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道君
作 者
躍千愁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9.10.07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9年10月0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6
累積人氣
2677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道君資料大全
               第一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9.10.07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作者介紹: 加入書籤

躍千愁,江西上饒人,閱文集團大神作家,網路文學知名作家,文風熱血,擅長大場面塑造和描繪。(摘抄至起點中文網網站介紹)


海報標語: 加入書籤

江湖走馬,風也好,雨也罷!

《道君》卷一 桃花源 加入書籤

第一章 古人誠不欺我
第二章 傳位之爭
第三章 求仙問道之心
第四章 棄位
第五章 桃花源
第六章 佳期如夢
第七章 英揚武烈
第八章 桃花樹下桃花仙

作品介紹: 加入書籤

黑道梟雄探尋古墓,觸動墓中機關遇險,幽幽醒來已是山中古廟一少年,與傷重老者結師徒緣,老者臨終託付重寶,少年遵遺囑身陷桃花源。

人物介紹: 加入書籤

牛有道:前世黑道梟雄,人稱道爺,今世恍然如夢一少年,走向未知修行世界。

商淑清:原燕國大司馬甯王商建伯之女,蘭心蕙質,知書達禮,面紗下卻是一張醜陋的臉。

唐素素:上清宗長老,以老賣老,為一己私心,為唐氏故,不擇手段。

唐 儀:上清宗弟子,掌門之女,貌美出塵,在姑奶奶唐素素的促成下,肩負上清宗重任。

宋衍青:上清宗弟子,燕國大員宋廷尉之孫,倚仗家世背景在師門驕橫跋扈。

第一章 古人誠不欺我 加入書籤
一道強光在墓穴通道內劃過,手持強光手電的男子四處照射,探尋通道的石壁和拱頂,還有那黑黝黝的前方。

強光近距離照射石壁時,黑暗中輝映出了男子的模樣。

中年男子,清瘦,背頭髮絲不亂,面容白淨,精氣神十足,兩眼十分有神,神態淡定從容。

整個人打理的乾乾淨淨,穿戴也很整齊,一身黑色唐裝,手持一根筆挺的手杖。

如此整潔妝容出現在這種墓穴環境下,不認識的覺得少見,認識的則會覺得很正常。這是位『地下考古工作者』,早年江湖上人稱盜爺,後來隨著江湖資歷以及地位的增長,被人尊稱為道爺。

如今一般情況下,道爺都在閉關清修,真如道士一般,很少親自出馬,只有遇上比較有趣的地方才會親自走一走,譬如眼前的墓穴形制就很罕見。

手杖隨著步伐咚咚點擊著地面,待到地面發出「噹」一聲金屬撞擊聲,道爺停步,並沒有急著看地下,而是目光隨著手電光柱掃視前方四周,眼前出現了一個漆黑的巨大地下空間,光柱照射下能大概分辨出到了墓穴的地宮,如此巨大的地宮極為罕見。

大致觀察了一下四周,手電光柱才照到了腳下,手杖在地面再次「當當」敲擊了幾聲,又用腳尖在地面蹭了兩下,刮去一片積塵,露出了略帶古銅色光澤的金屬地面。

手杖一提,夾在了拿手電的胳膊下,空出一手自然垂放,又緩緩虛提手掌,地下積塵微微出現氣旋,突然翻掌朝前一推,內力噴薄,掌風呼一聲吹了出去,一路盪開前方地面的積塵,連拍幾掌,塵土飛揚。

手抓了手杖又杵在身邊靜候,翻湧的灰塵難近其身,強光手電朝著掌風刮開積塵的地面看去,可以判斷出,前方十幾米的半徑內的地面都是金屬鋪就的,並非只是腳下一小塊地方,金屬地面上似乎有雕刻的紋路,不把積塵全部清除的話,難見完整真容。

待到塵埃落定,道爺繼續拄著手杖前行,手電不時照看上方的穹頂,這地宮四周,還有數個黑黝黝入口,如同他走進來的甬道一般,只是不知通往何處,盡頭又藏著什麼秘密。

「這種形制還真是沒見過,有意思…」道爺微笑嘀咕,腳下卻發出卡嚓一聲,似乎把地面給踩陷了一塊,緊接著地下似乎傳來嗡嗡聲,有機簧的動靜在響。

轟!進來的甬道方向傳來重物落地的震撼聲。

道爺臉色微變,憑他的經驗一聽便知是進來的通道被落下的什麼東西給阻斷了。

緊接著其他幾處黑黝黝的洞口又傳來沉悶的嘎吱聲,似乎是有什麼重門打開了。

道爺腳下鬆開,退了幾步,手電快速環照四周,心知是踩中了機關,不知道觸發了墓室的什麼機關佈置,能斷進出通道,就說明這機關來者不善。

他高度警惕四周,然而靜候了一會兒,四周靜悄悄一片,聽不到任何動靜。

反倒是進來的入口方向傳來「光」一聲爆炸的震響,震的這裡地面都顫動,嗡嗡聲迴盪在地宮內。

很快,他察覺到了嗡嗡迴盪聲中傳來了不一樣的動靜,手電光迅速照向了一個黑黝黝洞口,似乎是有什麼東西在奔跑的動靜,光照下一雙綠油油的眼睛從那洞口深處出現,緊接著輪廓完整呈現,一個衣衫襤褸的人出現了。

也不像人,乾屍般,渾身長著白毛,尖牙利齒,手電下眼冒綠光,十指尖爪青黑鋒利,狂衝出洞口,發出咆哮聲朝他直撲了過來,四周洞口皆有出現。

殭屍!道爺腦中閃過一個念頭,手上沒停,手杖把手一擰,順勢一道寒光從杖內出鞘,身體輕閃快退一步,側身避開殭屍凌厲一撲,手起一道劍光,剎那從殭屍頸部帶出一蓬綠血。

殭屍頭顱飛了出去,與身子分了家,身軀光的砸在了地面,在地面抽搐著,爬了幾次爬不起來。

道爺動靜卻未停,手中劍光連閃,一道道撲來的人影被他斬落在地,只見手電光在他身前亂晃。

不止一隻殭屍,四周洞口內不斷有殭屍朝他咆哮著狂衝而來,越來越多。

圍攻之下,措手不及,僅憑手中劍已來不及禦敵,手腳並用,倉促之下一劍刺穿一隻殭屍的心臟,卻發現刺穿心臟部位沒用,那殭屍仍然一爪拍來。道爺身下一腳飆出,力道雄渾,把那殭屍踹的倒飛了出去撞翻了後面幾隻,不待腳落,身體騰空旋身一記後踹,又踹飛一隻,再次凌空扭腰翻腿連踢,快速踢飛了幾隻,手中寒光又斬下了幾顆腦袋。

稍會兒的工夫,他周圍已經倒下了二十多具力大兇猛的殭屍,圍攻下卻沒一隻殭屍能傷到他,但他手腳也停不下來。正常人只怕早就被打的不敢近他身,可這些殭屍根本不怕死,攻擊又兇猛,凶悍難纏。

「噠噠噠……」入口處突然響起急促槍聲,槍在一身材瘦小的漢子手中噴吐著火舌,子彈狂射向撲向道爺的殭屍解圍。

一番連射,瘦小漢子發現子彈打中目標作用不大,反而引的一些殭屍朝自己撲來。他對付這些東西顯然也有些經驗,彈著點迅速調整,打殭屍的頭顱和膝關節。

衝來的殭屍不是被打的失去了奔跑能力撲翻在地往這爬,就是被爆頭,打的腦漿爆出倒地。

槍口噴吐的火舌下,照耀著瘦小漢子冷酷沒有表情的臉,極為沉著冷靜。

眼見殭屍悍不畏死衝來,他不退反進,迎了上去,以極快動作順手快速換了個彈夾,槍栓飛速一拉,槍聲頓停又連貫響起。不疾不徐前行之餘,換單手端了槍,另一手拔出腰間手槍,槍身往腰帶上一擦,子彈卡嚓上膛,看都不看,順手照著打壞了膝關節快爬到跟前的殭屍腦袋上就是「啪啪」兩槍,直接爆頭。

手槍時而又回手「啪啪」向後開上幾槍,將從後面撲來的殭屍腦袋給打爆了。

槍和手槍在他手中自如地單手換置彈夾,對槍械武器的使用不是一般的熟練,那些殭屍根本近不了他的身就紛紛倒下。

待到道爺閃身一劍斬下了身前最後一隻殭屍的腦袋,瘦小漢子手中槍亦「噠噠」兩聲打翻撲來的最後一隻殭屍。道爺腳尖挑起杖桿,上空翻滾落下,順手一劍歸鞘,變回了手杖重新杵地,動作乾淨利落,抬手捋了下甩亂的背頭。

地宮內瀰漫著一股古怪的腥臭味。

瘦小漢子繞道爺周圍轉了一圈,遇上被腰斬未死透或斬去了雙腿還在撲騰的殭屍,槍管迎著其腦袋冒出火光「噠噠」兩聲爆頭,或手槍迎上去「啪啪」兩聲。

待地宮內的殭屍全都沒了動靜,瘦小漢子警惕著四周,迅速換置了彈夾,手槍順手別回了腰上,槍也掛在了肩頭,從後背拔出一根管子拉開,「嗤」照明焰火冒出,帶著燃煙順手拋了出去,向四周連拋了幾根,地宮內大致的輪廓在焰火照明下大概呈現了出來,環形穹頂,地上一片殭屍屍體。

瘦小漢子走到了整理衣衫的漢子身邊,漠然道:「道爺,外面跟來的點子都解決了,入口有弟兄們守著,封堵的落石也炸開了,隨時可以撤離。」

道爺嗯了聲,手電光照著地上的殭屍屍體打量,手杖還撥動著翻看了下。

瘦小漢子看了看四周的屍體,粗算一下,估計最少也過了百隻,多少有些奇怪道:「哪來這麼多殭屍?」

「鬼知道,以前辦事的時候就算有遇見,也是零星的一兩隻,這麼多還真是…這地方有點意思,沒白來!」道爺呵呵笑了聲,強光手電再次照射四周,定格在了一尊近十米高的觀音坐像上,貼壁盤坐,大慈大悲模樣。

整個地宮內的設置空蕩蕩,就這麼一尊突兀的觀音坐像在那,想不注意都難。

手電光定格在了觀音坐像的脖子下,發現觀音脖子上掛著一件掛墜。整個觀音坐像是一體雕刻而成的石像,那掛墜明顯是另配戴上去的,暫時看來,怕也是整個渾然一體構造的地宮內唯一一件活動物品。

道爺小心翼翼走了過去,吃了一次虧,知道這墓穴非比尋常有古怪,手杖一路敲擊著地面,猶如盲人探路般,實則是聽地面的回音是否異常,謹防再踩中機關。

來到觀音坐像下,昂首觀看了一下,手杖再次敲擊坐像,聽了聽音,吸了口氣,突然提氣縱身輕輕一躍,落在了坐像的腿上,再輕輕一躥,快速爬到了坐像的肩膀上,蹲那拉著觀音脖子上的鏈子看了看,發現是個金屬鏈子,將那吊墜扯了上來,吹掉灰,手電光照著查看,發現竟然是一面巴掌大小的古銅鏡。

這銅鏡款式他沒見過,但和那掛鏈不同,掛鏈已經袘k的不行了,銅鏡卻是古色古香不見任何袨部C

此地也不是慢慢研究的地方,想將銅鏡摘下帶走,卻發現那穿附的鏈子是與坐像一體的,見鏈子也袘k的差不多了,估計也結實不到哪去,擱置下手上的東西,抓住鏈子吐氣發力,啪一聲,直接將鏈子給扯斷了,卻發現鏈子裡扯出了一條金色絲線,似乎拽動了坐像脖子裡面的什麼東西。

如此內置讓他隱隱察覺到有點不妙,腳下觀音坐像內部也隱隱有動靜傳出。

一把將銅鏡從穿帶上擼了下來,還不等他從坐像肩頭跳下來,地宮地面下已經傳出「嘎嘎嘎」的機簧聲,這動靜可比前面觸發的機關強多了,地面都在嗡嗡顫動,整個地宮劇烈搖晃了起來。

差點跳下去的道爺一胳膊掛住雕像腦袋,手電迅速打量周圍情況,這種情況下誤打誤撞不是什麼好事。

有窸窸窣窣的東西從上面灑落,手電光往上一照,發現穹頂正在裂開。

「猴子,穹頂要坍塌,快走!」道爺吼了聲,自己已經縱身從雕像肩頭跳下。

可是運氣不好,一塊巨大的落石直接把他從空中砸了下去。

待他趴在地上嗆血抬頭時,隱見轟隆隆紛落的石塊中,瘦小漢子身形快閃,一個翻滾竄進了進來的甬道中,緊接著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腦中紛紛亂亂,頭疼欲裂的感覺如潮水般退去後,緩緩睜開雙眼,光線昏沉,火光搖影。

目光左右打量,看到了光線來源,一根柱子上斜插的火把,自己似乎身處在一座頗具古風的老舊破廟內,不知是哪,但估計是逃出去的猴子救了自己。

之前被砸趴下的感覺還在,就憑那石頭的份量,估計不死也好過不到哪去,能活下來已是萬幸。

憑他的經驗,人若在重傷的情況下,還是不要有劇烈動作的好,身體雖然感覺不到什麼疼痛,也有可能是神經麻木的作用。

先動了動手指,確認十指活動自如,沒事!

手掌到胳膊動了動,運轉自如,也沒事!

又抬了抬雙腳,屈膝伸縮大腿,還是沒事!

驚喜之下,他雙手往地上一撐,正要試試體軀狀況,突見一張帶著微笑的老臉遮擋在上方視線中,髮簪、髮髻還有那衣服的風格,一個古裝打扮的老頭。

「小兄弟,你醒了?看來還真是老夫的運氣。」老頭微笑道,過手在他肩膀上搬了一把,順帶將他扶了起來。

道爺略保持著警惕,想運功戒備,卻發現內力調節不出來,估計是受了重傷的原因,不過坐起扭動了下身子,又沒發現身體有什麼大礙,只是後腦勺隱隱作痛,似乎遭受過什麼重擊。

左右看了看破廟內的環境,目光落在老頭臉上,問道:「老哥,這是…」話一出口,發現自己的嗓音不對,顯得有些稚嫩,估計也是受了傷的原因,乾咳一聲,繼續問道:「這是哪裡?」

「老哥?」老頭愣了一下,忽呵呵笑道:「年輕人口氣不小,好吧,老哥就老哥,有個性我喜歡。這地方具體叫什麼我也不清楚,我也沒精力去查探,反正就在燕國紫雲郡內的一個山窩裡。」

燕國紫雲郡?道爺茫然一頓,這是哪跟哪?

不由上下打量了一下對方,發現對方胸腹衣服上有大片的血跡,隱隱能聞到血腥味,看臉色有點慘白,似乎受了傷的樣子,但眼中神采依然清明,問道:「不知老哥尊姓大名?」

老頭笑道:「老夫上清宗弟子東郭浩然。」

道爺又是一愣,字聽清楚了,但是沒聽明白什麼意思,再次上下打量對方,穿著古裝,話中帶著古意,這位不會是入戲太深了吧?你要扮古人也要扮像一點好不好,古人操著一口字正腔圓的普通話?他懷疑有人在耍他,扭頭四處喊道:「猴子!猴子……」

老頭也愣了下,道:「我也剛到,沒看到什麼猴子,這附近的山林中有猴子嗎?」

沒猴子的響應,自己怎會出現在這裡是個疑問,但能把自己從那古墓裡弄出來的人肯定不簡單,道爺沉聲道:「老哥,不知哪條道上混的?」

老頭笑道:「上清宗自然是正道。」

道爺冷笑一聲,「老哥,再這樣鬧就沒意思了,打開天窗說亮話吧。」

「好!」老頭點頭道:「我身受重傷,時間不多了,你也許不明白什麼意思,但只需記得一點,上清宗也在這紫雲郡內,離此大概有三百餘里,這山下不遠處有條河,漂流直下,抵達一處斷崖瀑布時可停下,在那鍾靈毓秀之地便是上清宗所在,記清了嗎?」

話畢,老頭盤膝坐正,單掌在胸前柔和旋轉一推。

道爺瞬間大驚失色,發現自己被一股無形力道挾持,鉗制的一動不能動,整個人輕輕飄離了地面,心中可謂震驚,想不到這世上竟有內力如此高深之人,簡直高深到了他無法想像的地步,本以為自己修為在江湖上已經算是頂尖高手,如今看來不過是米粒之珠與皓月爭輝,古語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古人誠不欺我!

老頭忽一掌拍在自己胸口,噗出一口血來。

血出成球,一團漂浮,老頭手指插入漂浮身前的血球,快速攪動,血球中彈出一隻隻血色符文,符文飄出,繞著道爺週身飄轉。

如此詭異神奇的一幕,看的道爺心驚不已,這內力操控的精深程度,他連做夢都想不到。

隨著符文的彈出越來越多,血球越來越小,最終全無,化作了三十六道血色符文繞道爺週身旋轉。

老頭突然雙手齊齊攪動,漂浮的道爺整個人亦上下左右旋轉了起來。

老頭一掌掌拍出,每拍出一掌都拍在了那旋轉的血色符文上,血色符文迅速凝縮,化作一道紅光,精準打入道爺的穴位經絡中。

那種被什麼東西活生生鑽入體內的感覺,疼的道爺直冒冷汗。

待到三十六道血色符文全部拍打注入道爺體內,老頭翻飛的手掌一立,道爺亦徐徐飄落,盤坐在了他的對面,呆若木雞地看著他。

老頭凝重神色又露出微笑之意,只是那精光雙目中的神采變得黯淡了,語氣虛弱道:「我以上清宗秘法將畢生所剩修為化作三十六道護身符,為你護法辟邪,照我說的路徑前往,應該足夠護送你抵達上清宗。我傷勢太重,命在旦夕,無法再回上清宗,能在此彌留之際遇見小兄弟,是我運氣,也是上清宗的運氣。小兄弟能遇見我,也同樣是小兄弟的運氣,算是咱們有師徒緣分,做我弟子總比你呆在這山窩裡做個亂世鄉民強,想必你也沒理由拒絕,你去了上清宗就說是我弟子,我打入你體內的護身符就是證明,他們自會相信。」

道爺眼睛一眨一眨地看著他,消化著他的話。

老頭又從懷裡摸出一隻銅鏡,遞給他道:「為得此物,我這條命算是斷送在了這上面。上清宗掌門唐牧是我師兄,此物你帶去上清宗交給我師兄,千萬切記,此物不可向其他人顯露,只能交給我師兄本人,千萬不能落在其他人的手裡,記住了嗎?」

道爺下意識點了點頭,伸手接了銅鏡在手翻看,心裡嘩嘩的,滿是驚疑不定,這…這應該就是他從那觀音雕像上摘下的那只古銅鏡,不能確認,因為當時沒細看,但手中銅鏡看著極像。

抬頭看向老頭,對方剛才的神通讓他有點信了點什麼,可這銅鏡又有點將他拉回了現實。

他想問點什麼,誰知剛一張嘴,老頭兩眼一閉,帶著微笑,乾淨利落地一頭栽倒在了他的身上。

「老哥!老哥……」道爺拍著喚了兩聲,見沒反應,伸手一試氣息,再摸了摸對方頸部的脈搏,死了!

反覆確認對方是真的死了後,道爺愣神傻眼半晌,耍他或開玩笑沒必要玩這麼逼真吧,這是真死啊!

慢慢將老頭遺體放平整了,翻看著手上的銅鏡,這時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穿的也是古裝,兩手掌形也不是自己的手掌模樣,頭頂感覺有些不自在,抬手一摸,又拽了拽,疼!是真髮髻!

不禁爬起環顧四周,外面突然傳來「啞」一聲尖叫,像是烏鴉的聲音。

道爺快速朝門口走去,想看看外面的情形確認點什麼,拉開門栓,大門一開,走出到了外面的台階上。

明月當空下的山巒起伏,寒星綴滿夜空,屋外大樹上又「啞」一聲尖叫,吸引了他的注意,似乎真是一隻烏鴉,但那烏鴉兩眼清晰可見,隱隱冒著紅光,似乎正盯著他手中的銅鏡。

烏鴉眼中紅光亮起,振翅一張,膨爆成一團黑霧衝來,前端化作人形模樣,揮手就是一隻明晃晃的大刀劈砍而來。

如此詭異的情形,道爺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大吃一驚,下意識躲閃,可身體機能似乎跟不上他習慣的反應速度。眼見要命喪刀下,他驚慌失措之下條件反射性地揮臂一擋之際,胳膊上一道熱流衝出手掌,掌心燙的不行,一道紅光噴射而出,化作一張巨型血色符文,硬生生撞在了衝來的烏鴉怪人身上。

轟!一聲悶雷般的響聲迴盪,撞上血色符文的烏鴉怪人瞬間被震成了飛煙,那血色符文也隨之消失。

揮著一隻胳膊,側彎著腰,僵硬了一會兒沒動的道爺似乎難以置信,這是自己的傑作?不由想起了老頭剛才傳法後說的話。

見鬼,外面貌似有點危險!

道爺一個閃身,往後一蹦,跳回了屋內,迅速把門一關,將裡面的火把也給熄滅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道君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9.10.0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