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幻武春秋
作 者
姬叉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9.01.30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9年02月0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77
累積人氣
102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幻武春秋資料大全
               第一集 更新時間:2019.01.30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海報標語: 加入書籤

穿越莫只苦修行,人家土著沒你行?

天作棋盤星作子,知識就是金手指!

本集簡介: 加入書籤

作為娛樂公司主管的薛牧,穿越異界,正好落入處於瓶頸的魔門星月宗。

為安身立命,薛牧開始作為軍師,為星月宗的發展出謀劃策。

魔門妖女撩撥得人心癢卻又不給碰,有點像愛豆?

百家爭道卻只知提升實力,不重視文化宣傳?

朝廷徒有天下渠道,只懂得用來記錄歷史?

沒小說沒戲曲,天下人的精神生活是不是太貧瘠了點?

薛牧覺得,作為一個現代人,他完全可以把這個只知道修煉的世界攪得天翻地覆!

作者簡介: 加入書籤

姬叉,福建人。愛閱讀,愛音樂,愛影視,寫過武俠玄幻,寫過都市娛樂。此番將玄幻世界的瑰麗想像與現代都市的娛樂思維相結合,希望和大家一起體驗兩種世界的思維矛盾與逐漸趨同的過程,共同享受此途中的壯美與溫柔。

《幻武春秋》第1集 如此春秋 加入書籤
第一章 落鼎
第二章 新世界
第三章 魅惑
第四章 殊途同歸
第五章 穿越者該做的事
第六章 制服誘惑
第七章 星月之威
第八章 大舞台上的初次亮相
第九章 她太小了
第十章 脫穎而出
第十一章 妖女是怎樣煉成的
第十二章 傳媒雛形,人物期刊

本集重要登場人物的介紹文: 加入書籤
薛 牧:本書主角,登場年齡二十七歲。外貌俊朗,腦子活絡,心胸豁達。本是現代的文娛行業精英,成熟理智,喜愛美好事物,喜愛美人歌舞,慣於穩定繁華的世界與生活,心中也有武俠的浪漫和夢想。由於錯過了習武的黃金時間,更願意用現代人的思想和見識在武道之世破局,取得優勢發展。原只是為了自身立足,隨著劇情推進和環境影響,也有了達則兼濟天下的心意,改變整個世界好勇鬥狠的風氣,把世界觀改造成文明時代。

薛清秋:洞虛巔峰級強者,天下最強者之一,魔門一代宗師,率領衰弱的星月宗崛起的領袖。胸襟寬闊,富有遠見,宗師氣度,也是風華蓋世的絕色美人。但同樣也是視人命為草芥的魔女,天下皆敵,凶威赫赫,薛牧穿越便是落在她身邊。

岳小嬋:薛清秋唯一嫡傳徒弟,登場年齡十三歲,天資絕佳,精靈調皮,典型小妖女形象。對薛牧有懵懂的好感,也是薛牧在此世的初心。

夏侯荻:朝廷六扇門總捕,皇帝私生女,為提高六扇門的江湖掌控力而傷盡了腦筋,是薛牧文宣方案的突破口。

張夢嵐:擺於擺脫自己尷尬地位的星月宗外門少女,薛牧穿越後面臨的第一個誘惑。

本集簡介: 加入書籤

作為娛樂公司主管的薛牧穿越異界,不想正好落入處於瓶頸的魔門星月宗。為安身立命,薛牧開始作為軍師,為星月宗發展出謀劃策。

魔門妖女撩撥得人心癢卻又不給碰,有點像愛豆?

百家爭道卻只知道提升實力,不重視文化宣傳?

朝廷徒有天下渠道,只懂得用來記錄歷史?

沒小說沒戲曲,天下人的精神生活是不是太貧瘠了點?

薛牧覺得,作為一個現代人,他完全可以把這個只知道修煉的世界攪得天翻地覆!

第一章 落鼎 加入書籤

子夜,一彎殘月斜斜掛在天際,幾點星光忽隱忽現,山腳邊一眼寒潭倒映著星月,蟬鳴聲偶爾響起,更襯得潭邊一片清幽寂靜。

一支車隊從山腳小道緩緩經過,車輪粼粼,滾破了寂靜的月色。

這支車隊看上去和尋常車隊有些不同,主要的區別在於車隊的護衛似乎全是女性。

車窗輕簾捲起,露出一名少女稚嫩卻又姣好的面容。一雙亮晶晶的大眼睛盯著水潭好奇地看了一陣,忽然開口問道:「師父師父,那個是不是問鼎潭?」

聲音脆如鶯啼,在夜間忽然響起,驚起了宿鳥撲稜稜地飛騰而起。

少女身邊是一名輕紗遮面的少婦,本來正閉著眼睛斜靠著假寐,聽了少女的問題,眼睛微微睜開一線,有些迷濛地掃了窗外一眼,微歎一口氣:「就是問鼎潭。」

少女好奇地問:「不是說這是聖潭,一直有人看守的?鬼影都沒一隻啊。」

「聖潭?說說罷了。」少婦嘲諷地笑笑:「曾經有人駐守,只是因為當年落鼎成潭,潭水裡帶上了鎮世鼎上溢散的靈氣,泡在潭水裡對修行有利,被皇家圈佔了而已。千餘年過去,靈氣散盡,這也就成了尋常潭水,皇家才沒那心思繼續打理,已然荒廢近百年了。」

少女似是有些不甘:「真的一點靈氣都沒有了?」

「沒有了。」少婦瞥了她一眼,好笑地道:「你只不過是見潭心喜,想要去泡個澡吧?」

心思被看破,少女笑嘻嘻道:「還是師父懂我,我們都趕了一天一夜的路了,身上黏黏的……」

少婦沒好氣道:「你的修為早已不染塵埃,哪裡來的黏黏的?」

少女眼珠子滴溜溜一轉,笑容裡竟帶了些妖媚,整個人倚在師父身上:「人家想男人想得黏黏的……」

少女最多十三四歲,稚氣未脫,可這一瞬間氣質扭轉,禍水潛質隱隱散了開來,那嫵媚的風韻絕不該屬於這個年紀。更別提她這句話也絕對不該是一般少女該說的話,可少婦聽了卻只是啞然失笑,絲毫不惱,反而道:「罷了,你也不過是天性愛潔,嗯……就稍息片刻,師父和你一起去。」

如果有外人看見,便知道這倆貨絕不是什麼正經人家。

車隊停了下來,女護衛們四散而出,隱隱控制了通向潭水的所有來路。師父牽著少女,兩人赤足踏出車外,月色下衣袂飄起,兩道纖然美好的身影飄然踏月而去,帶著如夢似幻的美麗。

輕紗跌落草叢上,兩具羊脂白玉般的玲瓏身軀緩緩踏入潭水。哪怕對她們來說一天奔波並不疲勞,但潭水的清涼沁入肌膚,還是讓師徒倆發出了舒服的輕歎。

「師父……」少女輕撫玉臂,低聲道:「九鼎鎮世,天下已安千年,我們的目標真的能實現嗎?」

「鼎不過死物,若真有那麼穩定,也不會有如今各大宗門尾大不掉的局面了。」少婦淡淡回應著,臉上的面紗掀開,隨意在水中漂洗,露出一張傾國傾城的容顏。

其實所謂的師父依然年輕,那如玉的容顏看上去最多二十六七歲,卻多了些徒弟沒有的成熟風韻。經歷過血與火的江湖歷練,擔負著一個宗門的管理,偏偏又出自魔門,英氣貴氣神秘妖媚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形成極為獨特的氣息。

少女看著很是羨慕:「師父你真漂亮,以前肯定很多男人為師父發瘋吧?」

「呵呵……男人都是賤種,他們只會為了得不到的發瘋。所以嬋兒你要記住,感情不過玩具,可玩不可真,否則發瘋的就成了你。」

少女再是聰明,畢竟年紀太小,聽得似懂非懂。

「更何況,勾引男人這種事,自有下面的人負責。你我身負宗門之重,這類事情不需要你親身下場。」少婦微微一笑,在徒弟凝脂般的胸口抹了一把,續道:「誰看了你一眼,就挖了誰的眼,這才是你該做的。」

話音未落,她忽然察覺到什麼,猛地抬頭看天。

半空十餘丈處,空氣詭異地扭曲了一下,繼而雷霆大作,狂風疾走。雷霆之中隱隱出現一個洞口,一個人影驟然從洞口掉了出來。

就在人影調出來的瞬間,狂風雷霆同時消失不見,一切就像一場詭異的幻覺。

師徒倆愣愣地看著那個人影慘叫著從半空栽了下來,即將落入潭水之前,那人似乎看見了潭邊有人,眼睛一亮,大喊了一聲:「救命!」然後就「咚」地一聲栽進了潭水裡,咕嘟嘟地沉了下去。

師徒倆你看我我看你,都盯著對方露在水面上的雪白前胸上看了半天,又同時轉向那人落水的地方,目露凶光。

落水處只剩下幾圈漣漪,汩汩冒著氣泡。



薛牧是國內一家音樂經紀公司的運營主管,推出打造過撲街女團,雖然一般人多半沒聽說過國內還有這麼個撲街團,但薛牧在圈子裡倒也有些名氣,算是國內走在偶像製造的浪潮前沿的人物。手頭錢也不少,平時玩一玩外圍女,騙幾炮做著明星夢的小妹妹,小日子過得還是挺滋潤的。

薛牧業餘喜歡淘淘古董,今天淘了一個還沒指甲大的青銅片,研究了一晚上研究不出什麼門道,一不小心劃破了手,「嗖」地就消失在家裡。

平時閒暇也看過很多小說,對於穿越這個概念並不陌生,自從被甩到一個陌生的荒郊野外半空中,薛牧就知道自己遇上了無法解釋的穿越。

天可憐見他從來就沒有這種期待,這幾天泡一個小明星好不容易快上手了,穿個毛啊……

而且他還發現一件事……穿越這種事是不存在坐標定位的。運氣好的可能會直接出現在美人香帳裡,運氣差的說不定出現在化糞池裡活活淹死。比如眼下出現在半空中,他就不知道算是運氣好還是壞,聊以欣慰的是下方是個水潭,起碼摔不死。

腦子裡瞎轉著這些無聊問題,眨眼間就到了水面上。這時候才發現潭水邊上有兩個女人,似乎在洗澡?

還沒看清人家長得什麼樣,薛牧只來得及喊一句「救命」就重重砸進了水裡。事實證明武俠片裡跳崖遇到水就不會死那都是騙人的,從這起碼三四十米的高空摔落,掉在水面上簡直和一把重錘敲在身上差不多,劇烈衝擊力震得他五臟六腑都差點移位,噴出一口鮮血,直接暈了過去。

如果沒人救,那就真死在水裡了。

潭邊玉人纖手一拍,一股水柱直衝而起,將他衝出了潭面,繼而水流穩穩當當地托著他慢慢漂到兩女面前,神乎其技。

「奇怪,好強烈的毒氣發散……」兩女本來滿目凶光打算挖個眼珠子玩玩,可隨著薛牧慢慢靠近,反倒同時蹙起了眉頭,運功閉上了渾身毛孔。

這個男人身上散發著詭異的毒氣,以她們出自魔門對毒無比熟悉的見聞都無法分辨這是什麼毒。

少女嬋兒凝視著薛牧的短髮,喃喃自語:「居然是和尚?莫非是中了哪位同道新研發的奇毒?」

少婦的纖手搭在薛牧手腕上,仔細探查了一番,眼神更是驚詫:「奇了……」

「怎麼了師父?」

「這人的身上遍佈至少上千種類的毒素,從肌膚到臟腑直至膏肓,其中有很多種是發散性的,聞所未聞……也就是說如果到了普通人的城鎮裡,他直接就是一個瘟疫之源,幾天之內就能讓百里化為死域。」

嬋兒目瞪口呆:「可他還活著?」

「即使是拿試毒當飯吃的趙大公子,被這樣的奇毒浸透膏肓,估計也早死透了,可這人不但活著,還很健康,只是剛才受到衝擊,傷了臟腑。」

嬋兒想起這人詭異的出場方式,心裡有些打鼓:「難道這人比趙大公子還厲害?可這麼厲害的人怎麼可能摔潭水裡就震傷肺腑呢?」

少婦收回搭在薛牧手腕上的指頭,滿眼不可思議的迷茫:「這正是最奇怪的地方……他沒有一絲修為,根本就是個普通人!」



薛牧迷迷糊糊中醒來,眼睛還有些睜不開。可以感覺到自己躺在軟榻上,鼻尖縈繞清香,耳畔傳來車輪滾在山路上的聲音,伴隨著陣陣顛簸。

看來是在馬車的車廂裡……

少女的聲音清脆悅耳:「師父,喝點茶,別太勞神了。」

薛牧的職業敏感性立刻覺得,這聲音空靈清脆,很有潛力嘛,就算不會唱歌,拿去做個配音CV也是槓槓的啊。話說回來,這哪個朝代來著?居然說的是普通話,只是好像帶點不知道哪裡的口音,軟軟糯糯,很是舒服。

另一個女聲響起:「拜風烈陽那個蠢貨所賜,我們南方的基業損毀八成,如今別說什麼大計,再不想辦法,宗門上下早晚坐吃山空。你師叔還陷在六扇門等著搭救,也是要大把灑銀子的,師父怎麼安得下心來?」

這聲音也好,有種說不出的韻味,聽著酥酥麻麻的……

薛牧終於勉強睜開了眼睛,微微轉頭一看,一名少婦盤膝坐在一邊,輕攏雲鬢,目似秋水,手中捧著一本書冊,輕紗籠罩的側顏只是驚鴻一瞥,就讓薛牧暗吸一口氣。

這女人很漂亮啊……落水前看見有人在洗澡,就是她倆嗎?媽蛋真是可惜了,那時候兩個好像都沒穿衣服,可惜壓根沒看清啊!

一個白衣少女正在憤憤然地揮著小拳頭:「下次見到風烈陽,我親手把他那玩意剪了,送去當孌童!」

「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你有這個幹勁,還不如幫為師算一算賬。」

少女的拳頭停在半空:「呃呃,什麼賬?」

「上個月京師百花苑虧損一千三百二十兩,靈州的胭脂坊虧損四百一十五兩,武州的尋芳齋獲利七十四兩……上個月我們共計虧多少?」

「……」少女一步一步悄悄向後撤。眼珠子滴溜溜的,那尷尬的模樣讓薛牧看了忍不住想笑。

「你啊,真以為光能練功就能負擔一個宗門?以後這些事情早晚要你擔,跑有什麼用?」

「那個……哈哈……對了師父我想起今天早課還沒做,我先去練功了……」

「站住!先去把算籌給為師拿過來!」

薛牧終於開口:「不用拿算籌了,合計虧損一千六百六十一兩。」

少女好奇地看向薛牧,大眼睛眨巴了幾下,笑道:「一醒來就吹牛,這可不好,你等著!」本來似乎是懶得去拿什麼算籌的,這會兒卻被薛牧直接報出答案勾起了好奇心,倒當真撲通撲通地跑了出去。

薛牧還是感覺身上到處都痛,有些艱難地坐起身來,對著少婦微微一禮:「多謝夫人救……」

表示感謝的話還沒說完,少婦猛轉頭,原本秋水盈盈甚至蘊含了一些憂愁的感覺剎那之間消失不見,變得凌厲冰寒,神光綻放。

薛牧只覺得她的目光裡都含有什麼莫大的威能,體內氣血一陣紊亂,忍不住又噴出一口血來,心中駭然。

這尼瑪的,眼神殺人?要不要這麼離譜?

少婦眼裡的神光消斂,皺眉自語:「真是沒有一絲修為?怎麼可能呢?」

見薛牧氣血翻湧說不出話的樣子,她又沉吟片刻,淡淡道:「你是誰?怎麼會莫名出現在半空中?體內的奇毒是怎麼回事?」

薛牧倒被問得莫名其妙:「我哪有什麼奇毒?」

「你身中一千多種毒素,還攜帶了擴散性的瘟疫源,根本就是一個瘟人。說吧,你是什麼人,有什麼目的?」

薛牧呆了半天,喃喃自語:「活動的元素週期表?」

身帶各類流行性病毒,有許多甚至是變異性的,在古代根本沒有。加上各種地溝油毒奶粉與各類添加劑養大的身體……曾經有人說過,現代人拍扁了就是一張完整的化學元素週期表,身穿古代,自身就是一個移動的瘟疫之源,居然真是這麼回事?

他完全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這個問題,撓了半天腦袋無言以對,最後居然反問了句:「夫人有辦法解決我這個問題麼?」

少婦差點被氣笑了:「你還真不客氣。」

薛牧道:「夫人莫非是想得到製造在下這種瘟疫人的辦法?」

少婦笑容收斂,眼裡再度泛起寒光:「你很聰明。」

薛牧暗道這師徒倆果然不是什麼好人,搖頭道:「夫人恐怕要失望了,我這種情況絕無僅有,您絕對無法複製第二個。」

少婦懶懶道:「既然不肯說,那你就去死吧。」

說著一抬手,就要拍下。薛牧急忙大喊:「只要我一個,就已經可以幫夫人製造瘟疫了!」

少婦美眸閃了閃,微微沉吟,手掌慢慢放了下來,似是在思索怎麼用好這個瘟疫人。

正在此時,少女嬋兒屁顛顛地衝了進來:「師父,算籌來了。」

薛牧渾身是冷汗,真是生死一線。這女人絕對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居然是真在考慮使用生化瘟疫這樣的蛇蠍計劃。救了自己明顯只是因為這身劇毒讓她好奇,以及感到或許有用處,絕不是什麼好心救人,一旦感覺無用那立刻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薛牧好歹也是一個主管級的人物,怎麼可能甘願讓小命被捏在別人手裡,被一個女人當成瘟疫工具使用?趁著那邊師徒倆暫時沒理他,薛牧心中暗自尋求找到主動權的對策。

他的目光落在那把算籌上面。其實這好像就是一個可行的切入點?看著那一把古里古怪的木片,他也是無力吐槽。那麼簡單的加減法,不會心算就已經很蠢了,就算要借助工具好歹也來個算盤啊,用算籌是什麼鬼?這幫女人武力值彪悍,好像文化不怎麼樣嘛……

說來也是,不管這裡是武俠世界還是玄幻世界,總之是明顯的力量世界嘛,也就是所謂以武為尊的那種?身為現代人,為什麼要和他們拼武力,沒完沒了的苦修練級,那不是捨棄自己的長處,拿短處去和土著的長處碰嘛,何必呢……

從她們算盈虧的事上可以看得出來,她們也是要有衣食住行、也是要圖宗門發展,並不是辟榖仙人更不是一心長生的那種。這麼說起來,現代人在這樣的社會裡,還是很有操作餘地的……

正思索間,那邊少女嬋兒忽然發出一聲驚呼:「還真是一千六百六十一兩!!」

少婦眼裡也有些驚奇,轉過頭來看著薛牧,神色倒多了幾分對待有本事的人的尊重,不再是之前如同看螞蟻一樣的表情。薛牧坦然對視,微微一笑:「如果對夫人而言,發展宗門比製造瘟疫更重要的話,說不定在下能起到的作用遠超夫人的想像。」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幻武春秋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9.01.30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