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近戰狂兵
作 者
梁七少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9.01.09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9年01月28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19
累積人氣
161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近戰狂兵資料大全
               第一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9.01.09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作品簡介: 加入書籤

華國龍影組織中的龍首葉軍浪,在一次軍方的救援行動後,
組建撒旦軍團,在黑暗世界中征戰復仇。

自小被葉武聖養大的他,一直都在追查自己的身世。最終,他的身世之謎指向了古武界。
除了在黑暗世界的戰場中馳騁,他也開始在古武界中聲名鵲起……

而另一方面,回歸都市的他,先是來到了江海大學,擔任保安。一次誤會,讓美女校長將他當成無恥的登徒子。
面對不良份子前來滋事,他會以怎樣的手段強勢鎮壓?

海報標語: 加入書籤

九陽聖體成就武聖身,青龍命格天下共主,
鑄造一段鐵血征戰的傳奇歷程

作者簡介: 加入書籤

梁七少,家中排行第七,故而有此筆名。自小喜歡金古溫等武俠名師的小說,在其熏陶之下逐漸走上寫作之路,書寫心中的熱血故事。寫作風格大氣磅礡、熱血激盪、不拘一格。善於刻畫男兒之間的鐵血情義以及書寫熱血沸騰的戰鬥場景。

《近戰狂兵》第一集 加入書籤

第一章 冷血的撒旦
第二章 專職殺戮
第三章 龍歸都市
第四章 霸氣出手
第五章 美女校長的面試
第六章 正式入職
第七章 一步一巴掌
第八章 縹緲若神
第九章 背後的殺機
第十章 暴走的美女校長

本集介紹: 加入書籤

葉軍浪率領著龍影組織戰士在亞馬遜雨林中執行一個救援任務,所救援的目標是蘇氏集團的美女董事長蘇紅袖。

這一次的救援行動中,參與行動的其餘四名龍影戰士犧牲,這讓葉軍浪悲憤無比,行動過後,他決定退出龍影組織,以著更加自由的身份率領他所組建的撒旦軍團在黑暗世界中征戰復仇。

退出龍影組織後,葉軍浪先是來到了江海市,成為江海大學的一名保安。

在江海大學他遇到了美女校長沈沉魚,一次誤會卻是讓美女校長將他當成一個無恥的登徒子。

面對社會分子前來江海大學滋事鬧市,回歸都市的他會以怎樣的手段強勢鎮壓?

本集出場人物介紹: 加入書籤

葉軍浪:龍影組織中的龍首,在黑暗世界中代號為撒旦,他身姿挺拔,面容剛硬,性格豪爽,鐵血仗義,殺伐果斷。對待兄弟兩肋插刀,對待敵人殘忍冷酷。

夜 剎:神劍特戰隊隊長,美麗豪爽,作戰經驗豐富,與葉軍浪有著諸多交集。

蘇紅袖:江海市第一女神,蘇氏集團董事長,自強獨立,美麗知性,以著一己之力研發出了「宙斯」項目,驚動世界。亞馬遜行動後,她一直都在尋找葉軍浪,最終在都市中相遇,讓她欣喜若狂,芳心暗許。

沈沉魚:江海大學副校長,有著沉魚落雁之姿,成熟優雅,與葉軍浪之間有著諸多誤會糾葛。

秦幽夢:秦老將軍秦崢嶸之孫女。江海大學大一新生,氣質空靈,縹緲若仙,聰慧靈動。在她十三歲的時候,葉軍浪曾在一次行動中救過她,她一直記得葉軍浪,對葉軍浪從最初的崇拜到最後的愛慕。

陳君天:陳家少主,江海大學的校霸,愛慕秦幽夢。由於秦幽夢與葉軍浪來往過密,使得他心生嫉妒,曾多次暗算葉軍浪。

血 煞:陳君天身邊的保鏢,一個冷血強大的強者。

剛 子:龍影組織戰士。

趙 海:江海大學保衛科科長。

吳文明:江海大學保安,性格圓滑,老於世故。

張 勇:江海大學保安,熱血仗義,樂意助人。

林旭東:江海大學保安,年輕內斂,為人謹慎。

李 飛:江海大學保安,性格開朗,樂觀豁達。

第一章 冷血的撒旦 加入書籤

南美洲,亞馬遜雨林,中心腹地。

砰!砰!砰!

噠噠噠噠!

原本理應寂靜無聲的雨林腹地中,忽而被一陣急促的槍聲所打破,雨林中原本顯得陰潮的空氣中立即瀰漫起了一股刺鼻濃烈的硝煙味道。

嗖!

層層林木中,忽而看到一道挺拔的身影急竄而出——不,準確的說是兩個人,還有一道身影正趴在他的後背上,從那妙曼的曲線來看,應該是個女人!

饒是背著一個人,可並沒有影響到他自身的速度與身法,他行動如風,且又悄無聲息。

身後傳來的槍聲漸漸遠去,這道身影也稍稍放緩了腳步,在一處低矮的灌木叢中,他先是警惕的查看四周後,停下了腳步。

葉軍浪將背後背著的女人輕輕地放在了地面上,這是一個正值妙齡的女人,她雙眼閉著,看上去像是已經昏迷過去。

饒是如此,仍舊是遮掩不住她那宛如出水芙蓉般的絕麗容顏。

一張臉潔淨如玉,渾然天成,顯得無比的精緻,而這種精緻代表著的是極盡的美麗。

葉軍浪檢查了一下這個女人的身體機能,確認她沒什麼大礙後他對著耳麥低沉的說了聲:「王超,王超,聽到回話!」

半晌過後,耳麥中仍舊是沒有絲毫的回音。

這讓葉軍浪那張塗滿了油彩的臉上面容一沉,他接著又聯繫了兩名戰友,依舊是杳無音信,這意味著什麼已經是不言而喻。

葉軍浪深吸口氣,他又聯繫了最後一名戰友:「剛子,剛子,聽到請回話!」

聲音剛落下,耳麥中立即響起了一聲森然冷漠的刺骨聲音:

「你逃不掉!」

卡嚓!

這話剛傳來,葉軍浪的耳麥中立即傳來一聲刺耳的聲音,像是另一端的耳麥話筒直接被人捏碎了。

那一刻,葉軍浪拳頭緊握而起,陰沉的目光中泛起了絲絲血色,一股濃郁得近乎實質的血腥殺氣從他週身瀰漫而起,那股怒殺之意宛如一座正在復甦的火山口,隨時隨地都要噴發而出。

葉軍浪將耳麥取下,他面沉如湖,狂怒的殺意被他壓制了下來,整個人變得無比的平靜,宛如一潭死水般的平靜。

瞭解他的人都知道,這個狀態下的他絕對是最可怕的。

撒旦一怒,血流成河!

這絕非是浪得虛名,而是通過一場場的血戰,一次次的殺戮,才能在黑暗世界中所形成的無上威名。

葉軍浪開始檢查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他這副身體已經遍體鱗傷,任何一個細微的動作都會牽扯到身上的傷口,使得那血水不斷地滲透而出。

帶著一個處在昏迷中的女人,要想逃出敵人層層佈置下的陷阱殺機,這很難。

但在葉軍浪的字典裡,永遠都沒有「不可能」這三個字!

數公里外。

一片明顯是經過戰火洗禮過的山林中。

一個絡腮鬍男子手中正拿著一個耳麥,他高大魁梧,穿著一身迷彩服,雙臂的袖口已經挽起,露出了那賁張而起宛如虯龍般的肌肉線條,他前方的戰場中倒著一名華國戰士,肢體已經不全,那張被硝煙燻黑的臉上卻是呈現出一抹決然無悔之色。

「一個人而已,在包圍圈中居然還能拼掉我這邊十五名戰士,真是令人難以置信。不過,這場戰鬥也該結束了,還有一條漏網之魚!」

絡腮鬍男子冷冷開口,接著他眼中凶芒一閃,一股嗜血的殺機洶湧而出,他大聲說道:「那條小魚就在12點鐘方位,他帶著一個女人,逃不遠!立即通知前方的第四第五小隊,從前方兩側截斷他的去路。蝮蛇、毒蠍你們兩人立即率領所有戰士以最快的速度包圍上去。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對方把那個女人帶出去!那個女人可是價值一億美金!」

「老大,收到!」

戰場四周,兩名男子紛紛回復,他們一個個手持武器,顯得無比的凶殘悍勇,身上烙印著一股殺伐氣味,明顯是在戰場中摸爬打滾的狠角色。

代號為蝮蛇與毒蠍的男子將戰士隊伍組織而起,足足有將近二十名戰士,以著雨林四周的林木地形作為掩護,朝前急速追蹤。

絡腮鬍男子也朝前走著,經過那名肢體不全已經戰死犧牲的華國戰士屍骸前時,他將手中已經被捏碎的耳麥扔了下去。

方纔,他正是聽到了耳麥中有聲音傳來,他才拿起耳麥接聽。





腹地深處,一處空地中。

蘇紅袖緩緩醒過來的時候,只覺得眼中的視線顯得無比的刺眼,她的睫毛眨動了幾下,稍微習慣後定眼一看,自己正躺在一處乾燥的地面上,四周古樹參天,熾盛的陽光透過那茂密的枝葉透射下了斑駁的光影。

這是什麼地方?

蘇紅袖的神色緊張而起,那雙秋水美眸中掠過絲絲慌亂之意。

她昏迷前的記憶定格在了那一聲轟隆巨大的爆炸聲中,而後她昏迷了過去。在昏迷之前她感覺到有著一隻有力而又溫暖的手臂將她抱住,過後的事情她就完全不知道了,直至此刻醒來。

「醒了?」

冷不防的,一聲低沉而又充滿磁性的聲音傳來。

蘇紅袖連忙循聲一看,赫然看到前方數米開外的一塊小空地上,宛如標槍般的站著一道身影。

看到這道身影,她心頭一暖,宛如那無根的浮萍找到了歸宿般,內心的驚慌與惶恐減退了大半,心中滋生起了一股莫名的安全踏實之感。

但下一刻,蘇紅袖的內心宛如被針紮了般,有著陣陣刺疼之感,眼圈也不由自主的通紅了,隱有晶瑩的淚花在浮現。

只因她目光所及,竟是看到前方那個男人上身赤裸著,所呈現而出的卻是大大小小的傷痕,有些傷痕兀自還滲著血水,彼此縱橫交錯,宛如血染的畫面,極為的觸目驚心。

此刻,這個男人手中正握著一柄軍刀,正在剔著腰側上一處血肉模糊的傷口。

地面上有著一堆生起的炭火,這個男人將軍刀燒紅之後,沿著傷口一劃,將那些明顯被水泡過後泛白髮炎的爛肉給剃掉,接著伸手入內,像是要將傷口內的碎片抑或是彈頭給取出來。

看到這一幕,蘇紅袖芳心一緊,她張了張口,想要說什麼,可卻又一個字都說不出口。

她心中很痛,想要幫點什麼,卻又不知該怎麼去幫,這一路逃亡以來,若非有這個男人一路護送,她早已經落入那些武裝分子的手中,下場只怕是比死都還不堪忍受。

一直以來她都是別人眼中的女強人,也是別人眼中的冰山女神,她的情感極少會有波動的時候,可在這段逃亡之路上,她看到了一個男人的勇敢、擔當與無畏,如何不讓她內心為之觸動?

嗤!

這時,葉軍浪從腰側那血肉模糊的傷口中拔出來了一枚彈頭,他兩根手指夾著的彈頭隨手仍在了地面上,這才轉過身來,看了眼已經坐起來的蘇紅袖,冷聲說道:「你的前面有水,還有一些野果、根莖,給我吃了。味道也許不好,但不至於會讓你餓死。你只有五分鐘的時間。」

說著,葉軍浪走到了另一邊,將一件軍用背心劃成了布條,開始纏住腰側上的傷口。

腰側出的彈頭取出後,他感覺輕鬆了許多,倘若不將這枚彈頭取出,不僅會影響他接下來的行動,傷口也會隨之發炎,在這陰潮的雨林中他清楚的知道一旦這樣的創傷口發炎後會引起什麼後果。

蘇紅袖咬了咬牙,這一路逃亡,她已經有些習慣了來自於這個男人命令般的語氣。

這要是傳出去了只怕會讓人難以置信。

要知道在她所在的繁華大都市中,她可是女神一般的存在,哪一個男人對她不是畢恭畢敬、小心翼翼的攀交著?

哪像這個傢伙,一副冷臉,不苟言笑,還顯得極為的霸道。

蘇紅袖也的確是餓了,她拿起面前的軍用水壺,咕嚕咕嚕的喝了幾口水,看著地面上的一些野果,她咬了咬牙,還是拿起來放進了嘴中。

這些野果明顯是還未熟,味道有些青澀泛苦,絕對不好吃,可蘇紅袖還是給吃完了。

接著,她站起身,走到了前面的空地,趁著葉軍浪沒有注意的時候,她俯下身,從地面上將那枚沾血的彈頭撿起來,緊緊地握在了手中。

葉軍浪這時已經將腰側的傷口纏好,他穿回了迷彩作戰服,他轉頭看了眼蘇紅袖,這個女人身上的一襲長裙已經多處撕裂,特別是腿部位置,裙擺的一道長長裂口使得原本包裹在內的那對雪白滑膩的修長美腿彰顯而出,極為的誘人眼球。

饒是葉軍浪也歷經過不少絕色尤物,可仔細想想,無論是從容貌還是氣質上,能夠與這個女人相提並論的,似乎沒有。

他不知道這個女人是誰,但從對方的氣質來看,肯定是出身不凡,好在這個女人並沒有那些千金大小姐的嬌氣,一路逃亡還算是堅強冷靜,這無形中也算是幫了他的忙。

他的任務,就是務必要將這個女人一路護送離開,殺出敵軍的合圍,直至等到援軍前來接應。

「呼!」

葉軍浪猛地深吸口氣,算算時間,也差不多到時候了。

他站起身,手中拿著脫下來的防彈衣,走到蘇紅袖的面前,說道:「穿上它。」

「不,你更需要。」蘇紅袖說道。

「穿上!」

葉軍浪語氣一沉,帶著不容置疑的威勢。

「你——」

蘇紅袖心中暗惱,她最終還是接過了防彈衣,穿在了身上。

「跟我過來!」

葉軍浪開口,他臉色一沉,剛毅的臉上沉著冷靜,佈滿血絲的雙眼中隱隱折射出絲絲凜然的殺意,他手中端著一支M99狙擊步槍,沿著山林往前走,但那路線並非是繼續往前,而是折返!

蘇紅袖心中一突,她知道接下來又要有戰鬥發生了。

因為她再度從葉軍浪的身上感受到了那股臨戰前的氣息——冷靜、沉著、臨危不亂!



這一次營救行動,除了葉軍浪之外,還有龍影組織的四名戰友。

由於葉軍浪他們所接到的情報有誤,前來的時候,陷入到了敵軍的合圍圈中,當時葉軍浪率領龍影組織的戰士突襲之下,將蘇紅袖救出,為了確保蘇紅袖的安危,葉軍浪吩咐其餘四名戰士朝著不同方向引誘敵軍,將合圍追蹤的敵軍給分散開來。

方纔,他聯繫其餘的四名戰友,都沒有得到任何的回復,說明他們已經犧牲。

如果沿著起初的逃亡路線繼續前行,必然會落入敵軍前方的包圍圈中,後面還有敵軍追擊,一旦陷入前後夾擊的境地,那就很難脫困。

倘若只有他一人,他倒是無所畏懼,關鍵是身邊還有他需要保護的蘇紅袖。

所以他才折返,他所要做的,就是殺後面追兵一個措手不及。

雨林茂盛,古樹參天,低矮起伏的灌木叢連綿一片,進入密林區,即使那熾盛的驕陽也難以滲透半分,給人一種不見天日的陰沉潮濕感。

在那種陰潮的空氣中,卻又無形中有種極為壓抑的氣氛,彷彿暗中有著一張無形的大網正在圍攏而至。

葉軍浪身為龍影兵王,龍影組織中的最強戰兵,他的單兵能力要說第二,無人敢稱第一。

殘酷的特訓使得他能夠適應並且熟悉任何一種地形的作戰,是以在這片對於尋常人而言可以說是危機四伏的雨林中,他卻是顯得游刃有餘。

他帶著蘇紅袖在雨林中穿行,憑借自身那股堪比野獸般的敏銳直覺,判斷著前方的情況,同時又通過雨林中水分氣味來辨別方向。

「跟我來,這邊!記住,走我所走過的路面。」葉軍浪對著身後的蘇紅袖低沉說道。

蘇紅袖點了點頭,置身於這片原始蒼莽的雨林中,要說她心中沒有任何的害怕與惶恐,那是假的。

只不過,對她而言,只要抬頭看到前方這道挺拔偉岸的身影,那她心中的不安也會減輕許多,反而是有種說不出來的安全感。

那就是一種依賴的感覺。

如果沒有這個男人在身邊,在這片分不清東南西北的雨林腹地,只怕她連堅持半分鐘的勇氣都沒有。

葉軍浪憑著豐富的雨林經驗,朝著右側潛行之下,果然是看到了一片高地。

葉軍浪帶著蘇紅袖潛行了過去,在這處高地中,葉軍浪找到了一個小型的天然洞穴,只能堪堪容下一個人蹲在裡面。

「你在這個洞穴裡面蹲著,無論發生任何情況,都不要出聲,也不要出來!」

葉軍浪沉聲說道。

「你、你要去戰鬥了嗎?」

蘇紅袖問著。

葉軍浪沒有說話,看著蘇紅袖不為所動,他索性將蘇紅袖整個人抱起,將其塞入了這個洞穴內,接著他開始佈置偽裝。

蘇紅袖咬著牙,雙眸緊緊地盯著這個男人。

即便是處在這樣危機四伏的情況下,她仍舊是從未看到這個男人身上有著半點的慌亂與不安,他臉色一如既往的從容與鎮定,彷彿一切事情都盡在他的掌握中。

眼前這個男人身上的遍體傷痕,很多時候都是為她所抵擋的,包括昏迷之前她所聽到的那巨大的爆炸聲。醒來之後,她毫髮無損,想來當時是這個男人用他的身體護住了她,承受住了那巨大的爆炸聲所席捲而來的氣浪。

無論面對任何危險,他始終都猶如一座大山般的聳立在她的面前,給予她一個安全的庇護。

「你還會回來的,對嗎?」蘇紅袖忍不住問著。

葉軍浪看了她一眼,說道:「這是戰場,不是遊戲。戰場的情況瞬息萬變,沒有誰說能夠避開所有的意外與危險。這也包括我。」

蘇紅袖一口晶瑩的貝齒輕咬下唇,她說道:「很抱歉,我幫不上忙。我所能做的,就是自己幫自己。所以,你能否給我一柄刀?」

葉軍浪臉色一怔,冷漠的雙眼中流露出一抹柔情,他深吸口氣,將一柄軍刀拔出來,遞給了蘇紅袖。

他明白蘇紅袖的意思,倘若他回不來,追擊的武裝分子又找到了她,那她所能做的就是用這柄刀來結束自身的痛苦。

死亡也許很可怕,但更可怕的是未知的恥辱與痛苦,這至少要比落入那些武裝分子的手中更好。

葉軍浪已經將洞口處的偽裝佈置好,旁人絲毫看不出來這裡會存在著一個洞口,他對著裡面的蘇紅袖說道:「記住我的話。還有,現在還沒到絕望的時候,所以你手中的軍刀可要拿好,不要傷到了自己。」

這話說完,葉軍浪已經悄無聲息的離去。

層層偽裝的洞口內,蘇紅袖蹲坐著一動不動,右手緊緊得抓著一柄軍刀的刀柄,過度用力之下,手指頭都泛起了異常的白色。

「你一定要回來,一定要回來……」

蘇紅袖呢喃自語,所有的堅強在這一刻宛如冰雪消融了般,早已經在眼圈中打轉的淚花撲簌撲簌而落。





高地上。

葉軍浪宛如一尊雕像般一動不動的埋伏著。

他利用四周的掩體掩護自身,使得身上所穿的迷彩服與四周的環境幾乎融為一體,手中端著一支M99狙擊步槍,右眼盯著狙擊鏡,渾身的氣息完全收斂而起。

片刻後,狙擊鏡中忽而掠過了幾道身影,對方顯得極為的謹慎,一路潛行,速度也很快。

不過,仍舊是無法避開葉軍浪的狙擊搜索。

「終於來了嗎?」

葉軍浪冷笑了聲,眼底深處閃過一抹森然殺機,他扣住扳機的右手食指已經在逐漸用力。

當狙擊鏡中浮現而出的身影越來越多的時候,葉軍浪果斷的扣下了扳機——

咻!

饒是裝了消聲器,可那狙擊彈頭劃破虛空的尖銳嘯聲仍舊是刺耳無比,朝前狙殺而去。

一槍落下,葉軍浪沒有去看結果,槍口一轉,又再度開了兩槍。

咻!咻!

又是兩發狙擊彈頭朝前狙殺而出。

三發狙擊彈頭幾乎是同一時刻出膛,如此迅速的狙擊手法,堪稱是神乎其神。

前方右側方位,蝮蛇正率領著一支武裝分子朝前急速潛行,突然間——

砰!

前方一名戰士的腦袋突然炸開,濺起了紅白之物,激盪上空,再紛紛揚揚的灑落而下。

這還沒完,眨眼間——

砰!砰!

又有兩名武裝分子的眉心被那突如其來的狙擊彈頭射殺而入,那種腦袋爆裂的聲音接二連三的響徹而起,驚懼人心。

蝮蛇至此才反應過來,他臉色一變,大聲喊著:「敵襲,規避,規避!」

其餘的武裝分子戰士紛紛尋找掩體,亦或是第一時間趴下。

砰!

然而,一名武裝戰士剛要閃身藏入幾顆大樹的背面,但他終究是慢了一步,一發狙擊彈頭狙殺而至,從他的胸腹上穿過,帶出了大蓬的鮮血,整個人的身體幾乎被打斷成兩截。

嗖!

高地上,埋伏著的葉軍浪身形猛地一動,宛如兔起鶻落,速度快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風馳電掣般的朝著這支武裝分子所在的方位疾衝而去。

蝮蛇眼中閃動著嗜血而又亢奮之色,饒是一個照面他身邊有四名戰士被狙殺,但卻是未能讓他退卻,反而是如同發現獵物般的亢奮而起。

如果他能夠率先擊斃目標,搶先一步的抓到那個女人,那他可以單獨分到一成的酬金。

這個世界上,金錢可以讓人變得瘋狂,即便是付出生命的代價。

「跟我衝上去,目標就在前面,他已經受傷,還帶著個娘們,他跑不遠!」

蝮蛇低沉喊著,他將身邊的一個個武裝戰士組織而起,彼此分散開來,朝著鎖定住的槍聲傳遞而來的方位急速潛行。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蝮蛇也不忘聯繫那名絡腮鬍男子,畢竟那可是他的老大。

絡腮鬍男子正從後方不緊不慢的趕來,接到蝮蛇的訊息後,他臉色一怔,濃密的雙眉擰在了一起。

蝮蛇那邊已經發生戰鬥?

這跟他的設想出入太大,他本以為那名特戰兵會帶著目標朝前前方逃離,隨後陷入到第四第五分隊的包圍圈中,不曾想對方竟是折返而回,針對他後面的追兵進行襲殺。

「該死!」

絡腮鬍男子爆了粗口,他立即聯繫前方的兩支分隊戰士,讓他們速度前來合圍,也通知了毒蠍,讓他率領另外的武裝戰士迅速前往支援蝮蛇。





雨林中,四聲狙擊槍的聲音響起過後,一切又歸為平靜。

蝮蛇率領著身邊還剩下的六名戰士朝前潛行,可是四周的一切重歸死寂,沒有絲毫的聲音,也沒有絲毫的氣息,彷彿剛才響徹而起的槍聲不過是一場幻覺。

一路潛行而來,看不到一道人影,也感應不到任何異常氣息的存在,唯有原始雨林中的那種死寂。

漸漸地,蝮蛇額頭上已經泌出了一層細汗,緊緊地握著一挺AK47突擊步槍的雙手手心也有些潮濕了,他顯得艱難的吞了吞口水,整個人開始有種寒毛聳立的感覺。

他隱隱覺得,在他所看不到的地方,似乎有著一雙冷漠無情的目光正在盯著他。

那是一雙死亡之眼!

漸漸地,四周的空氣彷彿凝固了般,每呼吸一下都會變得無比的凝重。使得一股足以將人逼瘋的厚重壓力碾壓而至。

不僅是蝮蛇,其餘的武裝戰士也感應到了。

「有危險!」

蝮蛇忍不住大喊了聲。

然而,已經慢了,就在剎那間——

嗖!

一道身影從旁側的灌木叢中斜斜的衝刺而出,短短的一瞬間,那衝刺的速度赫然已經達到了急速的地步,宛如風馳電掣般的疾衝而上。

接著,一道血色鋒芒從前方一名武裝戰士的咽喉上一閃而過。

嗤!

這名戰士的咽喉上立即被劃開一道血口,飆射而出的鮮血宛如一道血柱,沖天而起。

這道血色鋒芒再度一揚,這柄通體泛著一層血色的軍刀刃口從旁側另一名戰士的咽喉上洞穿而過。

砰!砰!砰!

三記急促的手槍槍聲響徹而起,三名剛反應過來的武裝戰士,都沒來得及做出任何的反擊,他們的眉心上便是永久的定格上了一個彈孔。

這道宛如神魔般的身影再度朝前一個閃沖,從最後一名武裝戰士的身側掠過,手中的血色軍刀上立即又帶出了一蓬鮮血。

「吼!」

蝮蛇終於是反應了過來,他怒吼著,手中的AK47立即轉過來,正欲扣動扳機進行大範圍的掃射。

呼!

然而,一記呼嘯的破空聲響徹而起,一記橫掃腿勢,宛如那出膛炮彈般橫掃向了蝮蛇持槍的手臂。

卡嚓!

一聲刺耳無比的臂骨折斷聲響起,蝮蛇手中端著的AK47在那股巨大的腿勢衝擊下脫手而出,右臂也被打折了。

蝮蛇驚駭欲絕,當他轉過頭來的時候,便是看到呈現在眼前那黑洞洞的槍洞口。

那是一支92式手槍。

砰!

槍起槍落,蝮蛇直挺挺的倒在地上,雙眼圓睜,死不瞑目。

橫掃這片戰場後,葉軍浪深吸口氣,他迅速的將這些武裝分子的戰術背包一一拿起,翻看一看,裡面除了一些食物淨水之外,還有彈藥。

讓葉軍浪眼前一亮的是,這裡面居然還有反步兵地雷。

葉軍浪將所有的反步兵地雷都收走,撿起了兩挺M16自動步槍,填充上了足夠的彈藥,身形一閃,很快便是在那層層雨林中失去了蹤影。

片刻後,三隊武裝分子終於趕至,他們出現在了戰鬥過的地方,也看到了橫屍倒地的一具具屍體,當中就有死不瞑目的蝮蛇。

隨後,絡腮鬍男子走了過來,看到了這片散發著血腥味的戰場後,他臉色變得更加的陰沉,眼中閃動著一股瘋狂的怒殺之意。

「這個該死的蠢貨,想要獨自貪功,不等人齊過來在合圍追擊,他自己擅自行動了!」絡腮鬍男子冷聲開口,接著他看向前方,他的鼻子使勁的聞嗅了一下,像是在辨別著什麼氣味。

最終,他伸手朝著前方一指,冷聲說道:「那傢伙逃向這個方位,給我分散開來,追過去!老子就不信在這雨林中,他受傷之下帶著個女人能逃多遠!」

至此,絡腮鬍男子手底下殘餘的武裝戰士都已經齊聚,約莫有二十七八人,一個個殺氣騰騰,他們依照絡腮鬍男子的命令,彼此分散形成了一個包圍圈,就此朝前潛行。

有了前車之鑒,這支武裝分子戰士格外小心,他們的身份實則是僱傭兵,一個個在戰場上已經摸爬打滾多年。

因此,在這雨林中,他們知道如何借助掩體來潛行,盡可能的不將自身暴露出來。

即便如此,潛行一段距離後,絡腮鬍男子的臉色陡然一變,他忽而暴喝了聲——

「有危險!」

咻!

彷彿是為了應驗絡腮鬍男子的話,就在他發出警示的同時,一聲刺耳的嘯聲響徹而起。

對於這些僱傭兵而言,他們知道虛空中爆發出這種嘯聲意味著的是什麼——

狙擊彈頭!

砰!

果然,一發狙擊彈頭狙殺而至,一名僱傭兵的腦袋應聲而爆。

這彷彿是連鎖反應,接下來第二個、第三個……一個個僱傭兵在那神出鬼沒的狙擊彈頭的襲殺下,簡直是無處藏身,無論他們藏匿得如何隱蔽,臨死前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反擊!給我反擊!」

絡腮鬍男子怒吼著,他端起一挺輕機槍,朝前瘋狂掃射。

噠噠噠噠噠!

在絡腮鬍男子的率領下,其餘的僱傭兵也紛紛持槍朝前掃射,進行了強大的火力反擊。

前方,一處掩體中,一道身影急竄而出,在地面上一滾,手中的狙擊槍被他放在地上,左右雙手各持一挺M16自動步槍,齊齊扣動扳機之下,槍口噴射出了道道火光,一發發子彈朝前掃射。

這正是葉軍浪,狙擊槍的子彈已經用完,收繳的彈藥中並沒有適合的狙擊彈頭,是以他只能動用突擊步槍。

葉軍浪現身開火後,前面的那些僱傭兵也鎖定住了他的方位,這些冷血悍勇的僱傭兵立即借助強大的火力壓制,開始朝著葉軍浪所在方位合圍而上。

葉軍浪的臉色宛如古井無波,沒有絲毫多餘的情感,唯有足夠的冷靜與沉穩。

他身形開始奔行,在奔行中不斷地開槍。

同時利用四周交錯的林木來掩護自身,時而虎撲在地,時而接連翻滾,無數的子彈從他的身邊呼嘯而過,甚至好幾次一發發流彈幾乎是擦身而過,險之又險。

饒是危險重重,可葉軍浪的反擊沒有絲毫的紊亂,兩支突擊步槍似乎被他當成了狙擊步槍來使用,打出了點射的效果。

砰砰砰砰!

葉軍浪忽而一個甩槍反擊,槍口激射而出的子彈朝前呼嘯而去,前方從右側追擊出來的三名僱傭兵剛一現身,便是被那呼嘯而來的子彈掃射而中,當場倒地。

葉軍浪的臉色猛地一沉,雙足突然間一個蓄力,他的速度突然提升,朝著左前方一個方位急速奔行。

那是一個高地,也是蘇紅袖藏身之地。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近戰狂兵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9.01.0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