍稀的材料,價格非常高,這自然是讓衛潢幾人起了佔有之心。

黎晰這麼一個如此實力低微的弟子,在他們眼裡,自然是能欺負就得欺負,絕對不能夠放過。修真界裡的規則一向是弱肉強食,他們幾人現在是刀俎,黎晰是魚肉,自然得好好的「魚肉」一番。

「怎麼?你還不願意?」衛潢見黎晰不說話,眉毛一挑,揚聲道。

黎晰假裝十分不情願,但是又十分畏懼,悶聲交出了陸蛙的毒囊和那張皮。這樣的表情,十分符合黎晰本來的性格。

黎晰知道,他的靈魂來自於另外一個世界的秘密,絕對不能夠讓任何人知道,否則必然會給他帶來巨大的災難。所以,他現在一定要表現出原來「黎晰」的性格。一切,可以等以後再算帳。

衛潢接過毒囊和皮,皮笑肉不笑的道:「這才懂事,在師兄面前,還有你拿東西的地方。不要以為有那個蕭飛雨罩著你就行了,告訴你,在第五峰,所有新弟子都要看我衛潢的臉色。」

黎晰一聲不發,像極了這個身體之前主人的性格,懦弱、委曲求全、忍氣吞聲。

但是,在心裡,黎晰卻是冷哼一聲。得罪他的人,他都會牢牢的記在心裡。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人能夠讓他吃虧。

這個衛潢,黎晰一定不會讓他好過。

在之前的遊戲裡,凡是得罪他的人,沒有一個有好下場。就連七大高手,也都一起被他給陰了。

衛潢他們今天獵殺了一隻開光期三階的疾風狐,又得到了黎晰孝敬的陸蛙毒囊,算是收穫不錯。他們心情大佳,便也不再冒險,起身回程了。

黎晰不緊不慢的跟在他們後邊,悶聲不語,一起回南華派。

路上,黎晰不斷琢磨著如何在這個全新的世界生存下去,並且,快速的提高實力。

這具身體的靈根屬性實在太過差勁,竟然是三級全屬性,他在遊戲中可是滿級的火靈體,修煉起來速度飛快。

雖然黎晰現在已經發現,他以前在遊戲裡擁有的法術,在這個世界裡似乎也可以重新再修煉,但是現在他的屬性變成了三級全屬性的垃圾靈根,他以前的修煉路線也就不適用了。重新修煉,必須得想一種全新的修煉路線,才能夠適合這具身體,發揮出最強的實力。

如果這個世界的修真方法全部和以前遊戲裡的方法一樣,那麼,他就是相當於一個擁有千年修煉道行的超級修真者重新修煉。縱然是屬性垃圾的靈根,他也有信心成為一代高手,再次修煉到最高境界。

在遊戲裡修行一年,相當於一百年的修煉道行,他在遊戲裡十年,就相當於有一千年的修真經驗。



回到了南華派,六人便各自散去,臨走,衛潢他們還囂張的告訴黎晰,下次再一起組隊。

黎晰默不作聲,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自顧自的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在南華派,每個弟子,都可以分配至少一間單獨的房屋,用來潛心修行,也是為了怕打擾其他人或者被其他人打擾。

修真,最常做的事就是長時間的閉關打坐修煉。所以,如果很多人在一起,就沒辦法潛修了。

黎晰的屋子非常的簡單,只是一間比較寬大的竹屋,位於一個山崖的邊上,十分的清靜。「黎晰」又別出心裁的在四周插上了一圈籬笆,倒有些世外桃源農家小院的感覺。

只是這裡的靈氣十分稀薄,屬於非常差的位置。

像他這樣的弟子,剛開始都不可能擁有太好的修煉洞府,如果將來實力高了,自會分配到更好的洞府。

或者如果某個家族子弟比較富有,也可以在南華派買到一個不錯的洞府。

黎晰既沒有特殊的實力,又沒有什麼背景,還沒有傲然的財富,所以只能分配到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

黎晰看著屋子裡有些熟悉的擺設,目光微微閃爍,再次歎了口氣。從此以後,他就是這個世界裡的黎晰了。

簡單的整理了一下屋子,黎晰坐在床上,開始思考今後的發展之路。在這個世界,他首先要做的是生存下去。

而現在,決定他以後發展之路的一個最大的因素,就是之前遊戲裡的經驗究竟能夠起到多大的作用。這個世界的格局和遊戲裡有多大的不同,是全部,還是某些部分?

「黎晰」這個身體本身的記憶有限,對這個世界的瞭解也不夠多。黎晰必須再多一些對這個世界的瞭解,確定他在這個世界裡有多少東西可以依仗。

思索了一會,黎晰重新站起身,走出門去。



南華派一共有五座山峰,每座山峰有一個峰主,五峰之間,平常各自修煉,互不干涉,是相互依存,也是相互競爭的關係。五峰並立,支撐起南華派這個修真門派。

在五峰之間,用鐵索橋連接,連成了五條長橋,以便那些實力沒有達到先天境界,不可以御劍飛行的弟子,能夠在五峰之間步行來往。

順著五峰之間連接的鐵索橋,黎晰很快到了南華派主峰的所在地。主峰之上擁有商店、交易市場等與眾弟子息息相關的地方,大家在這裡交換材料,購買法器、護符等,所以人來人往,很是熱鬧。

但是黎晰卻看也不看這些熱鬧的交易場所,而是根據以前的記憶,向著主峰之上的藏書閣走去。

藏書閣是南華派藏書的地方,裡面各種歷史書籍、修真書籍、修真資料,十分豐富。但是,如果想要進入裡面去閱讀,則需要耗費靈石。

靈石,是修真界通行的貨幣,因為靈石具有可以快速回復法力、支撐陣法等不可或缺的巨大作用。所以,成為了最適合充當貨幣的物品。

藏書閣門前,看門的是一個七八十歲的小老頭,滿頭白髮,臉上皺紋滿佈,兩眼渾濁,一副行將就木的樣子。

黎晰知道,這是門內修煉無成,年紀過大,沒什麼用處的弟子。他們在年老了之後,只能在門派內找一份活,換取一些收入養活自己。

修真者達到高階之後,可以辟穀,不需要吃飯,但是到了壽元大限的修真者,卻是需要各種材料來維持自己的生命,所以,不得已也得做一些工作。

黎晰剛剛要上前,一個身穿白衣的青年弟子高昂著下頷,使用御風術快速的飄過來,越到了黎晰的前面。

這個弟子相貌堂堂、目光湛湛,帶著一種凝實的質感,看都不看黎晰一眼,直接走到老頭身邊,斜瞥了一眼,扔出三塊靈石,淡淡的道:「我要到三層看書一個時辰。」

這個老者見到白衣青年,立刻彎腰打恭,連聲道:「是,是,師兄稍候,老朽馬上給師兄拿腰牌。」

這年輕人明顯年紀不過二十許,但是老者卻要恭恭敬敬的叫這年輕人師兄。

這就是修真界的規矩,強者為尊。年輕人的修為比老者高,老者就要稱其為師兄。

在南華派,弟子分為幾等。

最低階的是記名弟子,這種弟子可以說是可有可無,門派基本上是放任的態度,完全憑自己修煉。門派不會提供任何修煉的材料和器具,這些弟子要想得到材料,就得通過勞動為門派做貢獻換取。記名弟子穿的衣服顏色都是灰衣,例如黎晰現在的衣服。

記名弟子如果表現出色,以及為門派做出了某些貢獻,或者實力提升起來,則可以成為外門弟子。外門弟子門派會給予一定的修煉材料,輔助修煉,以期望能夠培養起來,為門派爭光。外門弟子穿黃色衣衫,會有南華派的標誌,屬於正式承認的弟子。

外門弟子如果實力再提升,達到一定的標準,就可以進入人人羨慕的內門。內門之中,會有更多的法術、丹藥、法器等材料供給。這樣的話,這些弟子就不需要太多的勞作,不需要為門派做貢獻,只需要潛心修煉就可以了。內門弟子,身穿的是白色衣衫。

外門弟子和記名弟子,見到這種衣衫的弟子,都要唯唯諾諾、恭恭敬敬,因為,那是實力的象徵。這種內門弟子,是可以掌握外門弟子和記名弟子命運的人物。眼前這個白衣青年,就是屬於人人羨慕、敬畏的內門弟子。

而內門弟子當中,又有一些驚艷絕才之輩,可以成為門派重點培養的核心弟子。這些核心弟子,門派除了會給予一切修煉必備的材料之外,還會有專門的師父傳授高階的神通法術,並且耗費自己的法力來幫助核心弟子提升實力,傾盡全力培養。

當初和黎晰一起上山的蕭飛雨,因為天賦異稟,就直接被掌門收為核心弟子,獲得最好的修煉條件。

如果說內門弟子是被大家羨慕的話,核心弟子則是被嫉妒、眼紅、崇拜,遙不可及。核心弟子的衣衫是紫色,每當看到這紫色的衣衫,伴隨的都是崇拜的目光。因為,每個核心弟子,都肯定是天賦異稟、潛質豐厚,又有門派的全力培養,將來幾乎可以穩穩的踏入先天境界,甚至成為靈天境界的高手。

將來能夠成為先天境界和靈天境界的人,對於黎晰這樣的後天弟子來說,是絕對望塵莫及的。修真界中,一千個後天修真者,頂多只有幾十個能夠達到先天境界。而一萬個修真者當中,才可能有一個或者幾個達到靈天境界。

這樣的人,怎麼能不讓人仰望?

當然,現在的黎晰,沒有仰望任何人的習慣。

老者轉身拿出一塊暗黃色的腰牌,雙手恭敬的遞給了年輕人。年輕人看也不看一眼,拿過腰牌,冷哼一聲,身形一閃,向著藏書閣內走去了。

黎晰微微歎了口氣,這就是真實的修真界,果然是實力決定一切,他當即走上前去,恭敬的道:「師兄,麻煩給我一塊一層的腰牌,我要在一層看三個時辰。」

「黎晰」在南華派五年,靠著給各處辛苦做工,不過就攢了十塊下品靈石。到藏書閣一層看書一天就需要一塊靈石,如果是到二層,則是兩塊靈石只能看半天,三層是三塊靈石只能看一個時辰。

還好他所需要瞭解的資料一層基本上就可以找到,倒是不需要花費那麼多的靈石。否則的話,還真夠他負擔的。

老者沒有多說什麼,伸手接過靈石,轉身拿過一塊藍色的小腰牌,默默的遞給了黎晰,他看著黎晰的目光,有一種複雜的味道。

黎晰這種低階的弟子,三級全屬性靈根,沒有任何發展前途,沒有意外的話,許多年之後,也會遇到眼前這個小老頭的境遇。所以,老者看著黎晰,有一種熟悉的感慨。

黎晰眼神卻是沒有什麼變化,拿過腰牌,略微端詳了一下,便舉步邁入一層藏書閣。因為,他和這個老者完全不同,他是另外一個世界過來的超級老怪物。

三個時辰之後,黎晰從藏書閣中出來,他眉頭微皺,抬頭望天,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通過三個時辰的閱讀,黎晰終於確定,這個世界的修真體系,和以前他在遊戲裡幾乎一樣。只是有些修煉方法等細微之處有差異,這樣的話,他就擁有了相當於一千年的修真經驗。

有了這豐厚的經驗,他就可以獲得比別人更大優勢的依仗,提高修煉的速度。

黎晰暗暗下定決心,在這個世界裡,他要再重新修煉一次,再次衝擊曾經的目標,飛昇成仙,看一看傳說中的仙界是否存在。

回到小屋,黎晰在廳裡來回踱著步,思索著現在這種情況下,怎麼快速的憑借經驗提高實力。

現在他要想提高實力,面臨著不少困難之處。第一個困難是他現在這個身體極其糟糕的靈根屬性,三級的全屬性靈根,幾乎相當於廢靈根,這樣的話,他修煉的速度會比別人慢上許多,甚至幾倍。

另一方面則是他在南華派只是一個無關輕重的記名弟子,得不到門派裡的任何修真的材料。修真,除了天賦之外,還需要各種輔助手段,沒有這些輔助手段,就算是天才,也會只是一個廢柴。而他的實力如此低微,想獲取材料,又十分的不容易。

這兩方面,給他很大的制約。

思索了半天,黎晰暗暗打定主意,先憑借之前遊戲裡的經驗,弄到一些材料再說。弄到了材料,煉製丹藥,才能夠修真。

說到弄材料,黎晰就得先稍微把自身重新武裝一下,提高一下實力。他現在的實力這麼差,只有後天二層,恐怕剛出山門就被妖獸或者其他別有用心的人給殺死了。

修真者的實力,主要是看幾方面。

第一,看修煉境界。

這個世界修真者的境界分為後天︵聚氣︶、先天︵凝魂︶、靈天︵分神︶、元天︵金丹︶、紫天︵元嬰︶、陽天︵出竅︶、昊天︵合體︶、玄天︵渡劫︶、梵天︵大乘︶九層境界。

黎晰現在是處於最低階的後天境界,還只有二層的實力,可以說是修真者剛剛入門的級別。

境界屬於硬體實力,一切修真的基礎,想要提升,必須借助各種丹藥長期苦修,短期無法提升上去的,黎晰去找材料,也就是為了提升境界。

第二,看法術修煉程度。

修真界的法術分為基礎法術、靈通法術、玄通法術、神通法術四種,每種法術又分為不同的級別,有下品、中品、上品三個層次。

基礎法術為所有修真者都可以使用,是低階修真者都必須掌握的法術。靈通法術則是修煉到後天四層以後,可以掌握的和自己靈根屬性相匹配的高階法術。至於玄通法術和神通法術,則是到了更高的境界才可以修煉,具有移山填海、毀天滅地的威力。這樣的高階法術,也是可遇而不可求。

第三,看法寶。

法寶分為凡器、法器、靈器、寶器、仙器、神器幾個級別,每個級別,又分為下品、中品、上品和極品四個層次。

這些法寶,可以從外部快速的增加修真者的實力,但是想要得到這些法寶,需要大量的金錢來買。

黎晰窮鬼一個,目前所擁有的法寶,就只有幾張低階的符紙而已。

符紙屬於符咒類,是最基礎的法寶。符咒是一種把法力暫時寄存在一種媒介上面,然後只需要消耗一點法力,就可以快速施展的法術道具。

符咒可以分為符紙、符篆、符寶幾個級別。

符紙是把法力通過符文寫在特殊的紙上,屬於比較低階,容易得到和使用的一類符咒,是一次性消耗品。

符篆是把法術刻在木質物品或者玉質物品等上面,可以使用數次,是多次消耗品。

至於符寶,則是大法力的修真者在壽元到期之前,耗費自己的修為,凝練的超級法器,可以使用多次或者一次,能爆發出超出修真者階位的超級力量。這種符寶,比高階的法寶還要珍貴,往往都是救命用的。

衡量修真者實力的東西,就是這三樣。但是,黎晰現在沒有一樣是拿得出手的,屬於真正的一窮二白。

第三章  魂珠 加入書籤

這種狀況還真讓黎晰有點頭疼,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什麼都沒有,他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行啊!

黎晰暗暗思忖著。

境界方面,短期提升是不可能的。法寶方面,黎晰現在身上一共就九塊靈石,能買的也只有幾張符紙,連一件低階法器都買不起。

只有在法術方面,倒是可以近期快速的提升一下。

在這個世界裡,說到提升法術的級別,是通過一種極其特殊的手段來提升的。這種手段,就是魂珠。

魂珠是修真者長期修煉,聚集靈氣而形成的一種物質。這種物質,修真者每提升一個境界,在身體裡就會產生一些。根據每次境界提升的不同,形成的魂珠數量也不同。

魂珠,是修真者最為重要的東西,不可缺少。因為,修真者祭煉法寶、提高法術級別,都需要用到魂珠。

比如黎晰現在是後天二層的境界,升了兩層,一共積攢了二十顆魂珠。而這二十顆魂珠,可以用來把黎晰所掌握的一門基礎法術,從一級快速的祭煉到最高級別九級,這就是魂珠的巨大作用。

一門法術的威力,第一看修真者自身的境界實力,這是最基礎的硬體條件。第二要看法術的階位,一門普通的靈通下品級別的法術,也可以輕鬆把一門高階的普通基礎法術給打垮。而第三,就是要看一門法術修煉級別的高低,同樣的一門法術,例如火球術,一級和九級,相差的威力至少有幾倍。

魂珠的作用,就是在修煉一門法術的時候,能夠快速的輔助提升這門法術的級別。

並不是說其他方法就不能夠提升法術的等級,努力潛修,自然也可以提高法術的級別,但是沒有輔助的手段,修煉就太慢了。

或者,如果能夠得到某一系的珍貴材料,也可以輔助快速的提升法術的級別。例如黎晰以前是火系,使用一些火系的極品材料、火焰精華等,也可以把一門火系的法術快速的提高起來。

但是,這種材料比法寶更加難得,黎晰根本沒有。

魂珠祭煉,就成為了一般修真者提高法術級別的最重要手段。

也不是說有魂珠就一定能夠把某種法術提高到最高境界,開始的基礎法術還好,魂珠祭煉起來,基本上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到了後期那些靈通級別、玄通級別的高級法術,除了魂珠,也要靠自己的悟性以及不斷的修煉,魂珠只是輔助而已。

而又因為每個修真者魂珠的數量有限,所以修煉法術時只能選擇幾門法術來提升,不能一味貪多,否則的話,樣樣不精,就還不如一門精。

這樣的話,每個修真者,根據自己本身靈根屬性的不同,選擇的法術不同,可以擁有無數種不同的修真路線。每種修真路線,都有自己的特色,擁有特殊的能力。

所以,黎晰到了這個世界之後是三級全屬性靈根,就不能夠再和他以前在遊戲裡單一修煉火屬性法術一樣的修煉了。

否則的話,他的火靈根只有三級,必然會成為一個殘廢的修煉路線,他的這次修真旅途也就徹底的毀了。

魂珠的獲取,只有每提升一次境界之後,才會凝結出來。比如達到後天一層境界,會凝結出十顆魂珠,達到後天二層境界,再凝聚出來十顆。

當然,還有一種方法可以獲取,就是在其他的修真者死後,那個修真者沒有使用的剩餘魂珠,會保存下來,可以被其他修真者收取到體內。

魂珠不可以轉讓,除非修真者死才能夠釋放出來,否則不能為其他修真者所用。

所以,因為這個魂珠的特性,以前在遊戲裡殺人奪魂珠的事,太常見了。

在這個修真界,黎晰相信,這種事情肯定也少不了。

除了殺人去奪取魂珠,修真者也會經常探索一些古地,尋找一些上古修真者死亡之後,遺留下來的屍骸。

魂珠凝結之後一般不會自行消滅,修真者的屍骸裡,往往會存在魂珠。這樣的話,就可以收集更多的魂珠了。

黎晰這個身體,因為剛剛達到後天二層,沒什麼正式的法術,也沒有想好選擇什麼修煉方向,所以魂珠一直都沒有用。

兩層境界,二十顆魂珠,完好的保存在體內。

黎晰現在要做的事,就是先把這二十顆魂珠給融合祭煉,提升幾種法術的威力。實際上,「黎晰」現在會的基礎法術,也就只有三種。

在南華派,記名弟子要取得各種法術書,都需要去藏書閣裡面尋找。而每帶走一本法術書,要收取不菲的費用,黎晰自然是沒有這個錢的。

不過還好,蕭飛雨念及幼年情誼,暗中給了黎晰一本基礎法術大全。這樣的話,一些基礎法術,黎晰這裡都有。

只是以前「黎晰」靈根資質不好,修煉天賦也不行,數十種的基礎法術,他只練成了三種,實在是很差勁了。

黎晰在遊戲世界裡,精通所有的基礎法術。因為基礎法術的學習沒有靈根限制,縱然是火靈根,也可以學習低階的寒冰系法術,只是不會練到太高級別。不屬於自己的屬性,練太高了也沒用。

黎晰翻了翻蕭飛雨給的這本基礎法術大全,發現裡面的法術太少了。當初在遊戲裡,基礎法術有數百種,而在這裡,基礎法術只有幾十種,幾乎差了十倍。

黎晰暗想,想必南華派在這個修真界裡不是非常大,所以得到的法術典籍也沒有那麼多吧!

黎晰之前是滿級的火靈體,主修的都是火系方面的技能,現在是全屬性,這些技能只能挑選一兩種來修煉,不能修煉太多。

現在,黎晰的魂珠只有二十顆,必須充分利用,達到最佳分配。

後天境界,一般情況下每提升一層會產生十顆魂珠,三層到四層、六層到七層,因為是突破一個階段,會產生二十顆魂珠。

所以,整個後天境界只能夠產生一百一十顆魂珠。

而到了先天境界,每提升一層境界,可以產生一百顆魂珠,如果是三層到四層、六層到七層,可以產生兩百顆。

由此就可以看出後天境界和先天境界的巨大差距,後天的修真者,根本就無法和先天修真者相抗衡。

到了靈天境界,每提升一層境界就會產生一千顆魂珠。

而到了靈天之上的元天境界,產生的就不再是魂珠,而是十顆靈珠。紫天境界是一百顆靈珠,陽天境界是一千顆靈珠。

再到了最後三重天的昊天境界產生的是十顆天珠,玄天境界是一百顆天珠,梵天境界是一千顆天珠。

所謂修真九重天,衝破了這九重天的境界,就可以飛昇成仙。

黎晰看了一下現在所擁有的三種法術,御風術、土靈盾、火球術。

御風術是後天修真者必須學的一種法術,在沒有達到先天境界,無法御劍飛行之前,只有修習了這種法術,才能夠擁有快速的速度和身法,方便行動,也方便逃跑。

土靈盾是一種防禦型法術,可以給身體罩上一層基礎的法力護盾,抵擋傷害。在所有屬性的護盾之中,土系的護盾是最實用的。

土系護盾不光可以抵抗物理傷害的攻擊,也可以抵消法術傷害的攻擊。例如金屬性的金鐘罩防護,雖然抵禦物理攻擊最強,但是抵擋法術攻擊卻差了很多。

這個「黎晰」竟然懂得發揮自己全屬性的優勢,選擇土靈盾,也不算是很廢物了。

至於火球術,這是非常容易掌握,而且頗具威力的法術之一。「黎晰」選擇這個法術,是很聰明的。知道自己天賦不高,修煉最簡單的法術,否則太複雜的法術,修煉起來更加麻煩。

這個「黎晰」還有一點小聰明,想把魂珠留著將來學習高階的法術再用,所以這種基礎法術,都是沒有用魂珠祭煉,而是通過自身不斷的練習提高級別。

別說,堅持不懈練了五年,不使用任何輔助手段,他的御風術達到了三級,土靈盾達到了二級,火球術竟然達到了五級。

五年就練到了三級、五級,這也實在是太可憐了。如果用魂珠祭煉的話,幾天內很容易就可以把一門法術練到最高級別。

黎晰現在可沒有功夫慢慢的花幾年時間來修煉這種基礎法術,當即他就決定,先拿出幾顆魂珠把御風術練到滿級,土靈盾練到五級,火球術練到滿級。有了基本的實力,才能夠取得修煉的材料繼續提高。

磨刀不誤砍柴工,就是這個道理。

每種基礎法術達到滿級之後,如果再進一步,可以進行突破,把這門法術練成靈通境界的法術。只是,如果沒有資質的人,是突破不過去的。

那不只是需要大量魂珠的消耗,還需要絕對的悟性。

黎晰對於御風術並不陌生,但是當初因為是主修火系,並沒有把這門法術練到靈通境界。

當時遊戲裡不少的風系高手,都把御風術突破成為靈通境界的靈風訣,那速度,簡直和御劍飛行差不多了。不過,這靈風訣只在後天時期有用,等到了先天境界可以御劍飛行之後,就完全沒用了。

而黎晰當初把最基礎的火系法術火球術可是練到了滿級並且突破,練成了炎爆術。炎爆術之後,他又突破成為玄通法術,變成了極炎風暴。

當時很多人笑他傻,把魂珠都浪費在突破一門最基礎的法術上面,還不如直接找到幾門靈通級別、玄通級別的火系法術容易。

但是,黎晰卻堅信,自己通過領悟突破之後的靈通、玄通法術,會更具威力。

事實證明,他突破之後的炎爆術和極炎風暴,比一般的同等級法術,要厲害數倍。



三天之後,當黎晰從小屋裡出來的時候,臉色鐵青,一陣的鬱悶。

這三天,他把二十顆魂珠全部融合到了三種基礎法術裡面,但是和他預想的結果,卻是大相逕庭。

原本以為,二十顆魂珠,足夠他把御風術練到滿級,把土靈盾練到五級,把火球術練到滿級,而且應該還綽綽有餘。

可是他發現,這個三級全屬性靈根,簡直是垃圾的不能再垃圾,把御風術從三級提升到九級,竟然用了他十顆魂珠。

這讓黎晰鬱悶得幾乎吐血。

一般情況下,一顆魂珠,提升一門基礎法術一級,是很容易的。如果是蕭飛雨那樣八級的靈根,祭煉一門基礎法術,甚至可能一顆魂珠提升兩個級別。但是,在三級全屬性靈根的廢柴屬性下,黎晰提升一門基礎法術的一個等級,都消耗可能不止一顆魂珠。

雖然耗費了十顆魂珠,但是把御風術練到了九級,也算是不錯了。因為御風術到了九級,以後保命的把握至少就多的多了。

接下來祭煉土靈盾,更加讓黎晰噴血。從二級練到五級,竟然用了六顆魂珠,兩顆魂珠才提升一級。

這是黎晰從來沒有經歷過的事。

剩下的四顆魂珠,黎晰想著,總能夠把火球術從五級練到九級了吧!不管怎麼說,他之前在遊戲裡,也是火靈體啊,火系的法術他最熟了。

但是讓他抓狂的是,四顆魂珠,只把他的火球術祭煉到了八級,竟然還差一級才能夠達到九級。

祭煉一個火球術都這麼費勁,如果想突破到炎爆術,那得多少顆魂珠?黎晰幾乎斷絕了把火球術突破到炎爆術的念想了。

當初在遊戲裡他因為是滿級的火靈體,本身領悟力又比較高,所以才沒有耗費太大的精力,就把火球術祭煉到了炎爆術。

但是現在這種垃圾天賦,他實在不敢冒這個險。

因為依目前的情況來看,很有可能他把整個後天境界的一百一十顆魂珠都用完了,也突破不到炎爆術。

這極度垃圾的屬性,讓黎晰一陣絕望。

如果不是本著對生命的熱愛,黎晰直接自殺算了。上次從遊戲裡掛掉可以重生到這裡,如果再次掛掉,說不定還可以到哪裡重生呢!

鬱悶歸鬱悶,黎晰還是得繼續琢磨如何提高實力。畢竟,真的自殺了還能不能重生可不一定。

「全屬性?」

想起自己的三級全屬性靈根,黎晰忽然心中一動,想起了當年在遊戲裡的一個傳說。想到這個傳說,黎晰忍不住動容。

如果……那個傳說在這個世界也存在的話,那麼,自己的廢靈根,也許可以成為亙古未有的超級靈根啊!

只是,那個傳說,從來沒有人驗證過,只是一種說法罷了。而到了這個世界,是否還存在那些東西,也不得而知。

「也許……我真的可以成為那個傳說。」

黎晰心裡忽然泛起了這樣一種奇怪的感覺。

「黎晰,你怎麼這幾天都沒有去煉器房?」

黎晰正站在小院裡沉思著全屬性靈根的事情,一個清脆的女聲忽然傳入了他的耳中。

黎晰一轉頭,就看到一個身穿綠色衣衫,大約十五六歲的清麗少女站在他小院的籬笆外,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正看著他。

黎晰一怔,根據記憶想起這個小姑娘的名字叫做小蝶,是和「黎晰」一起在煉器房裡做雜務的小師姐。

這個小蝶姑娘雖然年紀不比黎晰大多少,但是因為小蝶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後天四層,黎晰自然得叫師姐。

在記憶中,這個小蝶師姐對黎晰是非常不錯的,是少數在這個南華派裡能夠不歧視黎晰這樣沒有任何修行前途的廢物的人。

在修真界裡,實力就是一切。而實力的根本,是潛力。黎晰的三級全屬性靈根根本就是一個廢靈根,沒有任何的前途。

所以,這也導致了沒有人看得起他。

因此,在整個南華派裡,黎晰幾乎就只有這麼一個朋友,小蝶。

雖然蕭飛雨也算得上是黎晰的朋友,而且是青梅竹馬,但是,到了南華派五年,「黎晰」明顯感覺,他和蕭飛雨已經完全不是一條路上的人了。

蕭飛雨在南華派裡是天之驕子,核心弟子,將來進入先天境界,是十拿九穩的事,任何人見了都得恭恭敬敬的人物,得罪一個八級靈根的潛力弟子,是絕對不明智的。

所以,蕭飛雨現在在南華派裡,時刻擁有著一種優越感,看著別人的目光都是居高臨下。

在「黎晰」面前,蕭飛雨刻意的做出兒時朋友的友好態度,但是那種高傲的神情,和習慣把「黎晰」當做一個無能的弟弟照顧的做法,讓「黎晰」十分的反感。

這個「黎晰」雖然膽小無能,但還是有幾分傲氣,不肯依附、奉承蕭飛雨,久而久之,也不願意和蕭飛雨說話。

同樣一個村子裡出來的兩個人,蕭飛雨是天,他是地,這種感覺,任何人都不會喜歡。

可以說,「黎晰」在蕭飛雨面前,是極度自卑。

現在的黎晰當然不會有這種感覺,他現在比誰都自信,雖然這天賦如此垃圾,但是他可憑借的東西太多了。而如果一旦讓他實現那個傳說的話,這個世界他簡直就是可以為所欲為。

黎晰現在倒是對這個蕭飛雨很好奇,不知什麼時候可以看看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人物。

蕭飛雨修行很忙,「黎晰」和蕭飛雨一年可能也見不上一面。所以,有時候,他們倆的感情還不如一起在煉器房裡做雜役的幾個弟子好。

那些做雜役的弟子雖然也看不起黎晰,但是畢竟大家的水平差不多,都是做雜務的記名弟子,就算潛力比黎晰強一點,也只是強一點,不會讓黎晰有太大的自卑感。大家說話時,也是平等的態度。

而這些做雜務的弟子當中,小蝶對黎晰又是從來沒有任何偏見,把他當成一個小弟弟一般的照顧著。

於是,「黎晰」正值青春萌動的內心之中,對於這個師姐,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情愫。

當黎晰向師姐「表白」這份情愫的時候,小蝶卻以年輕,要抓緊修煉為由,婉拒了他。而這件事被煉器房的其他弟子知道之後,都一個個嘲笑他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小蝶雖然還不是外門弟子,但擁有五級木屬性靈根,短短的三年,就修煉到了後天四層的境界,潛力非常不錯。

用不了多久,小蝶再多提高一些,就可以成為外門弟子了。

一旦小蝶成為外門弟子,就是南華派的正式弟子,和黎晰這種隨時可能掃地出門的記名弟子,很難會再有交集。

所以,黎晰一氣之下,決定和衛潢他們一起組隊出去擊殺妖獸,來獲取材料,希望通過這樣快速的提升自己,能夠配得上小蝶。

但是,沒想到修真界的殘酷,衛潢那些人,只是想拿他當炮灰。一個記名弟子,死了根本不會有人過問。

用一個記名弟子的命換一隻三階疾風狐的材料,是絕對划算的。而且,如果這個記名弟子死了,他體內的魂珠,還可以收取過來,多麼划算的一筆買賣。

「黎晰」因為不甘心送死,所以才逃跑,沒想到最後還是被噬魂獸殺死,也算倒霉。

現在,黎晰看到眼前的小蝶,一股莫名的情緒襲上心頭,那是一種複雜的愛意與酸楚交織的感情。

黎晰不禁微微搖頭,繼承了這個身體,竟然還繼承了不少這種情緒。不過,隨著修真境界的提高,這種情緒也會慢慢的消除。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仙途至尊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12.0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